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兵取代志愿兵 历经风雨的美国兵役制度

昭勇将军 收藏 0 729
导读:作者按:采用完全志愿部队这一兵役制度,不是对国家传统兵役制度的背离,而是一个回归。   1958年3月24日上午6点35分,艾尔维斯·普雷斯利(美国著名歌手,即“猫王”)到田纳西州孟斐斯市的征兵局报到,后被征召到陆军部队。当时他正处于个人演唱和电影事业的巅峰时期,但这并没有使他避免入伍服役,像当时许许多多的其他美国男青年一样,他也必须履行兵役义务。   艾尔维斯本人是以参军为荣的。据说,他在部队中是一名优秀的士兵。基础训练结束后,他先是在驻扎于德克萨斯州的胡德要塞的坦克部队服役,后来转到驻德国

作者按:采用完全志愿部队这一兵役制度,不是对国家传统兵役制度的背离,而是一个回归。


1958年3月24日上午6点35分,艾尔维斯·普雷斯利(美国著名歌手,即“猫王”)到田纳西州孟斐斯市的征兵局报到,后被征召到陆军部队。当时他正处于个人演唱和电影事业的巅峰时期,但这并没有使他避免入伍服役,像当时许许多多的其他美国男青年一样,他也必须履行兵役义务。


艾尔维斯本人是以参军为荣的。据说,他在部队中是一名优秀的士兵。基础训练结束后,他先是在驻扎于德克萨斯州的胡德要塞的坦克部队服役,后来转到驻德国美军服役。1960年,他在新泽西州的迪克斯要塞退伍,当时他得到了一张109.54美元的退伍支票。



1958年3月24日,“猫王”艾尔维斯?普雷斯利(右)和其他的应征者在孟斐斯。中为纳撒尼尔?威金森,左为普雷斯利的童年伙伴法利?盖伊。



二十世纪50年代末期,美军的征兵人数比50年代初朝鲜战争时期大大减少。无论是被迫还是自愿,应征入伍并在军队中干上一段时间,这在当时许多人看来都是一个必须的、顺理成章的过程。当时的美国男青年们在收到征召令时大多数能够以积极的心态来对待,抵制无条件征兵的时代还没有到来。


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成年的那一代人,他们正好面对的是义务兵役制,他们完全不知道以前的志愿兵役制度是什么样子。从第二次世界大战持续到越南战争时期的义务兵役制征兵(或叫做选择性征兵),并不是美国传统兵役制度的主体。当然,美国在历史上也曾进行过数次选择性征兵,如南北战争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就曾有大量的士兵通过选择性征兵被征召入伍参战。尽管如此,当战争结束的时候,临时实行的义务兵役制度总会随之取消。但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这次选择性征兵却与以往有所不同,它持续了将近33年。在今天的情况下,不会再有更多的变数了。35年以来,国家从未征召过一名义务兵飞行员、陆军士兵、水兵或者海军陆战队队员,而且有了上一次征召义务兵的风雨经历,在近期内也不可能再出现那样的情况了。


1936年,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陆军少校--刘易斯B.赫尔希,被任命为陆海军联合义务兵役制委员会的执行官。当局设立这一机构的目的是为可能的战争动员做准备,它由两名军官和两名职员组成。赫尔希,此前曾是一名教师,1911年参加国民警卫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转入陆军正规军。没有人会想到这一工作会持续数十年的时间,尤其是赫尔希,他也没有想到,他一干就干了这么多年。

义务兵取代志愿兵


1949年,德国入侵低地国家和法国时,美国国会授权开始进行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和平时期的义务兵征兵。这次征兵于1940年11月开始。1941年,赫尔希晋升为准将,其头衔为义务兵役委员会主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共征召了1001万名男子入伍。在战争初期,人们争先恐后地跑来报名参军,但是,在赫尔希看来,这一现象践踏了原来正规有序的征兵制度。1942年12月,赫尔希说服罗斯福总统,只对18岁以下或38岁以上的男子征召志愿兵,对其他适龄参军的人群则实行义务兵征召。


赫尔希的征兵机构于1947年结束其任务,尽管当年陆军的兵员需求并不高,但是陆军的征兵人员还是没有办法来完成任务。因此,义务兵征召在1948年又被再次恢复。义务兵征兵人数在50年代中期朝鲜战争爆发时急剧增长,朝鲜战争结束以后,义务兵征召恢复了以前的选择性特征。符合参军标准的男子可以参军,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由选择更好的训练和自己喜欢的任职岗位。义务兵的服役期为两年,但是志愿兵可以服役更长的时间,如在空军中可以服役四年。另外一种选择是加入国民警卫队或是后备部队,利用一定的周末时间参加基本的训练,然后在现役部队内进行短期服役,即可服满兵役。


即便是在义务兵役制时代,美国军队也主要是一支志愿型的部队。义务兵需要在某一军种内服两年或少于两年的兵役。一些服役期少于两年的军种部队也可能完全由志愿兵组成,没有义务兵。


