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郑守义和陈玉芝去烧纸,狗子中午饭是在刘阶民家吃的。因刘阶民结婚不久老婆就被炸死,老两口膝下无孙辈,就把狗子当作自己的孙子了,平时家里有什么好吃好喝的也都是把狗子叫过去。听说狗子中午要来家吃饭,刘老太太就早早地到地里挖了一篮子荠菜,等狗子放学来家,鲜美的鸡蛋荠菜饺子就上桌了。狗子本来就馋饺子,吃完一碗又来了一碗,喜得刘老太太合不拢嘴。狗子吃过饭要刷碗,刘老太太哪里肯让,为此,娘儿俩还争了一会。下午放学后,狗子径自回家了,见爹娘还没回来,就坐在村口路边的一个柳树身子上等。天色向晚,伸向远方的小路渐渐被黑夜侵吞,可仍不见爹娘的影,狗子正着急,刘阶民的爹过来了,喊狗子回家吃饭去。狗子不想回,可还是被扯走了。吃过晚饭后,狗子由刘老太太陪着回家了。刘老太太来时端来了针线框子,一边纳鞋底一边陪狗子做作业。见狗子做完作业了,刘老太太让狗子睡觉,可狗子非等他爹娘回来不可。娘俩就有一句无一句地聊着等,这时,狗子道:“奶奶,给我唱个曲儿吧,我可爱听了。”

刘老太太放下手中的活,笑了笑,“好!奶奶就给你唱一段。唱个什么呢?小放牛。”


天上雪柳什么人栽?地上黄河什么人开?

什么人把守三关口?什么人出家没回来?

天上雪柳王母娘娘栽,地下黄河龙王开。

杨六郎把关三关口,韩湘子出家没回来。

赵州石桥什么人修?玉石栏杆什么人留?

什么人骑驴桥上过?什么人推车轧道沟?

赵州石桥鲁班修,玉石栏杆圣人留。

张果老骑驴桥上过,柴王爷推车轧道沟。

什么人东家桥上打老虎?什么人敲圆卖香油?

什么人提刀桥上走?什么人勒马看春秋?

赵匡胤东家桥上打老虎,郑子明敲圆卖香油。

周仓提刀桥上走,关公勒马看春秋。


刘老太太曲儿刚唱完,门口就有了嘈杂声,狗子就跑出去了。

门口停了一辆四轮大车,几个当兵的也跟着过来了。狗子没瞅到爹娘,却看到了刘阶民,就道:“阶民叔叔,我爹娘呢?”

“狗子,我们到屋里说话去。”刘阶民说完就揽着狗子进屋了。葛小六和两个战士也跟着进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