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陷入“深渊”?

2008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回首过去的大半年,物价飞涨,股市一跌再跌,全球经济只可以用惨淡经营来形容。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次贷危机、高油价和高通胀成了普通百姓耳熟能详的三个经济名词。


金融市场震荡致全球损失数千亿美元


去年夏天,美国次贷危机全面爆发,并迅速从房贷市场蔓延到其它金融领域影响到美国的实体经济,并引发全球主要金融市场的持续动荡。次贷危机宣布了美国房地产泡沫市场的终结,也对未来若干年世界经济走向影响深远。


次贷危机的爆发,源于美联储连续降息,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受此影响,房地产市场开始迅猛发展。推动这一现象的最直接因素就是贷款机构的次级房贷计划。它主要针对无法申请到正常贷款的低收入人群。2007年夏天,形势转变,房价下跌、银行回收房越来越多,次贷链条开始断裂,次贷危机愈演愈烈,引起世人关注。


2008年次贷危机进一步蔓延和深化。3月,美国第5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宣布出现流动性危机,最终被摩根大通低价收购。雷曼兄弟、花旗银行这些曾深度涉足次贷领域的金融机构如今都在艰难度日。


7月,美国最大的两家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陷入困境,带动纽约股市大幅下挫,进入漫漫“熊市”。7月11日,加利福尼亚州的印地麦克银行遭疯狂挤兑后宣布倒闭、被美国联邦储蓄保险公司接管。随后,位于内华达州的第一国民银行和位于加州的第一传统银行也相继关门大吉。至此,今年以来美国已有7家银行破产。


如今,在次贷危机的阴影下,美国信用卡欠款越来越多,失业率上升,民众对未来生活的信心下降,购买商品趋于保守。对于企业主来说,要贷到款也越来越难。失去了信贷的支持,经济的增长就缺乏足够“燃料”,整体经济活动也将受到极大抑制。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预测,次贷危机有可能向更广泛的房贷领域、汽车贷款、学生贷款、信用卡等领域演变,进而进入实体经济和服务业,这将进一步加大美国乃至全球金融动荡的风险。


加上原油、粮食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引发的全球性通货膨胀,美国的次贷危机对世界经济造成了严峻挑战。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中,全球与次贷相关的资产减计和损失已达到4690亿美元。


为了应对次贷危机,美联储使出了各种招数。除了连续降息外,它还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等联手,频繁向金融市场注入巨资,防止资金链条的断裂和危机扩散。美国政府也给老百姓直接发钱,来刺激消费。7月30日,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总额达3000亿美元的房市援助法案。


7月29日和30日,美股连续两天大幅反弹,金融股呈领涨之势。《华尔街日报》30日分析称,投资者试图判断出华尔街信贷危机是否真的已临近尾声。美林公司28日宣布,计划出售超过30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资产并发售85亿美元股份,以增强资本实力。投资者将此举视为金融公司化解眼下难局、重获稳定收益的必要举措。一些人希望,美林新计划的结构可以作为其他公司的效仿蓝本。


不过,7月28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却指出,美国房地产衰退还未到尽头,消费者和银行正在恶化的信贷状况可能拖延美国经济放缓的时间。


“第四次石油危机”魅影若隐若现


今年1月2日,国际油价就突破每桶100美元的心理关口。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国际油价节节攀升,并最终于7月11日,创下每桶147.27美元的纪录高位。尽管国际油价近期出现大幅回落,但是无人知晓,国际油价的未来涨势是涨还是跌。


受全球供求、结算货币汇率、地缘政治、经济前景、气候变化以及股市行情等因素的影响,国际油价走势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近年来,世界各国对石油的需求增长始终强劲,但石油供给上的一些限制制约了产量进一步增加。这使得即便只是小的供应中断,石油市场也会发生震荡。除了商品因素,金融因素也在推波助澜。美元持续贬值直接导致油价上涨,而次贷危机爆发后,国际游资纷纷逃离股市,涌入包括原油期货在内的商品市场,吹出油价“泡沫”。


