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第十三章 一 肖鹏的命是吴兵和秀美救的。就在他向下跳,身体停留在空中那短暂的一瞬间,刚才的豪气当然无存了,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悲凉。他的眼睛并没有闭上,由于凤的作用,泪水“哗哗”的淌了出来,但他还是倔强的睁开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第十三章

肖鹏的命是吴兵和秀美救的。就在他向下跳,身体停留在空中那短暂的一瞬间,刚才的豪气当然无存了,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悲凉。他的眼睛并没有闭上,由于凤的作用,泪水“哗哗”的淌了出来,但他还是倔强的睁开着,似乎这短暂的一瞬也不想放弃,对尘世间的一切难以割舍。作为人,也许只有到了死亡的边缘,才知道生命是多么可贵,活着是多么美好。才知道他并不是什么英雄,并不是个不怕死的人。可是晚了,一切都不可能挽回了,下面是黑茫茫的水,是吞噬着无数个生命的黑水潭,如果说别的人还有生还的机会,他是一分也没有了,因为他没有一点水性。他真的希望山崖上能横逸出一棵树,一根枝条,那他就会竭尽全力,死死的抓住,也许那是他逃离死亡的唯一方法。然而周围除了呼呼作响的空气,任何让他停止下坠的障碍物都没有,看来他只有去地狱,到阎王爷那儿当座上宾了。随着一声激烈的碰撞,他感到身体不是碰到硬邦邦的墙上,而是扎在软软的棉花堆上,黑暗立刻将他吞噬了,他的身体变成一片树叶,在巨大的漩涡里向下沉,脑袋迅速膨胀,增长的速度奇快,越来越大,苦涩的水拼命的向他胸腔里涌。开始他还用力阻挡,可是不一会儿,他就知道自己的抵抗是那么可怜,面对这汹涌的水流,他连一片落叶也算不上,只好敞开大嘴,任凭水流涌进胸腔,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关汉卿的《窦娥冤》里,作者曾发出这样的诅咒: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这实在是冤枉了苍天,如果不是上苍的意思,像肖鹏这样受了严重枪伤的,又不会丝毫水性人,面对这巨大的漩涡,除了死,哪里还有别的选择?

肖鹏没有死,喝饱水的他,竟被激流甩了出来,像根木头似的,冲到了水下的孤岛上,脑袋重重的撞在铁箱上,醒了过来。原来,在这片水域的中间部分,有一座孤岛,只是这个孤岛,每年露出水面的时间极短,只有冬、春相交,水势最缓的时候,有那么一小段的时间露出水面,其余时间都在水里,所以就算当地人,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水中孤岛。肖鹏运气不错,被巨大的水流冲出来,就漂流到了岛上,身子偏偏撞在了铁箱子上,所以他就醒了,但是,如果没有人出现救他,他还是活不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不会水,而这片茫茫的水域又太大。对他来讲,这黑水潭就像是苍茫的大海,所以醒过来不久,他又昏了过去。只是幸运的是,他喝在肚子里的水太多了,这反而成全了他,没有让他沉底,一直在水面上飘。

吴兵把那几个战士送走后,自己并没有回去。当他看见袁国平他们离开,也下了山。在山下的河岔里,他幸运的找到一条别人藏匿起来的木船,然后他把木船弄到黑水河,在茫茫的水面寻找起来。他并不知道肖鹏没有死,只是想找到他的尸体也好,把他弄回家乡安葬,也算给自己一点安慰。似乎他的忠诚、执著感动了上帝,就在天刚刚亮,他就发现了肖鹏。当他把肖鹏送上岸,准备好了火,按照日本人的习惯,要将肖鹏火化的时候,肖鹏又一次醒了,发出了及其轻微的呻吟,而这呻吟被他捕捉到了。他真是大喜过望,开始给肖鹏控水,做人工呼吸,足足忙了两个小时。肖鹏终于活了过来,但是严重的枪伤,随时都可能夺取他的生命。换了别人,会把他送到谭洁那里,运河支队毕竟有医生。他却根本没有那么想,找了辆马车就奔了冀州。在他的心里,像肖鹏这么重的伤,支队的医生根本看不了。他却不去想,鬼子如果认出了他,肖鹏就完了,再说枪伤一般的医生也不敢看,也做不了手术,只有到冀州市立医院能做,而市立医院对这类病人,必须报告宪兵队,宪兵要是看见肖鹏的枪伤,那肖鹏也就死定了。吴兵却什么也不想,也不管,他只有一个念头:救活肖鹏,大和民族的执着使他必须这么做。

