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缅甸:孙立人将军手下的“八国联军”[转帖]

说起孙立人来,在国民党军中堪称一名独特的将领。怎样独特呢?这样说吧,还有哪个国民党将军和梁实秋是大学同学呢?而孙立人的确和梁实秋都是清华大学 1923届毕业生,五四运动的时候,同在 清华 预科(T sing Hua College)读书的两个人还并肩到天安门广场,游 行参加过五四运动呢!


甚至,说孙立人是“国民党将领”,在某种程度上都有些偏差。孙立人加入国民党是到台湾做陆军训练总监的1947年,此后他再未指挥过作战,直到1955年因为“孙立人兵变案”又被开除出国民党。在孙立人最辉煌的军事生涯中,他竟然始终不是国民党员。


孙立人在部队中选拔干部总是先看学历,一如今日大公司招聘,这在国民党军中绝无仅有,被目为十分的书生气。奇怪的是,所谓“书生气”的孙立人,选拔干部却非常有眼光,经他手提拔的人员后来几乎都是“上马杀贼,下马露布”的优秀将领。在台湾,曾有一名孙的部下也算很有才能,但孙每次给他评分都是B-(孙立人给部下独特的评分方法,其中唯一得到过A+的,是现任台北市长郝龙斌的父亲郝柏村),结果此人一直不得升迁。人事部门对他深表同情,有人悄悄给他的评分上加了一竖,变成B+,才让他得以升官。却不料此人后来忘恩负义,抛弃发妻,被同僚称为“丧心病狂”,始知孙识人之明也。


正因为孙注重学历,而当时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多有留学经历,或在国外服务过。结果他部下的新一军中,喝过各种洋墨水的军官甚多。如果仔细看看,在缅甸孙的部下中,从背景而论,竟然能够凑出“八国联军”来!

究竟是那八国联军呢?


第一个是美国。


中国驻印度远征军的总指挥是美国人史迪威,训练,联络,指挥,后勤都少不了美国人。所以孙立人部下,正宗的美国兵不在少数。比如两名联络官斯立尼上校和费利普上校。


但是从纯粹的远征军角度说,新一军中带有美国背景的军官,以孙立人(新一军军长),齐学启(新三十八师副师长)和贾幼慧(新一军副军长)三人最为典型。


之所以将他们三人并列,是因为他们的经历十分相似。这三位将军都是出身于清华中学,随后入读清华大学,随后考取官费赴美留学生,入美国普渡大学(梁实秋同行),而到了美国后又一同投笔从戎,改学军事,最后共同指挥远征军作战,这种友谊和经历,在当时堪称罕见。


三人学习军事的选择各有侧重。孙立人是到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学习指挥,齐学启去了诺维琪骑兵学院,贾幼慧去了丹佛炮兵学院。


三人后来结局,孙立人自己不用说了,新一军中将军长,远征军的灵魂。贾幼慧始终是孙的左右手,在台湾做到陆军副总司令,因孙立人案受到牵连断送前程,后任总统府战略顾问。齐学启在1942年远征军向印度撤退途中,为不忍抛弃伤兵,亲自断后率领伤病员撤退,为日军追及重伤被俘。齐被囚禁于仰光达三年之久,始终坚强不屈,后被日军唆使叛徒杀害。


值得一提的是,孙,齐曾同在淞沪战场指挥税警总团抗击日军,因为税警总团兵非正规部队,从淞沪撤退后部队被陈诚所部吞并,孙被明升暗降,齐被编为编外官佐。齐于是离开部队,到浙江大学担任教授职务。一年以后才为孙立人将军所召再次从军。所以,浙江大学也认齐学启将军为校友。

