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无亟生 逍遥浮生半日闲 青州八百血勇(二)

冬苗 收藏 0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size][/URL] 龙亟摸摸索索,一路走走停停,好在追逐战的程度惨烈,以至于连蒙胧胧的夜色都掩盖不了;也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终于辨得九宫村的大致方向,纵马驰到往日打猎曾到过的地方,龙亟暗舒口气,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才隐隐望见小庙黑乎乎的轮廓,龙亟便翻身下马,牵着缰绳缓缓前行,现在时辰还早,搞不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龙亟摸摸索索,一路走走停停,好在追逐战的程度惨烈,以至于连蒙胧胧的夜色都掩盖不了;也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终于辨得九宫村的大致方向,纵马驰到往日打猎曾到过的地方,龙亟暗舒口气,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才隐隐望见小庙黑乎乎的轮廓,龙亟便翻身下马,牵着缰绳缓缓前行,现在时辰还早,搞不好村里绝大多数的人家都还在梦里,别闹腾出太大动静的好。

踢踢踏踏的轻微马蹄声在清冷的夜里显得很兀突,相衬之下,龙亟沙沙响的脚步倍添宁静的味道。天边已经隐隐泛了鱼肚白,此时应该是黎明时分,龙亟惊异地发现,‘茅庐’的门槛上坐着一个娇小的人影——是洛莺。

人影猛然一颤,然后缓缓站了起来,显然,适才这个人影原本或是睡着了、或是走着神,这会被蹄声惊醒。

洛莺瞪大微红的秀眸,一瞬不瞬地瞧着缓缓靠近的暗影,她不能确定来的是谁,但绝对不会是她要等的人,因为来人除了脚步、更兼有轻轻的蹄音。

人和马的面目尚不可辨,呛人的血腥味却先飘了过来,继而,在洛莺闻之失色的时候,一把再熟悉不过的男中音传了过来:“嘿嘿嘿,丫头,一大早的,蹲门槛看日出呵?”

洛莺闻声低呼,直奔了过去,在距黑影的半步地方停住,即便不需要掌灯,她也能感觉到,龙亟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破碎不堪,浓郁的血腥伴着沁人心脾的草药味,洛莺的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惊颤颤的举起只手,轻轻按在龙亟的胸口,感觉到他强有力的心跳,颤声道:“龙大哥···你怎么···你没事吧!”

龙亟暗忖,这丫头搞不好整晚都在外头候着,幸好天色尚黑,不然自己这身模样不吓坏她才怪。龙亟心中自责:没事溜达那么远干什么,原来的日子不也挺好。他经历了‘惊险刺激’的上半夜,又迷迷茫茫在山林里穿梭了后半夜,此时实已疲乏不堪,但是却强打起精神,笑道:“小糊涂,有事还能站在这里听你说话?唔,今天···嗯 ?!昨天的运气不错,可着实有些收获。来,外头凉,进屋说话。”

洛莺乖巧地应了一声,抢进屋去先把篝火点着,龙亟暗叹,牵着白马,后脚跟着进去,立马引得洛莺一阵惊呼。

龙亟知道自己这模样难免有些骇人,不由得苦笑道:“不碍事,只是瞧着恐怖而已。不外乎都是些皮肉之伤,刚才碰到好心的朋友帮忙敷过药了的。”

洛莺眼眶更红,即是熬夜的缘故、多半还是心痛的关系,龙亟于心不忍,搔了搔满头溅得斑驳的‘花发’,忽然指了指屋角的白马,笑道:“忘了介绍一下家里的新成员了,这‘老兄’是···哎···这‘老兄’叫‘飞雪’,你看看,‘落英飞雪’,真够意思吖,哈哈哈···”

白马仿佛能听懂主人的话,侧过头瞄了瞄火光映照的二人,‘哼哼’打个响鼻,也不知道是抗议这个名字太娇气、还是在配合龙亟的介绍,‘响应’一下‘名号’;

洛莺秀脸微红,心道:飞雪?!龙大哥这匹马的名字真好听。稍稍收拾下心情,想起龙亟天晓方归,这时候肚子应该很饿了才对,便欲站起身来,道:“还没吃饭吧!我,我这就去热些饭菜来。”

此时龙亟瞌睡虫上脑,根本没什么食欲,想起光顾着说话,马背上的东西还没弄下来呢,忙将洛莺唤住,起身先将两头沉甸甸的狼尸卸下来,道:“明天我把狼皮剥了,给你做身新衣服穿,应该挺不错,呵呵。”说着,又从怀里掏出那锭贴肉放着的银子,续道:“唉!来了这么久,一直想为乡亲们做点什么,总是没有机会···这两头狼肉,天亮了让子陵给大伙分分,这锭银子就用来顶顶村里该纳的税赋吧。”说完,拉起洛莺的小手,将银锭塞在她手中。

洛莺小手被他强有力的大手握着,一颗心怦怦乱跳,手中沉甸甸的银子耀着火光,显然成色极佳。狼皮新衣倒也还罢,这锭银子可不知能顶全村多少个月的赋税,洛莺眼里闪烁着感激、欢喜、自豪的光彩,自从这个家没有了男丁,她便一直在相邻的帮助下过活,龙亟来了以后,家里才又有了主心骨、有了期望,这会儿,家里的男人带回这么厚重的礼物,总算能报答相邻们昔日的恩情,怎么能不令她感动?

洛莺心情无以言表,只好微微点点头,又垂首轻轻‘嗯’了一声。

不过龙亟这次没去注意她的神情,因为在卸狼尸的时候,理所当然地将那‘包袱’一同收回眼底。这包东西自己一路没有碰过,到底会装了什么东西在里头?

说实在的,龙亟着实有几分好奇、几分期待,虽然他不贪图别人的东西,但光凭‘飞雪’白马这种良驹来判断,这个包袱里装着的物品绝对不会平凡。

龙亟将包袱解下,入手沉甸甸的,不禁‘咦’了一声。

洛莺也注意到他这里的状况了,她稍稍定定神,龙亟已经就着火光,将包袱解开。

包袱一白一黑两层,黑布一解,两人不由得齐声惊呼,火光中的事物‘鳞光闪闪’,龙亟将之提起来一看,竟然是身‘烂银战甲’。

(明早因为有外派任务,明天的更新移到傍晚、或晚间进行,抱歉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