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30.凇沪计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8月22日,正带着101、106师向南京以东太湖地区运动的包汉文接到了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一向任命,代理第19集团军司令官。

第19集团军正是薛伯凌将军的部队,向念恩这边把南华两个乙种师、一个甲种师近7万人交给民国将领指挥,民国政府就把第19集团军8个师同样是7万多人交到了包汉文手上,并且将第19集团军作为预备队使用。

这其中也有些学问,薛将军的部队和他们的长官一样有傲气,别人来的未必指挥得动。而包汉文在国内可是军中的战神,国内抗击倭人几个大的战役和歼灭战几乎都和他有关。再者这19集团军是蒋先生的嫡系,他可不想拼光了,于是交到包汉文手上就能名正言顺地放到第2线太湖地区。

第19集团军是早早地就等在了凇沪外围,而南华的部队想要向上海集结就不是那么容易,早先由于南京政府的忌讳南华军队要从南京西面200多公里的裕溪口过长江到芜湖然后言铁路分披经过南京东进到指定区域,但随着战事的紧张和民国政府大量机构的向内地转移南京政府又同意了南华的两个师经过南京,并且要大摇大摆地进城接受各界的欢迎。

能从津蒲路南下直接在南京地区过江,又遇上了不错的天气南华的101师和106师就在24日全部从莆口过了长江于下午两点开入南京城。

左右夹道欢迎的市民和政府官员挤满了街道,整个南京可以说是万人空巷,那些热情的女校学生对那些南洋来有良好教育又家境不错的军官特别的热情。婚姻大事还没有解决的包汉文很可惜地没有出现在这里,出于安全问题的考虑包汉文没有随部队现身,而是出现在了南京市南郊的一座法式风格的别墅内。

在这个别墅里白将军、蒋先生正在包汉文商量着上海的事情,而蒋先生虽然从各个渠道得到了不少南华的消息和南华的战略决策,但他始终觉得现在的局面实在有些难以琢磨。

用他在蒋夫人从南华回来并向他叙详细地述了情况之后所说的一句:“乱,真是乱!”

现在的局面确实很乱,别的不说,光说国内的战事。

在西安边防司令部的所属地区是蒋先生担心的地方,算上蒙古伪军足足50万人的倭人军队如何靠着东北军那些新兵蛋子抗击,而且东北军还必须坚固东面从张家口沿平绥路进攻而来的倭人。

再说第2战区和第5战区,为了上海抗战和西安边防司令部防区的战斗,这一次已经将除南华第2重装装甲师外的所有南华部队抽调一空,还几乎将所有的中央军都开向了上海战场,要不是桂军堪能大用、地区洪涝成灾,只怕第5战区根本就抵挡不住倭人的攻击。

现在唯一看起来好一点的就是第2战区和第4战区了,第2战区有八路军在敌后鼓捣,算上兵力还很有优势倒是不必太担心,可问题是若倭人拿掉了西安,那么第2战区将处于3面包围之中,到时候结果也就不用说了。

至于第4战区那基本上全靠着南华在南中国海的海军力量护住的,也是唯一安稳的地方。

要说最担心的就是第3战区了,淞沪地区如今尽是国民政府精锐,蒋先生可不是不知道在上海和鬼子打要吃人家的军舰炮弹,可上海能不守?

只怕中国还没有人敢想把京畿地区和经济核心地区拱手相让的事情,更何况要真是在上海不放一枪走了,只怕被埋了的韩复榘要跳出来喊冤了。

至于南华日子也绝不好过,英国人在倭人输掉了雅蒲海战之后向新加坡和西马莱又增兵了,现在已经至少有包括3万印度仆从军的5万军队支援到了新加坡,另外还有200多架飞机,想到这里老头子就苦笑,颠缅路的事情看来是想都不要想了。

还有美国的态度问题,这是蒋先生心里最大的疙瘩,和宋家人走得近对于美国也可以说是很有几分了解,美国这个国家有什么样的能力他多半也是知道,南华和美国干上本是一场好戏,可要是把自己给搭进去就不好玩了,自己那点家当在这两个国家中间玩火那迟早是要....

“包参谋长第一次来南京吧?”

