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0/


“宝贝,你还要买多少啊。”

符飞现在身上挂的,背的,提的,拉的,拖的满满都是一大包,看着刘佳欣还在柜台上漫天开价中,可谓苦不堪言,难道女孩子买东西都这么疯狂?自己这么有气质的宝贝也逃不过这个世俗的说法,他有点后悔做出帮忙的决定了。

“耶。”刘佳欣抽空会个头,向符飞做出胜利的手势,同时给一个同情的眼神,“老公,再等等……”

南海市不愧为南海省的的省会,一个超级繁华的都市,大中午的也是车来车往,人来人往。初夏的炎热,喜欢逛街的女孩子个个穿的超级暴露,上身套着透明的短肚兜,下面不是超短群,就是短到不能再短的牛仔裤,不讲脸蛋长得如何,单单这个苗条身姿,若隐若现的双峰,扭来扭去得臀部,保证回头率是百分之百。

要是平时,符飞肯定满大街流着口水追着那些靓丽的身影跑了,现在他可没这个心情,唯一乞求的就是刘佳欣快点买完东西,赶紧回去。唉,就知道陪女孩子会是这样的,但他没想到这次更严重,谁叫刘佳欣是自己的宝贝呢,不陪她还能陪谁。

符飞送刘佳欣到南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三张红花花的老人头甩给司机大叔后,首先去医院的医务处报道后,就是找个房子给刘佳欣安顿下来,本来刘佳欣说住医院宿舍就好得,可他说出宿舍人多,环境等种种不好的理由,在医院旁边一条安静的小街,硬花了5千块钱租个租期一年的房子给刘佳欣住。刘佳欣拗不过符飞,只有答应了,反正符飞在她身边时,做什么符飞从不让她付钱,一切都有符飞搞定,不然以她一个工人阶级家庭怎么能负担她在学校那样得花销。

人穷志不穷,符飞曾经给刘佳欣一张里面存有两万块的存折,她拒绝了,她知道符飞是个孤儿,高三时期父母因车祸去世,保险公司赔偿一笔可观的钱供符飞以后的生活,具体是多少钱,符飞他没说,也正是车祸使符飞心情不好,高考失常,只能上专科线。在没遇到符飞钱,刘佳欣在学校很俭省,一直努力读书着,希望有朝一日能改变自己家庭的情况,让自己父母享受一个安逸的晚年,认识符飞后也一样,她从没要求符飞给她买过东西,一直都是符飞主动买给她的。虽然符飞是为了讨好自己,但她还是反对符飞乱花钱的,谁知道对这个符飞却不在意,“我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没地方花。”成了符飞得口头禅,只要关于宝贝的,在怎么贵他一样弄给他,也许,有男朋友如此,还能奢求什么呢。却不知道符飞在他父母车祸后,一切都看开了,钱财乃身外物,生不带来死带不去的,花在宝贝身上,绝对是值得……

其实,符飞得到保险公司的赔偿金并不是很多,总共也就是5万多一些,在收到南海大学的通知书后,符飞毅然把父母留下的房屋卖了,因去匆匆只卖了3万多,告别了20年生活的小城市,只身带着通知书和有着9万多块的存折到学校报道,在学校边租了个小洋楼住了下来,之后,他没再看过生活了20年的房屋,也只有每年回去扫墓,他才会回那个既让他快乐过又让他伤心过的小城市。

在帮刘佳欣付完最后一批生活用品的帐后,符飞大概数了下,自己就只有不到一万块钱的存款了,心里暗道,还有一年的实习时间,以后还是不能随便花钱了,省着点用吧。其实他哪有随便花钱,他所花得钱不外是交南海大学那昂贵的学费,租房费,伙食费,还有就是买一些用品了……

整理好房子之后,如果不是明天刘佳欣就要开始上班了,不然分开在即,美色当前,符飞是不会放过刘佳欣的。符飞提上自己就装着几件破旧衣服的背包,恋恋不舍的和刘佳欣来个吻别,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刘佳欣的小屋。

