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名医 武警名医 第06章 二号宿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0/


2号宿舍房门被一脚踹开了,四个带着一大堆物品的男生走了进来。房里有点暗,第一个进宿舍的男生把物品放在门前的桌上,然后摸索着门边的电灯开关。

也许那男生长得太高,或许开关安装得太低,符飞可以清楚的看着那只手就在开关的上面,摸索了半天也没摸到开关,他旁边那几个人已经吼了起来了,符飞感到有点好笑,提示他道:“开关就在你手的下面。”

男生听到符飞的话后,手往下一摸,终于开着了灯,看到符飞躺在床上,刚才提示他的声音很明显是符飞那传过来的,他对符飞笑笑道:“谢谢!”

符飞耸耸肩,无所谓的表情,那男生腼腆的对着符飞,慢慢收拾他刚带回来的东西,男生个子挺高,长得有点瘦,一张淳朴的脸,看上去好象从乡村来的孩子。

除了那个腼腆的男生,其他三个一进来就吵吵闹闹的收拾他们刚逛街带回来的战利品,其中一个看起来很阳光的男生丢给符飞一袋零食,道:“哥们,给。”

符飞拿起一看,原来是袋牛肉干,符飞平时很少吃零食,他把牛肉干放在自己床头的桌上,并向阳光男生道了声谢谢。

“我说哥们,你这么晚才来啊,吃饭了没,我这里还买了好多水果。”阳光男生看起来平易近人,他看符飞懒散的躺在床上,以为符飞刚到不久,坐车累了在休息呢。

“谢谢,我不饿,我叫符飞,南海大学来的。”符飞客气的道,别人这么有心,当然他也不能太冷淡了。

“哇靠,又一个名牌大学的耶,我叫苏情,自称情圣,北海大学实习生。”阳光男生夸张的叫了起来,介绍自己的外号时,整个人自恋的表情显露无余。

虽然北海大学和南海大学就相差一个字,但两个学校的教学水平相差很多,南海大学综合实力可是全国一等一的高学府,而北海大学就一般的高校了,符飞没去过北海大学,他自己也不清楚学校是怎么样的,听说那的教学还是不错的。

接着,苏情继续道:“这两个也是我们学校的,这个叫杜文波,这个叫何世强,我们在学校时人称北海三浪,嘿嘿!”

杜文波和何世强听到苏情说起他们的名字,一左一右来到苏情身边,表情有点严肃,似乎不爱说话的主,三人站在一起,身高都差不多,苏情更高一些,大概也有1米8以上吧,(符飞:靠,个个都这么高,我没身高优势啦。)杜文波人如其名,脸长得像个波一样,圆圆的,有点胖,看起来很可爱的那种。何世强则是长得像块冰一样,脸绷得紧紧的,看起来很酷,一副我是流川枫第二,我怕谁的样子。

“杜文波!请多多指教!”

“何世强!请多多指教!”

符飞感受到这样的气氛,赶紧从床上爬起来,道:“符飞,也请多多指教。”

“我们就是北海医学院英雄无敌,英俊潇洒,迷死MM不偿命的北海三浪!”说完,三人各摆出不同奇怪的姿势,活生生就是七龙珠里那个组合的翻版,不过人家是五人,他们才三人。

“扑咚。”

南海武警总医院史载:医院引以为荣的,伟大的2号宿舍里,某年某月某日,被称为南海五狼的老大在第一次与其他四狼见面时,激动得亲切的问候了那张后来放在医院博物馆里的木床。

腼腆的男生也收拾好了东西,此时,看到苏情三人的奇怪姿势,他只是傻笑了几下,并没做出像符飞那样的反应,可能他今天一来就已经见识到了吧,刚刚他还和那三人结伴出去买东西呢。

“我说哥们,我知道我们三浪够帅,迷倒不少MM,你是男生哩,不用反应这么大吧,难道你是玻璃?”三个慢慢收回姿势,苏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符飞,一边还拍着身上起的疙瘩。

“靠,I服了YOU,我可是正常的男人。”符飞本也活宝一个,想不到这三个人比他还活宝。

“你不是被我们的英姿给电倒了么,我在怀疑你的身份,从实招来,不然我们三个就亲自动手了,嘿嘿。”苏情的提议得到旁边两人的肯定,三人用猥琐的眼光看着符飞。

“你们别闹了,这位是?”刚认识不久,符飞没这个心情和他们开玩笑,他赶紧转移目标,把眼光移到那位腼腆的男生。

“你不认识?”苏情用奇怪的眼光盯着符飞,好象在看怪物一样。

符飞给苏情一个白眼,道:“认识我还会问吗?”

