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三部 解放 第十三章 绝地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南方军占领卡尔卡通后,在龙行健面前,出现了两个吸引他的目标。一个是兰斯首都苏克达米,兰斯的政治、经济中心,也是兰斯的铁路交通总枢纽,距卡尔卡通650公里,沿途均为平原和少数丘陵,有良好的道路条件。另一个是奥伦堡,兰斯联邦的炼油中心,距卡尔卡通700公里。苏克达米和奥伦堡两地相距约750公里。如果站在卡尔卡通面向北,苏克达米在西北,奥伦堡在东北。正好处于两个大体等距离的点。从地形上看,苏克达米向东,地势越来越高,至奥伦堡已进入泰通巴山脉,那是兰斯国西北至东南走向的一条大山脉。兰斯第二大河戈瓦里河(第一大河内格罗河在卡尔卡通以北120公里)就发源于泰通巴山脉,向西流入西大洋。奥伦堡就建在奇尔河畔,是兰斯最大油田所在地和国内最集中的炼油中心。

龙行健被这两个目标迷住了,忽东忽西,一直难以决断。他知道,卡尔卡通战役赢得了先手,兰斯军正面临着艰难的调整部署的过程,它的陆军主力深陷昆雅山和帝国陆军对峙,留在南方和紧急征召的都是二流部队,从训练到装备都不是南方军的对手,卡尔卡通战役,自己占了个大便宜啊。不用问情报官,兰斯人现在最紧迫的就是从北线将精锐部队撤下来,在苏克达米和奥伦堡一线的漫长战线上建立新的防线。龙行健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一幅图画,每条公路,每条铁路都是滚滚南下的兰斯军。

南方军需要补充休整,南方军更需要确定突击方向。苏克达米?奥伦堡?

打下苏克达米的意义不用崔煜来指出。以龙行健的战略眼光深知其好处甚多,最主要的政治上的影响,就像当年突击赫尔的用意一样,首都被占,对正在拼死抵抗的兰斯军心民气的打击无以伦比。攻占奥伦堡呢,据邱本参谋长的估计,兰斯的炼油能力将下降40~45%,现代战争叫做石油战争也可以,从车辆飞机到军舰,没有了石油,还打得什么仗?

深思了数日,龙行键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兵分两路,同时盯住了两个目标。以第2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三个陆战队军为左路军攻击苏克达米,以第6集团军和第14集团军攻击奥伦堡。这个设想一出,首先遭到邱本为首的南方军高将参谋官的质疑,认为这样平分兵力是不妥当的。如果是一个作战参谋制定这样的计划,邱本当场就会将其贬至作战部队当大头兵去。可这个计划是大名鼎鼎的龙行键元帅提出的,邱本慑于龙行键不败名将的威严,不敢直面反对,而是婉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南方军在目前情况下无力兼顾两个战略目标。

“从地理上看,苏克达米易攻难守。他们的军政首脑机关如果弃守苏克达米会向哪个方向撤退?我认为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东撤泰同巴山区,依托山地与我军长期周旋。那里基本上有完备的军工体系,这个结局不是我希望看到的,必须阻止敌人的东撤。左路军和右路军行动有一个时间差,我会让右路军先动,6集和14集已基本补充完毕。等左路军抵达苏克达米接近地展开攻城时,右路军已经拿下奥伦堡了。那时留14集封闭山区,6集顺河而下,夹击苏克达米,一举锁定胜利。邱总,”龙行键出于尊重,一般仍称呼邱本为邱总,“战争的规模太大啦,后勤供应的压力日甚一日,我们这些高级将领不能不体谅陛下和首相府诸公的难处。就这样,你组织形成一个完整的方案报帝都。第6集团军准备好即可行动,先跨越内格罗河再说。”如此重大的决策南方军内部竟然没有开过一次正式的会议,只是司令官和参谋长一次无记录的交谈就确定下来。不能不说是战争史上的奇观。在邱本眼里,龙行键一如既往的轻松笃定,“前年我还为强渡伊洛江费脑筋,转眼就考虑渡兰斯国的第一大江了。6集是我指挥过的老部队,郎衡战役和齐宗战役打得都很好,这回打卡尔卡通也不错,明天我去看看他们,顺便检查一下渡河的准备情况。”

