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 戍卫者的歌声 黎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3/


通过开阔地之后德军竟然出人意料的没有继续纠缠下去,好像倒希望来的苏军越多越好,这样才能取得更多的杀伤。难道他们不怕突击队把情报接走吗?不!似乎他们跟本就没有考虑到还有什么情报?鲍里索夫深深皱了皱眉,感到了一丝带有什么预感的困惑。

“三个阵亡,一个轻伤,还有一个重伤的是双腿贯穿,子弹打穿了右腿的肌肉又打碎了左腿的膝盖,应该是……走不了了…”牙医一面庆幸自己多带了急救用品一面给伤员简易的包扎着伤口一面向鲍里索夫报告。鲍里索夫的思索被打断,抬起头望着那个疼的浑身都在抽搐的兵。

“把我放在这里吧!”那个被打穿双腿的士兵拼命的挣扎翻滚着,腿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像哭泣的孩子的嘴一样一张一合:“快去救我的战友啊!把我放在这里,我不想拖累你们…”牙医用力摁下士兵挣扎的双腿,给他注射了一针镇定剂。

“不行!”牙医斩钉截铁的一口回绝,顺手又拽出一根止痛针:“我们不会扔下你的!我们是兄弟,一起战斗也要一起死…”

“可是老子他妈的腿已经断了,已经走不了了!”那个士兵突然用负痛的伤腿狠狠的一脚蹬在牙医身上,边倒吸着凉气边放声大吼:“连长他们都在拼命呢!带着我等到了那儿他们都他妈的死光了!”

“你想干什么?”大炮抑制不住心里的焦急和愧疚,一把摘下背包扔给站在一边的少将蹲在地上:“靠过来,我背你过去!”

“求求你们把我放下吧,也许你们撤退的时候还能找到我呢…”士兵的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蓄满了泪水,而说话的语气里也充满了恳切甚至是…哀求:“那份情报,是我的兄弟们拿命换来的啊!如果为了我让我的兄弟们白死了…你们让我怎么面对他们的在天之灵啊!”

“快,给他挖一个单兵掩体,留下一支冲锋枪!”长弓用手指了指一个站在身边面红耳赤却又不知所措的兵,又一把抓过哈米尔怀里的背包扔回了阿廖沙脸上,声音仿佛是从艾斯基摩人的雪屋里钻出来的冰冷的没有一丝情感:“别告诉我我们整支突击队最倚仗的重火力支撑点要放下机枪背着自己的战友去送死!”

大炮愤怒的跺着脚:“你们就这样扔下兄弟?!以前在我的部队里,我从没有丢下过一个兄弟!”

“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少将一拳狠狠的锤在大炮身上,丝毫没有畏惧的迎着大炮愤怒的目光,一字一顿的说:“而且这也不是你的部队!”

最后命令还是被默默的执行了,那个兵几乎是被其他几个兵含着眼泪抬进了那个特制的可以坐一个人的单兵掩体。兵们仿佛感觉到自己刚刚为战友挖掘的不是掩体而是坟墓。

兄弟,我们走了,去救更多的兄弟,或是跟他们一起战死。

兄弟,你放心的走吧,老子在这替你们把守后门。

兄弟,下回见了面可别怪我心狠啊!哥几个心里可是刀扎一样疼啊!

兄弟,下辈子吧…

天空依旧黯淡着,突击队在山岚弥漫的丛林里飞奔,不肯留下一串浅浅的脚印。被围困的弟兄的阵地很快就能看见了,少将翻开地图,看到那应该是一座孤立的落差不足300米的小山包,地形属于丘陵。山包面向突击队的那一侧是茂密的丛林,而山包的正面,也就是苏军的防御阵地的正面则是一大片开阔地,开阔地的四周,又被丛林紧紧包围。在山包顶部据守的正是被围困的苏军,而在开阔地一侧向山顶进攻的,从火力密度来看,虽然没有重型武器的火力支援,但也至少是半个整编师的德军!

而敌人之所以选择与侦察连在正面的开阔地僵持对抗而不是选择从侧翼的丛林包抄过去的原因除了人数的绝对优势之外只有两种:要么是德军的指挥官跟本就是一个外行,要么是因为侧翼的丛林在这支侦察连有计划的撤离的过程中已经被布满诡雷和陷阱,而德军的直属工兵部队又在这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中被处于绝对劣势的一方……消耗殆尽!