或许真是肖鹏不该死,吴兵的马车刚刚接近城门口,正在想着编什么瞎话骗岗哨,秀美出现了。吴兵看见秀美,等于看见了救星,大声的,用日语喊了起来。秀美看见是他,扔下了伙伴就奔他跑来。吴兵没说话,先让秀美看肖鹏。秀美一看紧闭双眼的肖鹏和他胸口的血迹,什么都明白了。她走到城门口,不知对岗哨说了什么,岗哨就挥挥手放行了。进了城里,秀美也没敢把肖鹏送到市立医院,而是送到了一家私立医院,但是她却打了电话,把市立医院的第一把刀,泉养浩请了出来,给肖鹏做手术。泉养浩是秀美的崇拜者,追求者,一看肖鹏的伤势,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什么也没问,竭尽全力进行抢救,就这样,已经走到死亡边缘的肖鹏,又被他们联手拽了回来。小野来的时候。丰臣说秀美忙,他哪知道,他的女儿在帮他的敌人忙呢!如果那一时段,不是她和吴兵精心照料,肖鹏怎么会恢复的那么快。肖鹏是幸运的,有最忠心的仆人,最好的医生,最佳的药品,最美的女人照料,从精神到物质,得到的护理都是全方位的。

经过噩梦煎熬的肖鹏,真正清醒过来之后,马上记起了水中的那个铁箱子,正是它的切割,使他醒了过来。他记起了,那个铁箱子是长方型的,难道里面放的是珍宝?好像不大对,在他朦朦胧胧的记忆中,那里不止一个铁箱子,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珍宝?可不是珍宝又是什么?他想象不出,但是他知道,它们一定会对运河支队有用,必须让吴兵回西河,把他活着的消息告诉他们,其次让他们去捞铁箱子,看看那里面到底是什么。吴兵走了之后,秀美就来得更勤了,几乎天天到场,女人的关爱是最好的良药,肖鹏几乎一天一个样,当今天秀美来的时候,肖鹏已经能下地了,这让秀美也感到十分意外。

“啊!肖鹏君,你能下地了?”看见扶着墙行走的肖鹏,秀美喜出望外的说,她的中国话已说得相当流利了,脸上的笑容像晚霞般的妩媚。“真没想到你痊愈的这么快,看你刚来的样子,我都没有信心了。”

“多亏了你,秀美小姐,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肖鹏真心实意的说,他想做出感谢的动作,但是一使劲,身上就一阵疼痛,又回坐在病床上。

秀美关切的走了过去,“疼吗?别乱动。”

“没事。”肖鹏又站了起来,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好久没出去透透空气了,帮帮忙。”

“行吗?”秀美迟疑的说,扶住了肖鹏的身子,两个人向外走去。院子里看病的人不多,尽管阳光灿烂,树木扶苏的凉亭下,只有三三俩俩的几个人,病人中,主要是日本人。秀美扶着肖鹏在亭子的一角坐了下来,为他垫上了棉垫。她的目光,含有深意的盯着肖鹏。

不知为什么,面对这温柔如水的目光,肖鹏有些心虚,不大敢和她的目光对视,就把眼睛转向了别处。“那棵树有年头了,树身斑驳,却是满枝绿叶。”

肖鹏在旁顾左右而言他,秀美心中有些话却不吐不快。她挨着他身边坐了下来,抓住他的手摩挲着,双目牢牢的盯着肖鹏的脸。“告诉我实话,你不是商人。”

肖鹏心中猛地一阵跳动,他一直担心她看出来,她还是看出来了,这是个他不愿回答的问题,却又回避不了。他转过身来,勇敢的面对着她,“你早就看出来了,是不是?”

