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眼看着队长被击毙后,又连续被击毙两人。现在又连续受伤两人,这队骄横的鬼子什么时候吃过这种大亏呢?一个军曹长大骂了声:“八格牙鲁!”话声未落,一个倒霉的鬼子碰上一枚诡雷,只听得“轰”一声巨响,那个鬼子和他身边的三个鬼子惨叫着倒地毙命。

接着又是一个鬼子碰到诡雷,随着一声巨响,马上又倒下五个鬼子。鬼子准尉大骂起来:“八格牙鲁!我们中了支那人的埋伏了!快撤!”这个小队的鬼子慌慌张张想从进来的那个路口撤退出去。谁知架设在路口山头那挺由尤大勇亲自操作的九二式重机枪怒吼起来,紧接着石宗民手里的捷克式轻机枪也吼叫着把一串串复仇的子弹射向这些鬼子。猝不及防的鬼子在一片惨叫声中倒下十多个,其他的鬼子为了活命,不顾一起的拼命往山谷外面冲去。

而刘翼达和程立东手里的歪把子机枪也随之怒吼起来,虽然他们还是第一次使用这种机枪,不过由于距离近,加上鬼子密集,一梭子子弹过去还是连续扫倒十多个鬼子。不过他们也就只能打出一串子弹,这种极其难用的机枪马上就卡壳。这种机枪,其实不能连续发射,得短暂的停顿,一旦发射过急很容易卡壳,同时还要一个油壶不时加油才能保证这种怪模怪样的机枪射击顺利。

两挺歪把子一卡壳,那些鬼子跳起来要冲出去,却被一个原二十九路军的战士用掷弹筒发射的一发手雷炸死一片。山头上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虽然枪法差,不过居高临下丢手榴弹还是会的,一排手榴弹丢到路口,那些鬼子再也无法冲出,只好在山谷内组织反击。

一个鬼子掷弹筒手刚刚抓起一枚手雷,早已盯住他的赵华毫不客气给他一颗子弹,“啪”子弹从这个鬼子耳朵射入,从另外一边下巴穿出去,那个鬼子一头就栽倒在地。“啪啪啪”战士们的步枪响了,可是除了那些尤大勇带来的战士和张大彪打死敌人外,其他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半天都没有打死一个鬼子。这些鬼子也不愧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敌人,他们遭受了突袭,失去队长又中了埋伏当场被打死近二十个人后还是马上可以组织火力进行反击。“哒哒哒”鬼子的歪把子机枪响了起来,训练有素的鬼子机枪手射来的子弹击中几个土匪改编的战士,其他土匪改编的战士见鬼子枪法精悍,吓得都不敢抬头。

赵华抬手一枪,一颗子弹准确击中那个鬼子机枪手的脑袋,在鬼子脑袋上狠狠凿开一个小洞,那个鬼子机枪手马上趴在机枪上。另外一个鬼子掷弹筒手正准备开火,又被赵华一枪在脑袋上留下一个小血洞。而居高临下近距离射击的严彪双枪大发神威,随着二十响盒子炮清脆的“啪啪啪”声,连续八个鬼子被严彪击毙。鬼子火力被压制,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又活跃起来,对着山下胡乱开枪。看着那些小喽啰白白浪费子弹,赵华还真有点心疼。

鬼子机枪副射手爬上机枪,自然副射手不如刚刚被击毙的那个机枪手,射来一梭子子弹除了压制住几个战士外,没能打伤任何一个人。那个鬼子机枪副射手也没活过三秒钟,赵华的子弹就准准穿过他的脑袋,留下一对贯穿的小洞。经过一场短暂的战斗,那些鬼子虽然训练有素,可是他们遭到偷袭而且地形不利,很快就死的死伤的伤,全部倒在地上。

看到鬼子全部倒下,战士们正要冲下山去收缴武器,却听到一声大喊:“慢!”大家回头一看,正是赵华在喊,只听他道:“那些鬼子,都是一群非常凶残的畜生,大家带上刀,见到活的一律砍死!一个都不要留下!不然的话吃亏的是你们自己!”听了这话,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自然非常高兴,他们举着大刀高喊着冲了下去,利用这几天刚刚学会的刀法,把那些受了重伤躺在地上挣扎的鬼子一个个全部砍下脑袋。

这一战,一举全歼了一个加强的鬼子小队,击毙了七十个鬼子,缴获歪把子机枪三挺,掷弹筒两个,南部式手枪五支,指挥刀一把,大洋马一匹,还有五十三支步枪和大量弹药。而自己这边,重伤了两名,轻伤了五名小喽啰。打了胜仗的部队,情绪很高。缴获的大量武器弹药,很快就补充进了队伍。原来装备很差的二连,现在人手有了一支枪。

