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三十.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size][/URL] 1. 在南京的地下,一个组织很快成立。这就是南京地下义勇军。他们到底有几支?谁也说不清。但是,有一支非常杰出的一支是又前国军少将赵铁生率领的那支。 这支人马有四十七人,除开那三个川军的赵铁生前部下外,都是曾经在狙击队里呆过的人。他们大多没有通过最后阶段前的考核,就没有进入生死关便被刷下来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在南京的地下,一个组织很快成立。这就是南京地下义勇军。他们到底有几支?谁也说不清。但是,有一支非常杰出的一支是又前国军少将赵铁生率领的那支。

这支人马有四十七人,除开那三个川军的赵铁生前部下外,都是曾经在狙击队里呆过的人。他们大多没有通过最后阶段前的考核,就没有进入生死关便被刷下来的,他们的本事自然不如赵铁生,但是也远胜其他的国军特种兵。自然,他们的单兵素质还远在一般的日军之上。

现在,他们集中在一起了,按照过去的军阶,他们中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最高也只有一个上校,而赵铁生却是国军的少将。于是,这支队伍的领导权就毫无疑问地落在了不论是武功还是射击还是军阶都是他们四十七人最高的赵铁生的身上。而且,仅仅论相貌,这个上过高级中学的赵铁生也显得儒雅不凡,英姿勃发,而其他的人虽然也铁骨铮铮,但是雄伟之气毕竟还是逊色了一些的。

这队人马在南京城里,开始是以日军的那个小队的身份出现的。但是,赵铁生说,日军的编制严谨,很快就会穿帮。一味地化装成一股日军的模样是不能持久地猎杀日军的。最好的法子是这四十七个人在一起商议商议,看采取何种样的战略战术来打击敌人和保全自己。

最后的决定,小分队化整为零,按照四个人一个建制的原则,把四十七人分成了十个小组,而剩下的七个人就被安置在东郊的伊村饭店。这个饭店人来人往,几乎是当时世外桃源。因为日本人迷信风水,他们在南京进行举世罕见的大屠杀的同时,在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放假的方式进行的,到了后来,屠杀变成了整个南京派遣军的战争机器的行为了。屠杀还进一步升级。尽管这样,他们在找了来自日本的占卜测定风水的时候,风水师说在南京那里都可以是日本人的战场,就是总统府也是没有顾忌的。但是,有一处龙眼,那可千万碰不得,那个地方就是位于美国租界边缘的伊村饭店一带。

于是,已经目睹了这场暴行的小分队成员,他们要在组织建立后的第一次会议了。会议在伊村饭店举行。他们先是规定了必要的纪律和联络方式等技术层面的东西,接下来,他们对他们在南京的做为的方式和规模和宗旨展开了讨论。

他们有的人说我们的人死伤太惨,我们的妇女受辱太重。我们要报复,要用同态的报复。在那些日本占领的地方,对他们的侨民也施以同样的手段的报复。秘密地杀点他们的侨民,尽管我们的人数很少,不能展开大举的强奸行为,也要把他们的女人剥光衣服、尽情地摧残和虐待。这样,才可以稍微解除一点南京这样打血案的一股怨气。

在众人的七嘴八舌的时候,赵铁生独不发言。他认真死倾听着,记录着。而他们的意见却是越来越统一了,就是要进行一场对等的报复,最好在有机会的用飞机在东京实施空袭。但是,听见他们的话是越来越的废话和空话的时候,就打断了话头。说到:

“要报仇!那是一定的。但是,我们要建立在现在所拥有的条件下。我们不要忘记了,现在的南京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一个孤岛,所有的消息都被日军封锁了。而在全世界的眼睛里看见的只有这个小小的伊村饭店一带是和平的和安定的。这其实是日本人的阴谋,是他们麻痹世界舆论的手段。”赵铁生说到这里,顿一顿,然后说:……

2.

赵铁生说到:

“我们现在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南京真相向全世界进行揭露。我们要揭露这个真相,第一件事就是要搜集证据。我们要由充足的证据才可以说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在这个任务完成后,更加艰巨和危险的工作就是把这些证据运送到可以为我们向全世界揭露日军罪行的媒体人员那里。而那些媒体的人员还要由一颗善良的、正直的心以及大无畏的胆魄。另外,更要紧的是他得是关切和同情我们国家和我们人们的一个和日本有密切关系而可以获得特权的国家的人员。是不是新闻人员倒不要紧。因为现在日军对新闻人员看管得很严,我们看是不是可以找一些宗教界的人帮我们把证据传送出去呢?当然,在证据传送出去后,我们就要立即展开对日军的报复,我们要坚决地打击他们的军心和士气,要他们知道,中国人并没有放弃抵抗,我们的精神并没有因此垮掉。杀几个人是小事,重要的是要日军胆寒和畏惧潜伏在中国人中的力量。”

