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我与枪之缘(一师征文)

从小我就喜欢枪,是个男孩儿都会像我一样的。小时候,也参加过不少大哥哥们组织起来的战斗游戏,随便找根棒子就当枪了,可见那枪在我们心目中的力量。

第一次接触到真枪,应该说还是个小学生,才读书没有多久。那是一把报废的驳壳枪,板机都不能扣动的了,是邻居家一个比我小得多的小孩的玩具,在记忆里好像他爸爸是在部队时当官的。自从发现这小孩有这么一把枪作为玩具之后,就想方设法地去接近那小孩,当然,目的就是为了能玩玩那杷手枪。等把那把手枪拿在手里耍的时候,那个威风劲就别提有多爽了。沉甸甸的、冰冰凉的枪把,握在手里,让人抑止不住地心跳呀,真实地感觉到了那才是一把真正的枪呀,虽然它已经不再能发射子弹了。当我把枪握在手里的时候,旁观的小朋友眼睛里的那种羡慕的眼神,让我感受到好多的得意。可遗憾的是,我不能每时每刻都让那把枪跟着我,因为那不是我的。不过,那枪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已经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第二次真正接触到枪,那是在1987年的时候了。87年,很幸运地考上了大学,虽然是个地方的本科院校,不过还是挺让人骄傲的,也挺让人高兴的,最高兴的就是大学生都得参加军训的。参加军训就意味着可以摸枪了,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几天确实为之高兴得不得了。

进校报到后,听接待我们的高年级同学说,他们当初是到部队去参加军训的,晚上还要背起枪站岗,这下可把我给乐坏了。能背起枪站岗,那不是还有子弹,有机会不还可以打枪了?我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打过枪。听到可能会去部队接受军训,心里那个乐,真的是没有法说得出来。

本来以为参加军训是要到部队去的,后来才知道我们这一届学生的军训就在学校里进行,教官是来自空军导弹部队的,一下子就把兴趣给打没了,心里想:这下子就摸不到枪了,这军训还有什么意思呀。可不管怎样,这军训还是得参加的。

我们的军训时间是一个月,比现在学生的军训时间要长半个月的时间。最初前半个月的的军训就是站队列,虽然对不能摸到枪,心里不舒服,但站队列的时候还是挺认真的。空军的新兵训练估计也就是这样的吧,每天不是站队列,就是操正步,翻来覆去就这个样。

军事训练进入第三周之后,有一天早上,训练开始前,全军训营集合,营长宣布:从今天开始,我们军训营将来三名陆军的教官,他们将指导我们进行射击训练。营长这一宣布,全营学生是掌声一片、欢呼声一处呀。我这才知道,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和我一样的,非常想摸那枪的哈。

当天开始,三位陆军的教官分别到连队指导射击训练。很幸运,我们排是第一批接受陆军教官指导的单位之一,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摸到枪了。排长命令我们班去学校武装部枪库提枪,把我们班的战友些高兴昏了,毕竟这次去拿的可是真正能射击的真枪呀,可不是那种街头上摆摊打汽球的那种气枪呀,这能不让人乐吗?

我们排一共30个人,我们三个班,只给了我们10只枪,正好我们班里就是10人,一人领一支,正合适。看来排长还是挺理解我们的心思的。于是我们就跟着排长朝武装部去了。

到了武装部,领了枪,发枪的武装部干事一再打招呼说:“一定要听教官的,不要随便弄这枪。”可枪一到手之后,就让排长给教一下是如何拉那枪栓的,排长是经过新兵训练的,还是摸过枪的,他也没有仔细想,就在我们面前卖弄了一下,这也可好了,大家都知道是如何拉那枪栓的了,那武警部干事说的话就被我们丢到一边去了,就把那枪栓不停地拉来拉去的,打空枪。10支枪在那里拉得哗哗哗的,让那干事给听到了,急忙跑出来给排长打招呼,说不能这样整的,容易把枪给整坏了。干事的这句话,让排长感觉到好没有面子的,对着我们就是一通吼,没办法,只好委屈一下我们了,不过大家也没有在意排长的做法的,心里全想的就是手里的那枪呀。

其实枪不是很好的,就是那56式半自动,都已经用来军训过好多学生的了,不过对于我们初次接触56式半自动的人来讲,这枪再差,也是真正的枪呀,总比没有枪训练强呀。

那天的训练主要是枪的使用,如枪的操作、瞄准,一个班一个班的来,反正每个人都有机会接触枪的,不过就是不准打空枪了,大家只能比划一下姿势。说实话,这样的训练真的没有劲儿,大家的兴趣就保持了那么几分钟。本来要求的是一个班在操作的时候,另外两个班的就得注意人家的操作,自己再好好地总结一下,可一看到只能比划个姿势,慢慢地人就溜到一边去摆龙门阵去了。很快,全营的学生都对这种训练方式产生了抵触,胆子大的同学还给连长、营长们提了意见,领导们一想也是的,这才开始让我们能够在按规定操作之后,扣一扣扳机,打一次空枪,就那一声空枪的响声,才把大家重新给聚到了练习上来。

每次这种训练结束之后,争着背枪到武装部枪库的同学就特别多,好在我们班与排长的关系不错,每次这种好事就会落在我们班的头上。于是在还枪的路上,我们又会比别的同学多玩一会枪。

