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1、洋人大笑(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不只是安长征这样想,旁边的陈达文和方俊宇的眼睛都红了,他们跳起来就朝那边冲过去。

他们边冲边射击,后边的国民党兵根本不敢靠近。而卧倒在地的于效飞一个翻身,仰面举起冲锋枪,把躲在装甲车残骸后面的几个向他射击的国民党兵打得东倒西歪,最前面的中了好几枪,后面的连滚带爬地逃走。威胁瞬间就解除了。

方俊宇他们正在要冲过去,于效飞却在那边向他们大喊:“快撤!”

说着,于效飞一翻身,几步跳到前边的一所房子旁边,向旁边一闪,钻进了那所房子旁边的小胡同。

方俊宇他们急忙收住脚,这才明白,于效飞是让他们向旁边冲。

方俊宇急忙朝后边的人喊道:“快,从这边撤!”

他们朝身边的胡同一拐,也迅速朝另外的方向跑出去。

跑了不远,他们到了另外的横着的小街道上,于效飞在那边朝他们招手,他们急忙跑过去。

到了于效飞身边,方俊宇急忙在于效飞的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看看于效飞受伤没有。陈达文也是一样。

于效飞笑着说:“放心,咱们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才几辆小破装甲车,美国人不要的破烂,还能伤到我吗?”

方俊宇激动得几乎无法控制,连哭带笑地喊道:“老师,你以后可千万别自己冒险了!”

于效飞看看方俊宇和陈达文:“你们在干什么?咱们是什么人,是战士,怎么能那么娇气呢!战争还没结束呢!怎么先考虑起安全来了呢?”

这时安长征站在于效飞面前,立正敬礼:“报告,侦察连一排排长安长征向你报到!”

于效飞看了看他,又朝他身后的那些解放军战士看了看:“全部到齐了吗?”

“一排战士全部到齐!”

“有人受伤吗?”

安长征回头一看,有几个战士受了一点轻伤,但是那些工人却有几个伤得比较严重。

于效飞说:“让工人同志带路,从安全的路线撤退吧!”

一个工人朝四周看了一下,说道:“咱们从这边走。”

于效飞留在了后边,安长征喊道:“首长,你先撤,我掩护!”

包玉一举手里的汤姆生冲锋枪:“我也要留下来掩护!”

边城也喊道:“我不走,一个革命战士,怎么能在敌人面前逃走呢?现在正是为那些死难的同志报仇的时候!”

于效飞朝他们两个看了一眼,笑着说道:“现在不需要跟敌人硬拚,大家都走吧!”

他们几个在后面观察街道那边的国民党兵的动静,这边带路的工人领着前面的人跑到大墙下面,进了一个小门。进了这个小门,又穿过了一个小院子,他们又进了一个小门,原来是一个工厂的后院。工人带着他们在煤堆中间低头紧走,又钻进一个车间似的房子,然后掀开地面上的一个巨大的铁板,带头进了一个地下的通道。

于效飞他们从后边跟上来,也钻了进去,于效飞伸手把那个铁板拿过来,旁边伸过一只手,帮助他举起了那块铁板,于效飞朝旁边一看,原来是安长征形影不离地在他身边跟着。于效飞一笑,两个人一起把铁板挪过来,又把洞口盖上。他们在黑暗中顺着通道向前走,安长征忽然一头撞到一个铁管子上,向前猛地摔出去,被于效飞一把抓住了。看来这好象是什么工厂的供热管线什么的。

再出了洞口,于效飞忽然低头用脚在地上蹭了几下,原来地面有一点血迹。清除了痕迹,再也没有人能追上来了。

当天中午,在一个挂着厚厚的窗帘的黑屋子里边,一个人正在桌子前边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喝。桌子上边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饭菜,很多盘子已经见了底了。

忽然一道光线射进来,那个人吓了一跳,急忙抬头一看,房门一开,从外边进来了两个人。

进来的是郑守拙和曾德荣,郑守拙对那个正在大吃的人说道:“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上海站的曾德荣长官,以后他就和咱们一起工作,他来提供情报,帮助咱们对付那几个共产党。”

曾德荣伸手要跟那个人握手,可是那个人根本就没站起来,也没伸手,还是拚命地吃,只是含含糊糊地说道:“幸会,幸会!”

郑守拙不满地说:“你是饿死鬼投胎呀,没见过吃的还是怎么的!”

那个人骂道:“你也不看看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他妈的,现在我过的那是人的日子啊!吃的东西比前几天在监狱里边强不多少,不是他妈的棒子面就是豆腐渣,跟监狱比,最多就是热乎点!好容易出来吃点,还跟他妈做贼一样!”

郑守拙也不好太跟这个好不容易派到人民保安队里边去的内奸摆当官的架子,只好安慰他说:“行行行,你慢慢吃,别跟这辈子再吃不着了似的。”

不料那个人又不爱听了:“我他妈不赶紧吃行吗?我出来一趟容易吗?你当我是以前当警察出来逛窑子,想呆多长时间就呆多长时间呢?”

郑守拙有点生气了:“兄弟,行了吧,跟大哥说这些象话吗?不吃点辛苦,那来的功劳?你这次送来的情报没什么用啊?局长特地让汤司令派了战车营的装甲车过去了,根本没有发现什么解放军,只有几个工人打了一阵冷枪跑了!”

郑守拙的心狠手辣是出名的,那个内奸一激动,发了几句牢骚,看到郑守拙生气了,也不敢再说,就嘟嘟囔囔地说:“我跟着去的,亲眼看见人家把解放军都接进来了,还有什么可说的?还他妈装甲车,让那个姓于的一下子就给烧成废铁了!倒是机枪挺厉害,差一点就他妈打死我!”

“嗯?什么姓于的?!”

“他们管那个人叫小于,可是却是他们的首长,依我看,肯定就是那个于效飞!要不是那个解放军的排长看得紧,我今天就从他背后一梭子打死他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