缴获的大洋马,大家一致提议给赵华使用,赵华站起来说:“我和大家一样,都是身强力壮的壮汉,我的建议,这匹马,应该让王海平先生使用,他是一个书生,未来的战斗需要长途跋涉,没有马,他将是很辛苦的!而且在以后的战斗中,我们还能获得更多的大洋马!等获得了多余的马匹以后,再考虑其他人吧。”

王海平再三推辞不过,满怀感激的看了看赵华,接受了这匹大洋马。不过,王海平不会骑马,赵华让严彪教他,教了几天,也就学会了。

顺利的获得了第一场胜利,部队的装备也得到了补充。可是,现在他们是战士而不是土匪,不能抢劫百姓,一百多张嘴巴要吃饭,又成了一个很头疼的大问题。虽然他们有钱,可是周围村子里的百姓自己都吃不饱,哪里还有多余的粮食卖给他们?对于这个问题,王海平提议说:“营长,敌人占领了太原,必定要从正太线从东北、华北运输粮食进太原。兵书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是人,要吃饭,鬼子也一样要吃饭!我们倒是可以找机会劫持粮车。”

他走到地图前道:“你看地图,正太铁路是条窄轨铁路,敌人要把粮食送入太原,他们从东北下来的粮食必须在正定换车。我们只要派出探子去正定就能观察到敌人运输粮食车辆的一切情况。他们装卸火车,得一段时间,我们的探子发现情况从正定赶回汇报情况,他们的车都未必出发!届时我们在路边埋伏等到。而只要留下一个精明能干的人留在火车上,当粮车过来时给我们发信号,我们大队人马马上就可以行动起来。”

赵华点了点头说:“好吧,就这样定,我派严彪和一个战士配合他去正定当探子。”随后赵华就叫来严彪,把王海平的意思都告诉他后,对他说:“你挑选一个精明能干的战士,去正定打探情况,一发现运粮车,马上让那个战士回来报告,你就留在火车上,跟随火车过来,当你看到路边有篝火的时候你就打出信号!我们看到你的信号就会动手的。”严彪点头说:“大哥,放心的交给我吧!我保证顺利完成任务!”

严彪从那些二十九路军战士中挑选出一个精明能干的战士,两人乔装打扮成普通老百姓,到达正定。当时还没有什么八路军敌后武装,鬼子在各个火车站的戒备还没有后来那么森严。于是两人非常容易就混进车站。经过几天的观察,终于在一天晚上发现一列从东北下来的火车。那列火车停在正定车站后,一批鬼子一涌而上,从车上往站台卸下一个个麻袋,随后那些麻袋又被搬运到窄轨铁路的火车上。

趁着鬼子不备,严彪偷偷靠近了那些麻袋,他掏出刀子,割破一个麻袋,一些大米马上从破口处流出,里面装的正是大米!他又到另外一边的麻袋那里割破一个麻袋,发现里面装的是白面粉。严彪又偷偷折回,对等候在哪里的那个战士说道:“我在前头等着,等火车开动,我就爬上火车控制住车头。你现在赶快回去向营长汇报!让他们在过了阳泉三十里的地方埋伏,以火光为信号!”

那个战士领命连夜赶回寨坪向赵华报告情况:“我们在正定发现鬼子运输大概四车皮的粮食,还有一车皮弹药。”赵华得到汇报,他对王海平说:“好,马上把弟兄们组织起来,现在就去准备!”王海平笑着说:“好,这几天,我让弟兄们赶制的这批独轮车也刚好派上大用场啦!现在就让弟兄们出发。”

严彪在正定等了一天一夜,鬼子们才装卸完货物。随着蒸汽机车“呜——”一声汽笛长鸣,火车缓缓离开正定。早已守在站外的严彪看到火车开过来,他轻快的跳上一节散货车厢,跳了进去。这列火车,车头有三个鬼子;最后又挂了节车厢,那节车厢内有二十多个鬼子火车一路疾驰,待到火车开到人烟稀少的山区之后,严彪敏捷的跳过一节节车厢,爬上煤水车再跳进机车。

跳进机车的严彪以最快的速度一刀就刺入一个鬼子的胸膛,那个鬼子一声没哼就当场毙命;接着,他抽出刀子飞快的一划,第二个鬼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咽喉就被割断,捂着被割断的喉咙一头重重倒在煤堆里。第三个鬼子反应了过来,挺起刺刀刺来。严彪双手抓住步枪一拉,鬼子整个人被他拉了过来,他又一脚踹了过去,那个鬼子向后仰着倒了下去。严彪随之纵身一跃跳起来,又是一脚踹在那个家伙的裤裆下面,那个家伙的“小弟弟”被踢个正着,痛得放掉了步枪,双手捧着“小弟弟”杀猪般叫了起来,张大彪走上前一下就扭住他的脖子。只听到“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那个鬼子脖子被扭断当初毙命。

