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起床了,迷糊中望着温馨的面孔,还是有妻的好,就好像飘离于世间的游魂,终于纳入了永久的寄体。知道今日男人要去交警队办理驾驶证年审,怕他粗心,易有遗忘,加上居住地小区距离市区远,那可麻烦了。这男人少了女人可真不行,车行中看外边,如棉絮般的轻悠悠、丝丝凉的渐渐地下起雪来。远处妖娆的少年少女嘻嘻一片,在打闹中享受短暂而珍贵的无知时光的宝贵。走吧,事办好了,我是谁,你是谁,你是我男人,你是孩子的父亲,你是这个家的山,女人满怀矫情的挖了他一眼。两人快步走出,大街上,发现原先纤细如粉的小雪,已纷扬成了鹅毛大雪。

雪花象是人间洁祥如意的天使,他带来世间无限的遐思;又如调皮可爱的小女孩,充满稚气的嫩脸满载世间的撞景,又恰似宛若雅致清秀的女子,正和恋人相依漫舞。穿梭的汽车、急匆的行人、矗立的房屋、渐渐变白的路,世间万物,在“雪”的妆扮下变得诗情画意起来。 男人和女人,赏着雪景,相视一笑,竟无语看似有言声,什么叫默契。

男人忽然慈心大发,走,逛街购物。女人慌乱的抽出了手,带着点甜蜜于羞涩:“别这样,我们都这把年纪了!小心让人看见。”

男人又固执地牵住女人的手:“咋了,牵老婆的手还犯法了,来,亲一个,这儿离小区远着呢!”

于是,刚过而立之年的男人女人,象是热恋中的姑娘小伙,牵着手,不紧不慢地闲逛。那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象“电”一般的麻酥了女人的心房。调皮而飘渺的雪花,仿佛将这温馨的一幕,凝固成一副优美的画。

少年、少女、热恋情人的牵手,对于人们已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三十而立的成熟群体的牵手,却是很少。仿佛是偷情的男女,他人异样的目光象钉子一样,充满疑惑、刺激、嫉妒、羡慕的各种演示。

我为爱之狂。男人仍是固执的牵着女人的手,欣赏着雪景,侃聊着家中常理,有时幸福中句话无语。

飘逸而纷扬的雪花,男人和女人,两个极平常的凡夫俗子,仿佛在圣洁的洗礼下投胎换骨般成为向往中的仙家生活,羡慕已是满眼火热的爱火沟通。

女人百感交集:结婚快十几年了,整日忙于生活奔波,那还记得热恋之期的牵过手,卿卿我我的花前月下已是过眼烟云;再往后,竟无法追寻任何牵手的记忆。男人重事业,除了加班就是加点,工作狂,是对他的尊称也是一种刻骨心疼,其余时间更多的是游离于同事上司之间在斛光交错中沟通思想,忙着和同事在推杯换盏中加深感情,忙着和同志在划拳猜令中坦陈心迹。那么,生活的点滴,女人每天只能象只旋转的陀螺,忙工作忙家务更忙着带孩子。更多的时候,女人象打仗般,一会儿在家一会儿在单位一会儿在学校接送孩子,分神无分身。 婚后的女人无世界,曾经的朋友,也因久不联系而疏远而日渐生分。偶尔的一次的相遇,竟然成为知音的偶聚,那欢心气氛激烈。

其实女人都很好哄,一句骗人而动听的话,一朵好看而妖娆的花,一个关注的眼神,一份微不足道的小礼物,便足以让女人心甘情愿地操持着家。然而此时,一个很平常的谁都能做到的动作——牵手,竟让女人幸福而真心般地触摸到了家的温度,感受到了来自人生另一半的体贴于温暖,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大唐一家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