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旧版—楔子 第三章:敌与友(五)

红色猎隼 收藏 5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URL] 随着朴元熙对中国的友好访问和与俄国总统帕罗维夫克的高峰会晤,中朝俄三国的战略同盟关系昭然若揭,尽管在对日本列岛的战略目的各不相同,但三国还是秘密协定在2013年的早些时候对日本采取联合军事行动。为了提高朝鲜人民军的两栖作战能力,也为了检验前一阶段人民军现代化换装后的战斗力,中朝两国于2012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随着朴元熙对中国的友好访问和与俄国总统帕罗维夫克的高峰会晤,中朝俄三国的战略同盟关系昭然若揭,尽管在对日本列岛的战略目的各不相同,但三国还是秘密协定在2013年的早些时候对日本采取联合军事行动。为了提高朝鲜人民军的两栖作战能力,也为了检验前一阶段人民军现代化换装后的战斗力,中朝两国于2012年12月份开始代号为"已亥---壬辰"的联合军事演习。

为了增强演习的真实性和对抗性,按照中国军队的传统,这次演习中也只设立联合评判组,而不设立导演部。红方主要由朝鲜人民军组成:包括中国人民国防军北太平洋舰队第2(日本海方面舰队)、第4舰队(朝鲜海峡方面舰队)、空军第4、第8师、“图们之光”志愿军独立飞行团,海军陆战队第19、第27旅;朝鲜人民军海、空军主力以及陆军近卫军团、第4、第7、第9军团下属的11个陆军师,总兵力超过30万。

而蓝方则主要由中国人民国防军驻朝部队组成:包括中国人民国防军北太平洋舰队第3舰队(黄海方面舰队);空军第6师;陆军第146装甲师,第247、第259机械化步兵师、第190陆航空突师。总兵力接近10万人。

演习过程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中红方主要是利用自身的海空优势全面夺取作战地域的制海,制空权。

朝鲜人民军前段时间脱胎换骨的空军部队是这一阶段的主角,由刚刚从俄罗斯购买来的米格-27、米格-29、米格-31等现代化战机组成的庞大机群飞翔在演习空域,大概唯一令朴元熙感到美中不足的就是朝鲜战机还要依靠中国空军“空警-9”大型预警机的指挥。

尽管这些米格战机对担任蓝军的中国产歼-10,歼-11的战损率一度保持在1.8:1,但凭借着数量的优势最终蓝军仍被巨大的消耗拖垮了。在取得了制空权后,红方的舰队便开始在空军的配合下扫荡蓝军的水面舰艇,由于朝鲜人民军几乎没有现代化的大型水面舰艇,所以海战的演习便成了中国人民国防军北太平洋第2,第4舰队对第3舰队的友谊赛了。经过两度大规模的海战之后,蓝军除了两艘宋C型常规动力潜艇以及一些用于近海防御的导弹艇之外,所有海军兵力消耗殆尽。

在演习的第二阶段,主要考察的是中朝两军的两栖登陆夺取中小型岛屿的能力,表面上假想敌毫无疑问的指向仍为韩国流亡政府控制之下的济州岛,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第19战斗旅与朝鲜人民军海军海岸兵第1陆战师,分别从东西两面对由蓝方2个机械化步兵团驻守的朝鲜第二大岛---巨济岛发起攻击.。

尽管朝鲜人民军海军海岸兵第1陆战师刚组建不久,但其编入第一攻击波次的1个陆战团和1个坦克团全部搭乘军用气垫船以50节的航速直扑蓝军的滩头阵地,南浦战役中缴获自韩国"青龙"陆战师的12艘美国海军LCAC军用气垫船无疑是这支气垫船队的主力,但打头阵的则是拥有强大火力和厚实装甲的俄制“贼鸥”气垫登陆艇,它所装备的2座22管140mm火箭发射架在行进中不间断的对蓝军滩头阵地进行密集的火力压制,在蓝军设置的反登陆雷场上撕开了3条400米纵深的通道,随后穿着着俄军兰色条纹海军衫的朝鲜人民军高呼着“乌拉”在中国产99式G型水陆两栖坦克的掩护下全线抢滩。

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在红方优势空军的掩护下,朝鲜人民军第1陆战师的空降强击营也在巨济岛南部的蓝方核心防御阵地---加罗山地区展开立体登陆,歼灭了蓝方的战略预备队,先行夺取了巨济岛上战斗的主动权。

