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梦醒何处 名医之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回到驿馆,袁崇焕义愤难平,对袁刚说道,“准备一下,收拾东西,叫辆马车,我们明天就走,离开这个鬼地方!”,袁刚应了声,不敢多说话,开始默默收拾起来。叶芸似乎有话要说,但看到袁崇焕愤怒的表情,只得忍住不说了。过了一会,叶芸开口打破沉默:“袁大人,您休息吧,别气坏了身子,我先回去了”,“哦,谢谢你了,叶姑娘,这段时间麻烦你们父女了。”,“您太客气了,都是应该的,我先走了”,叶芸似乎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走出房间。


袁崇焕默默地思考着,襄阳王,不就是那个贪财、怕死的铁公鸡吗,左良玉围剿农民军的时候曾经找他借粮饷,襄阳王一毛不拔,搞到左良玉纵兵抢粮,最终左良玉兵败,襄阳城被张献忠攻破,铁公鸡襄阳王乖乖交出上百万两银子和几十万斤粮食后,求张献忠饶命,还是被张献忠一刀咔嚓了,真是绝妙的讽刺!


一个地方藩王已经令地方苦不堪言了,全国还有几十个这样的藩王,是个个都这样鱼肉人民,还是能造福一方百姓呢,多半是前者吧。朱元璋为保朱氏家族江山而分封的朱姓藩王,到现在成为大明王朝的间接掘墓人,这大概是朱元璋做梦都没想到的吧。但愿不是个个藩王都是如此不堪,不然,平定辽东之后,又该如何收拾这些作恶的藩王呢?否则,民不聊生的话,中兴大明,创建中华帝国无异于痴人说梦。袁崇焕想的头都快炸了,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我就不信收拾不了这班家伙。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袁刚已经将行李装上马车,准备出发。袁崇焕洗完脸,吃完早点,整理好衣服,走出房间。“袁刚,都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好,我们去向叶大夫辞行,回来我们就出发”。“好,您上马车,我们这就过去”。


马车驶出驿馆,向叶一针家里出发。车走了一半,叶芸迎头急匆匆地跑过来,“袁刚,袁大人呢?”,“在车里”。袁崇焕听到声音,从车里下来,“叶姑娘,什么事情这么急?”,叶芸眼睛红了,眼泪止不住滴下来,“不好了,父亲今天一早被襄阳王的人带走了!”。“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咋回事?”,叶芸擦擦泪,定了定神,才开始讲出发生的事。


原来,叶一针作为襄阳一带的一方名医,也算是天生傲骨。因不满襄阳王的所作所为,立誓决不给襄阳王府的人医病。襄阳王府曾经多次找他,可叶一针总是以这样和那样的理由推托、拒绝。襄阳王府的人也不想得罪这位名医,久而久之,襄阳王府也就没再找叶一针,而是找其它地方的名医了。可是前段时间,听说襄阳王得了个怪病,请的医生都治不好,王府的人来过两次都被叶一针拒绝了。今天一早,王府总管带了几个衙役来找叶一针,两三句谈不拢,衙役干脆动手把叶一针绑架上车,带回王府。叶芸跟着跑到王府,被衙役挡在门外,哭了一会,这才想起找袁崇焕想想办法。


袁崇焕一听,“不好,以叶大夫的性格,绝对不会向襄阳王妥协,八成要出事!袁刚、叶姑娘,上车,去王府,看来今天还是得会会这个襄阳王了!”。


马车向襄阳王府冲去,快到王府门口,远远看到一群乞丐,搀扶着一位白发老人,旁边几个乞丐哭着喊:“叶大夫”,叶芸抢先下车,看到遍体鳞伤的父亲,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袁崇焕连忙扶住,把她扶上马车。快步上前,看到浑身是伤、不是吐出鲜血的叶一针,袁崇焕不由得血往上涌,朝王府门口冲去,却被袁刚紧紧拉住,“你干什么?!放开我,看他们敢把我怎么样!”,袁崇焕抬脚准备踹开袁刚,叶一针出声了:“袁大人,袁大人,没用的。送我回家,我有话跟你说。。。”,袁崇焕松开袁刚,双目如火,大声命令道,抬上车,回去!


扶着叶一针的其中一个乞丐发话了,“袁大人,马车太颠簸,我们抬叶大夫回去”。说着招呼几个乞丐,“兄弟们,小心点”,几个乞丐立马小心抬起了叶一针,向叶一针的家走去。


叶一针被几个乞丐抬回家,马车在叶一针家门前停下,叶芸也醒了,哭喊着冲进家里,袁崇焕和袁刚随后进屋,一班乞丐则退了出去,在门外等着不愿离开。


叶芸立即找来伤药,要给叶一针治疗,叶一针摆摆手:“芸儿,爹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没用的。袁大人,你过来”,袁崇焕走到床前,叶一针吐了口血,断断续续地说道:“袁大人,我要走了,有一件事总是放不下,我这女儿,她娘去世的早,我好不容易把她拉扯大,医术也学的七七八八,总想给她找个好婆家。”,一旁叶芸一边流泪,一边自顾自地帮叶一针清理身上的伤口。叶一针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可这孩子心性太高,来求亲的读书人和官宦子弟她都看不上,都二十岁的人了,还一点都不着急,可是急坏了老朽了。”,叶一针咳了几声,吐出口鲜血,脸上竟然现出一些血色,说话也流利了些,“自从这孩子遇到了你,我看出来了,芸儿喜欢上了你。”,“我?!”,袁崇焕错愕地回答道。


“是的,我现在把芸儿托付给你”。“啊?!可我已经有家室了啊。”,“你一个大英雄,还拘泥于这些,再说,只有托付给你我才放心啊”。“可、可、可,芸儿姑娘她自己也未必愿意啊”。


叶一针扭头,无限爱怜地看着叶芸,“芸儿,你要是不愿意就摇摇头”。听到这句话的叶芸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你看,芸儿同意了”,“这、这。。。”,“不要再说了,难道要老朽死不瞑目吗?”。“那、那,叶大夫,我答应您”,“你叫我什么?”。袁崇焕一听,立即跪在叶一针面前,叫了声:“岳父大人!”,叶一针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这笑容慢慢凝固下来,抬起的手跌落在床上,溘然长逝。


“爹。。。”,随着叶芸撕心裂肺的哭声,门外的一群乞丐齐齐跪了下来:“叶大夫!”,袁崇焕两眼通红,欲哭无泪。


三天后,城外墓地,新坟、新碑,袁崇焕、叶芸跪在叶一针墓前,一帮乞丐也跪在一旁。袁崇焕暗暗发誓,狗王爷,总有一天,我袁崇焕要让你付出代价!烧完贡品,两人双双起身向停在一旁的马车走去,叶芸三步一回头,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涌出。此时,跪着的乞丐也站起来,其中领头的对叶芸说道:“叶姑娘,袁大人,你们放心走吧,叶大夫生前给我们看病没要过一个铜板,还经常接济我们。他老人家的坟我们一定会守好的,你们放心吧!”,袁崇焕忽然心念一动,对带头的乞丐说了句:“兄弟,不管有多艰难,都不能做反贼!”,“袁大人,我们听您的!慢走,一路走好!”


随着袁刚的一声鞭响,马车缓缓向南驶去。很远了,一群乞丐还冲着马车挥手。车内的袁崇焕自言自语道,能少几个就少几个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