新兵时评:莫让日本借反韩为反华积蓄实力(1)

朝韩俱是翻版货


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分为两个层次,即官方与民间,官方注重的是利益,民间看重的是情感。对于中日关系,虽然存在不小的利益争端,可终归是可以妥协的,而在民间的情感上,没有丝毫调节的可能性。一个国家的主体民族被大规模屠杀过,对于任何一个胸怀国家荣誉感的人来说,理智只可以接受现实,可情感却不能接受过去。对于国家荣誉感的低谷期,与此同理,中国人不能接受被屠杀,日本人不能接受被战胜。


与中日关系最为相似的便是法英关系,有法英友好管械所威胁到的国家可以联想到,中日关系友好的话,俄罗斯与美国所受到的威胁是最大的。盘算中日关系,是以明朝出现倭患来计算的,可为什么明朝没有远征日本呢?以当时明朝的军事实力,足以彻底解决倭寇这个民族,可民超却选择了友好的对待日本。原因就在于,中国明朝时期与日本处在同一个反蒙阵营。到了中日第二次友好期的时候,也是如此,是处在反清阵营当中。


中日关系恶化的原因是因为朝鲜,不单是朝鲜半岛,还有朝鲜民族。朝鲜半岛,在其历史当中,不是中国说了算,就是日本说了算,现在是属于谁说了都不算的新时代。可以说朝鲜半岛的居民既仇恨中国人,又仇恨日本人,而挑起两个仇人之间的争斗,是对他最有利的,其实朝鲜半岛扮演的角色就和19世纪的普鲁士是一样的,阻挠英法往一块凑,也许以前朝鲜没有故意去这样做,只是认为把日本大部队引到中国去,就可以缓解朝鲜半岛存在的军事威胁,对于推翻日本统治很有利。由于朝鲜半岛本身处在与普鲁士许多的相似性,故而朝鲜半岛在许多方面学习普鲁士,典型的就是俾斯麦的外交哲学,虽然学不到位,可模仿起来还是可以的。对于朝鲜与韩国两个国家,究竟是走东西德合并的道路?还是走普鲁士与奥地利分裂的道路?事实证明他们想走前者,虽然目前属于后者,可造成这样的原因是他们挑起的中日矛盾都无法割舍只剩一半的半岛。

亲华终需还侵华


亲华是为了侵华,只是方式不同罢了。这句话在福田康夫身上便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近期内所做的举措,是非常具有威胁的。福田康夫自当选以来,一直被内政问题所困恼,故而展示出来其本人一种志大才疏的假象,可这才是福田康夫最可怕的地方,就如同老鼠的威胁是来自于它懂得利用洞穴来隐藏自己。


一.日韩之间党派之争


日韩之间的岛屿之争,压根就不是单纯的领土争端问题,站的角度不同,看问题的结果也不同,而对于日韩两国之间,领土争端问题直接牵扯到彼此在对方国土上的亲己势力。众所周日,日本右翼势力是以反对面广而著称,反华、反美、反欧、反俄……可唯独他们不反韩,其实他们本身就是一个亲韩派,其中便是以“朝侨”为骨干与日本本土的武士道残余势力所组成的。在日韩蜜月期的时候,日本右翼一度左右朝政,而随着韩国政军领导人的日本关系越来越淡薄,引起韩国的亲日派势力缩水,同时在日本并发了日本右翼地位的下降。维持日本与韩国之间的纽带已经老化,磨损面积从“形影不离”圈接触的程度滑落到“藕断丝连”。追根溯源,还是由于韩国亲美派势力做大所引起的。


李明博是商人出身,其唯利是图的本性与萨科奇不相上下,不禁我要问,为什么亲美的领导人都是本性嗜利之徒?言归正传,在日本与中国在东海达成阶段性的和解后,韩国马上就开始拿苏岩礁做文章。这个时间背后能够看出,在东海问题上,日本的右翼是被打击的,而韩国为了给这些人提起,便拿苏岩礁做文章。福田受到了右翼势力发出的威逼,开出了让他重新组阁的条件。福田康复为了转移这一矛盾,故而把日本的岛屿争端转移到北方四岛,对韩国政府传达一个讯号,把目标转移到俄罗斯,统一作战。韩国一看日本的折中方案,马上就否决了,朝韩之间统一进程一直是由两国的亲俄派主导,如果要是找俄罗斯麻烦,就会阻挠两国统一进程。无奈之下,韩国利用竹岛,向日本逼宫,从利用民众来彻底扼杀韩国早已落魄的亲日派。福田康夫也不是吃素的,直接给俄罗斯抛出了比韩国诱人的筹码。俄罗斯挺进拉美,如果不拉拢一下日本,恐怕日本会起反作用的,恰好这个时候,日本为了缓解国内争端,向俄罗斯妥协。


二.美俄之间手腕之争


美国一眼便看穿了日韩岛屿之争的本质,所以默许日本向俄罗斯妥协,把俄罗斯引向拉美,以达到他分化中俄同盟的关系。对于中国来说,日本与韩国两国,中国选择的是日本,无论日本怎么反华,他都有一个团体是亲中的,而韩国,乃至朝鲜,都没有亲中的势力,只是在亲俄的同时顺带一下。在说一点,日本反华,是一个人群,不是全部,而在韩国,反华是全部,而不是一个群体。对于日本左右两翼政治团体,其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只是在亲华与亲华之间存在顺序问题,左翼认为先亲后侵,右翼则相反。东亚的政治势力在跨越国界的时候,必然导致问题复杂化,美国在日韩矛盾逐渐升级的时候,却没有动静,只是采取了一个模棱两可的中立态度,不是他不想解决,也不是不能解决,只是这问题,谁解决谁吃亏,把吃亏留给别人,同时还能分化中俄同盟,美国的利益也算是达到了最大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