“不能再乱花了。”符飞叹了一口气,放弃了打的去南海武警总医院的打算,走到公交车站边,他没来南海市前就已经查清楚了,25路公交车是唯一途经两院的。

公交车站上稀稀落落站着几个人在等车,刚刚有一辆25路车过去了,不喜热闹的符飞没看着拥挤的车厢,心里早打着退堂鼓,等下一辆吧,毕竟路途遥远,不能和他们一起挤着站50公里吧。

看起来好像还有一段时间公交车才会来吧,符飞无聊的想着,他走到车站边上那个路牌,仔细地看着各路经过南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公交车,以备以后来找刘佳欣方便一些。

“帅哥,让一让。”

突然一只手在拍在符飞的肩膀上,同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他背后想起,符飞知道自己挡住别人看路牌了,赶紧往边一靠,继续看着路牌。

鼻子传来一阵清香,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城市里,这股香气让符飞觉得清爽了不少。一个黑影移来,头上的烈日也被挡住了,不用看也知道是一把太阳伞给遮住了。

“哪一路是去武警总医院的?”一个年轻女孩特有的声音在符飞耳边响起,那清脆的声音让他听得都舒服了许多,刚才的劳累一扫而光。

“25路。”符飞已经把经过这里的公交车全部给记下了,不单如此,每一辆公交车要经过什么站,都在他脑海里烙了印,见别人问武警总医院,就顺口答了,好奇心让他同时转过身来,他要看看这个和他同站的人是怎么个模样。

“哇,美女啊,穿的这么少,好白好挺的胸啊,靠,短裙这么透明,连白色内裤都都可以看出来了,我喜欢啊……”

刚才没注意,现在一看,身边的可是一位一等一的美女啊,虽然脸蛋长得比自己宝贝刘佳欣差了一点,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穿得又那么暴露,真养眼,符飞露出了欣赏的眼神,反正美女是百看不厌的,原先跟刘佳欣去买东西,没这个心情欣赏,现在正无聊着呢,就慢慢欣赏你了。

发现旁边的异样,蓝亦晨转过身来,看到符飞色迷迷的眼光,怎么走到哪里都是这样的眼神,刚才符飞的回答让她有那么一丝丝的好感,现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蓝亦晨露出厌恶眼神,鄙视的看着长相平凡的符飞。

发现美女也看着自己,符飞不太好意思继续看下去了,他赶紧转过身去,望向车来的方向,以掩饰自己得刚才自己一直在盯着人家。

见符飞转过身,蓝亦晨一楞,以前每个男人见了自己不是呆楞半天的,想不到眼前这个平凡小子这么快醒来,而且还不在看她了,她恼恨的哼了一声,“孬种。”

以符飞的听力当然听得一清二楚,他苦笑了下,又被人当色狼看了,自己盯着人家在先,不和一般她计较。

蓝亦晨见符飞这么识相,也无趣的走到前面等车了。

25路车终于来了,车厢里的人还是一样的多,符飞估计25路车都是这样多人的吧,不能再等了,晚了就不能报道了,在实习介绍函里可是说要今天全体实习生到医院报道的。以后要呆一年的医院,他不能第一天就给院领导留个差印象,医院实习可不同学校学习,搞不好会把自己给辞退回学校的,他虽不在意,但自己宝贝见了肯定答训他一顿的。

“哼!”

符飞刚要上车时,旁边的一声哼声让他停下,一看,原来是那位美女,眉目之间隐含着怒意在看着他呢,符飞见就是他们两人上这路车,他退了下来,让出被他的背包挡住的车门,摆一个请的手势,道:“女士优先。”

“哼!”又是哼的一声,蓝亦晨理也没理符飞,昂首挺胸的走上了车。

看来美女对他的成见很深啊,男人看美女是天经地义的事,他只不过欣赏了下而已,需要这么记仇吗,十足是当年自己大宝贝刘佳欣的翻版,想起刘佳欣,符飞不欢的心情一扫而光,面露微笑,陶醉了起来。

