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韩复榘爱民水平让今天的干部们汗颜

韩复榘标榜除暴安良的爱民政治,自称"韩青天".他喜欢骑自行车上街,并只带极少的卫士.大家都知道他喜欢过问民情,所以,韩一出省府大门,常常会遇上一些人围拢过来喊冤告状.他就亲自接诉状,有时一次可以接到十几张,内容无奇不有.

1934年夏天,韩复榘到潍县视察县政.韩临走之时,有一老妇拦车喊冤,韩当即下车询问.老妇告她女婿(在县公安局当巡官)不赡养她.韩复榘立即把这个巡官叫来,问他为什么不养他的岳母,这个巡官还没出所以然,韩就说:"枪毙!"于是拉到沙滩上枪毙了.

这个巡官的女人随即赶来,向韩哭诉她丈夫并非不养他的母亲,实因她母亲平素好赌,好吃懒做,巡官每月的薪水有限,不能满足她母亲的要求,她母亲便来控告.韩复榘听了之后,说:"这个老女人,也不是个东西,枪毙!"于是把这个老妇也枪决了.

这女人见她的丈夫和母亲片刻之间都被韩复榘枪毙,大哭大闹,拉住韩的衣服说:"我的亲人都被你枪毙了,我现在一个亲人也没有啦,我跟着你吧!"韩复榘无法处理,十分狼狈.县公安局局长胡鼎三把这个女人拉到一边,再三劝说,最后给了一千五百元,韩才得以下台了事.

韩复榘规定的问案日期是每星期三和星期六两天.问案的地点,经常是在山东省政府的大堂前.他问案时,手枪旅和执法队的士兵散散地站在四下各处.先喊来了全案人犯,再念案情.韩听完案情就判决.他认为该杀的,就说"枪毙".于是执法队上来,架出绑好,上车开往刑场.

1934年,韩复榘问到一件小偷案.司法科长杨金标宣读案由,念到"这名小偷刚释放三天,又被抓回"时,韩问,为什么放他 杨金标说:"判了三个月苦力,到期释放."韩说:"枪毙!"又向杨金标说,今后小偷犯了两次以上的,一律枪毙!从此,公安局就规定,凡遇初犯了的小偷释放时,一律在右臂上刺一个"一"字.

还有一次,韩复榘问到一件夫妻打架的案件.男子说:"我女人另有情夫,要和我离婚."韩听后就向随从副官说:"找个鞭子来."韩把鞭子交给这个男子说:"你拿回这个鞭子去,她再不听话,你就用鞭子打!打死了,抬到省政府来,我给你买棺材."此案也就如此终结.

韩复榘喜欢别人喊他"青天大老爷".有一次,公安局抓了一个吸大烟的老年妇女.韩问此案时,这个老年妇女走路哆哆嗦嗦,嘴里叨念:"都说韩主席是青天,我也没见过,这一回我可看看俺那青天."韩复榘听到这些话,很顺心,就向司法科长说:"抓她干什么 把烟灯给她送回去."这个老年妇女不但没有受责罚,并且从此公开吸大烟.

韩复榘与蒋介石斗法

1935年的农历初二,山东省政府在俱乐部内举行大型游艺会.晚上8点左右,,几声尖锐的枪声,打破了喜庆气氛.当军警赶到时,遇刺的张苇村早已四肢冰凉,停止呼吸了.

张苇村是国民党山东省党部执行委员和山东省政府委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一个山东政界炙手可热的人物.他的被害原因在山东以至全国引起各种猜测,只有两个人最清楚事件的内幕:韩复榘和蒋介石.当时任山东省政府主席的是韩复榘,是山东的铁腕人物.

1929年韩复榘背叛西北军老长官冯玉祥,投奔蒋介石.到了1930年,韩复榘趁中原大战之机,夺到了山东这块地盘.他意图想把山东经营为自己的独立王国,而蒋介石并不想看到这个局面,双方的控制与反控制的活动持续不断.

在人事问题上,韩复榘在筹组山东省政府时,推荐张绍堂为教育厅长,但蒋介石决定仍以何思源蝉联教育厅长,并调何鸿烈为建设厅长.张绍堂原来是韩复榘的参谋长,这时只能得到一个空头的省政府委员.韩复榘对此很不满意,在省政府里额外设个参议厅,以张绍堂为厅长.这个厅在其他各省是没有的.

为了抢夺税源,韩复榘擅自派人接收了驻山东的中央政府税务机关,赶走了盐运使,烟酒印花税局长,税警局长及中央财政部特派员等.韩复榘到山东后,还大量扩充军队,所部由三个师扩充至五个师又一个旅,另外还有四路民团约6万人,装备和正规军一样.1931年,韩复榘的军队打败了控制着胶东半岛的刘珍年部,整个山东都在他的统治下了.

在山东省党部问题上,他和南京政府斗得简直不可开交.这一年,他向南京方面控告省党部的负责人刘涟猗,罪名是涉嫌谋杀和攻击省政府两项,然后不等国民党中央下令,就把刘逮捕.刘涟猗是CC分子,经陈果夫,陈立夫的大力争取,刘涟猗才被释放,但被韩复榘驱逐出山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