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屠杀”意大利海军:卡塔尼奥分舰队覆灭


受命出发


1941年3月26日深夜,意大利第1巡洋舰分队在第9驱逐舰分队的陪同下悄然离开了塔兰托港,去执行破坏英国海上交通线的命令。第1巡洋舰分队由3艘扎拉级重巡洋舰组成,分别是“扎拉”号、“阜姆”号和“波拉”号。第9驱逐舰分队由4艘奥里亚尼级驱逐舰组成,分别是“奥里亚尼”号、“焦贝蒂”号、“阿尔菲耶里”号和“卡尔杜奇”号。他们统归第1巡洋舰分队司令卡塔尼奥少将指挥。



首行以雷达发现“波拉”号的英国利安德级轻巡洋舰“奥赖恩”号,单烟囱是其特色


这次战斗的计划是意大利军方与德国军方妥协的结果。德军要求在由德国空军提供第10航空军空中支援的情况下,意大利舰队应切断英国向希腊增援的海上通道。而3月16日德第10航空军在克里特岛重创2艘英国战列舰的报告,使得一直底气不足的意大利海军认为有改变被动局面的可能(实际上这是误报)。于是,意大利新任海军参谋长里卡上将制订了作战计划,计划安排如下:意大利海军将组织四支舰队分别从四个港口分别出发,会合后由亚基诺上将统一指挥,扫荡东地中海,卡塔尼奥分舰队就是其中的一支。

鱼雷武器:8具鱼雷发射管。


装甲厚度:司令塔150毫米,主炮塔150毫米,主舷侧装甲带150毫米,甲板70毫米。


卡洛·卡塔尼奥海军少将(CARLO CATTANEO)简历:


卡洛·卡塔尼奥于1883年生于那不勒斯的圣·阿纳斯塔西亚(S. Anastasia),在那不勒斯的军事学院毕业后,1902年进入里窝那的海军学院,1906年获海军少尉。1908年在战列舰“圣·邦”(Saint Bon)号上服役时,对遭受地震的西西里和卡拉布里亚的居民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在1911-1912年的意—土战争中,曾指挥一连兵力登陆参与占领利比亚的的黎波里,并由此获得一枚军事勇气银质勋章(Medaglia d'Argento al Valore Militare)。1913年获提升至海军中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卡塔尼奥先在一艘鱼雷艇上任艇长,在下亚得里亚海执行了许多使命,并获一枚军事勇气铜质勋章(Medaglia di Bronzo al Valore Militare),随后又在驱逐舰上服役。1920年1月担任驻君士坦丁堡的海军武官,同年升为海军少校。1929年在海军部任职,提升为中校后,先后出任驻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海军武官。1932年升为海军上校,1937年升为海军准将(Contrammiraglio),1938年3月获晋升海军少将(Ammiraglio di Divisione)。二战爆发时,卡塔尼奥任第3海军分队(3a Divisione Navale)指挥,并率部参加斯蒂洛角(Punta Stilo)海战。1940年8月起指挥第4海军分队,同年12月起指挥第1巡洋舰分队(1a Divisione Incrociatori),并以“扎拉”号(Zara)为旗舰,1941年3月28-29日晚,在马塔潘角海战中与舰俱沉。被追授军事勇气金质勋章。


3月27日晨,墨西拿海峡西部海域海雾弥漫。11时许,4支舰队准时出现在预定集结海域。按照预定计划,此时该有大批德国飞机到达,进行一场护航演习,以便在未来协同作战时有利于彼此识别与配合。但是等待多时,意大利人没有等到德国飞机,却于12时20分等来了一架英国桑德兰式侦察机。亚基诺上将认为舰队行踪已经暴露,请求取消计划,但是被在罗马的里卡上将否定,亚基诺上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按计划行事,虽然他内心深处的不安感愈来愈强烈。


28日,意大利舰队分三路沿130度航向,向加尔多斯岛西南方向挺进。卡塔尼奥分舰队和莱尼亚尼中将的分舰队合为一支,处于编队最北面。6时43分,意大利的RO43侦察机发现了英国巡洋舰,意大利人立刻加速至30节朝英国人驶去。8点钟,中路的桑森尼蒂分舰队目视发现敌舰,12分钟后开火。8时55分,桑森尼蒂分舰队开始后撤引诱英国巡洋舰队追击。此时,卡塔尼奥的分舰队一直在北面,准备在适当的机会切断英国舰队退路而没有参加战斗。由于10时58分英国航空兵的空袭,意大利舰队不得不全体沿300度航向再度撤退。


