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天深夜,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恬梦中惊醒。眯着眼睛一看,凌晨两点整,大学时寝室的一个兄弟Y打来的。Y在千里之外的F市工作,此时来个夜半夺命CALL,估计情况够呛。



“我一个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是个女的……受人邀请,到深圳收集一些材料,准备写稿子……现在住在酒店,那边有人很不礼貌,她现在很怕……你能不能去接一下……”



听的出来Y很急迫,语无伦次,而我又睡眼惺忪,半天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听他讲述了半天,终于明白——年轻的女记者正面临着潜规则的危机,等着我挺身而出,去救人!



拨通了L的电话,感觉L真是吓坏了,声音都在发颤。确定了方位,还好离我家不远,要是在蛇口,恐怕远水也难解近渴了。



赶紧赶紧,披挂出场。我家比较偏僻,半夜三更的,基本没啥车。有几辆的士冲过来,拼命招收,人家跟本不理你,全部奔夜宵摊去了。真郁闷,有生意都不做。往外走了大概一刻钟,才拦着一辆蓝牌车,并且在规定的半小时内赶到了酒店。来到房间门口,拨通了电话。



“你好,我是Y的同学Z,我到你门口了。”



“嘘……你不要那么大声说话,小心被隔壁的人听到。”



过了几分钟,大概是从猫眼里确认了我的身份,门才开了一条缝,一个脑袋探出来,四下张望了一番。确认了没有其他人,“噌”地一声蹿出来,背着一个包,拎着一个包,捏着嗓子说:“快走,快走……”这诡异地气氛惊得我直冒冷汗,心想这是怎么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么弄得咱跟做贼似的?



下楼到前台,退房手续也不办了。L摸出一个大信封,从里面抽出几张钞票,然后在信封上写了几个字,不知写的什么。然后跟服务员说,明天把这个交给隔壁房间的那位先生。根据我的经验,大概这是某位老板包的红包吧。喜欢搞潜规则的老板们,无外乎两招,一是以势压人,迫其就范;威逼不成,便施以利诱。我暗自揣测,这小MM还挺精明的,知道把机票钱拿回来。



L仓惶逃窜,奔向门外,我拎着个包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不知所谓。上了一辆的士,L依然惊魂难定,连声对我说,“你救了我……你救了我……再不行我就报警了……”



这下轮到我郁闷了。这深更半夜的,去哪呢?L根本就是不知所措,只连声说离这儿越远越好。赶紧拨通Y的电话,请示一下,Y说,“方便的话,先去你家吧。”说的也是,一个小姑娘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受了惊吓,也许家的感觉才是最安全的。为了打消L才出虎口又入狼窝的顾虑,得先说明,我爸妈在家呢。



虽然我觉得不该在这个时候问长问短,但是人啊就是一个好奇的动物。等到L惊魂甫定,我便试探性的问了问,大概明白了一点意思。



L跟Y同在F市的一家行业性报纸供职,此番受邀来深圳为某商家做宣传。大概是被某老板看上了,遭遇了潜规则,连哄带骗去了酒店。



这厮还真够不要脸的,起初只肯开一间房。后来在L的坚持之下才开了两间。L进了房间赶紧把门锁上,躲在里面直哆嗦,赶紧打电话求救。



据L介绍,这厮首先是她同学的老爸,其次跟她的社长交情不浅。连女儿(或者是儿子)同学的主意都打,真TMD王八蛋。



人家都吓成这样了,也不好多问。凌晨三点多,平安到家,让出了房间,抱着毯子睡沙发。客厅里没有空调,大热天只能吹风扇了,咔咔地响着,闹心;老半天没睡着,六点就爬起来赶去上班,沙发太软,睡得我直腰痛。不由得恨恨地骂一声,这该死的潜规则。



下班后回到家,L已经启程回家了。妈妈说了一点L的事情,她们上午聊了聊。证实了我之前的一番猜测。L毕业才一年,涉世未深。对方说报销来回机票,又想着做点成绩出来,一个女孩子家愣头愣脑地就跑来了。



好在这世上还有我这样的好人,只闹了一场虚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