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台海博弈论我军威慑理论的变化

永恒魅力 收藏 18 8756
导读: 我国军队核理论基本认定的“军事斗争”的主要任务是把预防台独的斗争放到重要的战略高度,而“预防”在军事斗争中主要的表现形式是“威慑”。 首先,我国军队将“威慑”理论定义为“核威慑”、“常规威慑”两大层次。在核威慑领域,认识核力量是现代化威慑力量的核心。主要强调“坚决核报复”为揭制核战争的主要手段。即让对手知道,中国一旦受到打击,就会实施“坚决核报复”的措施。从而使对手不敢贸然发动核攻击。96年3月的危机,我军通过中国新闻报道发表DF5洲际导弹图片等方式对美国进行“核威慑”以牵制美对台的意图是

我国军队核理论基本认定的“军事斗争”的主要任务是把预防台独的斗争放到重要的战略高度,而“预防”在军事斗争中主要的表现形式是“威慑”。


首先,我国军队将“威慑”理论定义为“核威慑”、“常规威慑”两大层次。在核威慑领域,认识核力量是现代化威慑力量的核心。主要强调“坚决核报复”为揭制核战争的主要手段。即让对手知道,中国一旦受到打击,就会实施“坚决核报复”的措施。从而使对手不敢贸然发动核攻击。96年3月的危机,我军通过中国新闻报道发表DF5洲际导弹图片等方式对美国进行“核威慑”以牵制美对台的意图是十分明显的。二炮副司令还在英文版的“中国日报”上发表谈话指出:我国拥有足够的能力反击来自任何国家和地区的核攻击。这一动向标志着我国的“核威慑”理论有了概念性的突破,即超越核威慑揭制核战争的传统定义。在此,核威慑起到了揭制常规战争的作用。也就是说,我国军队将核威慑间接放到了“预防台独”的“威慑”高度。


“核威慑”理论的第二个变化是将“核威慑”本身同“积极防御”的理论结合起来。即将积极防御的概念延伸到“核反击”领域。在此前提下,90年代以后的“核威慑”理论更多的强调一支有效的防御性质的防御力量。但近年来我们也开始承认无论从数量上,质量上还是综合水平上与美,俄相比,都有较大的距离,要达到足以使超级大国不敢对我国使用核武器的最低核报复需求还有相当的距离。因此在核领域导入“积极防御”的概念之后,成为积极发展,更新核武器的理论依据。


我们要意识到强烈的危机感,美国逐步成熟的TMD,NMD技术将要求对地导弹的突防水平达到更高的地步。纵观我国的核力量,60、70年代是“以核为主”的时代。这一时期核战争主要是美、苏。早期的DF2,后期的DF3单刀导弹主要针对是美军驻亚洲基地和苏联远东地区的部署,随后DF4远程弹道导弹,DF5洲际弹道导弹也成为威慑美、苏的主要核打击力量。80、90年代第二炮兵受美、苏核裁军的影响,发展一度停滞。并且在部署DF3、DF21中程弹道导弹的部队尝试“核转业、核常规”的出路。部分核弹头被换状上常规高爆弹头。由于整个60、70、80年代第二炮兵的核威慑对象是美、苏。因此主要部署的核导弹射程至少1000公里以上,80年代后期发展的DF11、DF15短程导弹也是为出口而研制的。


96年的台海危机给中国军队予以的压力在于确信美国在战时干预,这种敢于可能会上升到核对抗的风险。于是第二炮兵被喻为揭制台独、阻止美军介入的最为有效的力量,也享有“非对称优势”。96以来,我国先后服役了DF15B、DF11改良型短程导弹,并加紧上述导弹的弹头多样化。使原来部分常规化的DF3中程弹道导弹重新具备核打击能力,加紧服役DF31A洲际导弹。这样二炮便回到了远程导弹以核为主,短程导弹以常规为主。