“是!”秀美肯定的回答。美目中的疑惑目光消失了,代替的是一种探求的渴望,是固执。“你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

“这是组织秘密,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你既然早就看出来了,为什么还要救我?”

“你不是也救了我?而且知道我是日本人。”秀美悠悠的说,“我虽然是女人,也知道投桃报李啊!”

“现在我们两不相欠,你可以撵我走了。”肖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你就这么看我?”秀美略带骞怒的说,“我是日本人不假,但也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崇拜战争,都不讲良心。我看哪,只有你们男人才热衷于战争,也包括你。”

“你错了,秀美小姐,我讨厌战争。”肖鹏语气铿锵的说,似乎为了加强他说话的语气,他用力的挥动了下手臂,目光中闪烁出一种向往。“我最喜欢的是文学,历史。曾不止一次的想过,有一天做个诗人、作家,用我的笔去耕耘,描绘生活的美好,像曹雪芹、罗贯中那样,写出惊世之作。其次我也想当老师,把我的知识,人品传授给学生,桃李满天下。我做过很多很多的梦,唯一没做过的,就是当将军,命运偏偏开了这样一个玩笑,把玩笔杆子的我,换成了玩枪杆子。”

“难道有什么人逼你,非当兵不可?”秀美怀疑的问。

“九一八、卢沟桥的炮声敲碎了我的梦,”说到这,肖鹏的眼里不再是深沉,而是燃起了熊熊烈火,那火是来自心底里的愤怒。“就是你的国家,用飞机、大炮炸碎了我的梦。当我目睹了东北三千万同胞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当我看见了华北大地上的滚滚狼烟,纷飞的战火,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爱国青年,能熟视无睹,漠然视之?能安然的躲在小屋里去吟诗作赋?如果换了是你,你怎么做?”

“我当然爱我的国家,也会去做事,可是爱国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非要拿枪去杀人。”秀美虽然被他的话所打动,却并不认同他的观点。

“可是你知道,这是最直接的,最有效的爱国方法。”肖鹏说。“你不要认为战争就是最残忍的,最不道德的。战争有正义和非正义的,正义的战争何以消灭愚昧和贫穷,使原来陈旧的制度得到改善,使人民走向文明。比如中国历史上的武王伐纣,李世民的讨随,都结束了一段残暴的历史,开创了盛世。而非正义的战争,就是为了掠夺,奴役和欺压,这样的战争才是我们坚决反对的,必须制止的。看看你们的军人都在干什么,这还用我说?”

“我们国家出发点也是好的,是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把英、美侵略者赶出亚洲。”秀美脸色涨红的说。

“是吗?”肖鹏面带讥讽的说。“你们的共荣就是制造南京大屠杀?把白山黑水变成无人区?”

“你不是说,战争总是要死人的。”秀美生气了。

“战争是要死人,可是你看看,南京死的是什么人?是贫民百姓,是放下武器的军人,这样的战争行为只有野兽才能干得出来。算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暂时还达不到一致,不过你可以多走走,多看看,中国现在是什么样子。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有分辨是非能力的人,相信你会用你的良心说话。我还是那句话,日本人民和日本侵略者是两回事,我不会因为你们的政府侵略我们,就把日本人民都当成敌人,永远不会,我的智商、文化水准还不至于那么低。”肖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确有些吃不消,喘息都不均匀了,可是从内心来讲,他希望说服秀美,不想和她成为敌人。

秀美并非不知道他的话有道理,可是朴素的爱国情劫使她不愿意别人诋毁自己的政府,她毕竟是喝着日本水长大的。帝国军人所干的事,她不但有耳闻,有的还亲眼看见,也为他们感到不齿,为了这个,也和小野。丰臣争论过不止一次。可他们说,那只是个别的部队,而肖鹏的话里却是指的所有日本军队,到底谁的话是真的?她陷入了沉思中。

