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金杯 电闪月宫——身陷重围 第三十九章 蓝色黄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141.html

“到了,”按照行程,今天宋宗涛他们将住在这作华侨开办的旅馆中。

陈世蕾与宋宗涛提起行李走进旅馆,机器敞篷车的车费宋宗涛已通过感应式信用卡支付过了。

进入酒店大堂,高高悬挂着两个大灯笼和古朴红木屏风显示出这座旅馆的中国特色。在身着粉色旗袍前台小姐的带领下,宋宗涛办理完入住手续后,将行李放在停靠在旁边前台机器人的行李托架上,并由这个圆头带托盘的机器人带领进入预订好的标间。

进入房间,陈世蕾向着前台机器人的托盘里放了一个十元人民币的硬币,算是小费。

机器人的圆脑袋闪了几下红光,礼貌的说了声:“谢谢。”然后退出房间。

机器人将房间门关上后,宋宗涛和陈世蕾就像在澳大利亚那样,首先打开特殊仪器对房间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然后在门口和窗台布置了微型警戒机器人。

布置完毕后,宋宗涛和陈世蕾都感到累了,从澳大利亚出发到到达幸福宾馆旅途疲劳感很快占领了两人的主观感觉。两人轮流在卫生间里冲了个澡,当陈世蕾换了一身休闲装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窗外的太阳已经有一半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下。

月球上没有大起,也就没有阳光的散射,也就没有晚霞出现。与在地球上不同的是,在太阳消失的另一端,一个蓝色缀着白色粉团的蓝色圆盘正在渐渐升起,在暗色星空背景衬托下,这个蓝色圆盘展示出生机、美丽。

在这太阳和地球交替的时刻,宋宗涛和陈世蕾来到窗前,一起观看大自然的轮回景象。

第一次从月球上看着地球升起,陈世蕾不仅感叹道:“太美了。”

在日、地交替时刻,阿城街灯和霓虹灯纷纷亮了起来,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和成排的街灯,将广袤月球平原中的透明罩装点成缤纷宝石,地球、月球与这个宝石一起构成绚美的宇宙画卷。

轻柔但富有变换的灯光透过房间的玻璃窗洒在了陈世蕾的脸上,将清秀的面庞映村的更加迷人。宋宗涛的目光无意中被吸引,宋宗涛心理一种冲动慢慢升腾,这时陈世蕾眼神与宋宗涛撞了个正着,两人目光迅速错开了。

“出去走走,吃饭吧。”宋宗涛和陈世蕾都觉得饿了,在宋宗涛的提议下,两人走出酒店,来到市中心一个快餐店坐下。快餐店中,许多人已在用餐,大型落地窗显示出外面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过客,许多游客都沉浸在月球旅途的愉快中,许多孩子和年轻人时不时地在街道上跳跃,而且跳得很高。各种车辆也不时开着车灯在街道上穿过。

正在吃饭的时候,宋宗涛的手机响了,一条短信在手机上显示出来:“行李明晨八点到。”这条短信意味着负责接应国家安全部的人在明天早晨和他们联系。

宋宗涛悄声的将这条指令告诉了陈世蕾,让沈世蕾做好准备。

两人返回酒店,简单的洗漱就休息了。夜里,宋宗涛想着即将到来的任务,早早睡着了。另一张床上的陈世蕾却很晚才睡着。

没有大气的散射,也就缺乏黎明的曙光。当阿城再次沐浴在晨曦的时候,太阳已经从远方的地平线上漏出了大半张脸。陈世蕾先醒过来,轻轻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晨曦中的阿城,伸个懒腰,到卫生间里洗漱起来。而宋宗涛却一直在梦乡中。

陈世蕾从卫生间出来时,看到还在床上的宋宗涛,就将手机调在了起床号的声音上,将音量调到最大,放到宋宗涛的耳边,说道:“懒猪,起床了,太阳都升起来了。”

宋宗涛睡眼惺忪的从转过头,问道:“小姐,几点了。”

“北京时间,凌晨6:40。”

“啊,”宋宗涛马上坐起来:“你怎么才叫我。”

陈世蕾调皮的挤了一下鼻子,走向梳妆台准备梳理:“去,还说呢。”

宋宗涛赶快爬起来,到卫生间脱去睡衣,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出来:“吃早饭吧,我们的同志应该就要到了。”

两人整理好后,除了房间到了一楼自助餐厅,各自挑选喜欢的早餐,然后在一起坐下来。

餐厅里,陆续进来了一些房客用起早餐。餐厅外许多早起的人也已经出现在街道上。

两人正在吃早餐,一位穿着传统中山装的老者提着一个黑色皮箱走进”幸福旅馆”的大堂,在一侧沙发上坐了下来。老者有些清瘦,头发花白,但显得很硬朗。

老者做好后,拿出掌中电脑,展开了全息显示屏,在显示区域触摸了几下。老者操作结束,宋宗涛的手机响了起来,一条信息通过四代蓝牙近距离无线通讯系统接收到了一条信息:“东西在大堂,左侧沙发,黑色皮箱。”

宋宗涛收起手机,和陈世蕾相互对视了一下,喝了点牛奶,简单的吃了点早餐,不露声色起身走向大堂。

来到酒店大堂,那位老者已健步走出酒店旋转门。清晨的大堂偶尔有几名房客在来回,前台的服务生正在低头操作着什么。宋宗涛在大堂外利用开门的短暂时刻观察了大堂的情况,注意到了离开的老者,也注意到他留在沙发旁的黑色皮箱。

宋宗涛走到了沙发旁边坐下来,点了一支烟,慢慢观察并确定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同时也注意到老者放置皮箱的位置正好是立体监控装置的死角。

将抽的半支烟掐灭在烟灰缸时,宋宗涛提起皮箱,走回房间。

陈世蕾一会也回到房间,关好门后,见到宋宗涛正将皮箱放在床上准备打开,问道:“与接应的同志会面了?”

“没有,那人留下这个后就走了,我看像个老头。”说话间,宋宗涛已经输入了通用密码,打开了皮箱。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部全息立体数码相册以一本电子地图。宋宗涛并没有急于打开数码相册,因为他注意的皮箱下应该有夹层。

打开夹层后,里面放着两把激光手枪和数个弹夹,还有一部电子望远镜、几部S3型多功能间谍机器人和一些小型间谍器材。

在一旁的陈世蕾将房间窗帘拉上。宋宗涛摸索了一下,确定皮箱在没有其他物品后,拿出了像普通A4纸大小电子数码相册,观察了一下,将手指按在了启动键上。

全息数码相册通过激光造影,在数码相册上方还原出一位中年人的影像,其实这位中年人正是给宋宗涛送皮箱的老者年轻时的样子。这位中年人首先问了一句:“明月出关山,苍茫云海间。”

宋宗涛知道这是老者识别自己的暗号,于是按照约定回答:“长风几万里,吹度山海关”(李白《关山月》原诗为: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暗号对上后,老者点了点头,说道:“15号你好,我是11号。”

宋宗涛礼貌回答:“你好。”

全息造影的老者继续说道:“欢迎来到阿城。最近活跃于日本的黑龙党组织频繁派出组员进入阿城,部分人在阿城西北80公里的日本的青川会所集结。那所日本人开办的会所怀疑可是能该组织的一个据点。”

宋宗涛和陈世蕾都知道老者所提到的黑龙党组织原来是日本黑社会的一支分支,后来该组织被日本大财阀控制,成为恐怖组织。而少数政客又利用这个组织实施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