下午15时30分,倒霉的意大利人开始走厄运,旗舰“维内托”号(舰队中唯一的战列舰)在空袭中中雷。亚基诺认为英军只有驱逐舰队可能在夜晚追击自己,而其他威胁就是第二天的空袭,于是他决定让全部分舰队会合,保护“维内托”。卡塔尼奥分舰队和莱尼亚尼分舰队分离,紧密地排列在“维内托”号的右舷。


波拉中雷


黄昏时分,意大利人发现8架英国飞机在舰队后方盘旋,这些飞机是17时30分从“可畏”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然而英国飞行员并没有立即攻击,他们在盘旋中等待光线更暗一些后再进攻,这样意大利人就很难看清楚飞机了。19时15分,最后一缕光线也被夜色吞没,亚基诺命令舰队突然转向,以迷惑英国飞行员。10分钟后,这支由8架鱼雷机组成的英国机群飞临舰队上空,舰队立即以密集的防空火力进行反击,由100毫米、90毫米和37毫米高炮组成的炽热的火网,迫使英国飞机在3000码的距离上放弃了集体攻击的打算。他们先撤出战斗,然后在火网外散开队形,由单机独立进攻,以分散舰队的防空火力。然而各驱逐舰分队开始施放浓浓的烟幕,并且打开探照灯,用强烈眩目的光束罩住英国飞机。这一切让英国飞行员头晕眼花,因此最初的7架飞机一无所获。最后一个进入攻击航路的是C·威廉斯中尉,因为多数英国飞机已经开始撤离,舰队防空火力相对稀落。他驾机以紧贴海面的高度突破了防御,接近了右侧舰队。他选定了离他最近的那艘大舰,正是“波拉”号。19时45分,鱼雷投了出去,朝“波拉”号冲来。


夜色确实影响了意大利人目视的效果,“波拉”号舰长M·德·比萨上校发现英机投弹时已经晚了。尽管被亚基诺上将誉为杰出指挥官的他紧急下令转舵,但那架飞得如此之低的鱼雷机投雷的距离太近了,而“波拉”号庞大的身躯转动又不灵便,1分钟后大家眼睁睁地看着鱼雷击中了右舷主机房和锅炉房之间的部位。这是致命的一击,巨大的爆炸使主机房和锅炉房里血肉横飞,主机停止了运转,全舰的电力设备都陷入瘫痪。很快,汹涌的海水冲入了三个防火舱室,将他们填满。主机停转使“波拉”号失去了动力,庞大的舰身缓缓停下,象死鱼般动弹不得,电力设备的失灵使得军舰失去了自救的能力。至此,倔强的M·德·比萨上校不得不下令弃舰。近800名官兵争先恐后地跳入大海求生,只有包括副舰长在内的257人留在了“波拉”号上,等待无论是自己人还是英国人的救援。

有趣的是,一般情况下遇难船只上的人员要么变得惊惶失措各自逃命,要么同仇敌忾为挽救爱舰进行最后的努力。而意大利水兵的表现则让人哭笑不得,留在舰上的水兵们的军纪已经荡然无存,他们怪叫着冲入军官的舱室,砸开军官们的储物柜,把东西扔得到处都是,从中取出一瓶瓶上好的葡萄酒,朝嘴里猛灌。很快,其中的大多数人就变得醉熏熏的,有的说着胡话,有的哼起了颓废的小曲。


“波拉”号完全丧失动力的消息在20时15分转达到亚基诺上将那里。此刻他感到心烦意乱,因为战斗一直都不顺利。3分钟后,他用信号下令卡塔尼奥少将率第一巡洋舰分舰队去实施救援。可是按照海军常规,一般这样的任务是交给驱逐舰去干的。于是,卡塔尼奥少将立即用信号表达了他的意见——派巡洋舰去是一种奢侈,只需2艘驱逐舰就足够了。虽然亚基诺上将考虑了部下的意见,但是最终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20时38分,他用信号向卡塔尼奥少将作出详细解释。因为他觉得面对“波拉”号这样的状况,需要一个将级分舰队指挥官才有足够的权威和资格来评估波拉号损坏的程度和修理所需的时间,并当场拍板处理的方案。命令于21时生效,卡塔尼奥少将以军人的服从接受了命令,率领自己的分舰队离开主力阵列,一字纵列以16节航速向东南方前进。


