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戒不掉的烟

说起抽烟也算有些年头,小时候在乡下过年,借放小鞭炮的机会,在旁边眼巴巴的盯着父亲那抽了一半的大前门烟,“爸,好了,把烟头给我放炮去!”父亲有些不舍的猛吸一口,递了过来,并关照“自己不能抽啊!”却不讲明原因,我和华子就拿着烟头边点小鞭边趁人不注意慢慢溜到墙角,也学大人样以大拇指和食指夹着烟头,放到嘴边,想尝尝大人们享受的乐趣,轻吸一口入肺――一点也不香,而是剧烈的咳嗽,实在不明白这玩意何以被称着“香”烟,那以后很久都没再抽。

再一次开始抽烟是在大学里,北京的一哥们本来一直就抽一种过滤嘴“长乐”牌香烟,赶上有人过生日喝酒、吹牛,随大流的抽着玩……那时做设计临到交作业,往往通宵赶图,最难熬是凌晨3、4点钟,困、饿,大教室里到处是震耳欲聋的各式音乐,一块块用图板隔开的小空间里,不时冒出缕缕青烟……为了解乏,为了寻找那几乎枯竭的灵感,慢慢的自己也喜欢上了烟雾眼前萦绕的感觉,记得自己买的第一包烟好像是不带嘴的南京,具体价格记不清,主要是熬夜时抽,平常就搁绘图桌抽屉里。

后来毕业分在设计院,经常上工地帮施工单位处理现场,偶尔帮甲方干点私活,人家也送烟送酒(刚开始基本是红塔山或玉溪),没地方消化,就由办公室的兄弟们分食。坏就坏在一个大办公室一排边坐着的5个弟兄们都是烟枪,有一人烟瘾上来开抽,必是满发一圈,本还没到自己想抽的时候,看看大家都抽,也忍不住点上……一会儿自己干活累了或干完活烟瘾上来,也是满发一圈,齐齐点上,吞云吐雾;另一个烟抽的多的就是打麻将的时候――糊了牌高兴要抽,老不胡牌郁闷要抽;加上有段时间跟女朋友吹灯,心情不佳,一来而去,烟越抽越多,直到一次体检,医生明确告诫:肺部阴影,烟要少抽,才开始后怕。但在一个被“烟枪”包围的小环境里,即便自己一根烟不回发,每天积下的烟也一包有余,少抽几乎就是一句空话,于是痛下决心:戒烟,改吃口香糖。

本不是个欲望特别强烈之人,抽烟原本一为解乏,一为消遣,瘾并不大,说戒其实只是给“烟友”们发出的少抽的姿态,因而很快见效――在家里本来就不抽,在办公室基本不抽,和朋友喝酒或过年过节偶尔也抽,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外出打工。一个7、8个人的公司,只有老板抽烟,也许觉得一人抽烟怪孤单无聊的,总想发展烟友,除了我跟驴儿外都是小年青,便想到了我:“来吧抽一支,反正你平常抽得少,不会上瘾……”――一定是驴儿这小子透露了我以前抽烟的事,抽就抽吧,但给自己定下规矩:一是烟以陪抽为主,在外应酬一律不抽,每天限量不过5支;二是除过年过节外,自己不买烟。

现在想想这第二条实在是高明之举:其一,如自己买烟,正儿八经摆出抽烟的架势,就变成平等的烟民关系(而“陪”就不一样了,是作陪,是一种被动,一种付出,比如“陪酒”被陪者是要付费的,呵呵,有点无奈和无耻吧),开会、讨论方案时,以老板的“大瘾”,发过两轮烟后,自己总也得回敬一圈吧,这样一来便如以前,烟就会越抽越多;其二,老板抽烟基本上是硬芙蓉王和软硬中华,偶尔也抽甲方送的其它地方名烟,如自己买烟就牵涉到烟的档次问题,档次低了老板抽不惯,档次高了经济上吃不消,在外面应酬也是同样的尴尬――打交道的多为开发商、政府官员、施工企业,出手基本清一色的中华,除了烟的档次问题,一圈一圈 “礼尚往来”的抽法,那烟就会抽的没个底……

虽说控制自己的吸烟数量,尽量不上瘾,但有时熬夜赶图、尤其是做方案进入胶着阶段,需要绞尽脑汁,调动全部脑细胞时,还是有想抽一口的冲动:如是白天我就踱到老板办公室去转转,随便找个话题侃上两句,一般老板会很有数的扔过来一根烟,一起点上,吞云吐雾;如是晚上,则以口香糖或咖啡代替,也有去盥洗室用凉水抹一把脸,把音乐开的震天响再顺带去qq玩几把游戏的……效果基本跟抽根烟差不多。

其实抽烟,如生活中的很多有害事情一样,明知不可为,由于总总原因不得不为时,那就尽量控制好这个度,权当时自我安慰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