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这像不像是一串美丽的珍珠项链?”望着那镶嵌在淡蓝的海水中一颗颗耀眼的‘明珠’,杨叶转头对身后的王昊少校说到,“你看,真他妈的美丽,海水簇拥环抱着”

王昊抬手推开飞行头盔上的护目镜片,扭头看了看机舱外,“是啊,这么漂亮的珍珠锁链居然被这帮子猴子给强占着,这也算是糟践东西吧!”王昊哼了哼。

“可惜啊,这次也就是拿越南这般猴子出出气,真他妈的让我太失望了!”王昊补充了一句。

“拿越南人开刀,也算是杀鸡儆猴,让其他那些贼孙子看看!”杨叶咧嘴笑道。透过气泡座舱盖向外望去,整齐的运输直升机编队用气流在波浪之间掀起阵阵涟漪。

几乎就在越南马江以北地区的一次战役刚刚结束的时候,中国海军陆战队打响了收复南沙的第一枪。海军陆战队第1旅-第2营从临时编入在第1-1航母分舰队中的072级两栖攻击舰‘太湖’号、‘巢湖’号上搭乘直升机同时向南钥、赤瓜等礁岛屿发起了攻击。

从西沙基地而来的第3陆战旅第1营则搭载固定翼运输机,直接飞扑修建有机场的南威岛,那里是越南军队在南沙最大的驻扎基地。岛上有机场以及完善的辅助设施,不但部署了两架米格-21战斗机,还驻屯有一个营的守备兵力,甚至还有两辆水陆两栖坦克。

第1舰载航空联队主要担负的任务是护航,这让‘熊崽子’们很是失望,航空掩护的任务由在西沙永兴岛、南沙太平岛拥有机场的海航第9联队负责。尽管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护航的任务同样很是重要,‘飞熊’们并不是不知道。

划破长空的战机群匆匆忙忙的飞掠过贴海飞行的直升机群的上空,留下一阵远去的嘶鸣,渐渐地又被海风给扯散,只剩下点点的萦回。远处已然翻滚起了阵阵火光。

驻防在南威岛上的‘越人阵’军队怎么也没有想到,中国人会是这样的就发起了打击。呼啸而来的导弹便将临时机堡内的两架米格-21战斗机连带着机堡一起炸成了一堆冒烟的残骸。

凄厉的防空警报刚刚拉向,带着优美的弧线而来的精确制导炸弹便直接的砸在了装有喇叭的临时空管塔台的小楼上,在那翻滚着的火光之中,尖鸣的警报声嘎然而止。

六架‘歼-10C’战斗机嘶吼着低空掠过,南威岛上的越军对空警戒阵地一片火光四溅。紧接着又是四架战机从天边的云团中钻了出来,怪叫着一头扎落下来,几道羽烟蜿蜒而来。

轰鸣着刚刚发动起来的PT-76水陆两栖坦克还没有来得及驶出车库,两枚空对地导弹便挟风带火而来,带着划破海天时那拉出来的两道洁白,一头扎入车库内。-轰-巨大的爆炸声几乎让整个南威岛的天空怵然变色,一团火球伴随着红黑色翻滚着的烟云,猛然冲起。

四散五落的车辆残骸在火光中飞舞,残砖乱瓦到处四溅,腾起的烟尘让火光都变得黯淡了几分。“敌机!”六架‘歼-10C’战斗机从天边转了回来,被炸得昏昏噩噩的‘越人阵’士兵们操起手中的武器便对着从远处袭来的战机开火。带头的长机一个横滚,机翼下两枚流星同时而出,闪亮着直扑岛上的最高建筑物-‘守卫司令部’。

伴随着两声短促的爆炸声,整座3层小楼在烟火中火焰四起,然后翻起一团的烟尘,轰然坍塌了下去。六架战机怪嚎着从火光至上掠过,看着那擦过头顶的亚黑色机腹,越人阵士兵越发得感觉到自己的无力。手中的轻武器别说击落这些中国飞机了,恐怕连边都挨不上。

十余枚拖着减速伞的炸弹慢慢在海风中飘摇,“炸弹!”地面上的越南人的声音都变了味,中国人这是明摆着要置己方于死地啊。这番狂轰滥炸,他们怎么不把整个南威岛炸到海底去。

没有给予越南人太多的时间,当地面上那些慌乱着的‘越人阵’士兵纷纷寻找隐蔽的时候,缓速而下的炸弹同时的发射爆裂之声。“子母弹!”不知道是谁尖叫了起来。

一长片的火光几乎同时绽放开来,岛上的椰子树被暴虐的子炸弹给齐刷刷地扫断,没有能够找到隐蔽的士兵在这片爆炸声之中血肉飞溅,打成筛子样的越南人将浑身的碎肉污血淋漓满地的喷洒得到处都是,海水浅滩的地方飞起道道水柱,原本淡蓝见底的海水竟被炸得浑浊一片,泛出一团团污浊,如同失手倾入在鱼缸中的泥沙一样,顷刻之间便变了颜色。

“准备迎接中国登陆兵,准备守岛作战!”在军官们的呵斥下,埋头躲避战火的士兵们灰头土脸的爬起身来,急匆匆地奔向自己的战位。抬眼望去,那些悠然离去的中国飞机得意的摆摆机翼,这是赤裸裸的示威。“准备还近岸防御!”军官们努力维持着部队的士气。

可是海面上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触目所及之地,除了被炸得浑浊起来的大海,还是浑浊一片的海水。别说中国登陆兵,连条船都没有一条,这些中国人难道游水过来?

