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我的父亲

qhuhuapeng 收藏 32 170
导读:我的父亲 天空阴沉沉的,很闷,我正在房间里酣睡。突然一记白光闪过,接着轰隆隆的声音从天际传来久久不息。睡在我和我老婆中间的表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了看我,小嘴一别,哇~~~ 哭得那叫一个凄惨。得了,今天别想睡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小东西赖在老婆的怀里抹眼泪,而我只能恶狠狠的盯着她,却无奈何,心里默念干嘛非要把这个小家伙给弄来?真是的,那母性泛滥的老婆非说什么要提前体验当妈妈的感觉,硬生生的吧俺表妹(仅仅1岁,别想歪了)给接了过来,生生的在我眼前上演了一个母女分离的惨剧,咳~~母性害死人那,我狠狠的盯

我的父亲

天空阴沉沉的,很闷,我正在房间里酣睡。突然一记白光闪过,接着轰隆隆的声音从天际传来久久不息。睡在我和我老婆中间的表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了看我,小嘴一别,哇~~~ 哭得那叫一个凄惨。得了,今天别想睡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小东西赖在老婆的怀里抹眼泪,而我只能恶狠狠的盯着她,却无奈何,心里默念干嘛非要把这个小家伙给弄来?真是的,那母性泛滥的老婆非说什么要提前体验当妈妈的感觉,硬生生的吧俺表妹(仅仅1岁,别想歪了)给接了过来,生生的在我眼前上演了一个母女分离的惨剧,咳~~母性害死人那,我狠狠的盯着小小的表妹,对着老婆说:“我都吃醋了,你就没对我这么好过”。“小孩子的醋你也吃?气量大些嘛”我懒得说了对这小表妹做个BS的手势说:“小东西,知不知道打扰别人夫妻正常生活是犯法的?”“好了好了,你就去你爸爸那睡吧,我要陪小宝贝睡”无语彻底无语,“我说你到底是谁老婆啊?我咋就那么倒霉呢”埋怨归埋怨咱还是乖乖的走出卧室,来到了老爹的房门外,打开门,嬉皮笑脸的说:“你看我多孝顺啊老爹,儿子陪您来了。”“去,去,混小子,是不是被你表妹给赶出来了?你也有今天呐 还记得吗当年打雷的时候你比他还恶劣。”我一脸问号的看着老爸得意洋洋的脸就像中了500W一样。他看着我用受拍了拍我的头说:“小子,还记得吧 当年我是怎么被你赶下床的?现在遭报应了吧!“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我看着老爸得意的脸,我也笑了,小时候的点滴渐渐浮现在脑海里。

小的时候,小Q很怕打雷,只要外面雷声大作我就心惊胆战,然后哭着闹着的爬起来,就往老妈怀里钻,完全无视老爸那杀人的眼神,心安理得的就睡在了老妈的身边,而后在老妈的眼神的示意下,老爸呢,只好自认倒霉的骂骂咧咧的去大厅睡,当时我那个得意洋洋啊,就像是打了胜仗一样开心,自得其乐的窝在老妈怀里挥挥手奶声奶气的说:“再见,不要再来。”(鄙人对老爸说的第一句话)老爸当时听了一愣惊奇的看着我说原来你会说话啊,说罢嘿嘿的直乐,一边走一边乐,知道身影走出了我的视线还是能听到他的笑声。想到这我看看老爸,他那原本坚毅的脸松弛了许多,原本黝黑的头发也已然花白了。我得意的笑了说;“老爸,你怎么还记得那么清楚啊?莫不是早就等着这一天吧?”老爸乐了说:“小畜生,你还记得当年你是怎么迫害我的吗?我和你妈妈当年一年才能见几天面,就是这短短的几天 还随时会被你给破坏掉!”说完一副问天下谁最痛苦舍我其谁的摸样,接着又说;“所以我当时就想,等着吧,20年后会有人给我报仇的,你看报应来了吧,虽然我是我孙子给我报的仇,但也很解恨了。”我听完,做惊讶状说:“原来你,一直这么狠我啊,”老爸得意的说:“可不是.”说着抹了抹自己的头发说:“自从你出生后,我和你妈妈就没太平过,看这就是证据。”听完这个我猛然间发现老爸好似真的老了,曾经他是多么的强壮的一个人,就像是大山,什么都压不垮他,现在身影却有些消瘦了。

可能真的是我的到来令他们太操劳了吧,我是早产儿,先天的发育不足导致体弱多病,记忆中小时候就是在各种药物中长大的,可是说我就是在药水中泡大的。真可谓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产年就是奔波于家与卫生所之间,除了打针就是吃药。的确让他们心力交瘁。

在儿时的记忆中父亲总是一个沉默着,在有限的几天里他不是帮家里干农活,就是酣睡的吃饭。从来不多说一句话。父子之间的感情交流也只是局限在那偶尔的眼神的交汇,所以付清在我严厉就是歌陌生的,常在一年的几天里回来一次,在过年的时候里给我买好吃的东西的那个人,仅此而已。记忆中最深的一次是他给我带来的第一个玩具是把手枪(汗!)现在想想那把抢极有可能是把真家伙,纯铁(钢)铸造,十分重我根本就拿不起,所以也就没怎么玩过(一把德国毛瑟手枪就是李向阳用的那种,真不知道老爸他怎么搞来的。值得怀疑…..)后来也就遗失了,找也在找不到了。父亲还是个傻子,大多数时候有好吃的总是看着我们吃一个人看着我们傻笑,从城市里回到家来(当时住农村,现在偶还是农村户口,不过偶是农民子弟偶自豪)第一件事就是摸摸我的脑袋,抱起我用自己的胡渣扎我,十分讨厌被那种刺痛的感觉。父亲是个呆板的人,并不善于表达自己对子女们的爱,可能在他的眼里没日没夜的做活计才是自己最能体现出一个父亲责任的所在吧。所以在大多时候父亲总是一个不被理解的人。

现在眼望着已经有些苍老的父亲,感觉欠他很多。看着我眼巴巴的看着他老爹不高兴了,粗糙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脑门“看什么呢?小子明天不上班?”“哦,你别打我头,很痛的”“知道痛就好快睡觉去,要不然我踹你.”看着老爸的怒容,我大狠,想上面的话我收回,这Y的是罪有应得!!!


本文内容于 2008-8-5 22:49:13 被qhuhuape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