前后不到五秒,三个鬼子全部毙命,那些火车司机看得都惊呆了。司机和司炉是中国人,严彪没有杀他们,他对司机说:“我也是中国人,你们继续开车!听我的命令行事就是!”那些司机司炉哪里敢违抗,只好按他的吩咐继续开车。火车缓缓往太原的方向开去,经过了四个小时,火车到达了阳泉那里的埋伏地点。

回来报信的那个战士看到了那列火车,他对赵华说:“没错,就是那列火车!”赵华命令:“弟兄们,开始动手吧!”一堆堆的篝火随之就被点燃。

看到了篝火的严彪对司机们下令:“你们给我来个最紧急的刹车!”听了严彪的命令,机连忙拉了下刹车闸,“嗞——”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火车缓缓减速,停了下来。

埋伏在铁路两边的战士们跳了起来,冲向了载有鬼子士兵的那节车厢。刚刚的紧急刹车,使得车厢内的那些鬼子站立不稳,纷纷碰撞在一起。那些鬼子们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赵华和尤大勇、刘翼达已经从外面跳进了车厢内。赵华手持匕首,随着蓝幽幽的匕首寒光闪动,第一个鬼子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被割破喉咙;第二个鬼子扑过来,被尤大勇一刀砍下脑袋;而手持两把鬼头大刀的刘翼达手起刀落,两个鬼子的脑袋随之滚落在地。其他鬼子反应过来,而车厢内狭小,他们又不能开枪,三个鬼子并排挺着刺刀刺过来。

赵华把匕首投出去,一个鬼子捂住咽喉倒在地上;另外两个鬼子冲上去,被尤大勇和刘翼达拦住,他们格挡住鬼子的刺杀后,刀锋一转,一把大砍刀和两把鬼头大刀同时向鬼子脑袋砍去。那两个鬼子见势不妙,举枪格挡,却根本抵挡不住来势凶猛的大刀,只听得齐刷刷的两声,两颗鬼子的头颅滚落在地上。狭小的窄轨铁路车厢内,一次只能三个人并排冲。后面三个鬼子又挺着刺刀冲上,却听得“嗖嗖嗖”三声响,那三个鬼子每人的咽喉上多了一支狼牙利箭,一声没吭就倒地毙命。

射完一排箭的赵华又往弩机内装上三支箭,正要射击,尤大勇和刘翼达已经向后面几个鬼子冲去。而此时,外面的战士也冲进了停下来的车厢。看着战士们和鬼子纠缠在一起,赵华放弃弩机射击,从那个鬼子尸首上拔出匕首也冲入敌群。这些鬼子尽管凶悍,可是他们面对的是比他们更加凶悍的赵华、刘翼达以及二十九路军大刀队残部,更是加上狭窄的窄轨铁路火车上他们长长的三八步枪难以刺杀。很快,一个接一个鬼子的脑袋纷纷滚落在地上。不一会的功夫,车厢内二十个鬼子就全部“回到日本老家”去了。

这是节押运车,上面有两挺九二式重机枪,这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和二十支鬼子随身携带的三八式步枪又成了他们的战利品。

因为刚刚是一场完全没有声音的战斗,阳泉的鬼子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的火车被劫持。在火车彻底停稳之后,早就准备好的一百多辆独轮车推了过来,战士们打开了车厢门,把一袋袋的粮食搬上独轮车。这列火车,除了运送粮食外,还有运送了一些弹药、汽油和布匹,赵华亲自指挥战士搬运货物。

“营长,那么多东西,我们怎么运得完啊!”一个战士担心的问。赵华对那个战士说:“放心吧,我们慢慢的搬,鬼子还没有那么快过来。”

缴获的粮食、弹药和布匹甚多,一时搬不完,赵华叫大家先把东西搬到山上的树林里,再慢慢往山头搬运。

虽然汽油和一些其他物资虽然是宝贵的,但是,目前自己的武装没有用得上那些东西的地方,赵华下令把那些汽油全部浇在火车上,点了一把火,把火车和汽油都烧了。随着一大片的爆炸声,那列火车在一片大火之中熊熊燃烧,烧成一堆灰烬,留在车上那些鬼子的尸体也被烧成焦炭。

缴获大量的大米和面粉,第二天赵华让战士们下山买了一头猪和大葱白菜,还买了一些汾酒。当天中午,整个山寨中就飘起了煮水饺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