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六章:核爆欧洲(五)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和以北美英属十三殖民地的民兵组成的大陆军起家的美国陆军相比,古老欧洲的地面部队可以说是历史悠久,根红苗正。从希腊文明和古罗马帝国的公民军团、到为宗教和财富而狂热的十字军,走过漫长而黑暗的中世纪,随着经济发展人口剧增,义务兵役制的推行令国土面积狭小的欧洲各国都竞相建立了庞大的常备军事力量。如号称“欧洲头号军事强国”的法国,在18世纪地面部队的总兵力也已达到了40万之众。

19世纪中叶开始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更令先进的机器设备大面积普及,使各国经济生产对劳动力的需求不再那么强烈。加之二次工业革命使资产阶级力量异常强大,各国都产生了瓜分世界争夺霸权的野心。在扩张主义思潮的影响下,欧洲各国快速增长的人口被迅速的转化为军队,欧洲各主要国家的地面部队兵力都骤增至百万以上。强烈的扩张欲望和膨胀的军事工业,最终令欧洲大陆沉沦于两次几近浩劫的世界大战。

尽管二次大战给欧洲带来了空前的损失,但是战后的欧洲事实上却并有机会进入裁军的轨道。美、苏两大阵营虽然全世界范围内展开对峙和冷战,但是其主战场却依旧锁定在了刚刚从一片瓦砾之上重建起的欧洲,面对前苏联规模庞大的红色铁骑,从联邦德国、法国、意大利这些中等强国,从奥地利、西班牙到荷兰、比利时这些寡民小国,无一不以枕戈待晨的精神保持着一支精锐强干的地面部队。因为战争一旦爆发,驻扎在一线的美国军队可以退守大西洋彼岸,而欧洲人却再无退路,因为身后就是自己的家园。在北约总部所指定的所有作战预案之中,欧洲各国的地面部队都是迟滞苏联一线近卫装甲集群的主力,毕竟美国陆军需要横渡整个大西洋才能抵达战场,而一路沿途中的安全还要视红色海狼们的胃口和心情而定。

随着冷战的结束,和平与发展一度成为世界的主流,欧洲各国也一度享受着“和平红利”开始了裁军的步伐。将各国的常备兵力已下降到了维护国家安全的最低限度。但是随着“欧洲复兴”的口号,经过了千年的相互征伐之后,古老的欧洲第一次以一个整体制定新的军事发展计划和新的军事战略。重点加强高科技武器的研发,缩小与美国在军事上的差距,将欧盟打造成新兴的“军事大国”。而除了提升武器装备的性能之外,面对全世界热点地区军事存在的需要,欧盟军队也在着力于扩大自身的军队规模。而曾经在红色战旗之下兵锋西指的东欧华约集团的并入,更为欧洲储备了足够的一线炮灰。

在加拿大魁北克地区登陆的欧盟联军之中,前期登陆的法国陆军仅占到了1/3弱,共计4个旅级单位—第7装甲旅、第11 伞兵旅、第9 陆战队轻装甲旅以及第27山地步兵旅、德国和东欧各国则是第二波次的地面战主力—共计有7个精锐的地面旅级部队在一线展开,包括:德国陆军第1装甲师的第9装甲旅、第10装甲师的德法混合旅、第1山地师的第23山地旅、第4空中机动师的第1空中机械化旅、波兰陆军第10装甲骑兵旅、第17机械化步兵旅、捷克与斯洛伐克联合快速反应旅,此外还有西班牙陆军的阿拉贡山地步兵旅。

显然为了达到战争的突然性,欧盟各国事实上也还未来得及完成地面部队的完全动员,第一波次抵达北美的系数都是各国精锐的快速反应部队。在得到后续支援之后,欧盟远征军迅速对蒙特利尔一线的美—加联军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

蒙特利尔地处加拿大魁北克省西南方的圣劳伦斯谷地,扼守着渥太华河和圣劳伦斯河交汇处。是加拿大的第二大城市、魁北克省最大城市。蒙特利尔是一个繁荣的国际大都市,同时也是是加拿大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具有浓郁的拉丁气息。自1642年法国在这里建立殖民地至今,这里已经成为一个多种文化的聚集地,辛勤劳动得到的富裕、各大洲移民带来的不同传统使蒙特利尔成为一个兴旺发达的贸易中心。而在那些灯红酒绿的背后却是早已远去的刀光剑影。

