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 第二章 退兵(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


民兵在刘涛的带领下,正飞奔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他们的时间很紧。早一点赶到,胜利的机率就可能大一些。

在路上休息的时候,刘涛找到张勇好奇的问道:“张勇啊,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呢?你是深藏不露啊。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勇不好意思的说道:“哪有啊,我只是一个无名的小卒。没有营长说的那么好。我说的那些是和你和政委学的。再加上我自己的一点看法。就这样了。”

刘涛拍了张勇一下说道:“小子,你要记住。永远也不要看不起小卒的力量!在战争的天平中,往往一棵小小的稻草就能改变双方的力量对比。越是那些被人们忽略的小人物,在关键时候就越能爆发出神奇的力量。很多的战争中,就是那些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左右了战局。古今中外,有许多的大英雄、大豪杰都是从小人物做起的。”

张勇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营长,你的话我记住了!在战争中,任何一种因素都会影响战局。我们在观察着战争中那些主要因素时,但不能忘了那些潜在的隐患。往往一点小小的疏忽,就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嗯,不错。很好。张勇啊,龙从云,虎从风。加以时日你必定成之为大将!”

马贵走过来笑着说道:“张勇啊,很庆幸你是我们这边的人。。。。。。”

“。。。。。。。”

刘涛没有说错。多少年后,已成为中国上将的张勇在谈起往事时,无不感慨的说道:“要不是老首长当年的教导,我张勇哪有今日啊。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事就是跟了老首长。。。。。。”





中村的部队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这一路的日军现在已是疲惫不堪了。从被打了阻击后,这一段路真是要命了。倒不是对手的进攻,只是他们就像一个鬼魂,不远不近的一直跟着。你快他也快,你慢他也慢。这让每一个日军都感觉背后有一个既神秘又可怕的东西。随时就会来收他们的小命。一想到这些,日军就不寒而栗。

没办法,只好小心翼翼的行军。一队队的斥候前出队伍几百米,仔细的搜索着。行军队伍的两翼,不停的有部队轮流的在路边的山脊上行军。生怕再被给埋伏了。负责断后的日军,更是紧张的要命。一点小小的动静就会拼命的开枪。打着不打着没关系,关键能给自己壮胆。后来,在中村那道谁在乱开枪就砍掉谁的脑袋的命令下,日军这种疯狂的行为才有所收敛。

中村无奈的坐在一张行军床上,满身的尘土和杂草。平日里非常注意军容的他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在反思着这几仗。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套路?眼前的这伙中共军,在一场阻击战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打法完全改变了。从主动伏击到尾随了?他们还有什么阴谋?”

中村百思不得其解,好几次中村设下了几个质量很高的伏击圈。就等着中共军上来了。可是他们就是不上当,好像知道有埋伏似的。中村想出的好多种手段都使不上了。有几次中村命令断后的日军突然杀个回马枪,猛烈的攻击一直尾随自己的这伙中共军。可他们并不交战,一见日军反击,就立马撤退。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中村气得快疯了。真想狠狠的杀过去,好尽快的结束这种近似游戏的战斗,

可一想到先前的那场伏击战,中村就马上打消了这个主意。自己的人马再多,可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啊。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步步为营了。小心小心在小心。

这一路不要说休息了,就是吃饭也没时间啊,谁敢说八路不会再休息和吃饭的时候突然杀出来。部队一路上不停的从行军状态转为作战状态。又从作战状态转为行军状态。不要说士兵了,就连中村都快要崩溃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开阔的地势。中村马上下令部队休息,在这样下去,别说打仗了。就是拖也拖死了。

如果中村知道了尾随他们后面的不过是一个班的兵力,不知他会做何感想。

其实不光日军在恼怒,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民兵也是非常的郁闷。日军的大队人马如此的小心翼翼,尤其是日军断后部队警惕性之高。是他们所料不及的。就连打冷枪的机会都几乎没有。只能在后面监视了。

“班长,这帮小鬼子一路上就像一个大刺猬。我们没法下嘴呀。这下好了。他们休息了。我们摸过去干他一票!”

“去去去,一边去。你傻了,我可没疯。就算小鬼子没什么防备,我们能打吗?一旦被鬼子缠住,随便一支鬼子的队伍就能把我们这几个人冲没。我们只能是有机会就打几枪,没机会就只能监视了。临走时营长怎么交代的,你都忘了?”