第二,法国


在孙立人部下的军官中,法国背景的有一个半人。


所谓孙立人部下一个半“法国人”,半个,指的是1936年毕业于法国圣西尔军校的廖耀湘。


这是因为,廖其实不能算孙立人的部下。当远征军入缅作战时,孙,廖各率领新38师和新22师,属于平级。孙立人在仁安羌解救英第一军和装甲第七旅,廖耀湘在斯瓦依靠滚筒式撤退各打出一次令盟军刮目相看的漂亮仗。从缅甸向印度撤退时,两个师互不统属,在此后的反攻作战中两个师分别扩编为新一军和新六军,是远征军的两把利刃,孙立人升任新一军军长的时候,廖耀湘也升任新六军军长。两个人的军事生涯仿佛一对平行线。

然而,偏偏有一段时间这两条平行线相交了 – 中国驻印军改编为新一军的时候,下辖两个师,正是孙,廖的新38师与新22师。而孙立人除了担任新38师师长以外,还担任新一军副军长,恰好比廖耀湘高了半级。


于是,廖耀湘见到孙立人也只好敬礼。


这个上下级关系时间既短,也更多是形式上的,所以,廖耀湘只能算新一军的“半个法国人”。


顺便说一下,廖耀湘的滚筒撤退法很厉害,日军看着这个大滚筒完全琢磨不出如何下口。打出了名气以后,1948年廖又拿这个大滚筒对付林彪。林总的兵没有鬼子那么爱琢磨,你滚我就跟着你滚,一下子把个滚筒滚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夹馅肉饼。一边滚一边打,廖总的兵比林总少,结果可想而知……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阿。


不幸的是还有一个人对廖耀湘的打法佩服的不得了,就是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将军,面对粟裕他也一样摆出了一个滚筒阵。而更加不幸的是粟裕的兵和林总的竟然一样脑袋一根筋……


新一军里一个半法国人减去半个,还有一个,指的是后来担任新一军政治部主任的葛南杉。


葛南杉,留法归国的从戎书生。从留法时间算,是廖耀湘的后辈。在孙立人从淞沪战场撤下来重新建军时,担任缉私总团第三团团长,后成为孙立人手下的得力将领。


有趣的是,新一军中有这样一段顺口溜:“我军要发扬,两个大姑娘,一个葛南杉,一个孙克刚(孙立人的侄子,后接替葛为新一军政治部主任)。”


这是因为,孙立人“书生气”选中的两任政治部主任,都安静文雅,与军中剽悍粗犷之风很不一致,故此当兵的将这两位嘲笑为“大姑娘”。其实,葛,孙外表文气,打起仗来却一点儿也不文气,都是敢于顶到一线的猛将,倒是没有辜负孙立人的信任。


葛南杉也因为孙立人的事情没了前程,但他的儿子葛熙熊后来也在军界发展,做到台湾防空司令,中将,可能是新一军后代中硕果仅存的一个了。

第三,英国


说完法国说英国,孙立人部下中英国背景的有点儿稀缺,只有一个给史迪威担任联络参谋的王楚英能算。今天我们察看日军投降仪式的细节,多半是王老的手笔,他当时就在南京大礼堂作为远征军代表现场观礼阿!


王楚英出身18军,正儿八经的土木工程系,怎么成了英国背景呢?


因为远征军入缅作战的时候,王楚英的地位十分独特。他当时已经在缅甸,负责组织“华侨抗日义勇队”,是作为英军总司令胡素将军的联络官来迎接中国远征军的。孙立人因此戏称英国人是王楚英的“老板”。


1944年远征军东征归国之战中,为了掩护英帕尔之战的侧翼,英军温盖特旅团在温藻(孙立人从缅甸撤退到印度时,这里是最后对日军进行阻击的阵地)空降,建立一个圆形阵地掐断了日军纵贯缅甸南北的铁路线。日军深知此举的危险性,急调53“安”师团和一个独立混成旅团猛攻试图重新打通铁路。英军没料到日军反应如此之快之猛,招架不住,急忙通过史迪威与孙立人联系求救。这个去找孙立人的联络官,就是王楚英。孙立人一面调兵遣将去救英国人,一面和王楚英调侃,说这可是你的英国老板第二次通过你来找我救人啦。上一次在仁安羌,救完了他们可是不辞而别,和英国人打交道小兄弟你要留个心眼儿阿。


王楚英哭笑不得,无言以对。


说起来,英国人在缅甸,可说是中国人最混账的盟友了。在缅甸的英军斗志极差,一触即溃,日军司令官牟田口廉也称英军根本无法和中国军队相比。那么换中国军队来打如何呢?