“喂,下面的傻子,你要不要上,不上我就开车了。” 司机见符飞一支脚踏在车门,又不上车,一直在那笑着,关不了车门,一时怒道。

“啊,上……上。”

被司机大叫回神过来的符飞,口不择言的道,边说边上了车,一上车,听到一句:“原来是个傻子,可惜啊。”再看到满车人以同情的目光看着他,他就知道别人真的把他当成傻子了,害得他差一点摔个四脚朝天。

“都是你害的。”符飞狠狠得盯了下他面前的蓝亦晨,心里恨恨得想到,才刚到南海市,就被人当成傻子了,还好车里没认识的人,不然以后还怎么混啊。

车里得人很拥挤,几乎所有的男人炎热目光都是向着符飞这边射来的,不过不是看符飞这个傻子,一个傻子再怎么傻,也不会比他面前那位美女有吸引力,美女身材很高佻,大概有170CM吧,符飞就在她后面,看着与他齐耳的蓝亦晨,估计到。

鼻前从美女微卷得短发传来的那一缕清香,符飞贪婪着呼吸着,就这么点点香气,在充满异味的气体的车里,简直是沙漠中得到一滴水,美妙不可言。还好美女是背对着符飞,要是给她看到现在符飞这个模样,肯定没给他好脸色。

“前面拐弯,请注意安全。前面拐弯,请注意安全。……”

虽然公交车喇叭提示了要拐弯,但一手提包一手抓扶手的符飞还是因为惯性倾斜了下,他抓扶手的手尽力使身体平稳了下来,但还是不小心撞上了前面的蓝亦晨。

符飞吓了一跳,赶紧移开身子,自从武功小成,他就越来越敏感了,就是刘佳欣轻轻一碰他,他立马一柱擎天,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宝贝魅力无何挡,谁知道现在对一个陌生女孩也是这样,不排除这个女孩子也是一位超级美女……

这个人怎么这样!蓝亦晨转过身,面对面,双眼冒火的盯着符飞,恨不得一下把他杀得样子。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符飞心虚的向她道歉。

看到符飞心虚了,蓝亦晨从头开始往下打量着符飞,看看符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竟然敢占她得便宜,哼,还算高大,不过长得獐头鼠脑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身路边小摊买的衣服,都已洗得发白了,再往下一看,蓝亦晨脸上一红,啐了一声:“流氓……”

自家人当然知道自家事了,那竖起的小帐篷不受自己控制啊,有什么办法,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性感,又穿得这么暴露,不是引人犯罪么。符飞尴尬的干笑了起来,不可否认眼前这个女孩子很漂亮,一看到她就想追的那种,嘿嘿,要不是刚来这里,肯定会追你。符飞被自己的内心给吓呆了,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对不起自己两个宝贝啊,不过,既然有了两个,再有一个又何妨……一个邪恶的声音在声音在符飞脑海里响起,但很快被正义压下去了,邪恶不服,两个声音在符飞的内心挣扎了起来……

蓝亦晨厌恶的鄙视了符飞一眼,想往里靠,离这位看起来色咪咪的流氓远一点,却因公车人实在太多,不得已,只有靠了回来,又担心那个流氓,所以她眼睛一刻也没离开符飞,想着,我就这样看着你,看你还敢怎么样。

这时,符飞正被他邪恶的内心吓楞住了,一双变化莫测的眼睛正在对着蓝亦晨呢,于是,公交车上,一道风景就这样形成了,四只眼睛互相干瞪着……

“下一站武警总医院,下车的乘客请坐好准备,别忘记了随身行李……”公车喇叭响起悦耳的声音。

哼!公车停下后,再一次给符飞一个狠狠的眼神,蓝亦晨那波浪般的头发一甩,头也不回的下车了。

“等等……”公交车刚启动的时候,符飞终于回神过来,一时想起蓝亦晨也是道武警总医院的,发现蓝亦晨下车了,那自己也是到站了,他赶紧喊了声,挤下了车。

却不知,此时他内心邪恶已经战胜了正义,等待他的无数风流开始酿成……