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实它很乖的,只要是在房间内一定不会随意拉尿,照片中它已经涂白沫了,只不过我为它擦干净了,我很舍不得它,我想今夜我会一直守候在它的旁边。


大概三个月之前,处于对藏獒这种“神犬”的好奇,外加全家人对于狗也有着一种非同寻常般的好感,并且父母也都为商人,很相信藏獒所具备的那种辟邪信念,索性全家人一同去花鸟鱼市场(哈尔滨地区最大的宠物买卖场所)有意将其购买饲养,我想每一个买狗的人都会对他未来的伙伴产生一种天生的感触,我家的藏獒(确切说应当是我父亲的)“大黑”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同我们一家人走到了一起。


藏獒的一生只认一个主人,它被藏民视为保护神看待,民间就曾有“九犬成一獒”的迷信说法,虽然没有什么科学成分,但至少能看出藏獒这种与众不同的犬种在同类中所具有的独特地位,我们全家人去买狗自然而然不会买那种成犬,一个是难以驯服,更主要的一点是在于成犬,尤其是藏獒很难同它的新主人建立起深厚的感情,我想“藏獒的一生只认一个主人”的说法至少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买幼犬会是每一个饲养者最理想的选择,当我们去挑选我们中意的藏獒时,我想这就是缘分,何况父母很相信这种缘分所带来的某种默契,当我们步入饲养场所时“大黑”在众多鼾睡的伙伴中第一个站了起来,也许是一种本性的语言传递,也许是对于我们的一种视好,也可能是一种排斥般的怒吼,但只有它是那样与众不同出类拔萃,父亲不加思索般的以八千元的价钱选择了它,这种选择大有一种“赌博”般的味道,它匆匆忙忙的随我们步入了它所陌生的人类社会,也匆匆忙忙的踏上了它更为陌生的“死亡之路”。


藏獒生长于山区野外,更多为西藏牧民们提供保护看家护院,因为它的忠诚它的强悍,我们也深知它不适于成长于市内那样喧杂的闹市,如果有好的条件应该为它提供宽阔的场所,当然这是在我们考虑范围之内的,因为从商的缘故家里在郊区有一工厂,父亲就打算将它饲养在那里,但是现在的它实在是过于幼小,全家人不忍心让它于炎热的夏日在条件相对较差的郊区生活,看着它憨厚可居的样子便将它留在了身边,吃什么买起来也方便,家里有空调肯定要比外面凉爽的多,最主要的一点我们都很喜欢它,舍不得它刚刚回家就寄宿在外,也正是因为我们的无知我们的溺爱,无形中把这个小小的生命送上了一去不复返的旅途。


我们给它起名字叫“大黑”,名如其形。。。他混身黑色獒毛,再就是希望它能茁壮的成长,但是事实却在事与愿违的困境中发展,在这里我也必须要说明一个“无耻”的事实,那就是在我们购买藏獒时,卖狗者为了让购买者都有一种相信“缘分”的特有心理,在众多卖品中会挑选一只“幸运儿”为它打下兴奋剂,这样一来它自然而然会在众多伙伴中与众不同,也容易博得购买者的青睬看好(比如说我们全家),这种逆反于自然并且违背天理的“无耻”作为不仅仅是伤害消费者的利益,更多更致命的伤害则是那个天性无辜的幼小生命,也许不是所有的卖狗人都会这么做,因为有人性的毕竟占据多数,但总是有那么一小部分败类会做出这种为牟利而不择手段的可耻行为,全家人不清楚这种作为是否是它病因的起兆,但是医院的结论是它在购买时就已经有了病因,卖狗人之所以选中它很可能因为它本身虚弱,为了近早处理就打了兴奋剂卖给了我们,如果死在他的手里或者说告诉购买者它有病,可能他一分钱都不会赚到或者卖不到八千元的价位,所以他对于我们全家隐瞒了一切。


