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军团联赛]随感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着实令人伤感。拨动几许愁肠,却望来时路,茫茫若隐。至此,何谓十年沧海,何谓恍如隔世,了然了,却更是痴迷,宁愿陷入混沌之中,不被惊醒。

今生今世已惘然,山河岁月空惆怅,少小离家,落下两份迷离。这情愫又岂是如此安生,常常萦绕心怀,可梦境里的遭遇,总是被我权且以寄托对之前的追溯。

若是真为隔世,重山几相别,那前世的人们,今生恐怕不至于相逢了。长句过隙。逝者如斯,少时的我的稚嫩的踪迹,在艰苦心酸中成长,波折重重,不过亦是一笑而已。在冷淡的城市之间,冷漠的奔波,可能是环境铸就了我,也许是我本身就讨厌年龄对于人的禁锢。我也便这样,烧毁了情感,似乎上苍的遗忘铸成的,无法挽回。

但现下的我,疲乏了,儿时的意气不在,兄弟亦都远走他方。而于先前的诚挚更具怀念。人生何处不相逢?何处可驻留?

莫非我是真的老了?情感愈发揪住了我的心灵。

但,我坚信这是暂时的,我的身,我的心,是永远献于华夏的。我从一出生其便应当是个军人。可能会让人恼恨,生于不义,当死于重劫。不过,于我个人是无所谓的,我便只要,只要华夏兴盛。因此,我便献祭,无论是神,或是魔鬼,都可以领走我的魂灵,前提是他要满足我的条件,即将血腥的杀戮赐予那些肮脏的灵魂。

这是个苛求,但我的意志足以坚持到苛求达成的那一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