中国的将军们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 英国人这个盟友别扭得过分。


你说他是对中国军队的战斗力没信心吧,可是出了问题,比如英一师被包围,他也知道找中国人求救帮忙。


你说他是当惯了帝国主义瞧不起中国人吧,也不大象,亚历山大将军对杜聿明,斯利姆将军对孙立人,那佩服绝不像是装的。

可是,要情报没有,要物资没有,明明有车皮,运到仰光的美国援华物资就是不给你送过来,明明日本人还没来,先把中国即将驻守地方烧砸一空,弄得没水没电没粮食,活象对友军作三光。


所有中国人设计的会战都因为英国人提前跑掉而无法打成,气得中国兵骂:英国兵是人也大,马也大,就是跑起来象兔子……


大家都有一个可怕的看法,这英国人怎么好像中国人和日本人打起来希望日本人赢呢?


直到战后才明白,中国人这个看法,竟然真的是英国统帅部包括丘吉尔先生的想法!


英国人不但对中国人暗中下绊子,对史迪威也是一样,害得这个醋性子乔一个个反攻缅甸的方案都无疾而终,连同情支持他的蒙巴顿勋爵也受到连累。


根据现在已经公开的历史材料,英国人这种给自己人拆台的做法,纯粹是有意而为。


英国人既不希望美国人,也不希望中国人在缅甸打胜仗的。这是因为,以日军实力,打到缅甸已是极限,英国人并不担心它能对印度构成什么威胁。如果日军占领缅甸,战后英国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其收回(当然战败了大家谁都不要想)。但缅甸一旦被中国或美国染指,再要想把他们赶出去可就麻烦了。而印度是大英帝国的根本,缅甸是印度的门户,缅甸落入中美之手可能引起大英帝国崩溃的连锁反应,这是不能允许的。蒙巴顿勋爵曾在他赴任中印缅战区的日记中对此详细记录。


这才是英国人在缅甸战役中大帮倒忙的根本原因,甚至救了英国人的新三十八师到达印度时英国人居然要让这支盟军缴械进难民营。


那一次孙立人是下令掘壕就地作防御阵地,架起机枪迫炮准备开打的,所以他对英国人是怎样的秉性心里很明白。而史迪威虽然依靠美国人的牛气压了英国人一头,也不得不接受他指挥的反攻中,中美联合部队只能在北缅甸作战和自己解决给养的限制,率军进入林莽苍茫的胡康河谷。


英国人错了吗?说到底,还是为了英国自己的利益。他们仅仅作的冷酷和直接一点罢了,而且漏算了印度人自己也会闹独立。


由此可以明白,盯着上家,看着下家,绝不点炮,我不胡也不能让你胡,并不仅仅中国人会打麻将。

值得一提的是温盖特旅的指挥官温盖特少将,此人骁勇善战,身先士卒,早在远征军反攻之前就多次率军深入缅甸敌后发动游击战争,是印缅战场有名的传奇人物。他的部队在获救后与远征军并肩血战,颇有古风,倒是个值得交往的人物。两国政府的矛盾,不影响前线两军建立友谊。可惜的是不久这条好汉就因为飞机失事重伤不幸遇难了。在电影《战争风云》中,帕米拉的那个到缅甸作战的贵族男朋友,原型就是温盖特少将。


说完英国人,该第几国了?