英国猎人


20时14分,可怜的“波拉”号被装备了对海搜索雷达的英国巡洋舰“奥赖恩”号发现了。26分钟后,英巡洋舰分队司令威佩尔中将向旗舰报告:“情况不明舰艇,方位240度,距离5海里。已明显停滞不前。我的位置北纬35度21分,东经21度5分。”英国舰队司令坎宁安上将认为这可能是在先前空袭中被击伤的“维内托”号战列舰,立即率领主力杀气腾腾地赶来。“波拉”号成为陷阱里哀鸣的幼崽,正在吸引猎人和更多的猎物。


22时许,英国主力舰队从“波拉”号的东北方向接近了他。4艘大型舰艇组成一横列,由南向北分别是“巴勒姆”号战列舰,“可畏”号航母,“勇士”号战列舰和“厌战”号战列舰。22时03分,“勇士”号上279雷达的屏幕上出现了“波拉”号的身影。雷达操纵官根据信号判断距离约6海里,是艘600多英尺长的大舰。7分钟后,接到雷达报告的坎宁安上将十分兴奋,指挥舰队进入炮击。22时20分,“勇士”号的雷达再度锁定“波拉”号,得出方位191,距离4.5海里的战术数据。由于“波拉”号位于英国舰队左舷,这时,处于左舷的驱逐舰被要求开始向右舷转移阵位,以腾开战舰射击的空间。而“可畏”号也接到了离开队列的命令。

然而,就在英国驱逐舰刚接到转移命令时,位于右舷的驱逐舰“斯图亚特”号在22时23分发出警报,因为他在船头250度方位约2海里处,发现了夜幕中有6艘从左舷向右舷方向行驶的军舰阴影。其中第2、3艘为大舰,其余为小舰。22时25分,英国舰队参谋长埃德尔斯顿准将用望远镜观察了这些阴影,他镇静地发出了几乎相同的报告。而一位曾经当过潜水艇艇长的军舰轮廓辨认专家鲍尔中校,只一瞥,就用敏锐的眼光判断出那2艘大舰是主炮口径8英寸的扎拉级重巡洋舰。



三十年代在地中海训练中高速航行的“波拉”号重巡洋舰

英军反应极快,坎宁安上将迅速通过超短波发报机下令舰队排成纵队。同时,火炮开始转动对准敌舰的方向。由于距离在4000码左右,适合近距平射,因此英国人的火炮都摇到了平射位置。不久,整个舰队调整完毕,航向280,24门15英寸、20门6英寸和20门4.5英寸火炮一起对准了航向130的意大利舰队,炮手的手指已经扣住发火扳机。22时27分,完成准备的英国舰队由“猎狗”号驱逐舰打开探照灯,罩住了意大利编队3号舰。杀戮就要开始。


意大利兔子


亚基诺上将怎么没有想到,他的这道命令将自己的舰队送进了鬼门关。而卡塔尼奥少将虽然服从了命令,但是对危险仍然估计不足。因为意大利舰队没有对夜战做任何有效的准备。他们只给鱼雷发射管配置了消焰装备,可火炮上却没有,据说意大利军官认为夜战中是不可能使用主炮的。此外,由于平时不注意夜战通讯火控设备的研究,他们的这些设备都不适合夜晚使用。这样的舰队为何敢在夜晚回到一个危险的海域去救援友舰呢?这是因为他们认为英国舰队没有追上来的可能,而且就算追上来,也决不可能在夜晚派战列舰这样的大船来追击。按照亚基诺的说法,他认为英军只会留下驱逐舰四处活动。因此,当英国人已经把炮口瞄准意大利人的时候,意大利人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即将开始的思想准备,卡塔尼奥少将担心的也只是“波拉”号的实际状况而已。

其实早在21时55分,卡塔尼奥分舰队就被发现了,探测到他们的是装备了279雷达的英国轻巡洋舰“阿贾克斯”号。“阿贾克斯”号雷达屏幕显示自己前方5海里处有3艘不明船只后,立即向上报告。当时正在指挥驱逐舰队追击“维内托”号的麦克上校接到了这份报告。此刻,他正在卡塔尼奥舰队东北10海里处。航海官分析了电文和海图,发现“阿贾克斯”号报告的不明船只的位置和自己在21时55分的位置仅差4海里。由于那时雷达定位精度不高,相差几海里是常有的事,于是麦克判断“阿贾克斯”号发现的是自己,没有理会。而实际上,不仅雷达有误差,当时在摇晃的军舰内进行海图作业也有误差,雷达和海图双重误差叠加,导致21时55分距离麦克舰队10海里的卡塔尼奥分舰队成了距离4海里,这也真可谓阴差阳错。卡塔尼奥分舰队似乎逃过了这一劫,但更大的劫难却在等待着它。


