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抢险救灾中的中国军人征文:零下20度的冰下抢险。

抢险救灾中的中国军人征文:零下20度的冰下抢险。

在东北当兵的日子里,曾经参加过几次火灾扑救,但都没有留下什么值得一说的惊险,惟独有一次三九严寒中的冰下抢险,让我至今难忘。

那是我当兵第二年的冬天,我们部队在野营拉练的途中突然接到命令,让我们从一个叫“拦水桥”的地方火速赶往抚顺附近的“章党水库”执行紧急抢险任务。军令如山,部队连夜开拔,踏着没脚脖的积雪一夜急行军100多里,于第二天上午10点多按时赶到集结地点。放下背包后,展示在眼前的是一个一望无边的浩大水库,在零下30度左右的低温下,早就冻成了覆盖着白雪的一片浩浩茫茫冰面。

连长从指挥部带回了任务----冰下抢险!

通过连长的动员,我们才知道,这个章党水库是辽宁省的第一大水库,直接承担着向东北重工业城市沈阳、抚顺的淡水供给任务。但是今年入冬以后,副坝靠近机房的坝体出现了裂缝造成水下渗漏,大量的渗水渗入机房,严重威胁机组正常运转和机房设备安全。

出现险情后,经勘察发现漏点在水面(冰面)4米以下,漏点成线状裂口。地方上组织了专门的抢险队伍,300多人已经干一个多月,但毫无效果。因为地方上采取的是“围堰抽水堵漏”的抢险方式,也就是先用草袋沙包,先在出现渗漏的坝体附近围出一个很大的堰体,然后在围堰里砸开冰面抽水,想等水抽干了再派人下到围堰下面去堵漏排险。这种方式很不成功,因为白天砸开冰面抽水,在零下20~30度的低温下,管道结冰堵塞不说,头天砸开的冰面经过一晚上的时间,第二天又冻得“嘎嘎”的坚硬如铁。没办法,地方上只好向部队求援。

短短半天时间里,军区一个工兵连,抚顺附近一个野战医院和我们一个步兵营全部集结到了水库副坝附近。白茫茫的水库冰面和副坝上,很快就搭起了几个军用帐篷。任务也很快下达到了参战的全体人员:由工兵连和地方工程技术人员确定水下渗漏点以后,砸开冰面捞除浮冰,同时搅拌机用热水搅拌能够很快凝固的“快干水泥”,将快干水泥搅成的混凝土浆装入布袋,由战士们潜入水下把布袋一层一层的塞堵在裂缝上。待裂缝塞堵基本成功以后,再把混凝土大量输入水下完成整个堵漏施工。

妈呀,这可是个不轻松的硬任务啊!零下20多度,哈气成霜,连眼睫毛和皮帽子的帽边上都是糊糊的一层白霜,小风一刮,鼻子尖都冻得象猫咬一样生疼。在东北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三九严寒中,江面上的冰冻得有一米多厚,5、60吨的坦克在江面上横冲直撞都没问题。这么冷的天要战士们砸开冰面潜到水下去用水泥堵漏~~~~谁想出来的馊主意啊!?

话又说回来,任务再难也难不住咱们这些当兵的。第二天一早,按照分工,砸冰捞冰的,生火烧水的,搅拌混凝土的,装袋的,准备医疗救护的,全部按照抢险指挥部的要求进行了分工编组,连炊事班都在大坝上架起锅灶烧起了姜汤。在所有分工队伍中,最让人注意的是准备下水的“突击队”----全部是由会水的战士们组成,人不多,从全营加上工兵连里选出来的会水的弟兄也就不到60人。当时连长嫌我身子骨太弱,还不满17岁,不让我进入“突击队”,我再三请求向他说明我是南方兵,从小就在江河水里泡大的,我的水性很好,磨了好一阵他才答应让我进了突击队,我乐得三步两蹦高,不为别的,因为当时的我还不是团员,我想要“挣表现”入团啊!

太阳出来了,照在冰雪大地上,很刺眼。9点多,一辆军用“北京213”和一辆挂军牌的“苏制吉姆”车开到了副坝上,几个参谋干事跟在一个披着大衣的瘦高老头身后来到了围堰前。营长扯着嗓子喊了声“立正”,跑步到这老军人身前站下报告。然后,部队集合。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个瘦高瘦高的老头是我们军区的副司令员!

副司令员双肩一抖,大衣落在了身后一个警卫员手上,他站到了队伍前边一个土包上,先用眼睛冷冷的扫视了一圈站在他眼前的部队,然后象蹦钉子一样从他口中蹦出了几句话:“我相信大家都已经明确了今天的任务,我相信我面前还是逞威太行山,血战张家店,死守北介川的那支英雄部队。今天,我就站在这里,看你们能不能啃下眼前这块硬骨头”!副司令员短短的几句话,把我们这支部队的英雄战例和善打硬仗的传统象一团火一样燃烧在大伙心头~~~~

冰面上,十几个冰錾、冰锯同时展开作业,冰末翻飞,晶盈的冰块被捞到冰面上,蓝沁沁的水面上漂浮着碎小的浮冰;搅拌机开始轰轰的转动搅拌混凝土,大量的热水热气腾起一片白烟;我们几十个突击队队员已经在跑步中开始热身,炊事班的弟兄们也很适时的把一碗碗放了很多生姜辣子的热汤端到了我们手上。喝下一碗热汤后,我们扒掉棉衣棉裤,穿着一条大裤叉子,冲到搅拌机前,双手抓起一个装满快干混凝土的步袋,踩着铺在雪地上的草袋跑到副坝水边,跟着前边的战友串进冰水中一个“猛子”扎下去,抱着袋子钻到水下,把袋子安放到前边战友放的袋子后边,然后马上钻出水面爬上岸来。岸边。野战医院的那帮女兵们马上拥上来,把早就准备好的皮大衣裹在我们身上,让我们赶紧跑进帐篷里擦干头发,喝汤取暖,唉~~还是女兵们温柔细心啊,帐篷里的铁炉子早就烧得炉火腾腾、热气扑面了。

就这样,突击队员们下了两次水,机房里就传出消息,渗水基本堵住,老百姓一个多月没干成的活儿让我们这帮军人们两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战斗!

说真的,原来以为在零下2~30度的气温里跳到冰水中堵漏肯定会冷得寒彻心腑,可直到今天我也想不起我那天感觉到“寒冷”的记忆,不知道是准备工作过细还是因为那时候年轻气盛,或者是我们都不愿在年轻女兵面前“掉架”还是不愿意在军区首长面前丢脸,反正,我们都看见了----冰天雪地中,我们的副司令员就死死的站在那个小土包上,没有穿大衣,反背着手,一直看着我们,看着~~~~~!

当晚,地方领导给我们会餐,弄了很多油水很足的荤菜,副司令员特许我们每个班可以喝一瓶白酒,会餐后还看了电影,朝鲜片:南江村的妇女们!


本文内容于 2008-8-1 22:22:43 被风声水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