赵铁生说的话赢得所有人的赞同。他们纷纷点头称是,在内心认为,这个赵铁生果然是国军的少将,见解就是比我们这些人高明啊。其实,赵铁生的看法是在他这段时间和日军上层打交道后后才形成的,和他在国军的少将的生涯无关的。

要说到搜集证据了。一个少校说:

“将军阁下,我的家就在南京。我是南京警备部队送到狙击队培养的,我不才,没有学出来。但是,在搜集证据上,我算是南京的活地图。”

赵铁生打眼一看,这个人是一个姓楚的警备部队的军官。他的枪法也是很优秀的,只是体能稍逊才被狙击队淘汰的。而他对这个姓楚的军官示意,让他继续说下去,他就继续说到:

“我们一方面要自己动手去照相,另一方面,要去那些为日军冲洗照片的相馆打主意。那里有很多一般的日本兵自己拍摄拿去冲洗放大的胶卷。我们派人去偷出来,或是找他们老板复制一套。这样,我们的证据就可以土破这几天的时间限制,而把时间提前到屠杀的前后全方位了。而且,日军士兵的人数众多,他们的眼睛可以发现和拍摄我们看不见的情景噩耗情形。”

“很好,楚营长说得很好。我们就这样做,按照楚营长的法子,我们现在就开始出去搜集证据。”赵铁生命令道。

赵铁生自己手里就有三个胶卷的证据。于是,他们四个人就向南京的南郊,在他们商议好的分工的地域开始了他们的证据搜集工作。证据搜集是很艰苦和危险的。因为日军的巡逻队是不时地开着铁甲车穿梭。而步行的巡逻队也是非常多的。日本人扛着三八大盖,嘴角别着,好像他们是这个城市的主宰一样。他们的铁蹄可以把南京的一切都可以跺为齑粉的。

这天已经是一九三七年的十二月十六日了。南京的日军的放假按理已经结束了。但是,尽管派遣军华东总司令下令要南京派遣军恢复南京的秩序,但是南京的却成为了一架可怕的地狱绞肉机,已经不能自动地停止下来了。就是松井石根的命令也不能马上起到效果。日军的屠杀机器已经疯狂了。

证据的搜集非常地顺利,在各个地方偷拍的胶卷已经有了十五个之多了。而在各地相馆里偷来的胶片也有不少。这些照片在赵铁生他们看来,几乎是可以说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的了。而他们看见这些照片,小分队的四十多人的眼睛就会流下殷红的眼泪来。被杀头、焚烧的、强奸的、轮奸的、被更加残酷地其他方式地凌辱的和虐杀的,不一而足,看得赵铁生和他的战友眼睛里全是血。

3.

但是,赵铁生的证据搜集也并非就是天衣无缝的,他们的举动被一股日军给盯上了。反应敏感的日军立即认识到,在南京还有一支地下力量在和他们作对。而且这支地下力量他们搜集日军在南京的暴行的照片,就是用脚趾头也可以想得明白是会用来在将来的国际社会进行控诉的证据。

于是,这股日军把他们的发现向日军的特高科进行了报告。特高科立刻意识到这是一起严重的地下抗日行为。于是,为了保持他们军心和士气,日军的特高科出动,要和他们目前还不知道的那支南京地下抗日武装进行一场斗智斗勇的绞杀与反绞杀的战役。

在日军发觉这次证据搜集的动作的时候,赵铁生他们的证据搜集也完成了。他们一共搜集了三十多个被剪辑好的比较完整记录日军在南京暴行的胶卷。照片上千张。而这个时候,南京外面的风声已经鹤唳。没有法子,赵铁生只好把胶卷潜藏在一个很是显眼的又很隐秘的煮饭的锅子的夹层了。要是日军发现了,就把锅子方火炉上,证据就会顷刻化为乌有。而日军往往不会对那些可能接触火的地下感兴趣的,谁都知道胶卷是易燃品,是不和火发生任何关系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赵铁生反奇正而为,使得好几次有惊无险的搜查都被躲过。

但是,到底谁才是最可信赖的神父呢?赵铁生他们的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于是,又化妆成巡逻的日军模样的赵铁生等人出没在一座意大利的教堂附近。他们根据一些线人的说法,在这座意大利的教堂里,有一个叫展若望的教士对中国很同情,也是一个拥有特权的轴心国的神职人员。日军对德国和意大利的人还是很给面子的。尤其是神职人员,他们完全不相信意大利的神职人员会和中国的军事人员勾结来破坏大日本的圣战,也同时是破坏意大利和德国发起的人种改良大战。

赵铁生带领的小分队在他们已经侦查妥当绝对是日军巡逻的间隙的时候开到了教堂。他们这样就不会和真的日军巡逻队放生穿帮的事故。于是,小分队的安全才有保障。他们的这支小分队是确实有日军番号的,但是那支真的有番号的小队是被赵铁生他们放翻后由赵铁生他们假冒的。他们也不知道被放翻的那个小队的很多情况,于是他们也不敢过多地穿着他们军装去招摇。