“核常兼备”的动向值得注意的是这意味着类似DF15、DF11那样的短程战役战术导弹今后都被要求核攻击能力。这说明我国已经开发了新型小型战术核弹头使用。从而达到阻止美国航空母舰战斗群接近台海的目的。形成了”一专多能”专:在于随着GPS,GLONASS以及未来的“北斗”导航卫星系统,甚至可能末段制导装备包括DF21M,DF25在内的中程,短程战役战术导弹,导弹的打击精度提高了,开始具备对特大型目标实施“外科手术”攻击的能力。多能:表明在必要时也能实施包括核攻击、电磁脉冲弹头的攻击模式在内的多重打击方式。


在沿海强调“核常兼备”表明我国已经设定了未来台海战争“核武化”的战场即定环境,即防缓于未然,揭制台湾开发核武器的动机,又有以核武器抵消常规劣势的目的,这种情况显然会持续到,我国常规战斗力能够完全解决台海危机时。


在常规的威慑的范畴里,我国军队必须加强威慑意识,摆正威慑地位。军事理论界提出“对等报复”的理论,认为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拥有战略纵深的大国,几次突然核袭击不可能瘫痪我国军队强调航空母舰战斗群才是主要的威胁。我们要掌握有威慑性的反击手段,强化远程防空力量,一旦直接,间接遭到远程兵器的打击,必须进一步加大投入,获取非对称优势,还要研制适合不同用途的弹头。为对抗正在发展的NMD、TMD,同时也要发展弹道导弹的隐形技术。


笔者同意也认为核威慑必须具体到三个基本要素:力量、决心和信息。在强调继续完善核力量的同时,注意重点建设常规力量。并确立优先发展的次序为:优先发展海空军力量、重点发展和加强战略导弹部队、加强特种部队和快速反应部队的建设。适度发展太空力量的核心尽快实现登月计划,严密跟踪空间技术的发展,不要让潜在的旗人利用太空对我实施讹诈。强调常规威慑的作用日益增大,既可用与威慑,又用语实战。在目前核威慑的可信度比较低又没有成为现实的情况下,常规威慑事实起来压力不大,实战中付出的代价也相对较低。因此,常规威慑的可信度比较高.


对于决心,我国军队必须把力量和决心联合起来。方法包括保持必要的军事力量和相应的战备状态,以保持“静态威慑”,举行大型阅兵,大规模军事演习,军事表演,武器装备展览,报道新式武器实验结果,海军舰艇远洋航行,邀请中外记者参观部队等方式,可以产生威慑作用。由此可见,我国军队近年来一系列的军事公开活动,都体现了军事威慑的战略构想。其中调整部署,借力慑敌也是威慑的决心表现。同时加强快速反映部队的建设,以便能即时作出机动反应;充分利用各种国际矛盾,以借力制敌。可见,我国已经将威慑理论运用到大的国际环境,加强同俄罗斯和非洲国家的战略伙伴关系,最后达成威慑美国,以实现借俄、非制美,再借美制台的战略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在威慑的具体方式方面上,应该使用“动之以武,以战慑敌”方略。即将威慑的外延扩大到“动武”的层次。强调适度的有限的实战行动也是威慑的一种方式。信息,作为威慑的三大要素之一,应该主张首先加强敌情研究,即时把握威慑时机。笔者认为,威慑手段最好的运用是在敌人尚处在战略选择和战略试探的阶段。威慑时机要素包括周边国家与我军的力量对比,敌我政策企图,部署态势,敌我利益矛盾,敌方战略决策者的个性等。威慑的对象主要次序排列是:长期的世界霸主(美国),对祖国统一有严重威胁的(台湾),民族分裂主义势力(藏独)。在检验威慑作用的方法上,以考虑敌人的心理,民族的特点,国民支持率等。


综合上述,我国军队正在有序的、仔细的发展战争机器现代化同时,软实力的进步也是显而易见的。我国正在将五千年的传统智谋和现代科技的发展特点相结合,来实现“谋略现代化”、“谋略信息化”。同时对外部世界的研究、了解也有了显著的进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8-7 22:48:10 被永恒魅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