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29.天炉战将,愣娃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说到国内战场就要提一提向念恩给蒋先生的私人信件了,向念恩为东北军的战斗指挥点了一个将,这个人就是薛伯凌。

从向念恩的出发点来说,在上海战场上打的都是不能退后一步的死仗,倭人在军舰、飞机、装甲车的掩护下攻击上海,中国军队没有打运动战的空间。

而薛伯凌正是民国最会打运动战的人,在历史上曾经非常巧妙的运用天炉战法将倭人数次据长沙门外,是中国战场上直接将战略防御、战略转战推向战略相持的出色将领,而向念恩认为在大同的南面是太行山,恰巧有这位战将施展才华的空间。

本来这个事情对其他人来说不好办,地方军队在军权上对中央都很有戒心,让一个中央军战将去领导东北军和晋绥军只怕指挥不动,只不过张将军和南华关系特殊这中间的工作就相对好做,所以事情不久也就办成了。

薛伯凌将军几天后也就飞往西安成为了新成立的西北边区副司令长官兼参谋长,第6战区司令官自然是张将军,薛将军去了以后下飞机一看东北军的军容那脸色几乎是瞬间就变了。

他立刻跑到了原来西安绥靖公署,现在的西北边区司令部内找张学亮。

此时的张学亮尽管在西安事变之后并没有如历史上一样受到蒋的软禁,但是由于杨将军的事情他的心情十分低落,很多是后他都在想当年东北易帜之后在南华的支持下和倭人在东北大打了一仗的事情,尽管那时候东北军最终还是非常失落地被迫退出东北,但是张将军的心里却打出了骄傲,打出了民族的气节。

在西安的事情之后南华多次邀请张将军赴南华担任陆军副司令的职位,尽管这个职位未必比现在他在民国的高,但是南华和民国在军事力量和国际地位上的差别是任谁都看得清楚的。

但是张将军还是推辞了,毕竟他不愿意舍弃东北军。他自己更清楚,如果他去了南华那么东北军就真的成了乌合之众了,在这个中国正缺可战之兵抗击侵略的重要关头,离开不是他少帅的本色,更何况有杨将军的事在,他要是去了南华日后如何有颜面去面对现在被软禁在重庆的杨将军?

说回来薛将军,薛将军是个急性子,一到张将军的司令部就急匆匆地奔着楼上去了。

对于张将军没有到机场迎接薛将军倒是不在意,但对于沿途东北军涣散的军心和疲态尽现的军容他却不得不找张将军好好说说,对于战争上的事情薛将军才会如此着急火燎。

由于身后跟着大批的随从,而张将军的司令部那些去迎接薛将军的军官此时也多被薛将军的吉普车远远地甩在了路上,说起来张将军偌大的司令部就有了说不出的冷清。

刚走到2楼两个警卫试图拦下薛将军,可立刻被薛将军的随从伸出右手压住胸口顶到了墙边,而手上拿着的薛将军的委任状放到了卫兵的面前,士兵立刻就被来人的气势给压住,竟然立刻温顺起来。

随着楼道里薛将军军靴快速而有力地敲击地板的声音,一直到张将军的办公室门口,身边的随从正要推门被薛将军挥手阻止了。

对于张少帅,但凡知道他所作所为的血性军人都会有几分尊重,薛老虎身边的兵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己的长官,被薛将军眼一瞪立刻就退在一边不说话了。

好在几日后南华的部队从第5战区空运到西安的时候薛将军看到军容严整、装备精良的南华部队有了不少的信心。

“请进。”

“张司令!”

“薛司令!”

薛将军盛气凌人,而张将军的话似乎包涵沧桑,尽管从面容上张将军还是30多岁的样子,但口气和神态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迟暮老人,有的时候人经历得多了、承受的打击多了自然在神态和心态上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与张将军相比倒是年纪大得多的薛将军龙精虎猛,说起话来声入洪钟,目光中流转这强干。

薛将军见东北军军容不整原本是来兴师问罪的,可一见张将军的神色和语气他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就在37年到来之前这个张少帅可是做了谁都不敢做的事情,从事后的处理上看,张少帅不管才学如何至少也是个敢做敢当的军人。如今语气中的迟暮和无力感究竟是为什么呢?

“少帅可是有疡在身?”

张将军苦苦一笑,身边已经有很多人告诉他他的气色不好了,苦笑一下也不置可否对着薛将军打了个请的手势两人就坐了下来。

“不是请薛将军先休息一下,中午我替将军接风嘛!若是因为张某未能亲迎还请薛兄见谅,张某确是身体不适。”

“将军身体不适多加调养倒是没什么,只是一支大军若是身怀重疾就没法打仗了。”

张学亮已经不是那个动不动就“激昂文字,指点江山”的少帅了,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让他老成了许多,也许唯一不变的就是多国家和民族的军人情怀,还有那对白山黑水的留恋。