如今,高油价已成为引发全球性通货膨胀的一个重要因素。以石油为原料或燃料的航空、航运、汽车运输、石油化工等行业最先受到油价飙升影响,这些行业又把压力转移给下游行业,其它行业也随之产生物价连锁反应,最终导致整体经济运行成本提高。油价的走高,还导致对生物能源的需求急剧增加,进一步推高粮食价格和通胀水平。今年上半年,全球已有25家航空企业因难以负荷油价成本而破产或停止运营。


国际油价居高不下对全球经济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甚至“第四次石油危机”的魅影已若隐若现。最近,从欧洲到亚洲,从航空业到运输业,从渔民到卡车司机,频频出现罢工、游行和抗议浪潮。国际舆论认为,一旦危机爆发,处于高速发展时期且原油依赖进口的国家必然首当其冲受到重创,而依靠补贴抑制国内油价井喷的中国或许会成为最大受害者。



物价高涨使各国经济面临衰退风险


进入2008年,“通货膨胀”登堂入室,成为各国最头疼的问题。今年以来,几乎每个国家新公布的CPI数字都在不断刷新上月数据,创下几年甚至十几年来的新高。这点在亚洲尤为明显。目前,菲律宾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达到11.4%,泰国8.9%,中国也一度突破8%。在较为发达的日本,通胀也达到1.5%,为15年来的新高。亚洲开发银行行长黑田东彦在今年7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食品和石油价格上涨是亚洲地区经济安全所面临的最大风险。


不断高涨的物价使得新兴亚洲国家不堪重荷。今年6月,越南股市胡志明指数在短短8个月的时间内暴跌了700多点。高达25%的通货膨胀率、持续扩大的贸易逆差和财政赤字、过多的外债规模使得越南经济出现危机信号,外界一度揣测越南要爆发金融危机。


实际上,远在欧洲,通胀也超越经济衰退,成为欧洲经济“最大的痛处”。经历过前几年的经济低迷后,欧洲经济近年来稍有起色,但直追经济增长率的CPI增幅让欧洲人高兴不起来。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欧元区6月份CPI较上年同期上升4.0%,这一数字创下了欧盟统计局自1997年开始收集该数据以来的最高纪录。数据显示,美国今年6月的CPI同比增幅也达到了5%,创下了17年来的新高。


去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从每桶50美元一路飙涨到140多美元,铁矿石也在今年6月 “再度加价95%”。


更为严重的是,全球粮食价格也在飙涨。今年4月,标志国际大米基准价的泰国大米突破每吨1000美元,3个月之内上涨2倍多。到5月末,全球的大米价格已经较去年同期上涨约57%,粮食价格上涨犹如一场“无声的海啸”,席卷全球,致使全球37个国家面临粮食危机。为了抗议粮食涨价,肯尼亚、埃及、喀麦隆等国陆续爆发了抗议示威活动,一些地区还发生了暴力冲突,上百人因此丧生。


截至6月底,受次贷危机、高油价和高通胀等因素冲击,全球50个主要股市的总市值减至52.6万亿美元,与去年10月底股市市值历史高峰相比,约减少了10万亿美元,降幅达17%。其中,中国上证综指累计跌幅高达48%,成为全球表现最差的股市,总市值蒸发了接近15万亿元。


专家说,目前解决全球性通胀的唯一办法,可能就是所有国家携手,通过共同加息等方式来收紧全球货币政策,克制通胀。但真要做到这点,难度很大。同样是在经济衰退和通胀之间,美国人却选择先解决经济增长放缓的问题。尽管如今物价飙升,美联储不得不在经济增长放缓、失业率上升和金融市场混乱之间进行权衡,“经济是否已经进入下行通道”才是格林斯潘、伯南克等业内人士最热门的争论话题。


和通胀相比,真正会对全球经济造成致命打击的却是“滞胀”。滞胀是停滞性通货膨胀的简称,在经济学中特指经济停滞与高通货膨胀同时存在的现象,即物价上升而经济停滞不前。有学者表示,美国已经处于“温和”滞胀中。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使欧美与新兴经济体坐到同一条船上。不少国家抱怨,本国的通胀属于“输入型通胀”,欧美国家抱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出口的低端产品涨价向全球“输出”通胀。但更初级的资源性产品价格不断飞涨,又是发展中国家通胀的根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