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本小说首发于铁血论坛-原创小说-历史.都市板块,同步更新中。


王海鹏从睡梦中醒来,头很痛。抬眼看看四周,蚊帐、雕花木床、古色古香的家具,不禁自言自语道:“这是在哪啊?”。这时,门推开了,一个梳着奇怪的发髻、穿着古代服装、十七八岁的小伙子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看到王海鹏醒了,高兴地对着门外大喊:“叶姐姐,袁大人醒了!”说着,走到床前,“二叔,您醒了”,边说边用手试了试王云鹏的额头,“总算不烧了,二叔您饿了吧,我去给您叫吃的”。王海鹏一下子迷糊了,“你是谁啊,我在哪啊?”,古装小伙子也愣住了,“二叔,我们现在在襄阳,我是袁刚,您的侄子啊,您是不是烧糊涂了?”,正说着,一个身着淡绿色衣裙的古装美少女走进房间,“袁刚,袁大人高烧好几天,可能有些思绪不清,先别急,我先帮袁大人把把脉”,古装美少女款款走过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王海鹏刚想说话,古装美少女左手手指在嘴唇上做了个别说话的动作,脸上闪过一摸红晕,开始帮王海鹏把脉。不一会,美少女吁了口气,说道:“袁大人脉象平实,心智不乱,可能发烧时间太长,一时还没恢复,等会让我父亲再给袁大人看看,应该没有大碍了”。王海鹏彻底糊涂了,忍不住问道“我是谁啊,姑娘你是谁啊?”,美少女噗哧笑出声来:“我叫叶芸,您都不记得了,您是袁大人哪!”。“袁大人?”,“是啊,炮毙努尔哈赤的袁崇焕袁大人啊”。


王海鹏脑海中电光一闪:“现在是不是天启7年?”,“是啊,您记起来了?”,王海鹏忽然明白了,记起在广东东莞石竭袁崇焕纪念馆的一幕。海军陆战队的上尉连长王海鹏,大学毕业后投笔从戎,参军进了位于广东某地的海军陆战队。作为部队的重点培养对象,经过两年的部队磨练,王海鹏晋升为上尉连长。读大学时养成的习惯,王海鹏酷爱阅读军事历史方面的书籍,汉唐盛世的金戈铁马、宋朝岳家军的气吞山河、明代王阳明的谋略睿智、满清的甲午之耻与丧权辱国,无不令其或拍腿而起或垂首顿足。特别是明末崇祯杀袁崇焕而自毁长城,令泱泱中华在此后的三百年沦为人人得以鱼肉的东亚病夫。既为崇祯乱杀忠臣而义愤,又感叹袁崇焕统军无方,任由一次次大好机会从手上溜走。每读明史,不禁感概万千。


一个星期天,王海鹏专程前往东莞石竭袁崇焕纪念馆,细细地参观完纪念馆,走到袁崇焕雕像前,点起香,鞠躬拜祭,一边心中默默念叨:袁公忠勇,惜乎谋略欠奉,错失多次良机。若自己处在袁公的位置,是否能力挽狂澜,使大明中兴,或者可以吧,似乎还欠点东西,红薯。。。,王海鹏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将点起的香插进香炉,抬头看,袁崇焕的雕像似乎活了,突然间,似乎一股强大的电流将王海鹏击昏。。。


明白了,王海鹏穿越时空来到明末的天启七年,成了辞职返家途中的袁崇焕。王海鹏一阵发晕,然后心中不由得一阵兴奋,从现在起,我不再是王海鹏,我就是袁崇焕,我将改变历史,我将中兴大明,开创中华帝国!





袁崇焕掀开身上的薄被,下床站了起来,腿一软,旁边的叶芸赶忙扶住:“袁大人,您病还没全好,又几天没吃东西,别急着起来”。说着,把袁崇焕扶到床边,躺下。“袁刚,快去拿吃的过来”,“来了,刚煮好的面条”,袁刚边说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走进房间。袁崇焕摸摸肚子,还真是空空的,“还真饿,端过来吧”,说着袁崇焕想起身下床,却被叶芸按住了:“您还没复原,别起来,坐着就可以了。袁刚,面条给我,我来喂袁大人”。说着就不由分说地端着面条,一边吹气,一边喂了起来,袁崇焕无可奈何,只得一口一口吃起了面条。肚子饿了,面条还真好吃,一会儿,一碗面条就下肚了。叶芸拿出手绢,细心地帮袁崇焕擦擦嘴,眼神与袁崇焕稍一接触,脸上腾起一抹嫣红,袁崇焕不由得一阵发懵。


“袁大人,您休息一会儿吧。等会我回去叫父亲再帮您看看,应该没什么大碍了”。“麻烦你了,叶姑娘”,“这点小事,没啥”,“对了,叶姑娘,别再叫我袁大人了,我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叫我袁先生好了”,“我才不管,您在我们这些老百姓心中就是袁大人”。说话间,叶芸已经轻快地走出房间。


“袁刚,扶我起来,我要洗把脸”,袁刚走到过来,扶起袁崇焕,来到洗手盆旁边,洗完脸,擦干净脸上的水,在镜中第一次看到袁崇焕的样子,中等偏矮的身材,脸微黑,不算太重的络腮胡,相貌中等,不算英俊,但却不怒而威。


“二叔,您不知道,这几天,您高烧不退,可把我吓坏了,好在有叶大夫和叶姑娘。谢天谢地,您总算是好了。”,“袁刚,扶我到院子里走走。”,“好。”


来到院子里,看着院墙上的一些不知名的小花,袁崇焕问道:“我们是在官府的驿站?现在是5月?”,“是的,这里是襄阳驿站,今天是五月初八”。“哦,五月初八”,袁崇焕盘算着,还有大概三个月,崇祯就该上台了。


二人在院子里散步,有一搭没一搭地扯些话题。一个六十多岁白发老人一边走进院子,一边爽朗地笑着,“袁大人,看来是好多了”。“叶大夫,您来了”,来者是叶芸的父亲,襄阳一带的名医叶一针。


“袁大人,快进屋,老朽再帮您把把脉”。进到房间,叶一针闭上眼睛,细细地帮袁崇焕把脉。“袁大人,您已无大碍,可喜可贺”,“有劳叶大夫了和叶姑娘了”。“袁大人折杀老朽了。为袁大人瞧病,老朽倍感荣幸”。说话间,叶一针写了一个方子,“老朽再开张方子,给您调养一下,老朽告辞了”。“袁刚,您送送叶大夫,顺便去抓药”,“是”,袁刚和叶一针走出房间。袁崇焕开始静下来,整理思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