与人民军如此令人眩目的战术相比,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登陆作战则给人一种沉闷乏味的感觉,首先是长达1个多小时的大规模火力压制,接着是对事先侦察获知的蓝军防御重点反复进行多波次交替火力强袭。然最后才是先头部队的抢滩登陆,上岸之后中国军队采用的也是逐次平推的缓慢攻击,一旦遭遇蓝军的顽强抵抗,部队便会停止攻击,呼唤火力支援。经过24个小时的激战,巨济岛全境便为红方占领,演习逐进入第三阶段。

以巨济岛为前进基地,红方的工兵部队迅速在岛上建成4个综合型野战机场,红方原有的空中优势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以战术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为先导,红方空军部队利用巨济岛上的野战机场高密度出击,掩护红方地面部队在釜山、马山、蔚山三个港口同时成功的实施两栖登陆作战。

在新任司令朴世永的指挥下朝鲜人民军近卫军团更是不可一世,以不顾伤亡的轮番攻击,沿着汉城到釜山的京釜高速公路突破蓝方三道防线,连续占领密阳、庆山,兵锋直指大丘,急于完成演习红方的最终目标——强渡洛东江。

朝鲜人民军近卫军团下辖1个装甲师,3个机械化步兵师,1个独立装甲旅和1个军属独立炮兵旅,拥有主战坦克1600余辆,各类装甲车5000余辆,各种口径火炮近万门。

而在前一阶段的演习中第146装甲师以"蓝军救火队"的身份活跃在在战线上,在昌原、三浪津、青道三度与红军主力展开激战,加上在行军途中不断遭遇到红方的空袭,全师的战力已被裁定为下降到原有的60%,但正是这支疲惫之师挡在了红方的滚滚铁流面前。

喝着不加冰的伏特加,现年29岁的朝鲜人民军近卫军团司令朴世永中将正独自一个人坐再红方清道前线的坑道工事里,在他的面前朝鲜人民军以近卫独立坦克旅为攻击楔子,从昌宁到庆州在不到120公里的战线上展开了3个师又2个旅的庞大进攻兵力,而其进攻重点便集中在蓝军前沿突出部146师的庆山阻击线。

此时是2012年12月17日的凌晨3点整,距离红方发动全线总攻还有2个多小时,窗外不知何时开始下起了飘飘扬扬的大雪,尽管这将大大影响红方优势空军的出击效率,但朴世永满不在乎,他坚信他的铁骑能轻而易举的将蓝军的皇牌——中国人民国防军146装甲师的防线碾成一块破布。

战斗全重42.8吨,车体延展长11.7米,宽3.4米。采用两节炮管,火炮身管长达12米以上——人民军装甲车辆中“块头”最大的SPG170mm“谷山”自行加农炮顶着强劲的北风艰难的爬上了预定发射阵地,刚入伍不久还稚气未褪的新兵们在已经升为军官的一年前“三八线坑道血战”中幸存的老兵的指挥下,将这些重炮尾部的巨大的驻锄降下并深插入土中,然后抬起一枚枚重达110公斤的高爆弹通过传送带从正后方装填入拥有48条膛线的炮膛。

这种最大射程为43.8公里的重炮曾一度作为战略兵器和要塞炮被布署在“三八线”附近的丘陵地带的人民军前沿坑道工事之中,而遭到先发制人的韩国军队的突袭损失惨重。

但由于郑惜贤的现代集团接手三星工业后所继续生产的155mm52倍径火炮和K307药包的质量均不过关,令朝鲜人民军所装备的K9自行火炮无法在短时间之内象昔日韩国陆军所使用的同类型产品那样,达到40公里的最大射程,更无法与中国陆军大量装备的PLZ-45D/E型155mm自行火炮相抗衡。无奈之下这些恐龙级的“准原子炮”只好拖着重伤处愈的身体重返战场,临时客串长距离火力压制的角色。

除了以“三八线”坑道炮兵为骨干组建的1个170mm加农炮营之外,朝鲜人民军近卫独立炮兵旅几乎全部为俄式装备:

2个主要装备俄制2C4式240mm自行迫击炮的迫击炮攻坚营和2个装备俄制9K58“龙卷风”300mm12管火箭炮的火箭炮。为了同时压制蓝军庆山防御体系的全纵深,朴世永命令他们集中全力炮击146师的阵地。

