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拽的诗歌

古诗源赏读:1:击壤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帝尧之世,天下太和,百姓无事,黄昏时分,一群年过五十的老人在大路边玩击壤游戏,夕阳在山,暮霭四散,木片纷纷在夕光中飞落,欢声骤起。路过的人被这个画面扯住了,驻足观瞻,忍不住发了感叹:“好日子!感谢尧帝的恩情呢!”击壤的老头听了,笑起来。反驳说:“大阳出来时出去劳动,大阳落山时回家休息,自己打井饮水,耕田产粮,尧对我们有什么功劳啊?!”


这个回答太牛了。它快乐。自由。拽得要死。一副无政府主义的口气。说什么皇恩浩荡,泽被万民,比起伟大活泼的生命来,都显得软弱、无聊,快乐才是生命的主人,唯有自由值得珍视。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最美的诗歌。它为所有卓尔不群的生命定下了很拽的调子。


诗歌就是这样一种很拽的事物,因为快乐与自由。它独立,它高贵。常为俗世所不容。让奴才们反感。它像野草蔓延,河流散漫,几千年来,一直在大地上摇曳、奔涌,生生不息。


在这个世上,热爱诗歌的人是有福的,他们会理解活着的真义。他们会怀着美好度过一生。他们可能在尘世就得入天堂,抑或,在命运的拐角处遇见天使。


有三种人蔑视诗歌。他们分别是:白痴、暴发户、给皇帝抬大轿的随从。他们活着时是尘土,死后,仍然是尘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