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六十二章 张翼家里还有一个同族的兄弟

guohj92 收藏 8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张翼很快就忙完了公事,庞统师叔边看边点头,脸上很有笑意,我感觉他是想起了他在耒阳县令时的所作所为,那一段他整日喝酒,不理政事,足足三个多月,后来张飞三爷听说了,气冲冲的带着刘备伯父要来治他的罪,他们来时,庞统师叔还刚刚喝完酒,还有点迷迷糊糊,靠在衙门口打盹呢。张飞三爷看他那个样,拔出剑来就要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张翼很快就忙完了公事,庞统师叔边看边点头,脸上很有笑意,我感觉他是想起了他在耒阳县令时的所作所为,那一段他整日喝酒,不理政事,足足三个多月,后来张飞三爷听说了,气冲冲的带着刘备伯父要来治他的罪,他们来时,庞统师叔还刚刚喝完酒,还有点迷迷糊糊,靠在衙门口打盹呢。张飞三爷看他那个样,拔出剑来就要砍他,还是刘备伯父拉住了张飞三爷,才没有当时血溅当场。庞统师叔睁开他那双醉眼,看看是刘备伯父和张飞三爷,就爬起来,拍拍屁股,给张飞三爷和刘备伯父施礼之后,毫不在意地说:

“如此点政务,何足道哉,且稍等,看我如何处理完。”

说完,就点手让众衙役击鼓升堂,处理积压的政务,一些衙役搬出那些积压案卷,另外一些衙役则去传唤那些当事人,庞统师叔运笔如飞,边批案卷边审堂下的纠纷和告诉,往往那些被告和原告刚刚说完,庞统师叔已经拟好判词,张家长,李家短,是非曲直,无事不爽,无事不公平,真是件件让双方心服口服。那速度,直惊得张飞三爷下巴都要掉下来,刘备伯父也在一旁惊呼“大才啊。”其实,庞统师叔身边的小童告诉过我,固然庞统师叔批的快,另外一方面,庞统师叔这一段泡于酒馆喝酒,实际上实在了解各个案情背景和双方的缘由,就是刘备伯父不来,他也正准备来一次集中升堂审案呢,这次不过是把升堂提前罢了。虽然这个结果有损于庞统师叔神人的光辉,我也这么认为,这实际上反映了庞统师叔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习惯,事事要了解清楚,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庞统师叔看张翼高兴,也是看到张翼如此处理公事,说明张翼对这些要处理的事情非常熟悉,而且处理的有非常利落,加之张翼还年轻,属于可造之才啊。

我们跟着张翼回到他家,他家看来也不是家大业大啊,毕竟曾祖父已经去世多年,近亲家族这几代又没人做过大官,又加之祖父和父亲都去世的早,家道有些衰落了啊,他家就是孤儿寡母多年。不过,大家族就是大家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靠着祖上的余荫,家族长辈的扶持,张翼也能在家族的私塾里读书练武,分得一些田地,和母亲一起度日。张翼谨尊古训,侍母极孝,刚刚15岁就已经开始在县里做事,挣点银子补贴家用。路上,张翼也已经告诉我们,武阳号称忠孝之乡,忠就是他的祖上张皓、张纲为代表的一些人物,而孝的典型,则遍地就是,他不过是其中的一分子而已。张翼让我们在客厅稍稍等候,他回内院禀报母亲此事。趁这个功夫,我们仔细打量张翼家的情况。一路走来,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张翼家很是简朴,家具设施等虽然有些陈旧,但非常整洁,擦的几乎能照出人的影子来,一看就知道张老夫人是个极其利索的人。

不一会,张翼搀着一个老妇人从后门进来,看来这就是张老夫人了,不过,随后,又进来一个年轻人,身高和张翼相仿,长的是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身体也不是很强壮,让人一看,就是一副白面书生的样子,相貌很是不骇人。我们都站起来迎接张老夫人,张老夫人给庞统师叔行了个礼。

“民妇张氏参加大人。”

庞统师叔赶紧虚扶张老夫人。

“统,冒昧打扰,还请老妇人原谅。”

客套一番,双方落座。张翼和那个男青年站在了张老夫人身后,张老夫人直接开门见山。

“庞大人,犬子已经告诉了民妇您的意思。既然大人想落脚于此处,也是我张家的幸事。老身自然应允。不过,老身有一事相求先生,不知先生能应允否?”

我在旁边就纳闷,这老太太还要条件啊?不会狮子大开口,让我放血吧?庞统师叔才不管呢,直接应到:

“老妇人请讲,统若能做到,自然应允。”

“大人,我武阳地处西南,与外间交通不便,难得有大才之士来武阳教授。今大人凤雏名号天下知名,世人皆言,得卧龙凤雏之一既可安天下。老身斗胆请大人带张翼在身边,让其随侍您左右,增添点见识,也好重振我张家门风。为了表示老身的诚意,我张家的地面随意庞大人取舍建屋。”

张翼在旁一听,脸色微变,直欲开口劝说母亲。张老夫人已经瞧见了张翼的脸色,一摆手。

“翼儿,不必多言。为娘知道你要说什么。古孟母三迁,方有亚圣成就。今天下大才在此处,你若能学的一身本事,为娘难道还不舍得这些身外之物?”