在法国人来到魁北克省,梦想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之前,共同生活在这里阿尔冈昆族(Algonkian)、休伦族(Huron)和易洛魁族(Iroquois)之间便常有冲突。法国人到来之后,建立了名为“皇家山”的(Mount Royal)的殖民据点。这些外来的移民立即成为了北美土著的众矢之的。麻烦从未间断过,首先是旷日持久的法国印第安战争(1757-1763年)。这场战争成法国在北美势力范围的转折点,法国人成功的消除了北美土著在整个魁北克地区的影响,但是毛皮贸易的丰厚收益却引来了南方的英国人。英国远征军在1759年攻下魁北克城,这也为最终占领蒙特利尔埋下了伏笔。法国军队退守蒙特利尔并将其定为新法兰西(New France)的首都。蒙特利尔险要的地形令英国远征军放弃了强攻的尝试,转而采用政治诱降的手段,最终令法国军队放下了武器。

但是英国人在这里的统治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在1775年的第二美英战争中,美国军队攻占了蒙特利尔,并统治了7个月之久。1837年又爆发了法裔移民反抗英国统治的大规模武装起义。在这一系列的变故之后,英国人对蒙特利尔的法裔移民实施了大规模的处决和放逐,而引入了大量的爱尔兰和苏格兰移民。经过了一番腥风血雨之后,蒙特利尔便成为了加拿大英语文明和法语文明的分界线。

这座坐落于圣劳伦斯河与渥太华河汇流处的蒙特利尔岛上的城市还是加拿大乃至世界上最大内陆的海港,拥有现代化港口的140个大小码头。因此夺取这里对于急需海运补给的欧盟联军而言显得至关重要。而美—加联军则希望能在这座城市阻挡住欧盟联军南进的脚步,以等待来自美国本土的支援。不过与欧盟集结起来的庞大力量相比,美国陆军的增援却显得杯水车薪。除了从美国纽约州第一时间抵达的美国陆军第10山地步兵师的第1旅和第3旅之外,后续跟进的仅有隶属于第10山地步兵师的纽约州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第27步兵旅。

自2001年“9.11事件”后美军的一系列作战行动中,作为美军精锐的第10山地师执行任务的频率更高。可以说已经成为了美国陆军快速反应部队之中的一把全能的尖刀。但是由于快速投送的需要,第10山地师没有配备较多帅重型地面突击装备,装甲突击和防护力量较弱,独立作战能力有限,难以完成高强度作战任务,仅对于轻型步兵部队具有较强的打击能力。由于独立作战的保障能力和持续时间较为有限,因此第10山地步兵事师事实上常常被作为先期作战力量或为显示军事存在投入作战,此后便需要尽快得到重装部队的支援。按照五角大楼的设想,第10山地师即便在低强度条件下的进攻作战行动,独立作战时间通常不超过48小时。

而从伊拉克到阿富汗,美国第10山地步兵师频繁的海外部署,使其没有充足的时间进行休整并完成新的作战准备。因此第10山地步兵师事实上在战前并没有达到最佳状态。面对着欧盟陆军6个旅级部队的猛攻,这支部队在无法得到重装部队支援的情况下苦苦支撑了72小时之后,只能选择无奈的弃守蒙特利尔,向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方向撤退。

被喻为“严寒之都”的渥太华处于低地,在蒙特利尔失守之后事实上已经无险可守。而经过了连番苦战之后,美—加联军在这个方向上虽然得到了美国陆军“全美师”第82空降师所属第325、第504两大空降兵团的驰援。但是依旧没有守备渥太华的信心。最终加拿大总理史蒂芬.哈珀不得不宣布将加拿大政府的所在地迁往加拿大西部的温哥华,开放渥太华为不设防城市。美—加联军撤出渥太华地区,继续向南在安大略湖畔的金斯顿构筑起了新的防线。自作为水上交通要冲,金斯顿虽然是座小城,但是战略地位重要。为了固守这条新的防线,美国陆军再度投入了第101空中突击师的第327、第502空降兵团以及第18空降军的重装部队—第2装甲骑兵团。