包汉文此时已经是中国战区参谋长,蒋先生是中国战区总司令,其实这就是南华做得不错的地方,因为南华特地向南京发出外交函要求南京向南华派遣一个南洋战区参谋长,而向念恩也就是南洋战区司令。

蒋先生是个要面子的人,谁都知道什么战区参谋长根本就是虚职,当然手上有兵,拿着军火配给单的包汉文肯定是有所不同的,不过不管怎么样在形式上南华愿意把民国放到一个平等的位置这就是最难能可贵的了。

“确实第一次来南京,古都风貌尽显人杰地灵,不象我们帝力,造多少高楼都少了几分文化,看不出韵味来。”

包汉文这么说蒋先生的脸色一下子好了很多,在他看来中国也确是多灾多难,不管他在任上干得怎么样也好多少也有几分爱国情操。

包汉文是来自未来的,尽管蒋先生很多事情看不上眼,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很佩服的。

记得那个时代,中国对印度反击战的时候,印度一再失败就找上台湾想要一起反对大陆,台湾当然是希望有一个反大陆的盟友了,可后来印度通过美国联系台湾反大陆问题的时候提到了“迈克马洪线”,蒋先生立刻就中断了和印度的合作,并声明“迈克马洪线”民国政府从来就没有承认过。

在对抗外敌这一点上,就算是有美国的压力当时的蒋先生也绝不妥协。

“包将军谦虚了,其实这一次来是想看看包将军对凇沪战局有什么看法。”

蒋先生问到这里白将军也一副期待的样子,建议蒋先生在凇沪开打的正是他白健生。

“凇沪自然是必须要打,想想3个月前若不是凇沪开战倭人将几十万大军从平绥路西进大同、归绥会是什么结果,又或者将几十万大军全部沿平汉路南下第2战区和第5战区又是什么结果。”

这几句话说完就至少说明包汉文和南华在战略上是认同南京政府的做法了。

“但是凇沪亦不可守!”

“哦~~!”

蒋先生听完以后也是短暂地惊讶,只不过一国领袖特别是他这样曾经多次亲手掀起过腥风血雨的领袖养气的工夫也很不一般。

一边的白将军则是早有所料的选择了沉默,将自己的眼球埋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上海就在长江口,江阴外的长江口宽阔有数十公里,倭人军舰运动自如,而凇沪地区北有长江口,南有钱塘江口,整个看起来就是一个半岛,可以说是天然地突出部,打起来就势必3面受敌,从地理上看在战术上不是决战的地方。另外我派了几个军官到19集团军观察了一下,向19集团军这样的民国精锐在对倭作战方面基本可以说和新兵没有什么差别,我到过第2战区和第5战区作战,发现很多士兵面对倭人强大的炮火、空中支援和战车突击根本无所适从,他们根本就不了解这样的战争模式。昨天我特地让人空运了一辆缴获的倭人轻型战车去了南浔,第19集团军的团以下官兵几乎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问他们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这个战车,很多人甚至是跑上去用枪托砸,或者是用轻武器拼命地射击,我不得不说这样的士兵送到凇沪前线去恐怕难打起来战损会非常严重。”

“可是凇沪又必须打,这里鬼子已经在崇明岛有1个师团,在黄浦江以东有一个师团,在海上有多少还不知道,但如果鬼子不想丢掉上海那么至少需要20万以上的精锐部队,拖住这20万鬼子就是我们需要完成的任务。另外从长远来说,士兵迟早是要到战场上去见识敌人的炮火和作战方式的,现在这里暂时打成相持对这些没见过现代化战争的士兵来说是好机会。部队肯定是伤亡大,而且越打月少,但是我相信这样的战斗会让军队越打越强。”

包汉文这么说可不是瞎说,他一直就知道中华民族是最能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民族,因为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民族,很多时候我们的失败在于我们的落后和陌生,但是一旦让我们见识过就必定能想出应对的办法。


说话间有意无意地看了看白将军,“若我手上的中央军精锐打光了,那时候情况就很不妙了。”

蒋先生的话其实就是在提醒包汉文中央军不能损失过大,否则无法弹压那些有私心的军阀。

“所以我主张在太湖南北两侧修建坚固的防线,这样部队就算打不下去要转战也能走而不乱,而且蒋先生想必也从尊夫人那里知道了,我包汉文已经从向执那里接到了命令,南京城就是我的坟墓,所以包某还想请蒋先生看在我小命的份上在上海打一打,也好让南京和太湖防线有充足的时间准备。”

“包将军这是哪里话?”

话说到这里蒋先生也不知道说什么,白将军赶紧出来打圆场。

“我只是想蒋先生明白,我南华的国民多是中国漂泊海外的人,南京即是中国首都也是我南华人心中的首都,守不住南京就是向执不下命令我也无颜见南华父老,所以我想请蒋先生留一支能战之师准备守南京。”

“这么说包将军是对凇沪之战真有自己的想法了?”

“正是!”

“那就请包将军说说看法。”

“两位请看!”