倒是整个南威岛变了模样,本是南海热带风味十足的岛屿已经变得狼藉不堪,就像是被台风席卷了一遍似的。或许热带风暴都造成不了这样的破坏,满地都是各种各样的支离破碎。

曾经高耸着的小楼如今成了一大堆冉着浓烟,依旧跳跃着火光的废墟,那些混凝土石板下一定掩埋了许多军官,矗立于其上的通信铁塔和楼顶的防空炮一样,都已经被炸得七零八落,散落得到处都是,一些越南士兵拼命的搬开大块小块的石头,建筑材料,试着从这片废墟中救出自己的同僚,痛苦的哀鸣声不时从那断壁残垣之间传出。

能够起降中型客机的野战机场早已然面目全非了,空管中心的临时塔台坍塌在一边,依旧在燃烧着大火,废墟之中已然可以见到那些被毁的电子设备上跳动着的火星。两架米格-21战斗机现在倒真是成了鱼窝了,一些残骸碎片被气浪掀翻到临近机堡的浅水中去了,要不了多久,长满海苔浮藻的碎片就会称为梭子蟹、各种鱼儿的安乐窝。穹盖式的机堡干脆被掀飞了穹盖。坍塌着的混凝土墙基中的那些钢筋早已经露出来,龇牙咧嘴的向着蓝天,气浪掀飞出去的木质大门下,一具被砸得变了形的尸体就像是打烂的西红柿样。

营房同样是在燃烧,士兵们匆匆忙忙地用桶提来海水,手忙脚乱的扑灭这燃烧着的大火,耕种的菜地被落下来的炸得整片的兜了个底,专门从越南运来的泥土散飞的到处都是。

一颗颗椰子树、棕榈树不是断为数截,就是东倒西歪,混凝土浇筑的车道上散落满地的碎枝残叶,空气中都泛着一股青涩的味道,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植物的眼泪、植物的鲜血。

作为守岛部队的装甲力量,两辆PT-76水陆两栖坦克被大卸成八块,死狗样的趴窝在已然瘫倒的车库内,一截散落的履带和两个负载轮被抛落在距离车库不远的草地上。几具烧得如同黑炭样的尸首被倒塌下来的车库顶梁给打趴在下面,伸出的双臂如同枯枝一样。

岛上的医护人员根本就来不及收治伤员,因为伤员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医护单位根本就无法满足救援。药品、血浆、吗啡针,甚至就连绷带都不够,床位就更不用说了,许多浑身是血的伤员只能被临时安顿在路边,痛苦的哀嚎声让人毛骨悚然。

不仅仅是南威岛,在南钥岛、赤瓜礁都近乎在上演着同样一幕。在华阳礁,越南人修建的水上守卫哨站直接被一枚呼啸而下的导弹给命中,火光从整个建筑的各个窗孔处喷涌而出,浑身是火的越南人痛苦嘶喊着,不顾一切的往水里跳,紧接着又是一枚导弹带着破空的嘶鸣,直勾勾的而来。火光又一次在这栋建筑上绽放开来,整个水上哨站完全成了一栋空壳。

在大现礁,两架‘飞豹’几乎是低空飞掠过这座礁盘之上,在越南人几乎没有醒悟过来之间,便将四枚凝固汽油弹直接投在了越南人的守礁哨位上,附着在建筑物上的凝固汽油体熊熊燃烧着,将整个楼宇烧得火红火红的,甚至混凝土的石状都几乎成了龟裂样。整个建筑物内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逃出来。当中国海军陆战队最终到来这座礁盘的时候,也只是象征性的安订下了合金制造的中国国徽标志,并没有在这里驻军,因为这里已经完全被烧得面目全非。

而对于南威岛这样的大岛来说,灾难只不过才刚刚开始罢了。中国政府和军方的南海策略既然是‘杀鸡儆猴’,那么这只鸡要是杀得不好,杀得不狠,那怎么来儆那些猴子呢?

拿越南人来开刀,也就是为了给予菲律宾、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看看,中国军方的力量是绝对不容挑战的,如果谁想来挑战这条中国龙,那只有是越南人这样的下场。

而且根据军方的既定计划,未来在南海的军事力量存在,不再是如同过去那样的分散,不在那些水下暗礁、礁盘上建设人工平台,因为那样无论是于经费的付出,还是对于守礁士兵的心理健康问题都是一个挑战。

军方的观点是成Y字形力量部署,东为台湾-东沙,西为海南,交叉在西沙永乐群岛,南为太平、南威两岛,这这些控制枢纽上部署空中力量、海军陆战队。使用固定翼飞机、直升机、海巡船、舰队多种力量于一体的机动巡航手段来捍卫南海主权。这样一来,只要在一些大岛上部署兵力、修建机场和港口便可以了,无论是士兵们的生活条件,还是以后的物资补给等方面,机动巡航手段都远远要比让士兵住在狭窄的人工守礁平台上更好一点。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