“我知道薛将军一定对我的部下有看法,只不过我东北军当年在东北就和倭人拼光了精锐,举目中华竟无一人派一兵一卒前来助战。后来长城抗战我东北军士兵又多有慷慨之士奔赴前线,我不便阻拦,一直到抗战全面爆发我东北军能打的都到了大同,如今在西安的多是秦晋之地的愣娃子,东北军已经不是那支曾经叱咤风云的东北军了。”

对于这秦晋之地的愣娃子薛将军此时还没有更多的认识,实际上由于有宋以后秦晋故地风沙日益严重,多数土地已经变得很贫瘠,每每劳作正年也不过混个半饥不饱,因此晋人从商在明清就成了风气。

只不过有些学识的人多从商了,那些地处偏僻的人们却依旧过着几千年来延续的日子,他们没有什么文化、没有近代的国家、民族观念,他们当兵目的就是简单地为了吃饷。

只是如今陇海路向东接上平汉路的石家庄正在前线,铁路早已被倭人飞机和特务破坏不堪用,这秦晋之地的人们已经行不能为商,驻又多有天灾,整个山西、陕西地区已经饥民边地,那些为了吃饷而来的愣娃子连自己都吃不饱就更别说是拿些粮饷接济家用了,这又如何来的士气?

没有吃的,就是你的宣传再天花乱坠也没有人搭理你,经常有新兵被聚集在一起看戏,这些都是从延安学来的宣传手段。

可是这些个愣娃子多是在下面看着热闹憨笑,偶有政治部长官询问情况的时候总叫人哭笑不得。

“看明白了吗?”

“没呐!”

“没看明白你乐什么?”

“热闹!俄看着高兴!”

说完也不鸟你是个多大的官继续看自己的人闹去了,那些个政治部的官员常常是问十句同样的话这些新兵都答非所问。

于是无奈和沉默就成了必然。


由于平汉路石家庄附近实际上早已经成为废墟,所以南华的部队此时只能空运到西安,在这一地区就只有西安一个飞机场,此时大同正在修建简易的飞行跑道,而包汉文的打算是先期将102师空运到大同,由于路程近运输机足够来回的油料所以飞机场并不需要什么配套设施,但到西安再进行空运所需要的油料也是要通过空中运输才能到达所以需要的成本太高,因此南华的103师104师都是乘坐火车沿陇海路出潼关,然后由公路北上向大同开进。

薛将军在知道了包汉文的计划后对计划稍稍做了改动,他将104师留在了西安,并且准备在西安以西布防,谁也不能确定倭人会不会派遣一支偏师向西绕过阴山而来,就算鬼子的地面部队补给不便,那些十多万之数的蒙古伪军却是马背上长大的人。

薛将军放弃了立刻前往前线的行程计划,对于他来说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些新兵愣娃子的战斗力和士气问题。

老头子的照顾这里的武器装备正从故蜀之道上修成的公路源源不断地运来,薛将军再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原来的警卫营全部下插到新兵连队中去,这摆明的夺权渗透行为东北军将领是多有不满,但是张将军给压下去了,中国要是亡国多半就是从北面灭亡,上海那边闹得再厉害也不过是我们走向胜利的阵痛,只有这里才关系到民族的存亡。

薛将军派下去的人并没有实际的军衔,也没有照原来南京老头子的交代成为所谓的政治官员,而是起了个非常简单和直白的名字---督训员,之后他就带着4个师的新兵和南华的第103师从陆路向大同行进,而将西安的担子交到张将军身上,当然具体指挥上实际上另有其人,这个人就是南华104师师长张君嵩,在当年128抗战中的19路军少校营长,南华当年要了东北军和19路军那些经历战阵的军官就是要他们敢大硬仗的气度。

这边薛将军一面带着部队行军一面就让那些督训员一边安排行军,一边在每天空出三个小时练兵,因为这样这些士兵多是要凌晨4点就起床,行军到下午3点左右开始操练,之后才能休息,中午吃的就是行军干粮。

尽管这样的训练时间不长,但是对将要进行的战斗却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薛将军发现这些愣娃秉性憨直,只要给东西吃,你无论练得他多辛苦他都能承受,没有丝毫怨言,而且秦、晋之地自古就民风彪悍,这些新兵多是身上有些拳脚的人,从身体素质上来说确实对上倭人也不算太吃亏,由于最近粮食供应充足,这些兵现在已经各个龙精虎猛了。

北面薛将军正在尽力进行准备,而南面包汉文也需要带部队过长江了。

包汉文将要负责的区域是太湖南北两侧的防务,这个事情一提出来立刻遭到了大多数人的反对,在上海到南京的路上修建防御这明显是不看好上海战斗的前景,说白了就是影响军心,而且后面有了新屏障很多部队在抵抗的时候决心也会受到影响。

但是包汉文很坚持,而民国的一众高层也很清楚,上海之所以要打就是要将鬼子主力拉到上海的城市里打消耗,但真正要说将全部家当都丢上上海去固守却没有几人赞同,毕竟这里倭人有海军的强大支持还有迅速高效的补给,更因为海军的因素可以在任意地点进行登陆作战,主动权在鬼子手上,这样的仗切不能打成决战。

现在在包汉文面前最大的难题是如何让大军迅速过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