庞统师叔一听,很是感动,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老夫人,不过统恐怕要让您失望了,统不能教授于他。”

张老夫人脸色微变,叹了口气。

“唉,难道天要我张家沉沦吗?庞大人,不管如何,老身随您在我张家划出地面。”

我也很是疑惑,看吴普师兄、张苞、王平等人也是如此,就插嘴问庞统师叔。

“庞师叔,你为何如此之说?”

看大家都很奇怪,庞师叔就说:

“统亦知张翼有才,将来必成成国家栋梁。但这一日的相处,我已了解张翼性格沉稳,严守规矩,处事严谨有余,应变不足。而我性喜洒脱,所学以奇为主,以正为辅,刚好何其相反。孔子曰因材施教,如果我来教授于他,不但不是有利于他,反而是害了张翼的前程。”

原来是这么回事,张老夫人的脸色好看了很多,很是遗憾的说:

“唉,那是翼儿不幸,非大人之过也。”

这是和张翼一起进来的那个男青年插嘴了。

“庞大人,你不能收我翼大哥为徒,难道你还不能再给我翼大哥找个其他的老师教授于他?”

张翼赶忙介绍说:

“庞大人,此乃我堂弟张嶷,字伯岐,益州巴西南充国人氏。是我张家在巴西的一个分支,与我乃同一高祖父。其母也是我的姨母,今来武阳探视我母亲,久闻大人之名,听说大人来了,急欲一见,才出来了。言语冒犯庞大人,还请庞大人原谅。”

庞统师叔根本就没在意,反倒脸上很有笑意,一摆手。

“不碍事,此子锋锐洒脱,很是合吾脾气啊,适合传我衣钵啊。”

就见那张嶷转到庞统师叔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了一个拜师才用的大礼。

“徒儿张嶷拜见师父。”

庞统师叔脸上很是惊愕。

“我什么时候答应收你为徒了?”

张嶷抬起头来,笑嘻嘻的对庞统师叔说:

“师父刚才说要传我衣钵的啊。”

我们在旁边也笑了,我幸灾乐祸地对着庞统师叔说:

“师叔,我们可是都听见了,你可不要不承认啊!”

庞统师叔一捋自家那几根山羊胡,哈哈一乐。

“哈哈哈,既然大家如此说,徒儿,你就起来吧,为师认你这个徒弟了。”

张嶷赶紧又磕了一个头,爬了起来,凑到庞统师叔面前。

“多谢师父。不过,我大哥怎么办。”

庞统师叔又拈拈自己的胡子,眼珠一转,说到:

“无妨,我诸葛师兄性格沉稳,张翼极像于他,我就替他收个记名弟子吧,过几日待我修书一封,让张翼到成都一趟,我诸葛教授张翼便是。”

张老夫人一听,也是很高兴,张翼自然也喜形于色。庞统师叔如此说了,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答应的,不怕他反悔或者不认帐。

庞统师叔又一指我。

“二位,这位是我诸葛师兄的大徒弟赵统,他也是赵将军的长子,文武双全,人称雏龙。从今天起,他自然也是你们的大师兄,以后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先问他,特别是武艺方面,他家学渊源,天生神力,有万夫不挡之勇,若论动手,师父我自承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唉,难得庞统师叔谦虚一次啊,不过弄的我脸皮微热。就见张翼张嶷二人上前一步,拱手向我施礼。

“张翼(张嶷)见过大师兄。”

我赶忙回礼,毕竟他两个都已是成年人,个子比我还高,我有点不好意思啊。

“二位,不必客气。统还年少,庞师叔太夸大我了。以后但有事,我等共同钻研就是。”

旁边的张苞在嘀咕了。

“你就装吧,还夸大呢,那我怎么打不过你。”

我回头对他一瞪眼,他赶紧不说话了,不过他那嗓门就是嘀咕也比别人大声说话还响,屋子里其他人可都是听见了。张嶷看了看我,而且是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我一下,毕竟我还比他矮半个多头呢,看他那神情也不太相信。庞统师叔也看出来了,在旁边嘿嘿一乐。

“统儿,露两手,让你师弟瞧瞧吧。”

张老夫人赶紧说:

“庞大人,您收了嶷儿为徒,是我张家的喜事,现在干嘛动刀动枪的。天色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先吃过饭再说吧。”

庞统师叔看老夫人如此说,也况且日头就要落山了,我们跑了一天,也该还好好吃点了,就同意老夫人所说,等明日再让我给二位师弟露一手。不过,我们人多,张家也不太宽裕,不好打扰,但又碍于张老夫人的邀请,最后折衷,由我这个财主出钱,让张翼带胡驹到酒楼要了些酒菜在张家一起享用。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