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游戏(之三十五)李明博的找死和日本的需要中国

(前文请看我{10月}的旧贴)



六十九



所以在这个微妙的,但所有明眼人都心知肚明的情型下,李明博跑来撞枪口,真是找死,而且死得很难看。本来,韩国的经济能够从亚洲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完全依赖于与中国的经济密切化。一个聪明的做法是,复兴韩国自身的中华文化传统,重新普及汉字,利用同文同种的优势,象香港,台湾和新加坡一样,在中国经济中抢占先机,不要挑起无聊的文化,历史和领土争执,比如高句丽古文化归属,吉林延边和长白山这些已经不是问题的问题,利用中国社会里仍然遗留的反日情绪,在和日本,美国,欧洲争夺中国市场份额上,抢个头彩。 反观日本,从来就不会在文化上同中国争吵,而且实实在在的承认日本文化的70%来源于中国文化。而且在明治维新后,日本知识界用汉字为基础,引进的西方新思想和新词汇,都几乎全部被中国接受,如果日本有韩国那样心态的话,恐怕虚荣心要膨胀到九霄云外了。


韩国本来靠其华丽包装,但却缺乏内涵的泡沫电视剧为其产品的销售打开了一个不错的局面。这些电视剧在低级趣味的粗俗文化里,创造了成功的商业文化市场,为整个韩国产品系列起到很好的推销作用。为什么韩国的电视剧在内涵上一般,但商业上却很成功呢?因为这些电视剧的故事完全满足了生活无聊的中产阶级家庭主妇的意淫梦,而这些主妇(香港人则叫师奶)又是消费品市场的主要生力军和话事人。基本上韩国剧的中心,就是一个楚楚可怜的灰姑娘如何把韩国仅有的几位大财阀的继承人之一,收倒在石榴裙下。这些又富有,又长得帅,又聪明,又有同情心的王子们,完全不像真实世界里的此类人物,忙着做潇洒的花花公子,在二流明星,模特和选美小姐之间左拥右抱,反而要对灰姑娘一片真情,不弃不舍,几棒子都打不走。当然还要加上一个宝钗之类的表妹情敌出来挖陷阱,下绊马索。再加一个对灰姑娘死心塌地的大傻冒,一旦剧情需要她眼瞎耳聋,身上到处长癌症的时候,这个灰姑娘的人体器官备用库大傻冒,就可以很煽情的去死,然后把他的眼角膜,肝了,肾了之类,为她做器官移植。


中国的俗文化中确实缺乏为女人量身定做的意淫故事,但就很多为男人而编的自慰戏。比如说黄梅戏中的女驸马和天仙配都是此类。私定终身后花园,落难公子中状元,是当然的老套。但是你个破书生,不光有个美如天仙的富家小姐喜欢,还可以帮你做高考枪手,射个状元冠军回来,也许顺带还帮你娶个公主当二奶,你说爽不爽。天仙配上无德无才兼无能的董永,混到要卖身做三年长工,居然有个真正的天仙妹妹死活要嫁他,小仙术一施,三年变三天,真是令天下没有出息的男人们梦中都要流出口水来。现代金庸笔下的韦小宝也是桃花遍地,不管你是姑姑,姨姨,姐姐,妹妹,小泼皮是老少咸宜,大小通吃,难怪中国男人个个对其着迷,要少学韦小子,老学杨大倌。


可惜的是韩国人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文化上应该怎样给自己定位,成日家弄些让人笑破肚皮的新考古发现。在科技上,韩国更是夹在中国和日本之间。据韩国东亚发展中心的报告,中国的科技能力已经是韩国的95%,在近年内应该会超过韩国,使东亚科技日韩中的格局变成日中韩,估计会对韩国的经济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产生重大影响。




七十


这大概是韩国对中国恐惧的最大因素,也是韩国人对中国人态度由好转坏的主要原因。对中国经济的绝对依赖,加上对未来缺乏信心,使韩国新政府企图靠疏远中国,亲近美国令其经济多样化。而李明博政府的韩美自由贸易协定,就是这个步骤的一个主攻方向。但可惜的是,美国经济陷入衰退,不一定会为韩国的出口贸易带来短期的效果,而为达到这个目的,韩国首先要开放自己的农产品市场,令美国牛肉可以无阻拦的横扫韩国,从而导致为保护农民而兴起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相对于日本,在保护本国农民,但又不得不进口美国稻米的情况下,就处理得比较好。日本基本上是买了美国米,然后放在仓库里烂,而防止冲击自己的稻米生产。这些米过几年后,就贱价卖给农民当饲料,算是皆大欢喜。只是今年美国的对冲基金把米价炒上了天(也不能怪他们,股市和楼市都被炒焦了,只能在石油和商品市场上斩杀),大多数出米国禁止出口,保护本国利益,而许多象菲律宾等进口国只能干瞪眼,无米可买。最后还是日本征得了美国政府的同意,把准备放烂的米拿些出来为菲律宾救急。因为日本不能将这些米放回市场而影响国际稻米价格,必须美国同意才可以这样做,以保护美国的大米出口商。


本来,李明博的747和他的效法者马英九的623都是拿来忽悠老百姓的。其实李明博想把韩国变成世界第七大经济体,需要将现有GDP从接近1万亿美元翻一番到多于2万亿美元,将现有人均从二万多美元增加到四万,可以与加拿大,意大利和法国等一争长短,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加拿大是得益于世界石油和商品价的飞涨,而意大利和法国有很多高利润的产品,比如说军火等等,是韩国不可能涉足的。而欧洲市场的一体化也为意大利和法国的高档消费品保证了市场,北美贸易协定也使加拿大在美国市场上有很大的便利。韩国没有自己的巨大市场,在高科技上又要和日本,中国,台湾和新加坡竞争,在国际经济高涨的时候,也许可以有些机会,而在美国和欧洲面临衰退,亚洲会经济放缓的情况下,想要放大卫星,在未来的5年内有所作为,好像有些痴人说梦。


而且在他竞选的时候,美国经济已经出现次按问题,以中国经济12%的年增长率,已经把预测下调到9%。而韩国近几年的经济增长大致在4-5%之间,一下要在世界经济困局中一花独放,跳2-3个百分点,似乎有点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味道。当初,韩国陷入亚洲金融危机,主要是大财团胡来,而之后的反弹,韩国已经出现了全民负债,不动产泡沫等日本和美国都经历过的危险情况,现在的政府不实事求是的面对困境,而是为了民主选举蒙骗人民,乱开支票,怕的是不光那个大跃进的747飞机上不了天,搞不好来个经济崩溃,都不出奇。一旦韩国的楼市开爆,情况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


看一下日本的例子,自从1990年开始,日本还没有走出经济萧条近二十年的长路。日本在科技上仍然具有其领先优势,和中国的经济互补性很好。如果能同中国齐心而力,在发展新能源和节能技术上支持中国,其经济的复苏可以和中国经济的下一步发展挂钩,使日本的经济在5-6年后走出萧条。


本文内容于 2008-8-2 10:11:47 被10月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