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岸丹心》!抢险救灾中的解放军。

危岸丹心

(记实文学)

一九七零年的五月,正值长江的汛期,暴涨的江水,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呼啸奔腾着扑向下游,混浊的江水扫荡着一切想阻挡它前进的事物。傑骜不训的长江又像一条扭动的巨龙,对束缚它的江堤发起了拼死的反击。由于江水的冲刷,南京港务局五工区的江岸仓库处于危险中。


这是我部进驻胜利圩不久的一天,正在垦区劳碌的战士们,被一阵声尖利的哨音惊起,军人的本能使我们条件反射般的冲向了指定的集合点。在一条略为平直的堤坝上,全连战士站成了一排,连长表情严肃地对大家说:“南京港务局五工区仓库处于危险中,地方政府要求我们参加抢险,情况紧急,现在跑步出发!”我们顾不得工作的劳累,甚至来不及整理一下服装,就用最快的时间赶到了三公里之外的江滩边。这里位于浦口镇的上游大约两公里处,原来是港务局修建的装卸码头和存储仓库。由于江水的常年冲刷,加上堤岸的坍塌,原来的装卸码头已经塌入了江中,临江修建的仓库已经也岌岌可危。这座本来应该放弃使用的仓库里,如今堆满了一千多包各地运来的棉花,那打好的棉包,每包都重一百公斤。现在由于汛期来临,江水暴涨,在湍急的江水冲刷下,仓库临江一面的江岸正在不断崩塌,仓库面临塌入江中的危险。


赶到现场的我们,立即投入了紧张的抢运工作,港务局组织的抢险队看见解放军奋不顾身地冲进了摇摇欲坠的仓库,也跟着我们冲了进去,大家只有一个心愿,不能让国家财产遭受损失。但由于棉包太多,场地狭小,一个多小时下来,似乎并没有看到棉包减少。这时的形势越来越险恶了,窗外堤岸的崩塌声,让人感到莫名的恐惧!那轰隆作响的江水拍岸声,像鞭子一样在抽打着人们的神经。我们知道,长江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为了加快速度,战士们不再俩人合抬,而是一个人扛,这样效率提高了一倍,在那个危急时刻,人们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力量,连我这样瘦小的人也能扛得起两百斤重的棉包飞跑。眼看着库房里的棉包在逐渐减少,但情况也越来越危急。突然,哗的一声,仓库临江一面的墙壁垮入了江中,仓库的房梁也发出了嘎嘎的脆响,眼看就要塌下来,其它的工人们吓的不敢再进,但我们仍然义无反顾地冲进了那摇摇欲坠的仓库。这时,仓库里还剩下大约有近两百包的棉花,战士们个个像在战场上一样,没有一个人退缩。这一幕,被闻讯赶来的《新华日报》记者拍了下来!这时的仓库,随时会倒塌下来,我们都能感到脚下的地面在颤动,能看到房屋墙壁的裂缝在扩大。就这样,我们又拼死抢出了近百包棉花。最后,看到实在是太危险了,周围的群众都劝我们不要再进去,港务局的领导含着热泪“命令”我们停止抢险。直到这时连长才下达了“撤”!的命令,当七班长最后一个撤出仓库时,不到两分钟,随着一声巨响,那仓库就塌入了滚滚长江。


那一天,我们奋战了近三个小时,共抢出了棉包八百多件,价值二十多万元。许多战士被棉包上的铁丝划破了脊背、肩膀,还有不少人不同程度地受了其它外伤,但解放军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形象已经在人民群众的心目中竖立起来,《新华日报》还为我们配发了专门的通讯,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受到了港务局的工人、领导的特别优待和尊重。他们免费为我们开放工区的职工浴池,并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很多的便利,更重要的是,浦口人民记住了那么一个英勇而特殊的部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