邱本上将离开司令官办公室后感到了一丝不安。他在每晚十时给总参的例行汇报中将龙行键元帅的战役设想报告了老上司崔煜元帅。并说具体计划正在制定中,不日将上报大本营。


在帝国陆军现役的十八个野战集团军中,第6集团军是极为优秀的一个集团军。该部队自内战爆发即恶战不断,除了未参加北线对罗卑的战役外,几乎无役不从,而且扮演的都是关键角色。齐宗战役的胜利,该集团军居功甚伟,十七个团队获得集体荣誉,军旗猎猎,书写的都是鲜血染红的荣光。

第6集团军对龙行键元帅有着深厚的感情,这个集团军的主要将领几乎都在龙行键指挥下打过仗,军人有军人的价值观,他们在爱国、奉献的旗帜下一样渴望荣誉和财富。能够带他们获得荣誉和财富的统帅自然得到他们的拥护。对兰斯的战争以来,第6集团军的大部分将领因战功获得了勋章和晋级晋衔。黑旗军在龙行键的统帅下远征宋巴,第6集团军的将领们深为羡慕,私下多次议论和表达了渴望回到龙帅麾下作战的意思。当组建南方军,总参计算南方军承担的任务后决定增兵南方军后,第6集团军高层立即通过关系向总参及陆军部表达了愿意到南方作战的要求。时值黄旗军部队担负牵制牵牛谷和碎星渊一带敌人的任务,兵力富裕,或者说有些浪费,遂决定调第6集团军南下。出发之前根据即将承担的任务,对第6集团军的兵力编成进行了调整,将第8山地军调出,作为青旗军的预备兵力,加入了原黑旗军的第19装甲军和第9摩托化步兵军。考虑到南方战役对装甲部队的需求,将齐宗战役时临时配备的第18装甲师正式编入了第9摩步军。19军和9军自然欢呼雀跃,但同为北征了罗卑的龙集群部队,16装甲军表示了强烈的不满。铁大钺中将给龙行键写信,请求老长官对部队一视同仁,搞得龙行键哭笑不得。其实,第6集团军的重新编组,远在宋巴的龙行键正忙于细化莱昂战役,根本未曾过问,现在铁大钺将了他一军,龙行键专门给崔煜打了电话,既然南方军要增加二个集团军,希望总长在第二个集团军中给16军留一个位置,北线仍在山地血战,装甲军实在有些浪费。崔煜当即同意,将16军编入正在集结整训的18集团军中,这场官司才以铁中将的胜诉告终。

第6集团军海运卡玛,没赶上对卡玛军的征服,却赶上了对兰斯的关键一仗,机械化程度极高的第6集团军在龙行键的直接指挥下和第10集团军一起完成了卡尔卡通的大包围战,重新找回了酣畅淋漓的进攻感觉。

至1020年7月底,第6集团军是全军最大的野战集团军,也是全军摩托化程度最高的集团军。集团军司令官,乔木银星上将,副司令官长孙宏金星中将,参谋长卫健民金星中将,参谋主任张再兴金星少将。辖6个军26个师:第4步兵军,军长司马诚银星中将,辖9、277、298、303四个师。第30山地军,军长麦荣邦金星中将,辖267、201、203、112四个师。第51步兵军,军长岳盛英金星中将,辖27、139、309、86四个师。第14装甲军,军长石泽伟金星中将,辖24装、10装、21摩步、50摩步师四个师。第19装甲军,军长郭亮金星中将,辖37装、38装、103摩步、105摩步四个师。第9摩步军,军长杜伯庆金星中将,辖18装、133、134、166摩步四个师。集团军直辖独立火箭炮兵第7师,独立榴弹炮兵第15师和若干独立工兵分队。7月30日的兵力为423498人。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第4军,第30军番号虽然为步兵军,实际已经摩托化了,大本营在部队撤下昆雅山区的阵地后即给这两个军配备了大量的汽车、摩托车和驾驶兵,原来畜力牵引火炮完全成为机械牵引,大量骡马被替换下来。到宋巴后,再次得到缴获兰斯人的机械装备,特别是车辆,使这两个传统的步兵军转变为摩托化军。

