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官员7月18日在接受人民网在线访谈时表示,自中组部、国务院国资委日前启动面向海内外公开招聘16名中央企业高级经营管理者的工作以来,报名非常踊跃。到7月19日,报名人数已近1900人(据7月19日新华网)。


央企高管报名者趋之若鹜,与国企高管享受畸形高薪这个内幕逐步揭开几乎同步,这显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就业价值取向的必然结果。


然而,畸形高薪问题绝非“存在即为合理”。历数当下所有被看好的“好职业”、“好岗位”,几乎没有一个不被公众质疑或诟议,而这些质疑和诟议说到最后,都落到了“监管不力”上:任何职业、岗位都应是责、权、利三位一体,如果监管的法律法规健全并执行到位,怎么可能成百上千人争抢一个岗位?某大公司董事长年薪6000多万元,他作了什么贡献居然自称“对得起这份薪酬”?上海浦东首批聘任制公务员上岗,但最高可领40万元年薪的浦东发改委金融规划和金融战略研究岗位却无人问津,那是因为要直观、显现地创造与40万元年薪相称的贡献。

专业机构民意调查发现,中国人“仇富”心理比较严重,个中原因很多,但处于核心位置的一条就是很多“富人”收入不正当、不合法。当一个人的收入拿得让人心服口服时,即使拿得再多也没人心理失衡。如身价百亿美元的比尔·盖茨(比尔·盖茨已正式退休 580亿美元一分不留),可能有人想抢夺他,但绝对没人仇视他。所以,消除公众“仇富”情绪,还要从规范收入着手:跟随趋之若鹜的就业者,对一些高薪岗位实施严格监管,理顺其责、权、利三者关系,如此一来,这样的岗位就不会很热门,居位者拿得的薪水也就无人指戳。


无数求职者的脚印形成了对畸形高薪的“举报信”,哪个行业、哪个岗位趋之若鹜,哪个行业、哪个岗位就亟须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