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8/


雪,纷纷扬扬的下着,大团大团的白色静静的覆盖着整个城市,火车站台上浸染着大片大片傻气的绿色,是挺傻,我总觉得这身军装穿我身上不大合身。耳边是数不清的哭声,叮咛声和鼻涕声。没人送我上车,爹妈忙着做生意,我已经有小半年没见过他们了,这次当兵,他们也就是打电话问候了一下,说,你舅舅是军长,你去了好好干,别丢人!然后在我的银行卡上打了不少钱,我查了一下,估计够我在部队花两三年了!我总觉得他们似乎是不要我了一样,天啊,我究竟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啊?

我呆呆的看着向远方延伸的车轨,心中懵然升起许多不舍,舍不得家,舍不得哥们......好像还有什么?舍不得.....糖糖!不知为什么,每次提到糖糖,我总会带着一些愧疚和不安,我知道,她是喜欢着我的!从小我们就是邻居,两小无猜的牵着手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等待变成大人的那天,现在长大了,可我又要离开了!当我告诉糖糖说,我要去很远的地方当兵时,糖糖转过身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我说,糖糖,你等我回来,好不好?她说,好啊,好啊!然后,我眼圈就红了,我没有勇气转过她的身子,我怕看到她泪流满面的样子,从小到大,我一直在欺负她,把她弄哭,可我没有哪次象这次这样怕她哭过!

"新兵集合"远处有人喊了一声,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提着行李跑了过去.一个军官拿着花名册开始点名,

"姜瑞凯" "到"

"王大虎""到".........

开始登车了,要走了,心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酸酸的!走进车厢,里面全是和我一样的新兵,每个人都茫然的坐在那里,每个人都不认识,每个人的面孔都有些紧张,“那个兵!”过道前的一个军官向我喊道,“过来坐这儿”我提着行李走了过去,军官不满的瞪了我一眼,“以后听到命令时,要喊‘是’明白了吗?”我瞅了他一眼,肩上是一杠两星。妈的,一个中尉,哪那么多事啊?我挺起胸膛,大声了喊“是,明白!”军官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坐我对面的新兵仍旧在呜呜的哭,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转移视线瞅着窗外,火车缓缓的开动了,拽了一车厢的新兵,呼啸而去!这座生我养我的城市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我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原野,心说,别了,我的家乡!别了,我的糖糖!

“哥们儿,你家哪儿的?”旁边的新兵转过头,跟我搭话!

“武昌区的。你呢?”

“操,老乡啊?我家也是那边的,我叫李浩!”

“我叫姜瑞凯!”我顺手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递向他,他接了过去,扭过脸的向车厢门口看去,摇了摇头,把烟装在口袋里,“这儿不让抽,那儿有军官,忍忍吧!”

我扭头看了看在门口闲聊的两个军官,把烟收了起来,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李浩闲扯,李浩唾沫横飞的从他上幼儿园揪小女生小辫讲到他长大了为班里的小姑娘打架,最后终于累得靠在我身上睡着了!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那张睡脸,除了糖糖,我还没让别人靠过我呢,妈的,这小子是不是故意占我便宜啊?

火车开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停在了石家庄站。车站旁停着几辆军用卡车,我们被拉到了新兵营。

“妈的,怪不得这墙头有点低,这荒郊野外的,什么都没有啊!”李浩发着牢骚“哎,凯子,你说我们是不是要给买给人家当苦力啊?这地方怎么那么偏僻啊?”

“说这有屁用啊?妈的,人都来了,老子要是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了,家里有人知道吗?”我没声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集合”一个军官喊了一句。我们提着行李站到队列里。一个少校走了过来,他一脸的严肃,目光冰冷的从我们身上划过,“现在开始点名并分配所属的新兵连,点到名的答‘到’,然后提着行李到所属连队,明白了吗?东张西望的新兵仿佛无视他的存在一样,仍在下面吵吵嚷嚷!少校注视了我们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我们都感觉到他阴冷的目光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他才慢慢的说,“刚才我说的话都听明白了吗?”“明白了!”我和李浩故意捣蛋的拉着长音,当所有人都闭上嘴巴的时候,仍可听到我和李浩竭尽全力的嘶喊,少校的笑了笑,说“不错,挺有精神,既然这样,那就先跑跑步热热身吧!为以后新兵的训练打个基础!行李都给我背着,全体都有,向右转,操场方向,跑步走!我没喊停谁都步许停下来,明白了吗?”

“凯子,我不行了,我跑步动了!”旁边的李浩一边喘气,一边对我说!“我死这儿得了!”

我一把揪住李浩的背包带子“你别说话了,调整呼吸,保存体力!我带你!”我是学校体育队的,平时就这么练习跑步,长跑不在话下,学校离家很远,上学的时候就是糖糖骑着自行车,我跑步陪着她!如果我累了,就带着糖糖去学校。不知道跑了多少圈,我们才停下来,除了我,其余大多数新兵一个个气喘吁吁的,恨不得躺在地上!后来我们才知道让我们跑步的少校是新兵营的营长冯峰。

之后,我们点名被分到了所属新兵连,我和李浩分在了一起,新兵一连二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