人民军借鉴了中国陆军在大田攻坚战中一次炮击便重创2个韩国装甲旅的炮击战术:先以高爆弹掀掉防御方装甲车辆的掩体和伪装网,随后使用俄制9M55K-1型智能穿甲子母弹大面积杀伤敌军。

9M55K-1型为9M55K型火箭弹的后续型,每枚火箭弹内有5个重15公斤的攻顶装甲智能子弹,在子弹头部所装有的双光谱红外探测器,将有效的探测地面目标(尤其是装甲目标),并引导攻击。而在压制性炮击的同时由红方多个前沿野战机场冒雪起飞的约40架强-5S型前沿强击机也将配合从巨济岛飞来的数个中队的苏-24M、FBC-2型战斗轰炸机对庆山的蓝军阵地展开空中打击。

随着第一轮齐射的硝烟散尽,朝鲜人民军近卫独立坦克旅从各集结区域出发开始进攻,在漫天的飞雪中220辆俄制T-80YM1“雪豹”住战坦克沿着京釜高速公路向北突进。不时还有几架漆着“海东青”标志的朝鲜人民军的米-24BM “超级母鹿”武装直升机低空掠过已是一片焦土的战场。

凭借着火力和空中优势的红方迅速突破蓝军外围防线之后。立刻在庆山市市区遭到了146装甲师坦克歼击营的伏击,装有120mm滑膛炮的中国陆军轮式坦克歼击车灵活的穿梭于城市的街巷之中,当然除了令朝鲜人民军的作战序列中出现大批的“伤亡”之外,它们无法完全挡住红方的装甲洪流。

“庆山以北,蓝军除了洛东江无险可守,虽然赵琅主动放弃了庆山一线的防御,没遭受我军火力的重大杀伤,但除非他撤过洛东江否则大丘就会成为他146师的墓地。”站在一辆UK1A1坦克上,朴世永看着自己的部队源源不断的向北挺进,他的脸上写满了得意。

此时一名作战参谋送来的消息更令他欢喜若狂,空中侦察显示蓝军已在洛东江上架设浮桥,146师有全线北撤的迹象。“命令空军不计代价,给我封锁洛东江江面。同时告诉独立坦克旅的崔成哲,叫他全力北进,不用给中国人面子。”

洛东江飘着浮冰的江面上,中国工兵用最快的速度架设完成了三座特种浮桥。围绕着这几座不曾通行过车辆的桥梁,红方大批飞行员的名字被146师的防空部队列入了“击落”的名单。

沿着蜿蜒流淌的洛东江南下,尽管距离庆山前线不远,但驻扎昌宁的红方部队——朝鲜人民军近卫第5机械化步兵师的官兵已经感到一种看客的轻松了。在凛冽的寒风中,在比邻着洛东江的公路上一队朝鲜人民军的机械化步兵的BMP-1步兵战车正散乱的停放着,由于天气严寒,大部分人民军的士兵都待在暖和的战车里,抱着枪有说有笑或昏昏欲睡。

但不知何处飞来的155 mm榴弹打破了他们的清梦,一种人民军完全陌生的中国坦克在对岸炮兵的掩护下涉渡洛东江冲入人民军的车队之中,如果是实战,接下来当然是中国坦克抵近射击,连打带碾的血腥场面。但这只是一场演习,中朝两军友好的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各奔东西了。朝鲜人民军大概可以提前返回营地了,而中国陆军的坦克则要继续向南突进。

“蓝方146师主动放弃庆山,现在以少数精锐坚守大丘。主力部队刚刚在昌宁地区强渡洛东江,迂回穿插到红方的侧后。”汉城的红蓝两军对抗演习指导部的大厅里,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在那个在沿着洛东江画了一个几乎完美的弧线的蓝色箭头。

“这样一来双方就陷入了混战,红方的空军和压制火力上优势几乎发挥不出来了。不过,我看演习就到此为止吧!毕竟以红方的兵力优势要攻克大丘,强渡洛东江太简单了。蓝军虽然出奇制胜,但只怕仍难逃最后战败的结局啊!”知道再打下去,有人的面子会不好看,演习制导部总指导徐伟一级上将喊了停。毕竟无论此时或将来是敌是友,在不久之后他们还要并肩去面对共同的敌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