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13:00之前。


海淀分局的大楼下,刘庆开的那辆警车停放在车场。在警车的后座上,有一个塑料袋,那就是殷月给舒梁的那两本日记。

正午时分,天气虽然有些冷,但是阳光透过车窗,照进了车里,车里却是暖洋洋的。塑料袋安静平躺在后座上。

海淀分局的警车是公用的,这辆车也不是属于刘庆专用的。有两个警察朝这辆车走了过来,迅速拉开车门,两个人都上了车。

塑料袋在后座上,就像融化了的冰一样,一点一点的消失了,没有任何痕迹和声音。塑料袋去哪里了呢?

不知道。

也许它怕被别人看到,离开了这个世界。

它是不是找舒梁去了呢?

不知道。

希望是这样吧。

。。。。。。


海淀分局的楼就要到了,舒梁看着大楼,也是异常的寂静无声,他也回忆起那天自己像小石子一样的在大楼里奔跑,而只有那一个警察可以看到他,惊悚的经历之后,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舒梁却有一种预感,这个警察现在就在大楼的某个角落注视着自己。

舒梁不寒而栗。

。。。。。。

舒梁的脚步越是接近分局大楼,就越是放的缓慢。他在害怕什么,自己都说不清楚,总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舒梁开始神经质的寻找周边的一切参照物。

右后方二十米左右,有一个垃圾箱,舒梁不记得刚才经过的时候,它的盖子是掀起来的,现在的盖子是掀起来的,但是没有任何摆动,盖子掀起的角度很不符合力学原理,就好像有一个透明的人一直在那里托着垃圾箱的盖子,但是舒梁看不到。

左后方十几米的地方,地面上的井盖是被支起来的,舒梁也不记得井盖儿是不是扣着的了,可是这井盖儿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被支起来呢,而且支撑井盖儿的就是一个很细的棍子,是不是刚刚被支撑起来的,要不然早就折了啊,但是舒梁没听到任何声音。

左前方大约五六米的地方,一棵杨树伫立在那里,树干上有几道很明显的划痕,很清晰,很深的划痕,站在五六米之外都能看清楚,舒梁走过去看了看,用手去摸那些划痕,甚至还有潮乎乎的感觉,难道是刚刚有人划开的口子吗?舒梁没有看到有任何人的痕迹。

站在树下,舒梁看到与自己平行的位置,大约四五米的地方,地上有一张A4纸大小的废纸,白色的,有没有字看不清,此时总有阵阵风吹过来,地面上的碎叶子,随着风势被吹的到处飘散,可是这张废纸却纹丝不动的在地面上,就好像被人用脚踩住了一样,可是舒梁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的影子。

舒梁走了过去,去看看那张废纸,走到废纸面前的时候,却恰到好处的来了一阵风,将这张纸吹起来,在空中飞舞着,飘舞着离开了舒梁的视线。

。。。。。。

回头去看,舒梁惊讶的后退了好几步。

垃圾箱的盖子严严实实的盖上了,刚刚还是掀起来的。支撑井盖儿的小木棍儿也不翼而飞了,井盖儿也是严丝合缝的盖上了。

舒梁急忙回身去看那棵杨树,划痕还在,但是有几道非常非常新鲜的划痕,历历在目,刻在树干上,像一张扭曲了的笑脸,在嘲笑着舒梁。

风仍然在身边吹动着,舒梁下意识的一扭头,那张纸又慢悠悠的飘落回了自己身边,雪白的纸,正反面一个字也没有。

。。。。。。

舒梁有些害怕了,他觉得自己身边全是人的影子,可是现在却什么也看不到,自己并不是孤独一人的,这时候的这种感觉最能使自己产生极度的恐慌,他不再觉得自己想小石子一样不引人注意了,而是像一个怪石一样,摆在广场的正中间,无数人看着他,而自己却像没有生命似的,任人观赏。

其实,如果只有这样就简单了,可惜舒梁不是这样的。

周围是否有眼睛在注视着舒梁,不得而知,但是楼里确实有东西在等着他。就等着舒梁害怕了,拼命的跑进海淀分局的大楼里。

等着他。

。。。。。。


刘庆刚才冲澡的时候就感觉到饿了,现在坐在政委的桌前,看着政委睡觉,觉得自己无事可做,就更饿了。

看了看表,已经快一点了,当然饿了,上一顿是昨晚上在酒楼的厨房里胡乱吃了写熟肉制品,也没有吃什么别的,刘庆起身想出去。

刚走到门口。

“刘庆,干什么去?”