元帅突然对正在自己的头顶上不屈抗争的侦察连肃然起敬,就好像在突破芬兰的曼纳海姆防线的时候看到穿着雪地伪装服的芬兰士兵抱着反步兵地雷钻到苏军的坦克下面含着笑引爆的时候一样,是男人骨血里对勇士的敬崇。原本就是侦察连里的排里的士兵们更是一个个瞪红了自己的眼睛。看着山顶阵地上那一团团此起彼伏的火光,一颗颗飞速旋进着划过天空的弹头……那都是自己亲兄弟的命啊!

按照规定的联络方式打了几发曳光弹之后,突击队很快就等来了一名负责接应上山的下士。满身是血、一脸疲惫的下士焦急的一挥手臂:“快跟我来!”

少将跟在下士身后看着周围的地形和修筑的阵地边走边想:这是一块理想的伏击阵地啊!只要有两个团哪怕是一个团,在这里依托这样的防御就相当有把握吃掉对方这多半个整编师,只是,一个侦察连,真的…太少了!

仔细观察着构筑的防御阵地,鲍里索夫也暗暗思忖道:这哪里是一个仓促撤退中修建的临时阻拦阵地啊?!这分明就是一个配置良好,结构科学,牢固耐用的正规防御阵线啊!梯次布置的机枪与单兵掩体,纵横交错的交通坑道和居高临下的地理位置使这个阵地几乎没有直瞄火器的射击死角!

顽强抵抗的士兵们的鲜血几乎把战壕染成红色。“班横队,排横队,分散进入坑道,突击队员协调指挥!”元帅大声命令道,转身向侦察连连长匍匐过去。浑身血污的连长右腿缠着厚厚的绷带,正抱着一挺枪管发红的DP班用机枪吃力的向不断进攻的德军压制射击。

借着山脚下的火光,元帅突然看见一个抱着通用机枪的德军士兵正猫着腰踏着小碎步快速的向着山脚下的德军前进阵地靠近。元帅稳了稳肩上的背包,小心的把SVT-40托卡列夫式半自动步枪伸了出去,对准那名士兵前进的路线“砰砰”打了一个漂亮的双连击,那个德军士兵一头栽倒在路上。

看到靠过来的元帅,连长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被熏黑的炮弹灰,整理了一下军装大声的报告:“大尉同志,我连自昨晚共击退敌人十七次进攻,并在撤退途中在侧翼丛林布置大量诡雷以迟滞德军突破。山脚阵地于今天凌晨两点失守。我们的战士都很勇敢,阵亡了53个,重伤3个,算上轻伤员能动的也只有这52个了!”尽管声音疲惫不堪,但是连长的声音里却透着一种难以掩饰的骄傲。

“敌人的情况怎么样?”元帅一边向着德军连续射击一边对着侦察连的连长大喊,心中的疑惑却愈加浓重:大量的诡雷?!多么大量的诡累才能迟滞多半个师的德军?而如此之多的以至于可以迟滞多半个师训练有素的德军的诡雷又可能是在仓促撤退的过程中布设完成的么?!

“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发动几拨营连级的进攻,可是一旦进入开阔地就被我们大量杀伤。”连长脸上浮动着异样的光芒,就想一个新兵第一次步枪实弹射击就打了满环:“后来他们又尝试着从侧翼迂回,但是我们最好的工兵……”连长顿了顿,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五发的桥夹扔给边上的一个正在弯腰找子弹的兵,又看了一眼就躺在不远处的一具被打穿了脖颈连带着半个下巴都被一颗重机枪子弹挂掉的年轻中士的尸体悲伤而又自豪的回答道:“就是他,他做的陷阱和诡雷阻滞了敌人。于是他们只有这样僵持着了。”

元帅爬到倒在血泊中的年轻中士身边,认真的看了看他的脸。这真的是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呵!金黄色的头发是阳光的颜色,棕色的眼睛是那么那么的吸引人,只是……没有一丝神采……

兄弟啊,我用我的步枪杀死入侵的杀害你的敌人,你在天堂看着我,然后慢慢的闭上眼睛…

P.S.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中国军人万岁!庆祝八一建军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