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


晚上,星光消隐,夜色阴暗,没过多久,天空便飘起了细雨。风也起了,很凉,使得校园里那齐齐整整的梧桐在风雨中无奈地摇曳,犹如姜宁的心境,透出太多的无奈和感伤,同届同寝的室友都已经走光了,刘朗也走了,姜宁还清晰地记得刘朗临别时望着自己的那种无奈眼神,姜宁知道,刘朗的心头有多么痛苦,他多想能够帮自己一把,可他终究却无能为力。凄冷夜,只剩下姜宁一个人在默默的啜泣,不知过了多久,父亲姜明骥来了,他硬是把姜宁强拽到一家校外的小餐厅,逼迫着他吃点东西,此时的姜宁心如死灰,毫无食欲,只是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随着肖子安这张王牌的最终失效,他感到深深的绝望,那种在黑暗中挣扎,渴望阳光而又如何也看不到阳光的痛苦让他感到无尽的悲伤,他如何也没弄清楚,父亲为什么会对自己这样的处心积虑,为什么非要把自己送到边塞一线去接受塞外风疾的吹打与考验,难道仅仅是为了满足父亲对警察的特殊的情感,还是需要他将革命的香火代代发扬和延续,理由显然很苍白,辩白当然更加的无力。

“理由,给我个理由。”姜宁哽咽了大半天还是说出了那句话,他依然需要父亲给他一个明确的,让他心悦诚服的解释。

眼见着儿子痛苦的神情,姜明骥的心有种被撕裂的感觉,自己疼爱挚深的儿子如此的哀伤,作为父亲有哪个会不痛楚,有哪个会不熬煎,他声音颤抖着对姜宁说道:“儿子,体谅爸爸吧,爸爸必须这么做,你必须要经历这段人生历程,否则,你我将来都会后悔和遗憾,有些事将来你一定会明白,等你真正成为一名尖刀特战队员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理解爸爸的苦心与坚持,做男人是要有血性,有骨气,有尊严的,做男人更不可以忘却自身的责任而苟活于世。”

这时的姜宁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悲伤,甚至有些号啕了,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是父亲的乖儿子,乖宝宝,没和他顶过一次嘴,红过一次脸,甚至违背过他的任何一个意愿,可如今为什么自己的这么一个小请求,都被眼前这位犹如冷冰酷雪般的父亲给毫无情分的扼杀了,他感到委屈,彻头彻尾的委屈,他怀疑眼前这位白发老人是不是他的父亲,因为他根本就不疼爱自己的儿子,姜宁不能自控的大哭着跑了,无论姜明骥如何的呼喊与哀求。

“宁宁,好儿子,爸爸让你受委屈了!” 姜明骥望着儿子伤心远去的背影,老泪滂沱,此时此刻,又会有谁能够理解和读懂这位老人的心声与苦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