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刘老太太见是刘阶民,就道:“阶民,是你啊!你守义哥嫂呢?狗子可是等急了。”

“娘!一会再说。”刘阶民说完,就指挥葛小六等把里间的一张床倒腾出来,抬到了堂屋当门。

刘老太太一看就傻了眼,“阶民,这,这……”

“是嫂子她……”刘阶民欲言又止。

狗子急切地问道:“我娘怎么样了?阶民叔叔,你快说啊!”

“等一会再说。”刘阶民说完就带人出去了。

不一会,陈玉芝就被架到了灵床上,狗子见状也不问了,立马扑到陈玉芝身上号啕大哭。

刘老太太握着陈玉芝的一只手,也哭了起来,“老天爷啊,早上走时候还是好好的一个人,到了晚上怎么就没人了呢!这是怎么回事啊!呜呜!”

刘阶民人等也跟着抹泪。

这时,狗子抬起头,哭哭啼啼地道:“阶民叔叔,我娘是怎么死的?”

刘阶民泣不成声道: “你爹带着几个人去山东分局开会了,你娘和另外一些人去给你姥姥烧纸,碰到了日本人……都死了。”

狗子又接着埋头痛哭。

不一会来了几十口子村民,见状,无不伤心流泪。而那些烈士家属们无不痛哭流涕。

不一会,灵棚搭好了,狗子也穿上了孝服,一位孙姓老太太把自己送老的一套穿戴拿来给陈玉芝用了……

覆盖的白纸让陈玉芝和尘世幽明永隔。

灵床两边铺了一些麦秸瓤子,是用来守灵的,而守灵的人当是狗子。可刘老太太因感到狗子还不到十岁,太小了,也怕狗子害怕,就要带狗子到里间睡觉,可狗子说什么也不愿意,非要守灵不可。看到狗子固执地坐在那,身上裹着一床被子,泪水洗面,不禁老泪纵横,就和狗子同裹一床被子,揽着狗子,陪狗子守灵了。

刘阶民安排两个战士陪狗子守灵后就回家了。

春寒料峭,后半夜就有些冷。狗子出了被窝,到里间拿了一床被子要给陈玉芝盖上。

刘老太太含泪道:“狗子,人死了是不怕冷的。不要盖了。”

狗子仍然把被子盖在了陈玉芝的身上。转身扑到刘老太太怀里,就哭了起来,“奶奶,我想俺娘……”

刘老太太就哭出了声,“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没了娘……”

那两个陪夜的战士也跟着抹泪,一个战士握紧拳头说:“狗子,我们一定给你娘报仇!多杀鬼子。”

另一个战士也握紧拳头如是说。

这时,狗子抹了一把眼泪,“安葬好我娘,我也当兵去,跟我爹杀鬼子!给我娘报仇!”

一个战士道:“狗子,精神可嘉,可你也太小了,怎么和鬼子拼命呢!”

狗子就感到很委屈,想了想,“听我爹说,独立团有个骑兵连,那我就去喂马。”

刘老太太把狗子揽紧,“狗子能有这份心就够了,打鬼子是你爹你阶民叔叔你这两个叔叔和独立团的事,你现在可是上学的时候,长本事的时候,不学好本事,到时候怕是什么也干不了。你还是在家安心读书吧。”

狗子就不作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