第四国,意大利


新一军还有意大利人么?意大利人倒没有,新38师师部却有一个毕业于意大利加利波第骑兵学院的上校参谋谭展超。


尽管因为是喝过洋墨水的升迁迅速,但大约因为意大利在二战战场上表现不佳,谭展超上校这样的出身,并不很受孙立人重视。新一军旧部回忆,这位上校大人在印度被委任的最重要职务是训导各部军官的马术和仪仗兵队列。


别说,谭展超也真是个人才。1943年盟军在孟买举行阅兵,十一个盟国的仪仗队各显其能,谭调教出来的中国远征军仪仗队,硬是把第一名拿了回来。


谭展超的马术训练也不错,缅北作战经常需要乘马,新一军的军官多得其惠。

孙立人有武术功底。他曾经回忆,当年留学美国之时,一日与齐学启散步街头,遇到一个美国水手喝醉了追逐女招待。两人上前打抱不平。那美国水手身强力壮,遂挥起酒瓶打来。不料孙,齐二人都会中国武术,又在美国军校受过搏击训练,一交手之下那美国水手只有满地找牙的份儿了。


饶有趣味的地方是,那水手被打得七昏八素之后,却站起来对着两人笑挑大指,满面佩服,指指女招待转身而去,意思是让给你们了。孙将军说当时美国人的朴实,在这水手身上也可看到。


所以,他和同样有武术和马术功底的谭展超还是投缘的。


后来谭展超终于如愿以偿,被派去带兵。他担任新一军搜索营的上校营长,还负责监督日军战俘修建新一军烈士公墓。


只是,这个搜索营也是个很花哨的部队,有仪仗队,有喷火兵,还有军犬队,检阅时大出风头,实战却因为构成复杂捏不成拳头。


莫非军长认为我只能玩花架子?……估计谭上校心里也很郁闷。


意大利算轴心国,其实新一军有轴心国背景的不止来自意大利。


那么,难道新一军中还有德国人么?


老实说至今在新一军的序列里我没找到有留德背景的军官,只有一个人沾一点点边。


这个人就是孙立人自己,他是从青岛德文高等小学毕业的,勉强算和德国沾点儿边。不过这个与军事无关,所以新一军的八国联军里面,我并没有记入德国。


那么,轴心国还有一国,就是日本了……


新一军有留学日本背景的军官么?


也是没有的,不过,倒是有日军第十八师团出身的一个上尉。


这个从十八师团过来的“日本”军官,名叫钟正平,时任新一军上尉翻译官。新三十八师少校参谋殷叔明回忆,钟是在新一军反攻时渡南高江后,于一次设伏中被俘的日军士官。因当时日军经常派出小部队发动夜袭,切割电话线和狙击中国军队官兵,新一军也针锋相对派出兵力打日军侦察兵的埋伏。钟被俘时正执行窃听电话任务,看到新一军的官兵全无反抗,神色坦然。经过邓健中参谋审问才知道他是台湾人,被日军强征入伍训练,日本名字叫作中村。由于十八师团损失惨重,他和部分日军调来缅甸补充。知道当面是中国军队后,钟一直寻找机会就俘投奔祖国。他并提供了大量日军重要军事情报,对远征军很有帮助,显然是预先有所准备。

钟正平此后一直协助审理日本俘虏。由于他精通日语又熟悉日军情况,日军在他面前都不敢讲假话。为此孙立人提升他为上尉译员,一直跟随新一军到广东,东北,始终担任日语翻译,最后随孙立人回了台湾。


孙克刚回忆钟正平还有一件趣事。远征军反攻时,日军对孙立人恨之入骨,多次派出狙击手试图射杀他,却很不成功,狙击手反而被俘,也被钟正平审讯。


要说狙击,孙立人可算是一个好目标。孙身材高大,军姿极为严整。老部下说孙因为在弗吉尼亚军校的严格训练,站立的时候两个肩胛骨总是几乎靠拢,所以永远看来威风凛凛。他也很重视着装,衣领上的军衔标志是一件艺术品,由两块纯金箔片组成,上面打磨出两颗突出的金星。因此他的形象在军中十分醒目。


但是日本狙击兵这次一直找不到他,很是困惑,于是问钟正平 –


“你看见过孙立人将军没有,是不是高高的个子,白白的皮肤,白头发(孙有少白头),穿黄马靴的?”