“你们学校的高才生耶,和你在同个医院实习,你都不知道?”苏情看符飞就像看白痴一样。

“嘿嘿,我在学校不认识几个人。”符飞干笑着,他在学校除了刘佳欣与李雪君外,大概就认识几个同班的学生吧,其他一直没注意过。

“唉,又一个被重点大学毒害的高才生。”苏情自以为是的感叹起来,他以为符飞是一个别的事情一概不过问,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现在高校很少这样的人了。

“书呆子,过来。”

书呆子,是苏情刚认识腼腆男生就给起的外号,他见腼腆男生一来到宿舍就拿出书来看,惊异现在的学生还有这样的,所以就给他起个名字叫书呆子了,虽然腼腆男生极力反对,但在三比一的情况下,反对无效了。书呆子,顾名思义,人应该长得很呆板,只知道看书的人,但这个书呆子却不是,一张算得上清秀的面容,带随和的笑容,也不失一个美男子,只是看起来瘦弱了些。

书呆子听到苏情叫他,虽然有点不愿意叫这个外号,但他还是应了声,走到符飞床前,见符飞并没有笑自己的意思,他说道:“我叫陈康诗,你好。”

“呵呵,符飞,想不到这里也住着一个校友,呵呵,我在学校不怎么和别人交往的,不认识别见怪啊。”符飞摸着自己头,自己的校友等到别人说了才知道,实在是太不应该了,看来他应该多和别人交流了。不过这也实在不能怪他,一个天天睡觉,又单人在学校外面租房住的学生,会认识几个人才怪。

“我认识你,你可是我们学校的大名人哩。”陈康诗说到符飞,两眼还发光呢。

“你认识我?”符飞疑惑着,印象中自己应该没见过陈康诗这个人啊,不然以他过目不忘的本领,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同学们经常说起你的,你就是那个什么……”陈康诗对着符飞说符飞的事,好象有点不好意思,一直抓着脑袋,接着道:“什么?啊,就是那个睡神,听说是你很能睡的,还是校花刘佳欣同学的男朋友,好象人家又说你有两个女朋友……”

校花!旁边的苏情和杜文波已经在流口水了,再听到符飞有两个女朋友,再也惹不住了,飞身上去捞住符飞,大叫起来:“靠,校花啊,一听就知道嫂子不是一般的人,快介绍介绍……”

“别听康诗说的,哪有的事。”符飞都快要被两人勒停住呼吸了。

“不相信,不愿意介绍嫂子,嫂子的妹妹也可以,5555,可怜我还是光棍一条。”

“你不是自称情圣么,怎么还单身?”

“嘿嘿,要是不单身,还用得自称么。”

“快放手,我呼吸不了啦。”

“你先答应。”

“好……好。”

符飞深深的吸几口气,不理他们几个,只顾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等到苏情不耐烦了,两手做掐状准备再对符飞攻击,符飞忙挡住,奸笑道:“嘿嘿,我宝贝不在这里实习,怎么介绍。”

“扑咚。”

地板上传来四个响声。

……

苏情拿出自己刚买的水果,到卫生间洗了之后,大家不客气的分享了起来,此时,大家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最搞笑的就是在问大家各报什么专业的时候,陈康诗憋了好久,才吐出两个字:“妇科!”