懵然不知的卡塔尼奥分舰队在黑夜中继续前进,此时的队列里“阿尔菲耶里”号驱逐舰打头,后面依次是“扎拉”号、“阜姆”号、“贝蒂”号、“卡尔杜奇”号、“奥里亚尼”号。22时26分,两颗红色信号弹在其船头前方升起。卡塔尼奥少将知道这是“波拉”号发射的,正在与自己进行联系。然而就在他看见信号弹没有多久,3000码外一束强光突然照射过来,罩住了编队中的3号舰“阜姆”号,余光使“扎拉”号和“阿尔菲耶里”号的轮廓在夜空里也分外清晰。一瞬间,意大利海军官兵都惊呆了。


海上大屠杀


“轰”,惊慌失措的意大利人看到英舰上腾起一排火焰,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声音。“战列舰!”有经验的人叫喊着,卡塔尼奥少将的希望彻底破灭—他本来以为攻击他们的可能是英国的驱逐舰队。一刹那,意大利海军官兵的意志崩溃了。还没等清醒过来的人寻找藏身之所,英国人的第一排炮弹就呼啸着落在了“阜姆”号舰身上。因为是2900码的近距平射,“厌战”号第一次齐射的6颗15英寸被帽穿甲弹中有5颗命中!接着,便是一连串的爆炸,一座后炮塔的塔身被整个掀翻,压在船身的一侧。30秒钟后,“厌战”号的第二次齐射炮弹紧跟着落下,这次8门主炮全部开火,再度有数发命中。其间,“勇士”前部4门主炮的第一次齐射也针对“阜姆”号。挨了这些炮弹的“阜姆”号在短短2、3分钟内就变成一团大火球,舰体严重向右倾斜,迅速丧失了动力,缓缓脱离了队列。仅仅45分钟后,这艘几乎没有还手的军舰就消失在海面上,只留下无数救生筏和挣扎的人群。

几乎和“阜姆”号同时遭到攻击的是“阿尔菲耶里”号驱逐舰,射击他的是“巴勒姆”号战列舰。“巴勒姆”号战列舰本来打算射击发射红色信号弹的“波拉”号,正要开火时接到改变航向命令,就在转向时,枪炮军官看见了探照灯余光中的“阿尔菲耶里”号驱逐舰轮廓。因为火炮已经准备就绪,又刚好指向这个方向,于是他下令立即开火。“阿尔菲耶里”号这样的驱逐舰如何能经受得住15英寸大炮在3100码距离上的直射呢?4发穿甲弹至少有2发直接命中,整个舰体象挡车的螳螂一般,在一串爆炸中迸发出强光,火焰窜起老高,接着浓烟滚滚,也脱离了队列。


“阜姆”号刚被打残,接下来就轮到了旗舰“扎拉”号了。“勇士”号和“巴勒姆”号几乎同时向它开火,“厌战”号也迅速加入了战斗。前两艘各打了5次齐射,后者打了4次齐射。“扎拉”号所有重要部位——指挥塔、炮塔、主机房、锅炉房等等都被15英寸穿甲弹直接命中,爆炸一次叠着一次。那些零星抵抗的8英寸炮全部被打哑,炮管扭曲,指向四方。而主机已经停转,一台锅炉引起的爆炸将舰体从当中劈裂。甚至于有一座前炮塔被气浪炸离炮座,象玩具一般滚过布满烈焰的甲板,掉入了大海。此时,指挥塔内也是死伤累累。卡塔尼奥少将见大势已去,整理了一下军服,从容地穿越人间炼狱般的甲板,走到舰尾,下令弃舰,并指挥安置缓性炸药,准备将旗舰炸沉。


饱尝了一边倒战斗的乐趣后,英国战列舰停止开火,并于22时38分撤离了混乱的战场,2分钟后,英国驱逐舰开始打扫战场。22时59分,燃烧中的“扎拉”号和“阿尔菲耶里”号被英国驱逐舰“斯图亚特”号“"哈沃克”号发现了,“斯图亚特”号发射了鱼雷,没有命中。23时05分,“扎拉”号上缓性炸药被引爆,火焰更加猛烈,可是似乎上帝有意折磨“扎拉”号,他仍然没有沉没。23时15分,“阿尔菲耶里”号突然鹞子大翻身,一下子沉入了大海。2分钟后,“扎拉”又挨了“斯图亚特”号上4.7英寸炮的2次齐射,除了几声爆炸,没有任何效果。23时30分,在战场游走了一圈,目睹了“扎拉”号、“阜姆”号和“阿尔菲耶里”号3艘船惨相的“哈沃克”号又向意大利人发射了4条鱼雷,结果却无一中的。