钟马上明白过来,回答说 – 不错,不过现在他的形象变化很大。


孙立人的确变化很大,他当时发誓打不下孟关(就是戴安澜师长殉国的茅邦)不剃须,所以此时他在军中的形象是美髯公,拿着老照片的日军当然找不到他。


日军误以为钟也是日本人,于是问他为何不刺杀孙将军,钟反问:“人家待我好,我为什么要加害于他呢?”日军俘虏无言以对。


第六国是韩国。


这回,可不是“假洋鬼子”了。新三十八师新兵营少校营长崔德新,是“大韩民国政府”着力培养的军事人才,光复军骨干。由于当时韩国反抗军与国民党政府关系密切,崔德新入中国陆军军官学校九期学习,毕业后曾担任政大教官。1942年随远征军入缅,后倒新一军参谋处工作。



孙立人与史迪威在分析战场情况,从远征军的美式装备看当属1943年在印度整训之后

虽然崔德新在新一军表现平平,但他后来的生涯十分灿烂。板门店谈判,南韩的谈判代表,就是这个崔德新,当时已经是陆军少将,在战争中担任过兵团司令!


他还担任过韩国第一任驻联合国大使,驻德国大使,最后官至韩国外长。1986年,崔德新因思乡移居北朝鲜,轰动一时。此人是朝鲜半岛几十年有名的风云人物,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孙立人部下新一军出身的。


第七国是缅甸。


在缅甸作战,当地人的支持是远征军的重要力量。孙立人属下有一支半缅甸人员组成的队伍,一支,指的是缅甸北部少数民族“山头人”组成的后勤运输队,新38师反攻新平洋的时候,这支主要由女性组成的运输队,头顶食品,药品,子弹甚至炮弹穿梭于前线后方之间,风景独特。半支,指的是新一军谍报队长潘德新(本来是军统派去监视孙立人的,却成为孙最忠实的部下)兼任副总指挥的克钦突击队(Kachin Rangers),因为指挥官是美国人,所以只能算半支。


然而,孙立人军中最典型的缅甸战友,还应该算是林旺。


出生于缅甸的印度象林旺,曾被日军第十八师团工兵十八联队作为运输工具使用,1944年新一军猛攻十八师团司令部,田中新一中将从森林中奔逃,不但丢下了自己的关防大印,还丢下了包括林旺在内的十三头大象。林旺因此成了新一军的一员和吉祥物。林旺加入远征军后的故事,我们且用北宸网友提供的资料来描述吧 –


“大象林旺也是孙立人将军引以为傲的二次大战战友喔


林旺,这只出生在缅甸的亚洲象,在“新一军”中负责运送军需品,驮弹药、运粮食、载木材,和官兵一起出生入死。


民国三十六年孙立人将军奉派到台湾训练新军,林旺也跟著运到台湾。


当时美军协防台湾,美国国会议员和美军将领来台访问,总会在孙立人将军的安排下「拜访」大象林旺,向这位参加过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致敬。


「林旺爷爷」是我童年的一个记忆。 2003年,八十六岁的「林旺爷爷」在木栅动物园安详过世。“


好了,八国联军的事情,到此基本讲完……


慢,刚刚七国阿,还有一个是哪一国呢?


那是不需要多讲的,因为那就是中国。


在缅甸的归国之战中,新一军共牺牲了两万名以上的官兵,这些普通的中国农家子弟和从戎书生,撑起着“天下第一军”威震异域的荣光。


而重入汉家疆土的新一军官兵们,此后也不乏对国家贡献深厚者。

英国远东军司令蒙巴顿勋爵与孙立人在一起


例如,为了培植新一军自己的医疗团队,孙立人从国内来投的知识青年中选拔数十人,前往美军第二十军医院学习,这个军医院,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主持的,现代化水平很高。孙立人派出的带队人员,却不是个医生,而是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的一名毕业生,他指定这名干练的少校担任领队。


这名少校果然不负重望,不仅很好地完成了带队任务,自己也转入了医疗生涯,回国后开始了半生在医界的探索。


此人,就是被称为我国生物医学工程创始人的蒋大宗教授。















本文内容于 2008-8-2 22:29:49 被昭勇将军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