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豹突击队 激发战争能量 营救(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28/


营救(2)

“那个混蛋果然开始动手了”瑞克瞥了瞥嘴,“看来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营救出那个中国朋友”说着放下了捂住眼睛的双手“至于还有一个中国朋友和我们的人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希望柴夫斯基和另外的两人不是那个混蛋大使的帮手,不然的话,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你是更加担心另外一位中国朋友的安全?”瑞克一个起身“趴下”,迅速抱住了猫着腰的莫妮卡,滚落到地上,就听见嗖嗖的流弹从头顶无序的飞过,有几颗砸在头顶上方的石块上火星四溅,叮当作响。

“你是不是疯啦,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来这里守株待兔抓人质的,你这样大规模的进攻是为了什么?就不怕族长怪罪吗?!”一看情况不对劲的乌兰从背后一把拉住了还在拿着AK射击的阿里,下意识厌恶的摔了摔手,看着这个自己心里早就不服气的外姓队长。

“乌兰,你少废话,这次的行动族长是同意的,而且是总司令易仆拉欣亲自下的命令,我们这次不光是为了抓那些俄罗斯小子,也是为了顺便消灭这些国家和名族的败类,要不然你以为这次的行动我们会倾巢出动吗?!”

“那好,既然这样我也不废话了,那些俄罗斯小朋友怎么办?”

“早就有一个小队去抓捕他们了,放心,问题不大。”阿里看着乌兰紧锁的眉头,不以为然的说着。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只安排了一个十人小队去抓捕?”乌兰很担心,话语中满是责备“阿里,你太大意,太轻敌了”。

“什么少年特种兵学院的,狗屁,就是一帮刚刚断了奶的小羊羔。”

他们这边正说着,在一处山坡上的复国军游击队的一个小队已经与瑞克他们接上了火。

“队长,对方的火力不是很猛,我们是不是下去抓个舌头,问一下对方的身份。”瑞克身边的一个少年扣动着手中食指关节上的扳机,又是一个点射,解决掉了躲在一颗树木后只露出半边脸的复国军游击队员。

“不用,解决掉就行,你难道没有从夜视镜中看出来吗?他们的装备是不是跟我们差不多?”队长瑞克不由苦笑。

“对,他们用的武器都是AK,好像统一制式的一样,没想到我国的武器在国外是这么的受欢迎。”那个少年队员再次透过夜视仪瞄准镜看了下里面几个绿色人影的活动情况。

“莫妮卡,你带三班留下来拖住他们,尽快解决,我们得马上去解救那个被困在铁笼中的中国朋友”,瑞克看见有几位不明身份的黑影朝着铁笼的方向走了过去。

“是”。莫妮卡也不含糊,头也没回的指挥起战斗来。听着身后传来的几声手雷的爆炸声,队长瑞克心里慢慢变得踏实起来。

“柴夫斯基,前面安全吗,可别中了埋伏?!”一位俄罗斯特工左顾右盼、心神不安的提醒着一旁的柴夫斯基。

欧阳小忠感受着这四周得肃杀之气,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握在手中的突击步枪有点微微抖动,握把有点湿湿的,胸口的起伏有点急促起来。

“欧阳我们走,你们两个在这里接应我们,一旦发现有什么情况立刻示警。”

“是。”身后的两位大使馆工作人员手持突击步枪快速的散开,就近寻找了有利位置隐蔽起来。

透过淡蓝色的月光,徐奕在铁笼中隐约看见几个黑影像兔子一样快捷的来到距离自己不到300米的距离处。完了,这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这个国家怎么跟个垃圾桶一样,什么武装势力都有。

“谁。”一束强光从徐奕的身后直直的射了出来,落到了徐奕正前方的500米处,一道粗大的乳白色光柱驱散了黑夜的光芒,把早已蜷缩起来、沾满露水的草叶直照射的探出了脑袋,用叶子挡住了眼睛。

“砰”的一声枪响,刚刚还电力十足的强光被一发子弹击中,顿时没了生气,灭了。

“嗒嗒嗒……”,一梭梭子弹直奔小树林飞去。

“看他们的反应就可以知道对方的技战术水平还是不错的,还有几百米的距离我们匍匐前进过去。”柴夫斯基和欧阳小忠把身子压得很低,深怕一露头就被点到名去阎王哪里报道。

刚贴着地面爬出大概三十米不到的距离,就听见后面传来了“莎莎”的声音。

“不好,有蛇”欧阳小忠一个激灵,刚停顿下来稍稍抬了一下肩膀,就听见“哎呦”一声,欧阳小忠支撑着身体的手臂一软,肩部立刻带动头部垂直摔了下去,一个标准的狗啃泥动作。原来是右手臂被飞来的子弹砸了一个血窟窿,粘稠滚烫的血液从身体里毫不犹豫、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想出来看看这个外面的世界到底个什么样。