哈哈……一时,其他四人都笑了起来,想不到这个清秀的男生竟然是读妇科的,恩,很适合他有点柔弱的个性。哈哈……

等4人的笑声渐小后,陈康诗又道:“一开学我就转到中医系了……”

倒,陈康诗也挺幽默的。

符飞从聊天中得知了他们的情况,他们也试着打探符飞的情况,符飞总是笑笑绕过去了。

他们四人都是本科生,目前都没女朋友,据苏情说,北海三浪,北海大学医学院的篮球队员,他们三人所带领的院队,横扫整个北海无敌手,具体有没有这么厉害,就不由得知了,看他们的身高,应该是打篮球的。苏情、杜文波及陈康诗就读临床专业,何世强就读医工专业,而符飞就读中西医结合专业,本来符飞自从修炼武功后,对人体的构造有一定的了解了,他知道中国中医博大精深,想读中医专业更能了解人体的潜能,以便容易提高自己的修炼水平,谁知道南海大学的专科没这个专业,他就选择了中西医专业,而专科的课程,根本就是一些简单的东西,教的东西他早就懂了,也以至他在学校根本没怎么听课了。

苏情四人也没因符飞是专科的而瞧不起他,反而觉得符飞有点高深莫测,他们聊时的一些高深专业知识,符飞也能侃侃其谈,一点也不觉得生疏,各个专业都能插上一口,导致了其他人对符飞景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既然我们这么谈得来,简直是相见恨晚,我们就来个异姓结拜兄弟如何。”苏情对其他人提议道,他这个人就是最爱交朋友了。

“哼!”苏情刚说完,何世强就哼了一声,什么谈得来,简直就是苏情、杜文波和符飞三个在聊嘛,他和陈康诗不过是在旁边听而已,当年在学校的时候,苏情还不是脸厚的说这个话,才把他和杜文波拉得结拜成什么北海三浪,真是低俗,何世强鼻孔喷出了不满的气。

对苏情这个提议符飞没异议,毕竟自己在校两年都没交过什么朋友,现在要和他们几个在这个宿舍呆过一年的实习时间,交几个兄弟也不错,看起来,他们几个也算是满好的人。

“既然你们没异议,那我们就按年龄排了。”苏情奸笑的想道,老大的位置非我莫属了,哈哈……

结果符飞22岁最大,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老大,而北海三浪都是21岁,按月份大小分,老二是苏情,老三何世强,老四杜文波,最小的是陈康诗,20岁。

“老大,你不是说你是专科的吗,怎么年龄比我们还大啊。”眼看煮熟的鸭子飞了,老大是位置不保,苏情哭天喊地起来。

“我读书比较晚,还有小学读了八年……”符飞显得很无辜,他是据实说出年龄的嘛,用年龄排名是苏情自己提出来的,这个可不管他是事。

“我不相信,我怎么可能是老二,呜……,我要查身份证!”苏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借着搜符飞的身,眼泪鼻涕往符飞身上抹去。

“老二?哈哈,风水轮流转啊,老二,哈哈……!”何世强撕下冷酷的面具,指着苏情毫无顾虑的大笑着。

“靠,你不也是做四年的老二!”苏情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以前北海三浪也是他提出来的,何世强就是排老二,为了这事他还取笑了冷冰冰的何世强一顿,现在轮到何世强笑他了,哎!弄巧成粗了,这次以为自己还会是老大,谁知道竟把自己送上了老二这个位置。

“我现在是老三,哈哈……”何世强那个自个儿得意的笑,直笑得快要趴下了。

“老大,不如我们重新排过吧。”苏情求助于现在的老大符飞。

“不行!”

四人异口同声的道,连腼腆的陈康诗也站出来坚决的抵制,就是做小弟也不能做称呼不雅的老二,看来谁都这么个心里。

“呜……重新排嘛。”苏情底气不足,毕竟这个是他提出来的,世上没后悔药可买的。

“不行。”

“呜……重新排嘛,我做小弟也行。”

“男子汉说不行就是不行!”四人不约而同站在同一战线,坚决抵抗苏情的糖衣炮弹。

四对一,苏情见软的也不行了,不再做无谓的挣扎,自我安慰式自言自语着:“哼哼,老二就老二,至少比你们几个大,以后有小弟使唤了。”

大概想开了吧,他叫道:“以后我就是你们是二哥,谁都要叫我二哥,当小弟的一定要听大哥的话,听到了没。”

苏情得到的是四根很不雅观的中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