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儿时轶事。军人家庭的童年回忆之二

龙狙 收藏 7 367
导读:[face=宋体][B][center][B]故事二:《超生就生个儿子!不然将来谁去当兵?!》[/[/B]center] 还有啊,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是超生的。 我母亲有我两个月的时候,咱国家开始实行计划生育了……看看,多危险。 那时,我父母都是响当当的先进和模范,为了消除影响,我后来的中学校长一直劝我母亲做了我:你可是党员你可是先进你可是模范呀你可是要立马涨工资的人那…… 我母亲实在不忍心,说:我可真想要个儿子……丫头么,那迟早是泼出门的水…… 我爸

[center][B]故事二:《超生就生个儿子!不然将来谁去当兵?!》[/center]


还有啊,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是超生的。

我母亲有我两个月的时候,咱国家开始实行计划生育了……看看,多危险。

那时,我父母都是响当当的先进和模范,为了消除影响,我后来的中学校长一直劝我母亲做了我:你可是党员你可是先进你可是模范呀你可是要立马涨工资的人那……

我母亲实在不忍心,说:我可真想要个儿子……丫头么,那迟早是泼出门的水……

我爸在单位见领导就装傻,他和我妈一样太想要儿子了……

我爸属于那种儿子迷,半夜做梦能傻笑笑醒的操性,一醒了赶紧拉灯看我妈的大肚子……我妈烦了,说:睡不睡了? 再骚扰我睡觉我就一刀拉了肚子!大家都清静!

我爸说,姑奶奶可千万别,宁可你拉了我也别碰你那肚子……我妈说这样啊,那明天再杀只鸡吧……本太太我又馋了……

我爸是个爱鸡如命的人,整个家属区就我家的鸡养的好,下蛋最多,双黄蛋也最多……

所以我爸有点舍不得……又杀啊?上礼拜不是刚吃过么?

我妈就撒娇:多搁点醋……这段时间老想吃酸的……

我爸一听就快乐晕了,真的?!酸儿辣女呀!!!好好好!明天下班了就给你杀鸡吃!搁老陈醋炖!再加点红糖!作糖醋鸡吃!

我赛,瞧瞧我妈这要挟水准……净戳在我爸节骨眼上。那叫一个稳准狠、我姥爷这个老八路战斗英雄的遗传我妈继承的那叫一个好啊。


那时节,艰难那。我父母的日子说实话不好过。国防军工企业,管的严。

他俩在各自的单位,我妈在子弟小学、我爸在厂办天天挨领导敲打。没办法,两个先进劳模就是硬要干超生,太引起组织上注意了。想不被领导们惦记都不行。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我爹也被领导们大会小会念叨烦了……去球吧!老子就是要儿子,没儿子将来谁去当兵继承家风?难不成谁有本事把我老婆大肚子给摁回去?!不管了!工资不涨就不涨,先进不当就不当!

呵呵,我爸爸不仅自己这样给自己鼓劲,也把这话时不时就给我妈妈说说,真是一对模范患难夫妻……

(我长大后听说这故事,都感动得不行不行的……)

我两个姐姐自打我妈怀我开始,就蹭了无数顿糖醋鸡块红烧兔子肉吃,立场自然坚定无比毫不犹豫的站在我爸妈这边。(当然,姐姐们不站对立场是不行的,不然回家没饭吃的……)

在学校有个二楞小子多嘴:说尹老师(我妈)共产党员还超生!……结果放学时被我大姐姐一书包带子勒住脖子拖到操场上硬摁在沙坑里给灌了一嘴沙子……我小时候打架的本事可全是姐姐们教的,俺们军人世家呀!那偷袭捕俘的遗传不是吹的,尚武。呵呵……


我妈说,我们家生儿子那是相当有道理的,该着你爸有你这么个宝贝儿子。

典故由来是这样的:母亲怀我8个月的时候,也就是1976年的8月份的夏天,我爸爸下班回来,正好下完一场大雨。

那时候,我们家住的是干部楼,二层的青砖楼。雨水把后山上的泥土带下来,这地上全是两三寸的淤泥。我们家楼这边好点旁边老的家属楼就不成了,老式的二层红砖小楼,还是建厂的时候盖的。那边还是个小土坡的路,全是小半尺的淤泥,过往的学生、家属职工都得挽着裤腿踩着垫起来的转头往过走。

事实证明,老兵我爸是个好同志,党中央、中央警卫师这么多年来没白教育他,回家把自行车一放二话不说就扛把锹出来了。袖子一挽裤腿一卷手心里呸呸两口唾沫就开干——他要一个人把这一百多平米的淤泥全清理出来好让大家伙好走道。