第一次真正地射击,还是在军训结束前。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军事训练,学校安排我们进行了一次实弹射击,一个人5发子弹。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实弹射击。参加工作之后吧,有一年某监狱的汽车新产品完成试验之后,人家邀请试验组的成员到监狱去打靶,我是试验组的成员,结果我没有去成,去的全是领导,就把我这当兵的给丢在单位上守门了,错过了一次实弹射击呀,据说是用微冲和手枪呀,不能不说这是一次遗憾呀。想到这事,现在心里都还有气。

我们打靶那天是下午,早上的时候,是别的连队去的,我们就只好在学校里操练队列了。不过听到说下午可以去打靶,那一上午心里都是非常激动的,表现也没有的好,因为排长说了:“如果谁今天的表现不好,就取消谁下午打靶的资格。”能让他就一句话给取消了吗?当然不能呀,再说,自己也接受训练这么长的时间了,当然和部队的新兵比起来时间是短了许多,可我自己还是尽了力的呀,好不容易盼到打实弹射击了,不能就这样什么都没有了。就是抱着能参加下午的实弹射击,我们排里的人都是憋着劲在操练的。

上午结束的时候,我们排长说了一句老实话:“没有想到你们为了下午的实弹射击,就表现得这么好,值得表扬。下午如果有多的子弹,我去帮你们申请一点。”听他这么一说,全排的人差点没有把他给举起来呀。等到打靶结束后,我们才知道上当了,又被他给晃点了一次。

下午从学校出发,坐汽车的车去的靶场。靶场离学校了就七公里多点距离,到了靶场一看,这那里是个正规的靶场呀,就一当地民兵打靶的地方,很简易的。六个靶子插在一大土堆前,靶子下面是一排沟,沟有多深就不知道了。过了沟就是一片菜地,一直延伸到我们面前。我们班是下午第一批次上的,我是第一组的,六个人,卧姿射击。六个人爬在那个地方,先打开弹仓,把五发子弹压了进去,然后一动也不动的,用枪瞄准着靶子,就像老僧入定一样,居然没有人打第一枪。

我爬在那里也是个急呀,这总得有人打第一枪呀,晚打不如早打,打完了好换人呀,于是心一狠,手一扣扳机,打出了第一枪,紧跟着就听到一阵枪响,一下子全跟上了,看来我这第一枪,还打得很有水平的,不然何以有人跟呀?哈哈。不过,那一阵急促的枪响,还是把我吓了一跳,毕竟这是第一次亲耳听到枪声呀。打第二发子弹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紧张了一下,结果打了个连发,一下子打出去两粒子弹,当时让我好心痛的,后面那一粒,根本就没有瞄准,肯定会打偏的。还剩下这最后的两发子弹了,不管如何,自己都得省着点,争取打一个好的成绩出来。

打这最后两发子弹的时候,我可是沉住了气的,非要等到非常有把握的时候才打一枪。就这最后两枪,耽误了一点功夫。最喜剧的就是,我是第一个开枪的,结果打到最后,我居然是最后一个打完子弹的。

报靶的时候,我居然打了两个10环,一个9环,两个8环,总成绩45环,成绩还不错的,是我们那一组里面打得最好的。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那个后悔呀,要是不打那一个连发,完全有可能还要好的。更没有想到的是,军训结束时,就凭这实弹射击的成绩,我居然还得到了奖励,当然,这奖励也不是很贵重的,就一个笔记本,到现在我还珍藏着,毕竟这是自己的第一次实弹射击成绩换来的。

打完了子弹,兴奋了一下了,可一想到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接触这枪了,心里还是有一点扫兴的。不过很快就忘记了这不愉快,毕竟自己的实弹射击成绩还是不错的噻。就这样宽慰自己,然后去给别人守靶去了。

参加工作之后,单位上曾经组织一次到泰国去旅游。在芭堤雅游览一个海岛的时候,看到了AK47步枪实弹射击,可惜就是太贵了,出去时带的钱不多,毕竟自己要养家糊口的,就没有舍得花那钱,结果就只好用手摸了摸那枪,然后看同行的一位转业的哥们痛痛快快地打了10发子弹。听到那枪声,比56式半自动步枪的声音清脆多了,对人的诱惑性还是很强。等哥们打完了以后,问他感觉如何,他说感觉好得很,比当兵时用的56式强多了。我们整个一个旅行团队里,就他一个人当过兵,打过仗(这位哥们还是有点来头的,转业前是给现在的一位军委领导当警卫员的,转业时本来可以到缉毒队的,但由于他家里就他一个儿子,父母坚决反对其妆缉毒警察,只好转业回到学校里当了一个工人),也只有他一个人舍得花钱去打枪,那个得意劲儿对于他来说,全都写在了那脸上。而我呢,忍住了手痒痒,把那钱节省下来,给家里的人买了纪念品回来,特别是给小孩买了不少零食,让家里的人都感受了一下异域情调。

在这一半生中,就只有这么三次近距离地接触了枪,而实弹射击也只有大学军训那一次,其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接触真枪了,也许我和枪的缘分也就只有这么一点吧,真不知道这算是人生的一大遗憾呢?还是一大幸事?也许,我再也没有机会去接触那让人心动的枪了。


本文内容于 2008-8-10 16:44:55 被上校新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