柴夫斯基不敢大意,趴在地上,小心的伸出右手拉住了欧阳小忠的左臂,感受着欧阳小忠有点颤抖的身躯,柴夫斯基用力押着,深怕他一 冲动站了起来,那,可就玩完了。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柴夫斯基个欧阳小忠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身后有一个硬物顶住了自己的脚心。听口音,说的是带有俄罗斯口音的英语,而且是童声。

一听这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公鸭嗓子,而且还带着一股浓烈的俄罗斯口音。柴夫斯基顿时就明白了,不是那些少年特种兵学院的学院又会是谁?!

“各位不愧是我国的少年精英啊,我是柴夫斯基,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柴夫斯基就这样脸贴着地面尴尬的介绍着自己,从来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国内的武装人员如此见面,今天算是在这些乳臭未干的少年特种兵面前糗到姥姥家了。

“柴夫斯基?”瑞克有点疑问“你们的动作倒是蛮快的啊,这么快就找到并摸了过来。”瑞克语气中透着一丝不屑,能在执行任务中把中国朋友变成敌人俘虏的,这本事还真是‘大’了去了,这样的能力也配在大使馆工作,真是世风日下,难道祖国真的在走下坡路了吗?瑞克队长满脑子的奇怪想法。

“呵呵,我是这次派出任务的队长,我叫瑞克。”瑞克没有讲明自己是少年特种兵学校的,只是说自己是这次任务的队长。

妈的,这个混蛋小子,毛还没有长齐呢,这不是摆明了要我听从他的指挥吗。柴夫斯基暗自惊叹这个叫瑞克的小子厉害,话中还带着刺。

柴夫斯基说:“对了,我们还有两个同志在后面负责警戒,你们有没有看见他们?”

瑞克很淡然的说道,好像早就有预料一般:“那两个混蛋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见马克思去了。”

“不会把,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牺牲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就报销了两人。”柴夫斯基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瑞克发现了柴夫斯基的担心,换了一种口气说道:“看他们的中弹部位,我可以肯能是流弹。”

柴夫斯基很快恢复了战斗状态“我们的中国朋友还在困在笼子里你,得赶快去营救。”说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又说道“我身边的是我们的另一位中国朋友,刚刚受了枪伤,你们掩护他下去包扎一下吧!”

“你看这么密集的流弹能撤下去包扎吗?现在的唯一的路就是向前冲了。”

简单的俄罗斯军事对话欧阳小忠还是能够听懂的“对,现在最要紧的不是给我包扎,我的伤是小事情,关键是把徐奕救出来,他现在可还困在笼子里呢。”

“你们两个休息一下,看我们的。”把脸贴着地面的瑞克向后扭了下头:“快,我们匍匐快速前进,在距离50米的地方给他扔几个闪光弹过去。”

“不,我们一起前进,我柴夫斯基就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为了朋友!”

“不,为了荣誉。”欧阳小忠从咬紧得牙关中蹦出了几个字。说完就率先往前爬行起来。

两人说的话让在场的所有少年特种兵学员都很感动。

队长瑞克从心底涌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是战友情还是战斗意志,一时半会儿还不是能很好的体会出来。

好像有一股叫做血性的东西在自己的心里来回游走,只见他非常豪气地吼了一嗓子“兄弟们,冲啊,踢那些混蛋的鸟蛋去,哈哈……。”

……

“乌拉,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基地到处都有人袭击?!”库伯喊叫过乌拉,非常气愤的问道。

乌拉:“首领,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有人来捣乱?”

库伯:“复国军游击队。”

乌拉很有信心的说:“我带人去阻击他们,我们有美军给的新式武器,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把来犯之敌给消灭的。”

“恩,你去阻击他们,我去请求美军的支援,可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库伯说着看向了一旁的乌拉,厉色的眼神看得乌拉心里一阵心虚、不敢直视。

“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乌拉发出了疑问。

“你的妹子乌兰好像也参加了这次的行动,你准备怎么办?”库伯说出了乌拉心中一直不想提及甚至是极力回避的问题。

乌拉显得很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脸上的表情也是一阵红一阵白,牙齿咬的嘎嘎作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首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乌拉现在是你的人,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乌拉没二话,一枪就蹦了乌兰的脑袋给你看看。”

“好,呵呵,不愧是我最得力的手下,也不枉我栽培你。”库伯微笑的看着一脸决然的乌拉,看样子不像是做作的样子,这让库伯对他的表现很是满意。

库伯微微的点了下头,重重的在乌拉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你去做你的事情吧,我马上去联系美军,要求他们支援。”

“是。”乌拉敬礼后跑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