从这个编制表中可以看出第6集团军和龙行键的渊源。从集团军指挥机构到所属各军主官,几乎都是龙行键旧部,对他们年轻的统帅有着比其他部队更深的感情。

龙行键抵达6集视察,自然受到6集部队的热烈欢迎。6集司令官乔木上将曾是龙行键任黄旗军司令官的参谋长,当时龙行键兼任6集司令,是龙行键推荐乔木出任6集司令官的,由战略区的幕僚长出任野战集团军的司令官在神华军也算异数,乔木内心把自己绑在了龙行键战车之上,这次回到老长官麾下作战,乔木满心欢喜,龙行键的身体状况乔木已经打听的清清楚楚,司令官一来,乔木立即接进了6集司令部,在向龙行键汇报了集群状况和战役准备情况后,龙行键细致询问了部队的物资供应情况,在龙行键心里,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掠夺占领区。负责供应的副司令官长孙宏条理清晰地将主要物资的供应储备情况对老长官做了汇报。“主要是油料相对紧张,又难以就地收集,部队严格了定额配给,目前已储备了够450公里行进的油料,强渡内格罗河没有问题。”

“嗯,我也注意到这个问题,8月份物资清单里燃油的比例提高了15%,应当可以解决。”龙行键对长孙宏的汇报感到满意。一个集团军,而且是编制如此庞大的集团军,每日的物资消耗林林总总,管好诚属不宜。“长孙将军,你的业务能力可比原来强多了。”龙行键微笑着说,当初组建龙师,长孙跟高鹏是大本营派来的二位军官,现在都担当重任了。

“那都是司令的教诲。”

“别这样说。我对后勤关心不够,属于说起来重要,忙起来次要。搞后勤的官兵们居功至伟,奖励要完全和一线部队一样,这条规矩要立起来。”

“是”乔木回答,“司令,集团军的情况您是清楚的,部队精神好,士气高,您指哪儿我们打哪儿,没有6集完不成的任务。这两天天气变化无常,雷阵雨不断,下面就不要去了,”乔木看看跟在龙行键身后的苏洁,在郎衡战役时期就认识了,“别让苏医生担心,我可怕苏医生背后骂我。”

“胡说,”龙行键笑道,“你将我看成什么人了?官僚?6集来南线,我还没有看过,岂能不走走部队?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跟士兵一起吃饭了。离司令部最近的部队是哪一支?”

“4军。”

“好,我们看看司马去。”已经身居高位的龙行键骨子里仍渴望着沉下去,看看最基层的部队,和士兵们一起吃饭,听听他们的声音,但他没有意识到,这种经历越来越少了。

“司令,今天是您三十岁生日,集团军准备了一个宴会------”

“哦?我自己也记不得了。生日年年有,也没什么稀罕。战争时期,搞什么宴会嘛。还是下去踏实些。”龙行键对大家表示了谢意,坚持下去看看。

指挥车向4军驻地开去,路过一个野战机场,旁边有一排树林,树林边是整齐的军用帐篷。

“哪支部队?”龙行键问同车的乔木。乔木也搞不清楚,“应当是4军的部队,我去问一下。”这事当然用不着集团军司令亲自问,早有参谋飞跑着将部队长叫来了,中校军官面对一大群将星闪耀的大官,稍有点慌张,“第4军工兵团团长文林刚中校报道,请首长指示!”

“文林刚?”龙行键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我们肯定见过,嗯,让我想想,对,你爱人是周峰的同学,对吧?叫什么来着?”

“刘丽。”

“对了,刘丽。周峰曾请我在他家吃饭,他的同学都在。你们是在湖光认识的,对吧?你也是13军的老兵了,强渡皮茨河你立过功,对吧?工兵,我们马上要渡内格罗河了,据说比伊洛江还大,有没有把握?”

文林刚兴奋的满脸通红,他惊异元帅竟然记得他这样的小人物。“报告元帅,内格罗河比伊洛江宽,但比伊洛江好过。请元帅放心,我们一定在规定时间内架好桥。”

“很实在的回答。你爱人好吗?鼎湖是个好地方啊。周峰也来前线了,哦,你和他不熟。很快就打败兰斯了,我会再回湖光的。祝你顺利。”龙行键微笑着跟中校握手,摄影记者立即抓拍下二人握手的镜头。

“走吧,到司马那里吃午饭,附近的军长能不能赶过来?不行就算了。”龙行键回到指挥车,面对闻讯跑来的工兵团官兵,认真地向他们敬了个军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