“按照历史的观点来说,义务兵兵员仅占征召兵员总数的30%,”贾尼斯H.劳伦斯在她给兰德(RAND)公司的一份报告中说。“其余征召入伍的男子一半是真正的志愿入伍者,另外一半是在义务兵役制度之下被迫入伍者。”

大多数的义务兵进入了陆军。一个隶属总统的研究小组研究了兵员问题,这个小组1970年的一份报告称,“为了解决暂时的兵员不足状况,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偶尔使用一下义务兵征召方式,但是空军从未使用过这样的征兵方式。”这种现象有时成为人们抱怨的对象。1951年,德克萨斯州民主党参议员林德B.约翰逊,就曾指责空军“试图从潜在的应征人群中提取精华”。他说,“一些能力出众的人,本来可能在陆军中成为出类拔萃的人物,但是现在只能蜗居于空军里面,充当一个士兵的角色。”从自己的角度来看,陆军确实有点是把军事人力当作是一种廉价的人力资源,因此可以在一些琐碎的工作,如整理草坪,油漆建筑物等上面随意地浪费。


美国国会分别于1955年、1959年和1963年,在没有任何异议的情况下延长了义务兵征召的期限。同时,赫尔希和义务兵役委员会遇到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义务兵征召对象数量十分巨大,但是陆军却不可能征召所有的这些人。1954年到1964年间,符合征兵条件的男青年增加了50%,而入伍人数却从250,000人下降到了112,000人。“我们实际上延缓了每一个人的征召,”赫尔希说。“如果他们确有一个原因来延缓入伍,我们表示热烈欢迎。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原因来推迟入伍时间,我们会让他们寻找一个适当的理由来支持他们这么做。”


从1955年开始,赫尔希及其委员会积极地引导人们进入一些与国家利益相关的行业,以延缓他们的入伍。这些领域包括科学、工程、医学、教学等方面。对赫尔希及其领导的义务兵役委员会来说,这些引导工作不折不扣地成为一个新的主要的工作。


1956年,赫尔希被擢升为中将,尽管他的晋升遭到了陆军的强烈反对,但是赫尔希得到了国会的大力支持。赫尔希的官方身份是一名陆军军官,但是他这些年以来从没有受过陆军的节制,他从来也没有对各种总统行政机构的官员们表示过尊重和服从。国会的支持给了他一个完全独立的地位,这非常类似于当初联邦调查局主任艾德加?胡佛和海军上将海曼G.里科佛长期以来享有的特权。

几次重大冲突中的征兵人数


第一次世界大战(1917年9月到1918年11月) 2,810,296


第二次世界大战(1940年11月到1946年10月) 10,110,104


朝鲜战争(1950年6月到1953年6月) 1,529,539


越南战争(1954年8月到1973年2月) 1,857,304


部队兵员占适龄参军人口的比例


现役部队总人数占18到45岁的男性公民的比例


1950 146万4.8%


1953 356万11.6%


1955 294万9.6%


1960 248万7.9%


1965 266万8.0%


1969 349万9.8%


高中毕业生中志愿兵比例


军种1959年1969年


陆军68% 69%


海军60% 80%


海军陆战队54% 57%


空军73% 76%

国防部长梅尔文?莱尔德告诉尼克松,当前的需求是从符合入伍条件的人当中征召四分之一的人入伍,当各军种达到越南战争以前的力量水平的时候,每年只需征召七分之一的合格人员入伍。莱尔德建议使用“抽签法”,但遭到了赫尔希的坚决反对。尼克松采纳了莱尔德的建议,并取得了国会的支持。“抽签法”征兵于1969年开始实施。同时,尼克松授权完全志愿制部队委员会实施一项旨在消除强制性征兵制度的计划。他让前国防部长托马斯S.盖茨来担任这项计划的负责人。


“我们实行义务兵役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太多的人已经开始接受它,并认为它是正常的、必须的。”尼克松说。由于极力反对完全志愿制部队和其它的一些改革措施,赫尔希成了尼克松取消义务兵役制度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尼克松很快采取了实质性的行动,他提升赫尔希为四星上将,任命他为总统顾问,同时免去了他义务兵役机构领导的职务。此后,尼克松对赫尔希的进言不再加以理睬。1973年,79岁的赫尔希最终无奈退休,结束了他62年的军人生涯理查德?尼克松在进行总统竞选时提出结束义务兵役制,在1968年他上台以后,马上采取措施着手取消义务兵役。




当美国向着完全志愿兵役制度迈进的时候,盖茨领导的委员会在1970年2月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提出了三项重要的建议,它们分别是:大幅提高军人薪金待遇;兵役和募兵条件的“综合性改进”;建立应急的征兵系统。