就在肖鹏和秀美陷入僵持之中,一个他们谁都想不到的人物出现了,他就是小野。在小野出现的一刹那,秀美首先怔住了,虽然她不知道小野是否认识肖鹏,但是本能在告诉她,小野和肖鹏是油和火,是火星和地球,见面就要碰撞,这是她最不想看见的,所以她立刻站了起来,迎向了小野。

“小野君,怎么是你?”她的话中意思是说,“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我来参加会议,你母亲告诉我,你可能在这,我就找来了,看来我的运气不错。”小野笑着说,但是他的笑里明显带着疑惑,因为秀美和男人在一起。

肖鹏看见小野,着实吃了一惊,但是他立刻把头转了过去,因为他见过小野,这是个让西河变色的人物,是日本侵华军官中,少见的厉害角色。虽然小野没有见过他,但是不会对他感到陌生,凭他那睿智的大脑,马上就能猜出他是谁。为了不给秀美惹麻烦,他只有退避三舍了。

然而,凭着对秀美的了解和第六感官,小野虽然没有看见肖鹏正面的面孔,却感觉到了一种威胁,一股冷气,那不仅仅是情感方面的,这让小野极不舒服。“秀美。把你的朋友介绍一下。”

肖鹏知道,他无法回避了,就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微笑。“何必麻烦秀美小姐,我们算是老相识了。”

就在肖鹏转过身来的一刹那,小野竟然像被雷击似的,愣住了,这张面孔熟悉之极,然而的的确确没有见过,“他是谁?他是谁?”他的脑海里不住的划着问号,一个清晰的,曾使他不止一次在梦里惊醒的人出现在眼前,他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你……你是肖鹏?”但是他很快的否定了自己。“不,你不是肖鹏。”因为袁国平已经告诉他,肖鹏葬身水底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怎么会复活?

“我就是肖鹏。”说出这句话,肖鹏自己都感到奇怪,“这不是把自己往虎口里送吗?”小野只要喊一声,他就完了。别说他的身体还没有康复,就算身强力壮,也逃不出冀州。大名鼎鼎的肖鹏,谁不知道?

“你真是肖鹏?你没死?”小野仍旧疑惑的问。

“你看见了,胳膊腿一个不缺,”肖鹏说完,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有意的站了起来,走了两步。

“你是肖鹏!”小野这次信了,不是为了他的话,是他的气势。除了肖鹏,谁能在龙潭虎穴如此镇定,谁能面对死亡放声大笑,谁能在他的敌手面前坦诚的相对。“好,在中国碰到你这样的对手,也算不虚此行。”

“你可以把我抓起来,我没有反抗能力。”肖鹏说,脸上仍旧是一副笑容,好像站在面前的不是对手,是朋友。

“你这是对帝国军人的侮辱。”小野涨红了脸,大声的说。

这次轮到肖鹏吃惊了,他觉得这句话没什么不对。“小野太君,我说错了?”

“当然的错了,大大的错了。”小野咆哮的说。

肖鹏愕然的看着他,一时间不明所以。

“我的,宁愿在战场上和你见个高低,不想用这种方法战胜你,你的明白?”小野一字一板的说。

“哦,你觉得这么做是胜之不武?”肖鹏问。

“就是这个道理,你的明白?”小野回答。

人无论高低贵贱,正义与邪恶,他的高洁所在,往往是那最闪光的一刻,能否展示出他的人品,不为利所动,不为欲所趋。在他能用最简单的方法,获取到最大的利益时,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放弃,都会把道德、良知彻底埋葬,这是人的贪婪造成的,无可非议。所以小野此时此刻如果逮捕肖鹏,肖鹏会认为很正常,反之,到让他不解。而眼下的小野,所表现出的愤慨,在让肖鹏吃惊的同时,不能不对他的人格产生尊重,而这种尊重是肖鹏极不愿意的,因为对手是侵略者,是中国人民的敌人,然而事情又摆在那,你无法不正视,肖鹏只有苦笑了。“小野君,你的武士精神很足啊?”