但是美国陆军的增援速度显然远远比不上来自大西洋彼岸的欧盟远征军,在成功占领渥太华的同时,又有7个战斗旅的欧盟远征军陆续抵达北美—法国陆军第2装甲旅、第6轻装甲旅、德国陆军第1装甲师第1、第7装甲步兵旅、第1山地师的第36装甲旅、波兰陆军第12机械化旅、第21山地旅。虽然在海运途中这些部队的装备和人员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损失,但是接连不断的胜利显然已经冲淡了失败的阴影。欧盟远征军甚至已经开始利用新型“母子船”的理念,向北美地区海运近海的小型舰艇,这些在欧洲海军之中各国广泛装备的小型舰艇顺圣劳伦斯河而下,进入五大湖区,从侧翼威胁美国内陆各州的安全。

在欧盟远征军几乎不知疲倦的连续突击之下,美—加联军在金斯顿的防线也未能挺过48小时。庞大的欧盟地面部队一路尾随追击,将美国陆军赶入了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首府多伦多市。1793年英国人曾将多伦多重新命名新兴的“约克村”。由于这里的街道到处都是泥泞,因此多伦多曾经得到过“泥泞约克”的称号。1812年战争期间,美国军队占领了约克期间,并进行大肆抢掠,这使得英国政府非常恼怒。以至于在大举反攻之时,在攻占华盛顿后,曾放火烧了美国总统的住所。以至于为了掩盖火烧后的痕,美国人将这座建筑物涂成了白色,即得名“白宫”。世事难料,曾经掠夺过这座城市的美国军队竟在近200年之后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保卫者。

在多伦多欧盟远征军的攻势第一次呈现了疲态,毕竟一周以来他们已经挺进了近1000公里,控制了加拿大最大的省份—魁北克省。尽管加拿大政府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建立了高效的现代交通运输和通讯网络。公路网和铁道网遍及魁北克所有地区,并与加拿大和美国的大城市相连接。在圣劳伦斯河沿岸建立了的十多个深水港。魁北克的基础设施还包括三个国际机场和一百多个地方机场。但是毕竟欧盟远征军是在距离自己国土4000公里以外的战场作战。当欧盟远征军失尽了锐气之后,一直以来都在急需力量的美国终于揭开了反击的序幕。

美国陆军用了一周的时间完成了第12集团军群的集结,这个美国陆军战后最大规模的地面战集群下辖美国陆军第1、第3两个集团军、第1、第3、第18三个军级规模的部队。其中第18空降军率先投入加拿大战场,而第1、第3两个军则在缅因州集结,威胁欧盟远征军的侧翼。由于阿巴拉契亚山脉和白山山脉的阻隔,欧盟军团认为美国陆军可能在这一地区发起攻击,但规模不会超过一师,因此在缅因州方向仅部署了3个作战旅实施牵制。但当美国陆军的攻势全面展开之时,欧盟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个所谓超级大国的实力。

在缅因州方向之上,美国陆军的全力一击彻底击溃了欧盟远征军的侧翼,在本土作战的优势,使得美国陆军可以大量动员处于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为了完成这一次战略突击,美国陆军发布了总动员令,除了征召起了陆军正规军中的志愿者、陆军预备役全体动员、国民警卫队全体动员、召回所有退伍官兵之外,美国陆军还在正规军中征募新兵并重建新的武装力量单位、召回了所有转业军官和因功离职的职业兵。当然如果战争深入美国本土,五角大楼还会动员起各州的民兵部队。当欧洲各国被胜利蒙蔽了双眼,认为美国军队被牵制在全世界各地无力赶回本土作战,而养尊处优的美国人早已忘记了怎么打仗的时候,美国陆军用空前规模的攻势打碎了他们的迷梦。

