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和谐社会的文化奥义:增强国家战争力(ZT)

建设和谐社会的文化奥义:增强国家战争力


文/地藏王菩萨 08.7.29随笔


大象无形,大武无斗。儒学不谈利,却“以义生利,义利同生”;同样,儒学不谈力(谈勇,子曰:仁者必有勇),却是“以义生力,义力同生”,所谓“大义发而万物皆利,大兵发而万物皆服”。


儒家尚和,《论语•学而》:“礼之用,和为贵。”意思是“社会秩序的作用,贵在使社会和谐。”《中庸》说“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儒家以和为贵,和衷共济、和以处众、政通人和。那么,儒家尚和蕴含的深层文化底蕴是什么?


即,建设“和谐社会”的文化奥义是什么?


“昔之图国家者,必先教百姓而亲万民。有四不和:不和于国,不可以出军;不和于军,不可以出陈;不和于陈,不可以进战;不和于战,不可以决胜。是以有道之主,将用其民,先和而造大事。”就是说,国内离心离德、民不和谐,那么不能出兵打仗,军队离心离德、将不和谐,那么不能作战布阵;布阵离心离德,阵不和谐,那么不能进行战斗;战斗离心离德、兵不和谐,那么不能夺取得胜利。所以,英明的领袖,要团结人民,必须先建设“和谐社会”再图战事。


这便是元龙在几年前看到倡导和谐社会时的第一直觉——建设“和谐社会”的文化奥义:增强国家战争力。主流舆论及所谓“精英”对“和谐社会”的解读形形色色、五花八门,敝人在近几年却没有看到过“所见略同”的见解,心感遗憾。


只有和谐,才能团结;只有团结,才能万众一心;只有万众一心,才能增强国家战争力;只有增强国家战争力,才能实现胡公主张的“秉持公道、申张正义”,制止霸权主义,进而维护世界和平,协和万邦,促成“和谐世界”。


“八荣八耻”的文化奥义也是增强国家战争力。


儒家尚耻,并主张雪耻。儒家所推崇的“礼义廉耻”,被法家奉为“国之四维”,法家制定法律的目的之一便是“明礼义,知廉耻”。同时,礼义廉耻又与兵家韬略相统一,“凡治国治军,必教之以礼,励之以义,使有耻也。夫人有耻,在大足以战,在小足以守矣”,倡导“八荣八耻”有什么文化深意?答曰“人有耻,在大足以战,在小足以守”,即,“八荣八耻”的奥义:增强国家战争力。


胡总书记提出“和谐社会”、“八荣八耻”最初有没有考虑到“增强国家战争力”这一目的,不好揣测,但近几年,从台独份子躁动,到日本右翼猖獗,再到美国操纵欧洲策划西藏事件,天下纷争,风起云涌,中国身处的国际环境不太平,回顾胡总书记近几年的部分言论,归纳如下:


2005年,胡锦涛同志提出:“提高打赢能力的教育,真正搞清楚为什么要准备打仗、准备打什么样的仗,怎样打仗这个重大问题。”


2006年3月11日,胡锦涛同志提出:“努力提高我军应对危机、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能力。”


2007年8月1日,胡锦涛同志提出:“全面加强部队建设,抓紧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确保能够有效应对危机、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


2007年9月10日,胡锦涛同志要求:“毫不放松地抓好军事斗争准备。”


2007年10月,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提出:“做好军事斗争准备,提高军队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2007年10月,胡锦涛同志提出:“按照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战略目标,加快机械化和信息化复合发展。”


2008年3月10日,胡锦涛同志提出:“要坚持以军事斗争准备为龙头带动军队现代化建设整体发展。”


2008年4月9日,胡锦涛同志强调,要毫不松懈地推进军事斗争准备。



“真和谐”增强国家凝聚力,“伪和谐”易使国家陷入混乱


两种途径可以致“和谐”,一种是“伪和谐”:为特权者服务,制订殖民政策使国家沦为殖民地,压制民众不要反抗、扣以“民粹主义”帽子而禁止民间批评的意见,夏桀商纣秦朝暴政等,都是这种方式求“和谐”——他们最终亡了国。一种是“真和谐”:为人民服务,秉持“批评与自我批评”,敢于铲除各种腐败现象收揽民心而求“和谐”。即“伐国贼,惩汉奸”从而“揽民心,致和谐”。唐宗毛公等,是以这种方式求和谐——他们建立了的强大的中华。


走“伪和谐”的路,逼人民“道路以目”而达“和谐”,会使民心思变,上下离心离德,从而使那些致力于“和平演变”及图谋分/裂中国的美欧反华势力煽/动/动/乱,搞“颜/色/革/命”,使国家陷入混乱;走“真和谐”的路,以凝聚民心为目的达“和谐”,“伐国贼,惩汉奸”,则会上下同心同德,同舟共济,从而增强国家凝聚力。


明“和谐社会”之道,行“真和谐”之术,才能发挥和谐社会的优势,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转自:网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