“这是大和民族无敌于天下的精神所在,是不容玷污的,我们可以堂堂正正的较量,可以斗智、斗力,可我不会趁人之危,落井下石,这不是武士所为。”小野又说。

“好,就冲你这一点,我尊重你的选择。”肖鹏说到这,心里却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和小野成为朋友,但是他立刻觉得这种想法十分可笑,油和水怎么能调和到一起。

一直在恐慌中煎熬的秀美,眼见着无法避免的风暴消弭于无形,心中的喜悦是无法形容的,这是两个她最喜欢和尊重的男人,是她最不愿意看到刀兵相见的人,而这一切又不是她能阻止的,所以她刚才十分痛苦。小野的大度让满天的阴云都散去了,她比两个当事人都更高兴。当肖鹏的话一落地,她立刻走到小野跟前,深深的鞠了个躬,到把小野闹楞了。“谢谢,小野君,衷心的感谢。”

小野开始被弄的不知所措,因为他刚才做出那样抉择的时候,完全是一种本能,并没有把秀美的好恶,喜乐考虑在内,是武士的自尊和好胜,驱使他那样做的。当他发现秀美的眼中闪烁着亮光,眼里透射出的光芒蓄满了温情和欣慰,一种大海扬波般的冲击汹涌而来,让他几乎窒息。此时此刻,就是秀美让他干出任何离经叛道的事也会在所不惜,他期盼这种接近和理解太久了。男人的大气使他走近了心爱的人,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开心的事?

“你怎么了?小野君?”秀美见他怔怔的不说话,只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关切的问。

“他醉了。”肖鹏插进话来,尽管他使用的是淡淡的语气,但他自己都感觉出来,那话里潜藏着浓浓的酸味,这让他极不舒服。“难道我爱上秀美了?”他在暗暗问自己。

秀美并不知道肖鹏的话里所指,也不知道两个男人的心里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他们的神态、表情怪怪的。她那充满深情的目光,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

小野迅速的从迷醉中苏醒过来,心里怵然一惊,在敌人面前,怎么可以表现出儿女私情,这有损大日本军人的威严。就把目光挑衅似的投向肖鹏,好像在说:“我不会醉。”

肖鹏没有想到小野这么快就从情感的漩涡里跳了出来,心头不由一震,心想:这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他扪心自问自己恐怕很难做到,因为他的情感太丰富了。

“肖队长果然不凡,能带着伤重的身体,走进冀州,找到日本人开的诊所。肖队长果然好胆量,孤身进入龙潭虎穴。”小野不无揶揄的说。

肖鹏微微一怔,他知道小野话里的涵义,但是他不能出卖秀美,帮助帝国的敌人,这是国法所不允许的,这会给秀美带来极大的麻烦,因此他只能保持沉默。

“是我帮助肖大哥的。”秀美十分聪明,哪里会听不出这弦外之音,所以抢过话来,她不能让肖鹏为难。

小野听了这话,立刻,心像被野蜂蛰了似的,哆嗦的脸色都变了,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让他用生命去换,那就是秀美了,他可以放弃整个世界,也不能放弃秀美。而现在,一切预感都成了现实,是从秀美的嘴里说出来的,他有了一种整个世界都坍塌的感觉,眼睛喷射出的目光像狼一样凶狠。他可以容忍政治上的对手存在,但是不能容忍情场上的对手存在,他要杀人了。

秀美被这目光吓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目光,何况目光是从小野眼里射出来的。“怎么了,小野君。”秀美走近前去,轻轻的摇晃着小野的肩膀。

“你是说,你们很早就认识?”话语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透着一股冰冷的寒气。

“是我来冀州的路上认识的。当时我碰到了一群流氓,如果不是肖大哥,我就会被侮辱。”秀美说。

“哦!”小野长出了一口气,像是被冰山压了一万年,终于能出来透口气了,感觉身上无比的轻松。秀美的话等于告诉他,他们认识的时间很短,秀美这么做,只不过是在报恩,大和民族一向有这个传统,没有什么奇怪的,他们之间没有私情。