。隐藏的税收


每个人都知道,使用完全志愿制部队将意味着更高的军费开支,但是这个委员会说,在义务兵役制下,全体纳税人实际上并没有因此而少纳税。事实上存在着一个隐藏的税,这就是那些被迫以低薪服役的义务兵和义务兵役制下招募的志愿兵们所交纳的“税”。1970年,新入伍的志愿兵和义务兵的薪金同比只是平民工资的60%左右,不同军种之间也存在着一定的薪酬差别。


越南战争期间,空军的征兵人员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很轻松地完成招兵限额,尽管一半的空军新兵是在义务兵役制压力之下征召的。在完全志愿制部队体制之下,陆军比其他军种有着更多的征兵困难。各军种都纷纷派出更多的人员来参加招兵工作,并雇佣广告公司来支持他们的工作。于是,一些让许多老前辈们所不耻的新的思维方式开始涌现。1971年陆军的一个广告代理商的报告中,把可能成为新兵的人群称为“市场”,把陆军称为“产品”。海军作战部长,海军上将艾尔默R.朱瓦特一时间成为人们瞩目的人物,他主张丢弃那些看起来已经不合时宜的习惯和传统,不管以前它们曾经发挥过多么大的作用。他的这些计划可以说是毁誉参半。


1970年7月就任海军作战部长后,朱瓦特上将发布了一系列被誉为“Z-计划”(“Z-Grams”)的指示。在四年的时间里,他发出了121条这样的指示。其中早期的一条取消了对着装的限制,官兵下班后在军营内可穿便装。另外一条指示允许在军营宿舍和军官办公区设置啤酒自动售卖机。最著名的一条“Z-计划”要属1970年11月颁布的第57号指令。57号指令指出,海军部队中那些有辱尊严的规定应当废止,例如,在有些军规中,那些胆小怕事的人和事被称为“米老鼠”和“小鸡”。“我必须学会适应风俗的变化,”朱瓦特说,“要是官兵们喜欢留鬓角,蓄整齐的胡须,或穿着风格不合上级的胃口,我决不会同意中止他们的这些权利。”第57号“Z-计划”允许没有在基地居住的水兵们在上下班的路上穿着军装,包括工作服。(以前他们在工作日必须穿着制服,或者为了出行方便,上班时穿军装,下班后穿便装。)它还取消了一些不合理的规定,例如,缆绳操作人员、加油人员、塔台了望人员和其它一些人员,在执行任务时必须穿着白色或蓝色的制服,尽管他们执行的任务很可能弄脏或损坏他们的制服。

1967年10月,在一次抗议越南战争的活动中,一位反战示威者在五角大楼外面点燃了他的征兵卡。

朱瓦特的指示遭到了反对,这些反对的声音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那些持强硬路线的舰队司令官和海军上将们,另一方面是那些对此深为不满的上士们。他们认为朱瓦特的改革破坏了部队的纪律,这些领导们不喜欢这些改革措施,他们发现,他们在军队中奋斗许多年才能得到的特权,现在的这些下级水兵们马上就可以得到。这令他们十分不满。


新闻媒体对此进行了全面的报道,这使朱瓦特上将成了明星。《时代》杂志说其它军种在废除“米老鼠”方面和在“使服役生活更容易接受和更富有吸引力方面”落在了海军的后面。陆军很快就采取了行动,其中一项措施就是取消不必要的形式,如除特殊场合外,在听到起床号后要集合。此外,陆军还废止了夜间查铺的规定。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卡森要塞还开了一家“本质咖啡屋”,军官们有时来同士兵们共饮和谈天。


需要校正的并不太多


随着海军中“米老鼠”的被清除,空军发现自己走在了后面,它也想做一些类似的事情。负责人事工作的空军副参谋长罗伯特J.逖克逊中将在1970年12月的一份简报中说,空军正在减少各种检查,并希望通过这样的方法给重新部署之后的空军士兵们更多的时间来安排家庭生活。


海军陆战队没有这些问题。海军陆战队说他们将保持传统,保持他们的短发型,那些认为这是“米老鼠”的人们可以不必加入海军陆战队。


回顾过去,尽管看起来难以置信,但发型问题确实是一个极严重的问题。在20世纪,美国志愿部队问题与军人发型问题牵扯到一起,这其实纯属偶然。


征兵广告费尽力气来吸引“市场”,即适龄参军的青年。当传统的人们抱怨说征兵广告照片中士兵的造型违反了发型标准,一位陆军的发言人对此做出解释说,征兵广告中的士兵的发型是他理发前的样式,而不是理发后的发型样式。


1970年以前,空军没有一个确定的军人仪表标准。他们只是说发型必须保持整洁,这种要求对前几代人来说已经是足够清楚的了。但在“Z-计划”时代,必须要做出明确的规定。1970年出台的空军新的标准要求头发“不管长度如何,在厚度上不能超过1.25英寸。”空军还规定,胡须不能超过嘴唇的红色部分,鬓角不能超过耳朵的最下沿。其他的军种也各自有其关于鬓角的规定。朱瓦特上将自己也留有鬓角,而且长度达到了规定的最大上限。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