在确定安全后,赵铁生决定要考研一下这个神父,看他在暴力下是不是可以继续坚持他的真理。于是,在教堂做弥撒的时候,门被粗暴地撞开了。赵铁生用很标准的山梨县的英语大声喊道:

“中国人站出来,男人左边、女人右边,站好,靠墙,受手放在头上。”

而这个时候,正在台上做弥撒的神父下来了。他怒不可遏,对赵铁生吼叫到:

“逆教徒,你们是一群土匪,你想在我们意大利的教堂捉走我们的教民,我们的神决定不会饶过你们的。天主啊,请你看看这些无知的人、这些可怜的灵魂吧。”

赵铁生还想继续考验这个神父是不是真的很坚贞,就命他的手下把这个神父押着进入了教堂的后屋。他们在后屋才好跟这个神父说胶卷的事情。神父一路大骂着,在赵铁生他们假冒的卫队强迫着,一路向教堂的后屋走去。

赵铁生从腰间抽出指挥刀来,往空中一抡,而那个神父的眼睛也没有眨巴一下,只是冷笑着说:

“你要解脱我啊,我很感谢你,我就要和上帝同在了。”

但是,赵铁生的军刀在空中只是一道弧线,就重新收回刀鞘中去了。他亲自给神父解掉捆绑他的绳索,很恭谨地说到:

“神父,我们不是日军,我们是中国抗日地下义勇军的成员,我们搜集了很多的胶卷,准备找一个靠得住的人带出去,向全世界揭露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也揭穿他们目前在全世界的欺骗性宣传。”

神父的眼睛鼓得大大的,他最后还是相信了这些人的说法。他问道:“胶卷呢?”

4.

“哦,胶卷,我们可不敢随便带在身上,我们会在合适的时候给你送过来,神父,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国啊?”

“就在后天,我们的军舰会在下关来接我们这些神职人员回国。罗马教皇认为南京太过混乱,已经不适合在这里从事在、任何的宗教的行为了。我要走了,我只是舍不得这些孩子。”神父的眼睛很深情地注视着那些正在虔诚祷告的中国人,中国的难民。他们暂时是安全的,但是假如神父离开了呢?他们还会安全吗?

赵铁生他们回去开始思考如何在最后的一个阶段圆满地突破日本特高科的绞杀战略。他们的思路全都飞速地运转着。一个个方案被提出来又被否定。

而还是那个姓楚的少校说:

“我们这样,你们看行不?我们就秘密地找一批记者。而日本人的注意力目前全在记者身上,我们也把一批胶卷,自然是我们在南京的那些红灯区啊、风景区啊拍摄的毫无价值的胶卷,数量也是三十多个。我们要很秘密地派人交给那些记者。我们把胶卷弄得是密封的,要是打开就会曝光的样子。而现在的记者已经没有药水和地方给他们冲洗胶卷了。他们就会以为那些胶卷是记录日军暴行从而警惕。因此那些日本人就会因为那些记者的躲闪而认为他们的猜想是对。孙子兵法说善战者善于因势利导,我们现在就要利用日军的这个心理去钻他们的空子。”

赵铁生觉得这个少校的话很好。同时,他已经是两次提出很高明的主意的,就提议他做地下军的副指挥。那些上校和中校也同意了。楚少校现在是楚副队长了,他可是毕业于花旗国西点军校的高材生。可惜,国军重视黄埔,不重视西点。而赵铁生还不知道,那个日军的大平正夫就正好是这个楚秋生的同班同学。楚秋生也不知道,他的日本朋友大平正夫也是赵铁生的朋友,而他现在已经是日军华东派遣军总司令部的作战科长,军阶也是相当令人骄傲的大佐了。

方案选好了。就要考虑细节了。赵铁生说最好采取了声东击西的法子,让那些记者往机场的方向去,而日军特高科的精力就会在机场那边投入力量。我们在这个时候,就悄悄地潜伏起来,只派两个人去给教堂送外卖,就把胶卷夹带进去了。我们马上就去把教堂外的那个小饭铺给打下来,钱要给他,叫老板儿有好远走好远。

在一九三八年一月中旬的时候,经过很久的搜集和预备,赵铁生他们的三十卷胶卷就要运送出去了。而这个时候,化装成难民的一个上尉在街头突然遭遇了他的一个幸免的同乡。这个同乡是一个女子,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他在这个时候是男装打扮,脸上满是烟灰。她认出她的同乡后,那个同乡就请她一起他们居住的饭馆看看。这个上尉想,明天我们就要搬迁了,这个地方也就不必保密了,给她看看也不错。

这个女子真是勤快,她看见在一个角落有一口铁锅,就把它端过来,准备用它烧热水洗脸。火升起来了,而在锅底却传出来一种异样的气味。这个时候,这个上尉大叫一声:

“不好,完了!”

那铁锅正是在夹层里方胶卷的那个锅子,放在那个嘎达是谁也没有用它的意思的。今天,上尉高兴,在地狱看见老乡,自然高兴,谁知道,竟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