在购买不到半个月后“大黑”出现不良反应(其实买回来3天就突然不好动了,只不过现在更为明显),当时家人并没有在意以为是新环境所产生的陌生感触而导致心情焦躁,但是后来几天发现它似乎越来越不像刚开始那般活泼、那般好动了,这时我们想到它是得病了,急忙拿到宠物医院去,结果那家医院只是告诫我们它的病不过是小病,吃点消炎去火的药就没问题了,想好的快就打针,还彻底。。我们确实没有怠慢,生怕打针不彻底就选择了打点滴,打了两天就结束了,它的打点滴期间,看上去状态一直挺好的也很老实很听话,但是谁知道他的状态低迷、老实、听话是因为它得了一种对于狗来说非常致命的疾病-肝腹水,过了很多天我们发现病情越来越恶化,而且抱它的时候发现肚子似乎有点发大,何况这些日子它根本不吃什么东西光喝水,怎么可能光肚子发大呢?父亲联系了熟悉的人介绍了一家更为专业更为正规的宠物医院,据说在哈尔滨他家算是最具实力的了,病因“肝腹水”,卖狗人打过“兴奋剂”也都是经过他们治疗后发现确诊的,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医生告诉我们“治的太晚了,如果早治疗几天或许还有救。”,而且我们后来才知道对于狗来说,“肝腹水”对于狗的威胁丝毫不亚于“癌症”对于人类的威胁,何况就是人得了“肝腹水”倘若延误治疗也会危急生命的,医生说他们会尽量治疗,如果打两天点滴它还不出现好转就说明它没有治疗的希望了,我们全家人把希望寄托在这两天之上,可惜的是。。我们等来的仍旧是一场恶讯,医生告诫我们不要再寄托什么希望,很负责的和我们说“如果现在他还想让我们花钱治疗的话,他完全可以告诉我们它还有治疗希望,但是他心理明白我们是熟人的朋友,而且深知我购买就曾经被欺骗过,他决定停止药物治疗。”,母亲并不忍心那样做,她认为停止治疗才是一种真正至它于死地的行为,在医生决定停止药物治疗后的三天里,母亲仍旧抱着奄奄一息的它去医院打针吃药,花钱是次要的。。我们只是希望能挽救一个仅仅流落于世间三个月的幼小生命,虽然它仅仅是一条在多数人看来死而无念的“小狗”。


今天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睡,我的心情非常烦躁,因为之前我为全家人出了一个非常“可恨”的主意,那就是再次将它送到宠物医院让它接受安乐死注射,它每天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里吐着白沫并且腿还在不停的抽搐,我不忍心看它的眼睛,因为你每次望过去它的那种无助都会让你感到无比心痛,而且这种心痛更是一种内疚一种负罪般的体味,母亲喂它肉时它不吃,母亲回过头对我说“看它可怜巴巴的样子就让人感到难受,卖狗的肯定不会喂它吃肉,你说它到咱家连肉都没吃过,可能它一辈子都没吃过一次肉。”,听了这话我心里就好像瞬间筑起了一堵高墙,让我无处发泄这种悲哀,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很想大哭一场,但是想到自己是一个男孩就不觉得感到耻笑自己-我不该为一只狗而落泪,这不值得。。但是今天也就是现在,我的眼睛仍旧充满了泪丝,这种压抑不是来自于感情,更多的是一种反思,一种为人类无知作为而感到耻辱的反思。


它是上天赐于世间的财富,它本不属于任何人,起码不属于它所处环境之外的任何空间,它本应属于自然成长于自然,但是充满好奇心的投机者却为了自己的私人利益去破坏它去毁灭它,更有着像我们全家人一样的利益给予者去满足他们应付他们,有得便有失。。投机者得到了金钱的利益、我们得到了虚荣心上的满足,这一切的一切却破坏了大自然的某种生活规律,更是让一些无辜的生命匆匆流逝于世间,正如我们家的“伙伴”一样,也许日后我对每一个人说起它可能都想当然的以为它是一头雄壮、巨大、肃穆、忠诚的神犬“藏獒”,但是谁又能想到它却是一个仅仅只有三个月大的孩子,它甚至不知道肉的滋味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更不知道它的家乡是在西藏那片美丽而广阔的天地,我想我以后不会再去养那些我曾经所中意过的宠物了,因为我明白它们不属于我,更不属于那些不了解它们的“主人”,如果有一天,确切的说是有招一日我有能力也有这个资本去做些什么的时候,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弥补这给予我身心无比创伤的过失,也许它的生命我无法挽救也没有能力去挽救,但是我相信我会让更多的它活下去并且活的更好,今夜难以入眠。。因为明早就会有朋友来接它去宠物医院接受安乐注射,全家人没有谁愿意去面对那样一个现实,因为父亲、母亲、包括我在内都有着一种别人难以体验的内疚感,我明天还要比赛,并且是决赛阶段,我真的是不想去了,我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我没有地方去宣泄我的不满,也不会有人在意我这个无知少年的感慨,安乐死注射是由我最先想起的,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一个“谋杀者”般那样无耻,我想会有很多人骂我,甚至我的全家,他们会说我们这是一种装逼的行为,有钱不去资助灾区却拿来买一些不实用的东西,也可能有人会说你发贴就是引来大家群起而攻之的,我们得到心灵上的谴责是罪有应得,我想你们说的都没错,我们当时买獒的心理确实没有挂念灾区人民仍旧处于苦难之中,我发贴也想到了会有报不平的人指责谩骂,我写这些不仅仅是一种内心的宣泄,更多的是希望大家重视起这样类似的事情,哪怕以我为反例也好、视我为错案的印证也罢,只要有更多的人能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就会避免更多像我们一样再次造成可悲的事实。


我想当大家看到这个贴的时候,我们家的“大黑”已经离开了这里,我希望它转世后一定还要是藏獒,只不过不要再来到罪恶的都市,你是活佛的坐骑,回归那海拔千米以上真正属于你的地方,为那些勤劳善良的藏民们好好看家护院,我们不会再去打搅你们,起码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再去打搅你们。。。


-写于2008年8月2日凌晨2点

本文内容于 2008-8-2 2:46:50 被国军P-40战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