雨连着下,我爸爸就连着好几天下班后去清理道路上、楼前楼后的淤泥。

我妈不忍心了,说不心疼那是假的:你闲的呀你?一回家也不给我做饭去干活?你看谁象你那么傻?又不发工资……

要说我妈这党员觉悟还差点意思。

我爸说:哪能这么说话,那边楼上住着好几个老头老太太,退了休了腿脚都不利索,万一出来走道给摔一跤那还了得?与人方便于己方便么……再说了,这种事就是有人干,有人出头了大家就都跟上了。前两天我一个人铲泥,这不这两天隔壁郑大夫也帮我一块干了。人多力量大,养成自觉了以后就不是一个人办好事了……


(16年以后,父亲出远门到了北京照看二姐,我还在西北陪着妈妈和大姐。那时候,在我们这个单元楼我就是最大的男子汉。我也开始和父亲一样,每次下雨后我也一个人扛着那把铁锹去清理楼前楼后的淤泥。好让大家方便走道。好让老爷爷老奶奶们出门时不至于摔着。

我父亲很淳朴,我见过的老兵绝大部分都很淳朴。这就是共和国的老兵们、我们的父辈们。感谢我的父亲,他不善言谈,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说教。但他总能无形中以身作则,教我怎么承受责任、怎么去象一个男人那样去担当;这个过程很漫长很平淡但是点滴深入我心。)


扯远了,返回头来还是说说我超生的故事。

1976年10月21日,我在万众瞩目中光荣诞生了,8斤2两那呵呵。据说创了当年我们军工厂的新生儿体重记录——这也从侧面证明我父亲的家庭养殖产业确实是卓有成效的。

家属区的老头老太太们说:看!怎么着!我说老闫(我爹地)肯定生儿子吧!修桥铺路,那是多大的善行啊?好人好报,老闫这回该着得个大胖小子!

我爸乐得俩眼睛都快找不着了,揪着我的小鸡鸡傻呵呵的一个劲乐:呵呵,后继有人,二十年后又是个好兵的料!

我妈抄东西差点从床上蹦下来想揍我爹:你轻点别把孩子小鸡鸡揪掉了!!

这就是我内伤的由来,难怪我打小就尿床直到13岁才收敛……我爹那手劲,据说当年在中央警卫师一个前进突刺,刺刀尖上他能刺出300斤的力道来……要不是我妈提醒我就是长100个小鸡鸡也当场揪下来了……他当时已经兴奋不知道自己个姓什么了。呵呵,我爹地很可爱的,男人当父亲了都很可爱的。

我母亲的领导,后来我的中学校长一语道破我得黑户身份:这小子是今年咱厂最肥的超生户!

所以说,后来我上中学时净给她这校长添乱、乃至被迫离家投军那是有缘由的……

江湖有仇必报呀。


后话:

毕竟是国防企业大厂,该执行的政策还得执行;我出生后厂里保卫科不给我上户口,我足足当了八个月的黑户……真他娘的不光彩。

厂里负责户籍管理的保卫干部据说跟我爹地有点小过节,正好卡着这小事不放。我爹地也不搭理他。孩子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就好,该办的你早晚得给我办了。我不急。

后来那个干部不知怎么了,我第八个月的时候突然就给我上户口了。那时军工企业效益好的不得了,职工生孩子是有补助的,副食补助和现金补助。(独生子女费我是不惦记了)结果按政策给我家一次性补发了我前8个月的补助,加上这个月的就是9个月;这家伙,精面粉、东北大米、食用油、香油、蜂蜜、猪肉票、粮票、带鱼、鸡蛋、水果、奶粉麦乳精茶叶红糖白糖什么的一下子就在我家厨房堆了一大堆——生儿子就是好啊!我爸由衷地说:这小子,有福气……

呵呵,还有个小传说。那个给我上户口的干部,听说是前几个月连走背字还出了回车祸差点丢了小命。她老婆给他训了一顿,说这就是坏事干的太多了老天爷惩罚他——你看看人家老闫,为人好做事踏实当个干部一点架子没有时不时就义务劳动做好事,人家都说他那个大胖儿子是义务修路积了德了,不生儿子都不行!明天赶紧给人家把户口上了去!

我百天的时候差不多也到年底了,我父母双双给长了一级工资并且再次蝉联先进称号——呵呵,我也觉得我是挺有福气的。O(∩_∩)o…看看我一百天的照片,吃的太好两个腮帮子太肥,都快挂到下巴下边了。再加上两个乌黑透亮的大眼睛、肥肥的大耳朵,活脱脱就是一个小白胖沙袋狗……我可是属龙的![/B]


龙狙

2008年8月日星期五

本文内容于 2008-8-2 8:13:36 被龙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