这位班长看了看前面日军的营地,咧着嘴笑着说道:“不过嘛。。。。。。给他们几下还是可以的。呵呵。。。。。。你带着其他人先下去吧,我和老李留下。”

“是。我们马上就下去!不过。。。。。。班长,你的笑真淫荡。。。。。。哈哈”

一说完,这个战士马上就窜出去老远,小声的笑着跑掉了。

“你个小兔崽子。。。。。。娘的,算你跑得快。回去再找你算账!老李,你来。。。。。。你笑什么!有你什么事!你还笑!不许笑!听着,你拿着营长给咱们的掷弹筒,给小鬼子几下。往人堆里打!打完咱就走。我看这帮孙子去那找咱们。”

老李的笑容转眼就变成了苦笑。“班长,我可是刚刚学会啊,你的要求太高了吧。”

班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我就知道你老小子是个混子。算了,说什么都晚了。你。。。你尽量打准点吧。”

“嗵”一发榴弹冲出镗口飞向日军阵地。可是弹着点偏了太多,从日军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老李你使那么大劲干什么!”

“又不是我使得劲,是它。”老李指着掷弹筒说道。

“我不管,都一样!再来!你个老小子给我打准点!”

“嗵”又一发榴弹打了出去。这一下比刚才好多了。老李这下找到感觉了,也打上瘾了。又连续打了好几发。“嘿嘿,这玩意比我的哪门土炮好多了。过瘾啊!”

日军的阵地上大乱,正在休息的日军,纷纷的从梦中惊醒。慌乱的进入了作战位置。

“敌袭!敌袭!全体进入作战状态!”

日军的机枪响了,曳光弹拖着火舌在黑暗中四处飞窜。不多时,日军的炮兵也加入进来,向他们认为可以的方位疯狂开火。场面异常的火爆。

随着日军的反击开始,中村的心居然放下来了。“终于来了!可算来了!”

不知怎么的,中村还希望八路快点来。因为他快忍不住了,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总比身后老跟着一个幽灵好吧!这种感觉真不是个滋味。

“敌人在什么方位?有多少人?现在进入到什么地方了?。。。。。。什么?!不知道?你们干什么吃的!一群饭桶!炮兵停止射击。命令前沿马上查明中共军的情况。在敢乱开枪,全按扰乱军心论处。严惩不贷!”

中村在他的临时指挥部咆哮着。他不明白自己麾下的大将、这些帝国优秀的士兵,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这还是那个曾和支那政府军连打三天三夜,而又全歼支那政府军一个军的勇猛部队吗?难道自己和这支部队真的退化了吗?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下属小仓来报。“中共军不知去向。方位大概是我们的来路。卑职请示阁下,是否要追击。”

中村一拳砸在行军床上,大声的叫道:“难道八路就会这招吗?!一群胆小鬼!懦弱的支那人!有本事就和我来一场生死决战!。。。。。。”

小仓在一旁下了一跳,可又不敢再这个时候插话。只能由着中村继续骂街。

大骂了一通,中村的心里好受多了。他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吧,我们地形不熟。在这大晚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管他们了。小仓君,命令部队立刻开拔!全力向柳村前进!如有怠慢者---杀无赦!”

“哈伊!卑职这就去部署。”

日军又出发了,这回可是全速行军。中村是想明白了。与其走一路,防一路。不如不管他。他们跟就跟吧。有本事就吃掉我们。尽快和井上会合才是当务之急。

“班。。。班长,小鬼子是不是疯了?这么玩命的跑。”一个民兵不解的问道。

“谁知道。妈的。这帮孙子被咱们打傻了?耍什么呢?不行,四德子,你赶紧回去找营长报告。叫他们防着点。其他人继续跟着他们。注意距离。”

就这样,敌我双方既不交火,也不对峙。都在全速前进。日军是想尽快的合兵一处,而民兵们不知日军在搞什么,只能在后面监视着。不是他们不想继续骚扰日军,只是没有机会。在这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双方隔着二三百米,一不留意对方拐个弯就不见了。就算勉强打,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那位班长气得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妈的,就算你们这帮孙子是属兔子的。我就不信你们不休息!”

可是又让他失望了,日军好像突然开窍了。每回营地都设的质量很高。都在道路的拐弯处。主力全在路的背面。而防御部队则在路两边的山坡上警戒,日军视野很好,民兵们根本就无法靠近。民兵们想了N多种办法,都失败了。气得那位班长大人直蹦高骂娘。

中村终于得到了一点点的安慰--------他的部队经过了种种的磨难,总算和井上会合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