“非常感谢肖队长救了秀美。”小野说着鞠了个躬。

小野的由阴转晴,让肖鹏有了在地狱里走了一回的感觉。因为他很清楚,一个被妒火焚烧的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如果小野真的疯狂,恐怕没有人能够阻挡。就在死亡又一次逼近,秀美轻轻的几句话,让满天的乌云化为乌有,肖鹏却没有轻松的感觉,甚至是淡淡的苦涩。他一个大男人,要靠女人才留住生命,这不是男人的耻辱?而且秀美这天仙一般的美女,凭什么就该属于小野?因此当小野表示感谢,他没有做出相应的回答,只是勉强的露出点笑容。

也许是怕小野生气,也许是为了化解他们之间的敌对情绪,秀美原原本本的,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小野听到肖鹏是在知道秀美是日本人的情况下,从中国流氓手中将秀美救出,真的被感动了,为他的心胸,也为他的侠义。他又深深的鞠了个躬。

“真的希望你们成为朋友。”秀美热情的说,温热的目光像涌动的泉水,滋润着两个男人的心。

小野和肖鹏相互对视了一眼,却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苦笑,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不过是这场战争中的一枚棋子,战争的指挥棒捏在别人手里,根本容不得他们选择。他们只能竭尽全力的进行拼杀,直到有一个人彻底倒下。在西河这盘棋上,他们是对立双方的最高指挥官,代表着各自国家的利益,个人的好恶、情感,只能服从国家利益。是历史将两个本应该成为朋友的人,送上生命相搏的舞台上,这就是战争的命运,他们只能辜负秀美的美好愿望。

小野看看表,开会的时间快到了,和肖鹏点点头,又和秀美交代了一下,转身走了。

“他非常优秀。”望着小野远去的背影,肖鹏由衷的说。

“你也非常优秀。”秀美说。“只是我不明白,两个都优秀的人,为什么不能成为朋友,非要刀兵相见,拼个你死我活?”

“你以为我不想?小野不想?错了,错就错在我们生错了时代,如果我们生在唐朝,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肖鹏动情的说。“秀美,你是个十分善良的姑娘,不但有着天使般的美丽,还有着菩萨般的心肠。可是你不懂政治,不是我和小野要打仗,是那些手中握有权利的野心家要打。你已经看到了,战争不但给中国带来重重灾难,也给日本带来灾难,而且我敢断言,战争持续的时间越长,给日本带来的灾难就越重,最终,日本会失败。因为他们进行的,是非正义的战争,面对的,是整个亚洲,无论从人力、物力上来讲,日本都不是对手。如果你真爱你的国家,就要设法阻止战争的继续,为早日结束战争尽一把力。”

“我讨厌战争,可是我能做什么,连小野都不肯听我的。”秀美皱着眉头说。

“不要心急,小野会听你的话,他不是个糊涂人。”肖鹏满有把握的说。“别忘了,他非常喜欢你。”

“你呢?你不喜欢我?”秀美问,热切的目光,火辣辣的喷射到肖鹏的脸上,那率直的目光是不加掩饰的。

肖鹏立刻感到耳热,第一个冲动是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那湿热的嫩唇。日本女人的集温柔和狂野于一身的个性,他早就领教过了,秀美也没有列外。面对这样一个美到极处的女人,不动心,不冲动,除非他是木头。但是肖鹏忍耐住了,克制住了,他现在身临险境,自身难保,不能拖累别人。“秀美,谁能不喜欢你?你就是天上的月亮。”

秀美那火热的目光像遇到风暴似的,暗淡了下去,这不是她想听的话,不是她想得到的回答。她自己也感到奇怪,为什么在肖鹏面前,她就有冲动?她明知道,小野对她一往情深,却不能让她在心中泛起波澜,感情真是个怪物。

一时间俩人无语,像是雕像,一动不动的矗立着。

肖鹏换了家中国医生开的诊所,不是为了防备小野,是他要工作。说也奇怪,他对这个最危险的对手,最可怕的敌人,却有着同志般的信任,他不相信小野会对他下黑手,这种思想一旦被同志们知道,肯定会遭到激烈的批评,如果被上级知道,会被撤职,会被说成小资产阶级情调在作怪。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