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琰与玦

甘泽 收藏 7 106
导读: [color=#1A1AE6][/color]琰与玦 记得小的时候,邻班里有一个女孩叫琰。我开始一直以为她叫燕,因为偷偷看过她们班的花名册,上面写的就是燕。可是认识她以后,她告诉我,她叫琰。于是我立即查了一下琰的意思,才知道,琰,是一种玉器,形状就象一柄宝剑。再查下去,东汉末年的才女蔡文姬,名字就是蔡琰。当时,对那女孩的兴趣,反而不如对这个字的兴趣了。我就常常想象,那一支象剑一样锋利,却有着玉的坚硬、玉的清澈、

琰与玦

记得小的时候,邻班里有一个女孩叫琰。我开始一直以为她叫燕,因为偷偷看过她们班的花名册,上面写的就是燕。可是认识她以后,她告诉我,她叫琰。于是我立即查了一下琰的意思,才知道,琰,是一种玉器,形状就象一柄宝剑。再查下去,东汉末年的才女蔡文姬,名字就是蔡琰。当时,对那女孩的兴趣,反而不如对这个字的兴趣了。我就常常想象,那一支象剑一样锋利,却有着玉的坚硬、玉的清澈、玉的高洁、玉的尊贵的宝物,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也许,就是一把美玉雕成的剑,白玉的、碧玉的、或者青玉的,就那么清冷高傲,就那么卓尔不群,就象那个女孩一样。

长大了,看的书多了。看到了《史记》中鸿门宴那一段,当项羽对杀不杀刘邦还在犹豫的时候,范增拿出了一支玦,对项羽示意。玦,音同决,是要项羽下定决心。而玦的样子,却是缺了口子的玉壁,或许也就是半个圆环。而这时,我正在经历人生的种种挫折,许多本想圆满的事,却总是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如意。在无数梦想都在无情天道面前碰得支离破碎之后,我才终于明白,我的人生,就是玦,就是缺,就是“不如意事常八九,能与人言无二三。”

再回想我二十五岁之前,我的性格就象一枚琰。那样锋芒毕露,那样孤傲清高。当有人发现我有演讲的才能时,我没有一点谦虚谨慎,反而放出狂言,说是要我演讲,只能用我自己写的稿子。就连团委书记写好,要我拿到上级总公司去参加演讲比赛的稿子,我也给改得伤筋动骨,面目全非了。结果呢?虽然弄了个第一名,给我的书架上多了一个奖杯,却也得罪了人,不但团委委员没我的份,而且自那以后,团委再也不用我去了。这还不算,换了一任团委书记,要参加省公司团委的辩论赛,公司实在无人,又找到了我,我居然提出,要我去可以,我要当领队,而且,不要教练。团委当然愿意,那样可以省下一大笔经费,可是连那位老实的书记都忘了,我们这个四人队里,有一位美艳的总经理秘书,是要借此活动扬名立万的。

后果可想而知,我们大败对手,可是对手是省公司内定了的冠军。省公司不得不将一次比赛变成两次,通过各种手段让对方赢,偏偏我又犯了邪劲,在得到确切指示后,在赛场上来了个一言不发,任由那位总经理生活秘书丢人现眼,弄得摄像都没有办法,新闻也没法播报,不但从此发配回车间当工人,还连累了团委书记。怎么样,人在局中而不知局,不是自讨苦吃吗?

而我二十五岁之后,百感交集,痛定思痛之后,那点英雄气概渐渐消失。琰一般的性格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断裂的人生和经历。出风头的事不做了,在家自己写写就得了。装清高也没有必要,学学人家怎么堕落也好。不过,学学也就是学学,一面向领导敬酒,一面一再告诫自己,这不对,这是拍马屁,这是君子所不齿。可这有用吗?人家学这个比我早,比我更用功,弄来弄去,不是实在无人,能让我当班长吗?可是班长虽小,也不是一般工人,和那位青云直上的秘书相比是差点,可是至少,我在实实在在地做事,和我的弟兄们谈笑风生,和他们一起汗流浃背,背着领导一起抽根烟,被抓住了,大不了带头认个错。到了上夜班时,领导们安然入睡,我就再也不受人气了。好着呢,确实不错。

想想我的人生,爱情割裂了,事业割裂了,前二十年的梦想和后十年的遭遇也割裂了。完全是两个故事,两个世界,两种心情,两种风格。我从琰,变成了玦。

玦,是残缺的,是断裂的,是不完美的。可是,正因为不完美,才有其特色,有其性格。不完美没有关系,关键是它还是玉。是玉,就有玉的高洁,玉的坚硬,玉的风骨。是玉,就不能象一块石头一样粗糙松散。是玉,即使被拿去砌墙,也不能变了本质。而且,玦通决。范增先生虽然忠心耿耿,但是那位生性残忍的楚霸王,却在关键时刻不能决断了。他失败了,虽然失败得象个英雄,却因为他没有玦的性格,永远失去了成就事业的机会。

我曾经是琰,现在,我是玦。


甘 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