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军团联赛]当在虚妄里,才明曾经事

过往的都是过往了。曾经有人用云烟来比喻他,我觉得不够恰当,那沧海不肯放下的岂止是云烟而已。不过真的让我拿出个可以替代的名词。还真找不处。


常常嘲讽自己在虚妄的尘世里迈着虚妄的脚步,靠着慢慢的足迹维持着莫名的生命。我的轨迹显得那么漫长,而却毫无价值与意义。我不懂在这样的生命里为何还有那么多的人可以滋润的存生。如果说真的有物竟天择,我想总该有要淘汰的事物。我必定也就是那其中的一个。


或者有人说我的眼里过于充满来了悲怆。我想悲怆像杯水,自以为喝不完也吃不饱,可回头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已经满满的了。再也容不下其他。于是就这样子在恍恍惚惚中摧残自己的生命,也不期盼那尽头的早日到来。


都说人生难得糊涂,可是谁又能知道,糊涂的人只能给别人看,而自己却又因为表面的糊涂变得异常的清醒。这何尝不是一种无法比拟的痛苦呢?然而即使常常去寻找发泄的途径,却因为早已麻痹的神经,使得一切动作都变得如此的漫不经心。这样又如何去把握痴狂的欢乐。寻找忘情的喜悦呢?


天地之间,或是真的存在着什么道法,什么阴阳之气的。辩与不辨在于心。既然真的有了,那又何必去看心的所向?设若果真没有,心又如何能看到?


我常欢喜一个人出门行走,没有急盼的踪影在后面瞭望,也没有人生的无奈的挽留。只是静静的走在夜色之间,与星星相伴,或是圆月,或是弯月,都无妨,只是觉得天地很宽敞,这样也就很满足了。也有没有星星的日子,我就开始彷徨了,没有了伴侣的比翼鸟,应当如何去飞翔?


匆匆的流水,淙淙的时间,葱葱的树林,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如此庞大的一个牢笼,里面住着一个无奈的人。疯狂也罢,颓废也罢,于万物无关,于清风有关。


于是,便渴望迷醉,在迷醉里当是可以品味到更多的欢笑于怨怒。这只是一个游戏,虽然他很逼真,不过只是游戏。那么我有2何必为游戏而枉费心思呢?


我常常在想,人为什么会有梦,为什么梦里发生的却又是那么的真切,难道在另一个 世界里真的有另一个我?还是我根本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梦,一切的一切,都无从得知,所以他们发挥着他们的神秘,以给我虚妄的镣铐,将我深深的禁锢。可惜他们错了,我根本就不想逃离,因为逃离无益,我开始喜欢上这癫狂的虚妄。


慢慢的游览在生命的轨迹上,让人开始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漫无目的,又那么的别有心机,可是因为虚妄,我来到了一个隔绝人世的真空。我时而站着,时而卧着,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我在变换观察尘世的角度,但我发现当我开始忘却思念的时候,思念整在另一个方向慢慢的将我缠绕。换句话说,他融入了我的心底,这是我之前绝未想到过的。或许我该空寂,或许我该恐惧,可我没有那理由让自己这样做。所以我宁愿被思念包围,也不愿游离。


真的到了这个无名的天地,才开始构筑当初的梦想,那年少无知,何尝不是一份真正的欢笑。那壮志凌云,虽是过于童真,但也是那么的美好。现在我已经忘却了曾经对于自己的嘲讽,开始觉得以前是那么的美好。但是我也不觉得有后悔的地方,因为没有理由。


转瞬间,太阳开始缓缓西行,他也要归家了,归家总是幸福的。无论那是哪儿,总是真情浇铸的地方,永远的令人陶醉。


在虚妄中我看到了沧海。


不知这样的世界到底会走向何方,我只是虚妄。但愿时间的年轮总是那样的磕磕盼盼,让那些真爱的人能多些时间去拥抱,让那些丑陋的事物早些消失。


从明天起,在太阳再度升起的那一刻,我要自己去经营一份感情,这是我与花草们之间的秘密。


从明天起,在月亮撒播辉光的那一刻,我要自己去设计一个游戏,这是我与动物们之间的约定。


但愿天下有情人终能相依,但愿好人能换得幸福。


我只愿在虚妄里探望,那红尘掀起的浪潮是多么的可爱。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