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破事

烟台林子

话说此事因网上一句戏言引起的,事情是这样的,本人在群里看到一好友埋怨蚊香点不着了,原因是蚊香潮了。


我也是跟你一样的人,热心肠,于是乎,我就兴冲冲的教他一个公认的绝招:话说,一位大仙告诉我说:蚊香潮了?不可怕,只要按我说的认真去做,保证让你的蚊香返朴归真,更奇妙的是“香”得益彰,便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


可这位挚友很是不合作,因为怕自己的内裤破掉,有人要问了,这跟内裤有啥关系嘛,唉,这里面的学问啊,可大了

我,竟是在梦里见识了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离开网吧,我为挚友兄的事仍耿耿于怀,念念不忘,担心的很,真的担心他会因此一失足成千古恨,一不小心成了杀蚊凶手,像我曾经犯过的错误那样(庆祝,我终于压死了一只蚊子),虽然已经时过境迁,驱蚊已经成为我的宗旨,但萦绕在我心头的心理阴影总是笼罩着我,最可恨的是,我当初那样残忍的杀死蚊子,竟然还为自己所谓的成功而得意忘形,现在想来,真的是悲痛欲绝啊。


躺在床上,脑袋有些混混沌沌,迷迷糊糊的,心里还是搁不下挚友兄的那件破事,于是,在梦里,我见到了挚友兄!


梦里的挚友兄是那么的亲切,和蔼,平易近人,从善如流,经我一说,立刻依照大仙传授的绝技亲身实践了一番,还真是管用,在梦里,我不得不对大仙再次佩服的五体投地。


只见挚友兄放下了那根发潮的蚊香,让女友炒了二斤黄豆,风卷残云般的吞下,接着又喝下三瓢凉水,再接着在大街上跑了个五千米,再见时,挚友兄已是高山仰止,不同凡响了。


只见大街上晚饭后休息的街坊们,刚刚还在谈笑风生,突然个个满面惊恐,表情如同听到空袭那恐怖的轰炸声一般,又恍如火山喷发时看见铺天盖地的火山灰一般,总之,那一刹那,时间似乎是停滞了。当看清面前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异现象,黑压压的人群像撒落在地的黑珍珠一样,“哗”全速散去,接着,再看远处,只见有一黑点在快速接近,其后拖着一股不断扬起的不明烟气,铺天盖地而来。那烟气说来也怪,紧跟着那黑点不放,周围不断的有乌鸦麻雀玩命的狂飞,附近的动物园里传来大象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接着是连续的类似于重物撞击地面的声音,就再也听不到大象的声音了,这种奇怪现象难道说是曾经在神话传说中所描述的天兵天将下凡?难道说,挚友兄已经用此绝技找到天兵天将了?哈哈哈哈,我仰天长笑,不得不佩服与大仙交往的我,有了通天的本领。此时,我情不自禁的双掌合十,向着天空念道:感谢大仙!


还未等我将此与大仙通信的机关暗语说完,那黑点已来到近前,我再定睛一看,挚友兄那时已然是得道高人啊,脚不沾地,腾云驾雾而来,本来很酷的长发变的更酷,每一根头发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后方,绝无乱的迹象,好似一根根指挥棒一般,对着身后的跟斗云指指点点,衣服似乎也看不出样式了,似乎很怪异的...我的天,我已经来不及给大家详细描述了,那跟斗云顶着挚友兄就扑面而来,他远远的看见我就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我跟他女友都还没听清,说时迟,那时快,挚友兄已到跟前,因为他的方向是朝着一楼大铁门去的,只听“轰”的一声,大铁门被重重的撞陷,接着就看到挚友兄的屁股后有一小孔,不断的排出异样气体,再看周围:街上已经唱空城计了,人都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一股浓烟夹杂着一股奇怪的味如狂风般砸到面前;身边垃圾箱里原本有几只流浪猫狗也停止了无意义的谈判,疯狂逃命去了,有只猫可能是被薰的或是被吓的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抽搐而死,死时眼睛都未能闭上,死不瞑目啊;下水道里不知何时藏了那么多的蚊虫,总之黑压压的犹如一阵黑色的雾喷射出来,“嗡”的一声--散的可真快啊。


再看我的挚友兄,那可是得了金刚之身啊。我们好不容易把他从大铁门“里”扒出来--都快成铁皮饺子了--轰鸣声仍不绝于耳。刚想问一句什么,就听挚友兄在强悍的伴奏下大呼:快拿那截蚊香来,现在气小些了,正好能用上!


他女友还没听清说的什么,我赶紧从他女友手里拽下那根蚊香,迎着那强大的令人无法睁眼的气流,把蚊香顶向那人类无法靠近的小孔,薰着,薰着。


随着气流的逐渐减弱,响声也弱了不少,我们的眼睛终于可以睁开了,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看世界了,然而映入我眼帘的是挚友兄那可怜的内裤,因为气流过于强大的力量,足以推动挚友兄一百八十多斤折体重,内裤太碍事了,这股气流终于忍不住冲出牢笼,找寻自由,而作为代价,挚友兄的内裤不可避免的出现漏洞,终于缴械投降,给强大气流让出一条自由之路,而这随后的气流也紧跟着前面开路先锋的冲出而更肆无忌惮,最终汇聚成一种不可渺视的世间罕见的景象。正当我在为挚友兄内裤的命运而愤愤不平时,只见那蚊香似乎通了灵性,金光一闪,原来的灰色褪去,换之是黑亮的颜色,宛如由黑珍珠的粉沫制成的一个圈,在渐渐来临的暗夜中分外夺目,我不禁对大仙的崇拜更深了一层。


我双手托举着挚友兄的作品,丢下他们两个,激动的奔向他的家,真想快些看到这件宝贝的作用有多大。一开门,满屋的蚊子低头像是在开什么紧急会议,全趴在挚友兄的茶几、沙发、桌子还有床上,似乎发言相当踊跃,热情相当高涨,但我的到来似乎是打断了他们的会议。


当它们看到我带着法宝进来时---你是无法理解我当时的惊讶---那些平时欺负人的蚊子,让人恨之入骨的蚊子,害我忏悔至今的蚊子,迅速以同一个姿势面向我,与我多目相对,大概零点零一秒钟后,只听巨大的响声不绝于耳,“嗡”、“叮”、“当”、“哗啦”,一群开会的蚊子夺门而逃啊,其中也有选错方向的,撞到了玻璃上、电视上、家具上的。正当卧倒在地上的我放下法宝想抓个蚊子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紧急指示时,挚友兄的女友扶着他刚好赶到门口,正好与刚散会的蚊子打了个照面,只听“啊”的二重唱,接着是“乎通”两声,他俩都被撞倒了,再回头看时,屋里已经被碰的头破血流的蚊子搞的全是血,看着这血案现场,我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又一场血雨腥风,又是一个“蚊子引发的血案”。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无意当中使用了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是有罪的,犯的是缺心眼的罪,我竟没有料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于是乎,我又多了一份忏悔。


正当我为此懊悔不已之时,正准备捶胸顿足呢,我突然被自己惊醒了。


噢,原来是个梦啊,原来我还是我,不是那个在梦里“缺心眼”泄露天机的“我”。


2008-7-29

本文内容于 2008-8-1 20:46:14 被一级佣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