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不到政府援助 74万户美国房奴将被赶出家门


政府对这些濒临失去房子的人的帮助总是来得很慢,等到真正来到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


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Thousand Oaks镇的迈克·百从德(Mike Bertrand)一家在几个月前不得不放弃了他们的房子。因为交不上房款,银行已经将其住房收走,正在拍卖。


“整个过程压力是如此之大,”迈克对《第一财经日报》说,“你每天早上醒来,第一眼看到这房子就意识到你将要失去它,这种感觉是非常难过的。”


一些家庭心理治疗师指出,失去一套房子就和失去一个亲人一样,给当事人造成极大的悲伤和压力。“失去房子是一件让人非常尴尬的事情,”迈克说,“让人意识到自己是个失败者。”


更为甚者,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正经历着迈克的遭遇。根据 RealtyTrac Inc 的一份报告,在第二季度,法拍屋(foreclosure)的登记数量超过了去年的一倍以上。每171家就有1户收到了银行的通知,被警告即将到来的拍卖。位于加州的数据公司 Irvine 报告说,第二季度约74万户房产处在将被拍卖的不同状态中,是自2005年以来最多的数字。


7月30日,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总额达3000亿美元的房市援助法案。但是,和那些太大、太重要而不能垮台的金融机构不同,这些房屋拥有者虽然人数众多,但他们的房屋被拍卖既不会影响金融系统大局,也不会使得财政部和美联储处在紧急情况之中,所以不会得到政府的马上援助。像迈克这样人数众多的平头百姓,所能靠的也不过是自己。


“房奴”的压力


迈克在2001年花37万美元买了这座四居室的独立别墅,在过去的六七年中,因为房价一直在涨,他就再融资了几次(refinance),先后从美国第一大住房贷款银行Countrywide借钱买车、装修、还信用卡的债务。这样他的房子就有两笔贷款,他借的贷款是6%左右的固定利率,每个月两笔贷款的房贷一笔是3200美元,另一笔是600美元。


每个月3800美元的房贷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不过,那时干市场销售的迈克收入颇高,在付了月供之后,还能负担家里的一切花费。


但不幸的是去年年初迈克丢了工作,他后来找的这份工作薪水还不到原先的一半,而在美国整个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他很难找到原先收入的工作了。


但是每个月3800美元的房贷却还是压在头上,从去年4月份起,迈克的房贷就开始拖延。他告诉了Countrywide 他的情况, Countrywide 也想了各种方法来帮助他。但最终迈克还是没有能够找到另一个高薪的工作,他的收入只够四口之家的基本花销,油价和食品都上涨,使得他更加捉襟见肘。


如果房价上涨,迈克还有可能在短时期内将房子卖掉。但是美国房地产的持续下滑使得迈克不仅在短时间内无法卖出房子,他所欠的贷款已经超过了这栋房子的价值。他曾经向银行建议将房子拍卖,但是银行拒绝了。


最终,在今年3月,迈克失去了自己的家。他的房子被银行接管,但是直到今天,那栋房子也没有被卖掉,而且标价已经低于迈克曾经建议的价格。如今,迈克租了一个小一些的房子,一家四口搬了进去。


在美国,一旦房子被银行收走,进入法拍屋程序就会成为公共记录。迈克在失去房子之后,陆续也发现周围一些亲近的人的房子也正在被拍卖。“那是和我非常亲密的人,”迈克说,“有的是我的同学,有的是以前的邻居。”


经济不好,被裁员的人越来越多,失去房子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但是,迈克知道政府的帮助实在是靠不上。而且很多政府的资助他也不够资格。


政府的救助目标


相对于这些普通“房奴”,美国政府更关注大的金融机构。


今年3月贝尔斯登出现破产危机,在美联储担保之下,摩根大通最终以每股12美元的价格将其收购。而为了拯救美国两大联邦住房贷款抵押融资公司房利美与房地美,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庞大的房市援救法案。


这项法案将允许政府在紧急情况下对房利美和房地美施以援手,改善对这些房屋金融巨头的监督,并允许政府为高达3000亿美元的再融资抵押贷款提供保险。7月30日,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这项法案。


然而,民主党在这项法案中列入了一个40亿美元的项目,内容是允许地方政府购买和修缮法拍屋的房产。但是这样一个试图帮助房屋被拍卖者的项目,此前布什政府坚决反对,并以否决整个法案相威胁。最终因为房利美和房地美关系重大,才使布什政府放弃否决,法案顺利通过。


另外,从今年4月开始,民主党就在推动一项150亿美元的法案,使那些房地产市场受打击最重的地方可以得到政府借款,购买和维护法拍屋。让成千上万名正在挣扎的屋主重新融资,得到政府发行的利率更低的贷款。共和党也反对该法案,称其为政府救助不负责任的购房者。 ; ; ; ;


虽然参议院后来通过了这项浩大的拯救计划。但是这些援助相对于大金融机构的救助,不仅来得慢,而且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针对政府对房地美和房利美的救助,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鲁里埃尔·鲁比尼(Nourie Roubin)撰文指出:“这将引发道德风险而带来无穷隐患。实际上在为富豪、权贵和华尔街埋单。”


鲁比尼认为,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让那些投资于这两家政府支持机构的股民自行承担后果、彻底更换其腐败无能的管理人员,并让那些为这两家机构提供信贷或购买其债券的投资者分担损失。“但现在美国政府却打算要用美国纳税人的血汗钱来维护那些股东、经理和债主的利益。”鲁比尼在文中说。


但是,对于无关金融系统和经济大局但又人数众多的平民百姓,个人财务出现危机,就只能自己对其负责,失去房产。


失败者的自我救赎


对于政府救助贝尔斯登、房利美和房地美,迈克也觉得心平气和。“政府能够提供一些帮助当然是件好事,”迈克说,“但是救助每一个人政府能够负担得了吗?”


标准普尔的首席投资战略师斯多福(Sam Stovall)认为,政府不可能救助每一个人,所能救的也就是紧急状态下的系统危机。


“这好比治疗类选法(根据紧迫性和救活的可能性等在战场上决定哪些人优先治疗的方法),”斯多福对《第一财经日报》说,“一类是已经不行了,另外一类是病情严重需要紧急救治,还有一类是虽然受伤,但病情可以延迟,没有生命危险。”


斯多福认为,救助贝尔斯登、房地美和房利美如同是需要紧急救治的病人,而那些房子被收走的屋主就如同是可以延迟治疗的病人。


“政府对这些濒临失去房子的人的帮助总是来得很慢,” 巴罗街顾问公司(Barrow Street Advisors,LLC) 的首席执行官诺斯亚(Michael J. Nocera)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等到真正来到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


迈克早就明白只能靠自己,而且不仅如此,他还成立了一个叫做“Moving Forward”的组织,专门为房屋面临被拍卖的人提供一些咨询活动,和一个情感宣泄的地方。


“当人们来到这里,意识到他并不是孤独的,”迈克说,“有很多人面临着和他一样的困境,他就不会那么绝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