包汉文很从容地走就到了大地图边,由于地图太大,光是太湖就有包汉文半个多身子那么长所以他拿起了边上的短棍。

“第一阶段作战实际上是到现在为止的攻击作战,其目的是吸引倭人主力攻击上海。

在倭人主力开始攻击上海之后我军就需要处于防御地位,一面消耗倭人力量一面整军备战,一面让前线部队熟悉倭人战术,以战练兵。

从地理上看,上海实际上是长江三角洲的一个突出部,由于三面靠水本不利于对有海军优势的倭人进行防御作战,但是上海有几十公里的城市带,城市的高楼就形成的强有力的依托。如果倭人仅仅是从长江方向逆黄浦江攻击上海我可以相信我们可以在上海永远首下去,但问题在于倭人在这里有制海权,也就是说倭人可以在凇沪地区北到许浦南到柞蒲几百公里的海岸线上任意位置登陆,到时候上海地区的守军就势必腹背受敌。所以守上海就需要以上海市区为钉子钉在东线最外沿突出部,在上海的西面必须有几个重要的防御支撑点以巩固侧翼。

我的想法是必须派有力之部队镇守常孰、昆山、平望、嘉兴以为战术支撑,在上海到常孰的长江沿岸布防,同时沿黄浦江在上海以南防御。

这是第二阶段作战,若上海策后之常孰、昆山、平望、嘉兴有任何地方失守则上海不可守,我军需要转入第三阶段作战,即保卫南京。第2阶段的作战其主要目的在于逐次地消耗倭人,对并不紧要的地方不需要死守,而是打得灵活一些保存有战斗经验的士兵,当然为了第3阶段的南京保卫战上海必须据守一个月以上,之后则以锻炼兵士为主增强我们的战争潜力。”

说到这里白将军和蒋先生都觉得有理,特别是蒋先生,部队不需要硬拼那么他心里自然是高兴,可是发迹于上海的他心里又难免有些怅然若失。

而白将军则是听得入神,包汉文讲的对白将军来说都不是想不到的难点,问题在于体包汉文手下有几十个统地学习过参谋课程的参谋军官。由于包汉文是赴国内作战,南华军中很多人都是打报告志愿来国内的,其中不乏大量出色的参谋人员,这些人制定的计划基本上尽善尽美,而且通过大量的演算告诉指挥官在各种情况下需要面对的情况,这是民国军队办不到的,就算是白将军的所谓总参谋部能够进行战场演算的参谋军官一个巴掌数得出来,在民国能够熟悉自己部队的战力并记下所有知道的敌我情况就是一流的参谋官了,这里面有教学的原因也有官僚作风的因素在内,什么都长官说了算,参谋人员的工作也就自然被局限了起来。

“第2阶段最南的地方就在于撤退,为此我认为在我们的手上必须有一支强大的能够对倭人进行反击的预备队,这支预备队将是在部队不得不放弃凇沪战线的时候能够将倭人的进攻迅速节制甚至发动有限反击。

等到我们的部队全部撤出凇沪地区那么南京保卫战就正式开始了,这是战役的第三阶段。在这一阶段我我认为应该将防线分为两个区域,第一区域以太湖为中心,北接长江起于江阴要塞,南接天目山止于吴兴,这是正面的主战线,我认为在这一区域除了我南华两个师以外还需要除19集团军外的另外一个有利兵团至少需要两个军的兵力,如果兵力允许我建议派出坚强一部在太湖以东的内凹部背靠太湖依托吴江、吴县进行防御,从而切断倭人在被太湖分割的两个攻击面的联系。

而江阴要塞已经经营多年,在海军的配合下应该能够抵挡倭人相当时间,如果实在无法阻止比倭人海军也可以沉船或者布设水雷封江........”

包汉文就这样滔滔不绝地将手下几十个优秀参谋的建议全部说了出来,当然这没有牵涉到具体的兵力配备,在这个时期的民国派谁去打头阵或者完成什么任务都是有讲究的,不说国内军阀派系林立,军阀之前关系复杂,就是中央军内部也有土木系和军政系,地方军阀也多有派系。

这个事情包汉文和他手下的参谋就玩不来了,不过看蒋先生的神色估计是很看到包汉文的建议,上海在政治上是要守的,但是也不能把中央军的家当打光了,而且包汉文已经决心与南京共存亡,这不但是他和他手下众多士兵的态度也是南华的态度。

在早先蒋先生可是估计南京守不住的,早准备迁都重庆继续抵抗了,现在有南华守南京的坚决态度,在南华的一贯作风来看估计南京还是比较可靠的,能够守住南京这对领袖的声望可是至关重要的。

至于西北的事情西安丢了还有汉中、襄樊可以守,始终还是有退路,在这个到处起火的时候先救上海这烧在身边的火了。西北的火虽然能烧死人,不过始终还有两道防火墙暂时也就不顾了,顾也顾不过来。


PS:有朋友肯定是抱怨最近精神分裂更新慢了,我也是有苦衷的。写战役布置,要查部队配置,交通路线、地形、国际战略,精神分裂可能水平有限,但对于这方面是很认真的,大家有时间、有兴趣可以看看,西北的地理、地貌、交通线,还有上海的都是精神分裂回忆以前的知识并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写出来的,中国那么大要记忆所有的地名和地形可不容易,民国时期的东西很多都变了查起来也不容易。只希望大家别抱怨,其实我还是比较努力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