近在48小时之内,欧盟远征军便有超过10个作战旅在圣劳伦斯河东岸被美国陆军击溃,成千上万名欧盟士兵在炮火和轰炸之中渡过曾经帮助他们深入北美的圣劳伦斯河,在他们的身后到处可见被击毁的战争机器的残骸。战争的大局已定,欧盟原先希望能够顺利的通过在北的美登陆扫荡美国东部地区的方式,向世界证明美国时代的崩溃,从而召唤起全世界反美力量的群起而动。但是他们的冒险和豪赌此刻已经结束,他们错误的估计了美国这头巨兽的力量,就如同曾经挑战过的那些国家一样。

所有的希望都已经破灭,随着美国海军从大平样舰队调集而来的兵力。大西洋上的格局将面临全面的改写。美国海军将重新主导这片海洋。接下来反攻只是一个时间和地点的选择问题。而在美国军队再度踏上欧洲的土地之前,原本就是一个松散联盟的欧洲可能便已经陷入了分裂和内战之中。新一任的英国国王—爱德华九世恐怕将成为“一月之王”。英国政府和军队将毫不留情的抛弃他,迎回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重新投入美国的阵营之中。而一些在战争中出力不多的小国更可能早已卖身投靠。而由于加拿大东部的战场的失血,当美英联军登陆之时欧洲可能已无可战之兵,剩下的惟有任人宰割。那么欧洲人会甘心接受这样的结局,就如上个世纪中叶那样吗?

法国海军用“凯旋”和“不屈”回答着这一疑问,在美国陆军开始强渡圣劳伦斯河的炮声中,法国海军由4艘“凯旋”级和4艘“不屈”级战略核潜艇在大西洋中部对美国本土发射了128枚潜射核导弹。冷战时代很多平民认为核战争会在一夜之间爆发,事实上这种想法幼稚的可笑。没有一个理性的人会去追求自我毁灭。因此往往在全球核战争爆发之时,交战的双方已经在常规战争之中分出了胜负。核武器事实上是失败者最后的挣扎,竟然无力获得全胜,那么何不选择两败俱伤。事实上这最后的结局早在美国和欧盟的战争爆发之前便已经被欧盟的核心领导层所接收,正因为如此法国人将4艘已经退役了的“不屈”级战略核潜艇恢复了使用,并改装了最新型的M-51型战略核导弹。

为了应对美国的战略导弹防御系统,M-51型导弹不但采用了先进的复合制导系统,强化了抗干扰能力,而且弹体结构也采用了轻型碳纤维复合材料,在飞行过程中更易调整姿态,准确地飞向目标。每枚M-51型弹道导弹可携带6个TN-76型隐身分导式核弹头,每个弹头为10~15万吨当量。为了提高突防能力,TN-76核弹头将在飞行中做旋转稳定飞行,以加大敌导弹防御系统的追踪、定位难度;为了抵御敌方地面、天基激光武器的拦截攻击,导弹壳体采用了抗激光加固措施。另外,其运载舱、弹头除了在外表与材料上采用了隐身设计外,还配备了先进的高速机动突防装置和干扰敌雷达的诱饵。因此当这些导弹冲破水面之时,美国已经在劫难逃。

考虑核导弹是否能被拦截或在美国本土的何处爆炸实际上已经毫无意义,此刻需要作的只有两个字:反击。在约翰.歌斯特总统的授权之下,美国庞大的核武库将令欧洲和全世界战栗。当然欧洲可能会在这一时间对中国和俄罗斯实施“核捆绑”,因此美国人还需要作好摧毁整个世界的准备。当第一架B-2“幽灵”型远程战略轰炸机在幕布上急速起飞之时,欧洲的末日便将以秒来计时。根据核打击计划流程的细分,数以万计的美国战略部队的精英将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目标确认、提取和优先顺序排列,得出攻击效果评估结论,最终为为目标匹配特定的武器。随后毁灭便进入了不可逆转的轨道。

数百枚洲际导弹从美国本土的战略基地内腾空而起,在北冰洋的冰盖之下美国的战略核潜艇以牙还牙,而更为精确的战略目标则会交给空军的战略轰炸机和巡航导弹来完成。当这一切结束之时,紧急会议室内的灯突然亮了。“欢迎来到世界新秩序。”在“杀死”了数以亿计的生命之后,约翰.歌斯特总统竟以一个轻松的微笑面对着在座的众人说道。


第六章:核爆欧洲(完)

敬请期待下一章:“格瓦拉”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