直到2时,麦克分舰队赶到了战场,他们不顾水中挣扎的意大利人,径直朝有火光的地方杀来。此时的“扎拉”号大约能烧掉的都烧的差不多了,只剩上甲板还有几处火头——这已经足够。“扎拉”号挨了“贾维斯”号驱逐舰的3条鱼雷,巨大的爆炸之后水柱冲起几十英尺高,大火再度燃起,照亮了数海里范围内的海面——现在那里遍布着军舰残骸、漂浮的尸体、救生筏和无奈的水兵。2时40分,“扎拉”号终于如释重负地翻转了庞大的身躯,带着卡塔尼奥少将——没人知道他那时是死是活,逐渐沉入大海。


最后的一幕


英国人的炮击开始后,其他意大利驱逐舰发现情况不对,纷纷转舵离队逃跑。“奥里亚尼”号被“厌战”号的6英寸副炮击伤了前引擎室,“焦贝蒂”号被“厌战”的15英寸大炮打得起火,但是他们都借助航速、夜色掩护和战场的混乱逃跑了。只有“卡尔杜奇”号在23时08分挨了“哈沃克”的炮弹,又在7分钟后挨了对方的鱼雷,于23时30分葬身大海。

意大利海军奥里亚尼级驱逐舰首舰“奥里亚尼”号

而这会儿的“波拉”号几乎可以说是旁观者了,它在海面上一动不动地漂浮着,遭到攻击时电力设备的损坏使得舰上的火炮指向东倒西歪,也让整个舰体漆黑一片。虽然它曾经被英舰“巴勒姆”号发现,可是突然出现的来救援他的卡塔尼奥分舰队分散了英国人的注意力,因此它并没有挨到英国战列舰的炮弹。直到24时,它再次被“哈沃克”号的探照灯发现。也许“哈沃克”号相对“波拉”号庞大的舰体实在太小,于是它被“哈沃克”号舰长沃特金斯认为是“维内托”号。半小时后,追击“维内托”号的麦克分舰队赶了过来。虽然后来修正了报告,但已经来不及了,麦克将错就错加入了战斗。


1时40分,探照灯再度照准“波拉”号,这次是“猎狗”号和“格里芬”号驱逐舰,麋集在上甲板的狼狈不堪的人不得不掩住眼睛。然而英国人并没有立刻攻击,他们在等麦克的分舰队。3时25分,击沉了“扎拉”号的“贾维斯”号接近了它,“波拉”号上一些人等不及*近就跳入水中。之后,英国人不断朝水中的意大利人高喊:“接住这个!可怜虫!”他们把缆绳纷纷扔了过去,意大利人借助缆绳登上了“贾维斯”号。包括从水里救起的,一共有257人。在救援落水的意大利人的同时,英国人也组织了一批枪炮人员一窝蜂怪叫着冲上了“波拉”号,拆下了他们缺乏的小型枪炮,又从另一块跳板回到自己的军舰。15分钟后,缆绳解开,“贾维斯”号对“波拉”号发射了1枚鱼雷——没有爆炸,旁边的“努比亚”号驱逐舰补了1枚。4时03分“波拉”号爆炸沉没。至此,意大利第1巡洋舰分队全军覆没,只剩下在海面徒然挣扎的水兵。最后,坎宁安上将很有绅士风度地发了封电报给意大利海军部,让他们去救援还在海上挣扎的同胞。


扎拉级重型巡洋舰


同型舰4艘,分别为“扎拉”号、“阜姆”号、“葛拉齐亚”号、“波拉”号。


“扎拉”号 1929年6月4日开工,1930年4月27日下水,1931年10月20日完工。


“阜姆”号 1929年4月29日开工,1930年4月27日下水,1931年11月23日完工。


“葛拉齐亚”号 1930年5月17日开工,1930年10月28日下水,1931年12月23日完工。


“波拉”号 1931年5月17日开工,1931年12月5日下水,1932年12月5日完工。


尺寸:全长182.89米,水线长176.5米,宽20.6米,吃水(标准排水/满载排水)5.9/7.2米。排水量:11870吨,标准14530吨(满载)。动力:2轴齿轮传动汽轮机,输出功率95000马力。设计航速32节(实际达到29节)。燃料:2116吨。续航力:5230海里/16节。定员:810人。


主炮:4座双联装1927年型53倍径203毫米炮,重27.216吨,最大射程31566米。


副炮:8座双联装100毫米1924年型47倍径高平两用炮。


防空火炮:6门40毫米“奥托·布莱达”70倍径炮8门37毫米54倍径高射炮,8挺13.2毫米高射机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