刘庆突然站住了,吓了自己一跳,政委醒了。

“您睡着了,再睡一会儿吧,我想出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想吃什么?我这有。”政委拉开了抽屉,掏出了两碗方便面。

“我这全是方便食品,你想吃就吃吧。饮水机那有热水。”

“哦,谢谢政委。”刘庆走回办公桌前,“您吃吗?一块儿泡吧?”

“恩,行!我泡康师傅的吧。”

政委说话的时候也没睁开眼睛,他真的有些困了。

刘庆拿走了方便面,打开包装去泡面了。

当刘庆回身的时候,发现政委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


舒梁按捺不住自己内心中的恐慌,已经迫不及待的跑进了海淀分局的大楼,哪怕这只是一座空荡荡的大楼。

舒梁不知道,有一副没有笑容的笑脸一直在凝视着他跑进了大楼,然后瞬间就消失在虚空之中了。

。。。。。。

舒梁决定先到政委办公室去看看,他记得楼里的方位。

整座大楼里,似乎都回荡着舒梁的脚步声,不绝于耳。舒梁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楼里奔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跑着,但是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身后有人,如果速度慢了就会被后面的人抓住,所以,舒梁跑的时候,也不时的回头看着。

舒梁的性格也许是多疑的,也许是焦虑型的,他甚至还想出去看看,那个垃圾箱的盖子是不是还是盖着的,也想看看井盖是不是也是盖好的,杨树上有没有新的划痕,还有那张废纸是不是还在地上,或是再次被风吹走。

。。。。。。

影子!

舒梁眼前这次真的出现了影子!

一闪而过的影子。

舒梁站在二层拐向三层的楼梯口,他的余光发现二层楼道里闪过了一个人影,虽然是一闪而过,但是在这种空无一人的环境之中,任何一个移动的物体,都会使得舒梁倍加注意的。舒梁站住了脚步,目光移向了走廊的尽头。

这是一条很深很长的走廊,深灰色的墙面再没有灯光,更加显得有些阴森,走廊两侧的门都是关闭的,所以更加透不过光来。

舒梁想起了那天在这座大楼里追逐自己的那个警察,会不会是他?

。。。。。。


继续上楼吧,既然感觉看到了人影,即使现在找不到,那也一定会再次出现的。舒梁踏上了通向三楼的楼梯。

在拐弯的地方,舒梁回头看了一下,刚才战过的地方,旁边似乎多了一个烟灰桶,刚才自己绝对没有注意到那里是不是有这东西。舒梁宁肯相信自己是神经质的,继续向上走。

扒着楼梯栏杆再次向下看,什么也没有啊,可是刚才的烟灰桶呢?舒梁觉得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就这样,扒着楼梯栏杆一会儿一探头,一会儿一探头,足有三分钟,那个烟灰桶一直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舒梁放弃了试验,继续上楼。烟灰桶却安然的再次出现,还是舒梁刚刚战过的地方,安静的伫立在墙角。

。。。。。。

舒梁一直在找影子,也走向了政委的办公室。政委的办公室在三层走廊,舒梁站在走廊口,向里看去,这里的墙壁颜色和二层一样灰暗,但是有一间屋子的门却是打开的,舒梁非常惊讶,难道那里是政委的办公室,按照顺序和大概的位置,还真没准儿就是。

舒梁走了过去。

那扇门开启着,里面有光亮照在门外的走廊上。

舒梁现在说什么也不想跑过去,人们在害怕的时候,尤其是在对未知的即将得知的东西感到恐惧的时候,以及恐怖就在前方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跑过去的。

忽然,舒梁又站住了。

一个被拖的长长的影子,从那扇门里出现了。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